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血玉之尋玉之旅

2019-05-22 06:32: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哇!原來你們天機門的財富都藏在了這里啊?”望著眼前一箱又一箱的金銀珠寶,蕭藍不禁兩眼冒金光地感嘆道。有)?意)?思)?書)?院)楊中微微一笑,道:“你喜歡嗎?喜歡的話,就自己拿,隨意拿。”說完,他便又看向了林林他們,道:“你們喜歡的話也可以隨便拿。”反正這種東西,他們天機門多的是。而且,他也不在乎這種東西。誰知,蕭藍想都沒想便直接拒絕了,“我是喜歡,但是我卻不會要。還有,你之前送我的空間戒指中的那些都還沒用完呢。我不是一個貪心的人,這類東西夠用就行。”剛說完,她便又“嗤,嗤,嗤”地感嘆了起來,由于她忽然看到其中一個珠寶箱的右角下居然墊著一塊白色的龍形玉佩。拿玉佩來墊箱子?有錢人的世界果然是她這種窮貨所沒法理解的······看到蕭藍謝絕了楊中的好意,林林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以后,鴻云便也代表著幾人向正看著他們的楊中恭敬地行了個禮,道:“謝謝門主的好意。我們幾個也都不缺這類東西。”楊中朝他們微微點了個頭便移開了看著他們的目光。其實,楊中的心里還是蠻欣慰的。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多少人是在貪圖這些榮華富貴的啊,那些人為了點利益便會大打出手、刀劍相見,而如今丫頭居然遇到了這么一些不貪心的人,那他也就可以略微放心點了。不過楊中的欣慰剛升起來不久便被蕭藍的驚呼聲給壓了下去,“哇塞!老頭,你們天機門的積蓄怎樣這么多啊?這得是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啊?這都可以買下一個國家了吧?有財有弟子,難怪你們天機門在云靄大陸上這么牛!”看著蕭藍那個大驚小怪的樣子,楊中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好了,你不要就算了,不要一驚一乍的。趕緊跟著我來。”說著,楊中便加快了步伐。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再讓蕭藍繼續看下去,她還會說出些什么話來。楊中帶著眾人快步穿過了無數的珠寶箱子,一直來到了藏寶室的盡頭。在那里,立一扇緊閉著的巨大的石門。而且,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認真看不出那是一扇門。“老頭,你不會是想要告訴我,這扇石門便是通往天界的那扇門吧?”望著眼前的這扇門,蕭藍再次無語了。用玉石來墊箱子也就算了,竟然還做了1扇這么大的石門?做這么大的石門到底得浪費多少人力物力啊?唉!她果真不懂有錢人的世界。楊中驚訝地看了蕭藍一眼,疑惑地問道:“怎樣?難道有問題嗎?”蕭藍無力地搖了搖頭,道:“沒問題。我只不過是在吐槽一下而已。”“呃。”滿頭黑線的楊中也無力地搖了搖頭。果然,年輕人的世界不是他這種年紀的人所可以理解的。“準確點來講,這扇石門并不是通往天界的。通往天界的是石門里面的傳送門。打開這扇門需要你手中的“禪意”,以及我手中的這塊門主令牌。”說著,他便把自己手中的那塊門主令牌塞進了石門右下角的一個凹印里。楊中把門主令牌塞進了那個凹印之中后,石門上閃過了一道光,然后便又恢復了平靜。蕭藍仔細地觀察起這一扇巨大的石門來。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了好一會兒才終于發現在石門的中央正有一個貌似是鑰匙孔的小洞,頓時,她在風中紛亂了。“老頭,你的意思是說要把‘禪意’塞進這個貌似是鑰匙孔的小洞里嗎?”“嗯。”或許是被叫習慣了,楊中居然沒有再糾正蕭藍對于他的稱呼。“呃,你確定這把劍能夠塞進這個洞里?”開哪門子玩笑!這個鑰匙洞只有她的大拇指大小,怎么可能可以把“禪意”塞進去呢?楊中瞥了正看白癡似的看著自己的蕭藍一眼,無力地搖了搖頭。“丫頭啊,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上是無奇不有的。你不試試看,又怎樣知道它不能夠塞進去呢?”“不對啊,打開這個門需要‘禪意’的話,那天界的那些人是怎樣來云靄大陸的呢?”蕭藍突然想起了這么一個問題。“不知道,他們有別的辦法能打開。”“好吧。怎么塞?”雖然覺得可能性不大,但是還是可以試試的。“你先把你的靈力都輸送到“禪意”上面,然后再把“禪意”對準那個鑰匙孔。接著,理論上來講,“禪意”便應該會自動進去開鎖的了。不過,我可事前告訴你哈,這石門一旦打開,你們最多大概只有一炷香的時間可以進入傳送門。要是你們掌控不準時間的話,那石門便會自動關閉,而你們就得被關在里面了。另外,在天界的傳送門那邊會有一個人把守著的,當你們通過傳送門去到那邊之后,你們肯定是有一場戰役的了。當然,如果你們運氣好的話,在那邊把守著的人應該不會太利害。最后,祝你們好運!開始吧。”“嗯。”說著,蕭藍便閉上了眼睛,開始調動體內的靈力。就在這時候,一直默默地跟在他們的身后的白衣人突然開口了,“慢著!你們這是要去天界?”蕭藍停下了她的動作,然后微笑地看著白衣人,道:“雖然我是不知道你們到底是通過甚么方式來到我們云靄大陸的。不過,我也沒打算過要靠你去到天界。而且,我現在心情極好,所以我會帶著你一起去天界哦。怎樣,是不是突然覺得我很好人呢?”抓到了你,非但不殺你,還會親自護送你回家,她當然是萬分的好人啦。白衣人想了又想也猜不出蕭藍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戲,所以終究他還是唯有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隨便你吧。反正我是絕對不會幫你的。而且回到了天界之后,我會想盡一切的辦法逃脫掉的。”早知道他會這么說的蕭藍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道:“你有本事逃得掉就逃啊!要是你真的能夠從我們的手中逃脫掉,那我就當自己純屬是在做好事積德算了。”切!小樣兒!估計給多兩個你,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聽了蕭藍的話,白衣人只是淡淡地看了蕭藍一眼便轉移了視線。他可是土生土長的天界人呢。只要他能夠回到天界,那他就絕對有信心能夠逃得掉。看到白衣人并沒有再理會她的打算,蕭藍淡淡地笑了笑,然后便專心地看向了眼前的那道石門的鑰匙孔。其實,就算他逃掉了,她也不會介意。由于她根本就不擔心白衣人會把天機門的變故告知他們幕后的那個人。乃至相反,蕭藍倒還希望白衣人可以把天機門的變故以及她出現的消息轉達給幕后的那個人呢。那個人所在乎的那塊墨玉還在她的手上,她相信如果那個人知道她還活著,肯定會親身找上她的。蕭藍開始按照楊中所說的那樣把靈力輸送到“禪意”上面來。片刻之后,深藍色的靈力便把“禪意”里里外外地包裹了好幾層,看到差不多了,她便把“禪意”的劍尖對準了那個只有她的大拇指大小的鑰匙孔。一開始的時候,石門和“禪意”是半點反應都沒有的,搞得蕭藍都開始懷疑這“禪意”是否是真的是打開這破石門的鑰匙了。不過,蕭藍在楊中的提示下堅持了半刻鐘以后,“禪意”終于動了。“唰”的一聲,“禪意”強行帶動著蕭藍的手一起迅速地向那個鑰匙孔射了過去。等蕭藍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禪意”的劍身已完完全全地沒入了鑰匙孔中(估計只有“禪意”它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進入那個直徑比它的劍身要短上一半的鑰匙孔的······)。“禪意”的劍身沒入了那個鑰匙孔之后,石門開始散發出深藍色的光芒。同時,蕭藍發現“禪意”竟然在吸著她體內的靈力。隨著靈力的流失,蕭藍的臉色開始越來越白了。不過幸好,在她靈力快要衰竭,就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禪意”終究停止了對蕭藍體內靈力的吸取,同時,石門開始從中間向兩邊緩緩地移動······當石門完全打開以后,他們都被里面的情形所驚呆了。石門的里面是一截一米寬一米長的通道,而在這短小的通道的盡頭是一堵由流光溢彩的七彩光所組成的“墻壁”。那“墻壁”看起來飄渺迷茫,仿佛是一片來自異空間的虛無。“老頭,你說的傳送門該不會就是這一堵七彩的“墻壁”吧?”這明明就是一堵墻壁!叫毛門啊?回過神來的楊中輕輕地搖了搖頭,老實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蕭藍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你不知道?難道你沒開過這扇石門?”“嗯。”“靠!那我們怎么進去啊?直接撞上那“墻壁”?”萬一七彩流光后面真的是一堵墻壁怎么辦?楊中還是很老實地搖了搖頭,“我師傅沒說,書籍上也沒有記載。我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這是怎樣一回事?”蕭藍扭頭問向了站在她旁邊的白衣人。白衣人淡淡地看了蕭藍一眼,道:“我是不會告知你的。”他們天界的傳送門都是長這個樣子的,那他自然是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不過,他之前就已經跟蕭藍說過了,他是絕對不會告知蕭藍任何與天界有關的消息的。“唉!”蕭藍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想了想,便直接走到了那堵七彩流光前。她把那堵七彩流盈的“墻壁”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個遍之后就慢慢地把手伸向了七彩“墻壁”。驚奇的是,她的手居然緩緩地沒入了七彩“墻壁”之中,她發現七彩“墻壁”后面好像什么也沒有,給人的那種感覺就好像里面只是一片虛無······(未完待續。)

2018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单揭晓马云独占威腾电子签约八百客CRM集约管理礼品U盘SAP联手工信部推动中国中小企业信息化转

个股黑天鹅扎堆 沪指重挫2.56%
传苹果6发布会9月9日举行材料装备再次升级
小粗腿有救啦九分阔腿裤显瘦又时尚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