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第六百八十三话这是活什

2019-01-14 12:35: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六百八十三话 这是活尸么

就在丽雅开心地和白慈溪关在一起的时候,学院内部也依然处在安静的深夜之中,惯于吹嘘和躁动的老人约瑟夫都没有醒过来晨练的时候,但是钟楼之上的事件已经发生了。

对于类似于灵压源头有所感觉的奥妮克,放弃了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立刻带着佛林就出门了。即便在她自己刚刚完成了一次拦截战斗之后,即便在她们都知道这个夜晚不安的情况下,在部队没有完回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奥妮克都得自己上,这就是来自于达斯雷玛家族继承者的意识。

学院的夜色中弥漫着雾气,这带着不祥的雾霭就连农家门口的家禽与看门狗都蔽,迫使它们畏惧地安静下来,何况万分警惕中的奥妮克。作为首领的她知道真正的危难要来了,提高了万分的戒备她带着佛林冲向怀疑有魔法迹象的钟楼,实际上按照奥妮克的说法,这边的每一个地方,就在某个时间点上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奇特。

这种说不上来的变化,主要的还是因为明明发生了魔法侵蚀,可是我为什么埋伏在笼罩学园半球之上的结界会毫作用,这一切都在钟楼将要被解决。

可是,辛辛苦苦的审视四周,检查街道,并且终趁着浓雾登上钟楼的顶部,那个平台上除了一口大钟却空空如也。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明明在下面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人气,而且重要的是刚出门的时候奥妮克听见钟楼的鸣响,在那个时刻也就是感觉到空间发生变动严重的时刻。

到底发生了什么?

奈之下,像是吃了败仗的将军一样奥妮克挥挥手砸在石柱上,看了一眼佛林她再次燃起了希望。至少这个学院还有很多人等待着自己来守护。

“主人,我们要回去么?”佛林关切的声音问道,这话让奥妮克听着暖暖的,她果然很喜欢听好话来着。于是黑色的街道上重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像是漂泊依的旅人,又像是相依为命的知己,也许有一天奥妮克能够放下百花死尸的纠结念头。开的希望。

奥妮克认真盘算着。忽然,走近城市副道的近郊时,他们同时发现了可怕的气息。常年喝酒的醉汉能问出酒的香气。久经沙场的战士也懂得如何区分杀气和血腥。而现在从街边巷尾角落里面散步出来的就是这样的杀气,令人绝望而且这阵杀气的主人透露出某种变质的气氛。

相视一眼之后,奥妮克拔腿拐进了这条之前不曾经过的道路,道路笔直通往尽头的另一条大街。因为宵禁和深夜的关系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但是灵压强大的人所能感受到的就是任何暴露在附近的敌人。

杀意没有朝向这边。奥妮克感到庆幸,并且缓步的靠近过道边上的岔道。那是一个加遥远的位置,深邃的小径内侧光线变得加模糊,但是正因为视觉受到干扰所以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变得浓重起来。就像是令人恶心的乱葬岗,喷吐着死者身体上会有的恶臭。

出现在巷子内侧的并不是一个人,应该说并不像奥妮克期待的那样仅仅只有受害者的遗体。昏压压的光线本身让人看了很不舒服。瘫倒的身躯似乎是个受害者,毕竟血腥和死亡来自于他。而另一方面还有一个个体站在这个人的身子侧面,背对着奥妮克。本能告诉她,这个也就是这起事件的罪人,在法庭上来说就要将他定罪的男人,但是落在奥妮克的面前就只有处决这一条迅速的通道。

“乖乖站着别动,像刚才一样!”呵斥的命令来自于佛林,这位护卫非常认真地担当着奥妮克的护卫,不仅仅是护卫,而且是这座混乱的城市现在的守护者。

奥妮克非常感动,但是她拍拍这个护卫的肩膀,轻松地让他靠后站,因为某种原因奥妮克不希望那个暗影里面站着的杀人犯离大家太近。他们都在等待,等待着一方可能出现变故,事情也确实发生了,杀人犯似乎对来的奥妮克和佛林加有兴趣,他挑准了命令结束后的时机立刻转身。

本当以为他的行动会很迅速的冲过来,结果佛林和奥妮克却大眼瞪小眼的发现,这个家伙的行动速度异乎寻常的慢。是因为受伤了,或者是想要保存体力来报告什么事情么?这些想法抛了出来,但是很看到的一幕让两个人都不再多想了。

走出暗影暴露在深色的光源之下,这个杀人犯变得那么的凶狠而愠怒,虽然他没有开口的意思,却像是野兽一样龇牙发出吼声。隐藏在喉管的吼叫声让奥妮克的毛发都要竖立起来,之前感受到的就是这个疯子的杀气,原来他一只藏在这么个地方肢解受害者。

似乎受伤了一样的这个人依然蹒跚的往前走,像是换上了麻痹症,奥妮克没有那份耐心和同情心给这个人找医生,她需要尽可能的定性这个人,并且让杂碎和污秽从城市里面被排除。只消一个眼色,佛林立刻点点头向着走近过来的杀人犯说明立场和发出后通牒。当然,这个杀人鬼也许是彻底疯了,

亦或者就是被什么控制丧失了部的理智,他竟然还坚持地向前走过去,越来越靠近奥妮克。

忽然,一阵风从别的地方跃过来,因为高高的围墙是远处的,附近则是低矮的一片,所以不时有风会漏进这些巷子。呼呼地声音过后,却将杀人男子的身上气味完整的吹给了奥妮克,这味道几乎让受惯了高贵的女贵族晕过去。就是战场上乱葬岗的气味,生理上充满了血腥和腐烂,心灵上充满了悲观和绝望,这阵气息过来后,光线终于照亮了衣衫褴褛血肉模糊的那个男人。

他不是人,他是活尸,应该说是它。

奥妮克知道关于活尸的传闻,在属于她的豆蔻年华里面,几乎都是怨灵战争的不好记忆。大量的生灵死去,神圣的庙宇遭到玷污,终从死灵法师的手中召唤出来非常神奇的这些生物。不对,现在正面面对之后,奥妮克发现这些都是怪物,当年还算是幼小的自己是不能上战场的,所以没有正面对抗他们的经验,现在的话万一吃了下风却有些话怎么办?

奥妮克问了问自己,但是把握这个词变得越来越迷惘,渐渐地她看了一眼身边的护卫,忠心的佛林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为自己争取时间,就像是自己为他争取时间击败留美子一样。虽然很想利用一下身边的伙伴,按照平时的意思来说奥妮克会毫不犹豫的利用,但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一次次的出现从前不会有的犹豫,难道奥妮克也在逐渐改变么?

“听着,佛林。我冲过去和他作战,你的任务就是看清楚我和他之间的来往和动作,活尸不能轻易地看待。万一我有一个什么不测,你记得从的角度阻止事态的严重化知道么”奥妮克没有说完,因为她看见来自于仆人的不舍和拒绝,这是一种声的抗议。她当然知道佛林绝对不会第二次利用主人,第一次是因为顺带,第二次这份以身犯险的行动应该就可以交给护卫了,可是奥妮克并没有这么安排。“佛林,这是命令,如果活尸真的如同我们儿时记忆中的那么恐怖,那么有必要在可怕的瘟疫诅咒蔓延城之前扼杀,而且我们也不能保证没有感染源的提供和升级,这样下去只会让敌人策反多的人。”

说到这里,奥妮克露出了悲哀的表情,第一次她让部下这么的不自信,果然是因为变数太大了,重要的还是因为现在的敌人太厉害,而奥妮克这里则就连可以调配的人手都没有,所谓的排查和追踪,这反而应该是留给佛林的重任了。

后说了句辛苦了,奥妮克挺着明显的骑枪冲锋了过去,对付这个杂兵的个体应该不至于使用隐性武器,加不至于用上连留美子都没来及见到的的秘技吧。

冲锋,突刺,斩杀这一些列流程可能会受阻,有所担心的奥妮克还是如此做了。然而奇怪的是活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难道是因为他只是一个的原因,可是有些个体会存在强大的体能之类的说法也是历史上记载的。

实际情况是,冲锋中的奥妮克过分的速,活尸男子没来得及吼叫攻击,就出现了脑袋分家。皮球一样跳动的脑袋蹦蹦蹦的落在了墙角,还在墙边撞上了并且反到了沟渠里。活尸的头身躯终于停止了,瘫倒下去像是一个重物一样死死地终于化为了死物。

我们成功了?

奥妮克和佛林相视一眼,原来活尸只不过是杂兵而已么?还是说个体区别较大呢?这真是个问题,不过奥妮克知道必须赶紧召唤回亲兵,彻查整个城市,不然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感染蔓延开来城都变成这样就死定了。未完待续

led灯电容价格
酸奶蔬菜沙拉价格
低筋面粉批发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