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每个剧本穿一遍3避祸一

2019-01-11 14:25: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每个剧本穿一遍 3.避祸

越是到码头小轿车走的越是颠簸,再次一个颠簸中微凉的头磕在前面的椅背上,季蔷用手绢帮忙揉着微凉的额头向前面抱怨:“蜚声,你开车开稳当点啊!”

“抱歉,这边路不太好走!”季蜚声眼神淡淡的看了一眼微凉,微凉心里笑笑,她从这双眼睛里面一点都没看到歉意。

不经意的抬头看向窗外,微凉倏的凝眉,季蜚声反应很快:“怎么?”

微凉指着腰间挎着枪貌似巡逻的大兵说:“治安很不好吗?”

季蜚声一边重新踩油门一边奇怪的说:“这是巡捕房治安巡查,只是例行公事罢了!”

“弟媳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咱们今天出来暗中还有人呢!”

微凉笑着应了一声,心里却更加担心了!因为她突然回过神来,剧本里就是今日季家大少爷刚回国的第一天遇刺的,微凉倒是看过这个电视剧全集,但时间久远她就记得男主为了保护女主,女主却又救了男主,女配暗自生恨的狗血剧情了,但具体的细节竟然不太想的起来!

此刻看到挎着条枪巡逻的大兵,微凉才一时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更是想到这里不是治安良好、法制社会的华国,这个时代人命如草芥、强拳就是真理,美丽带着金手指光环的女主角有男主大人拼死拼活保护,那作为第一次见面和路人甲没多少区别的妻子阮歆,是怎么在刀枪无眼中存活下来的?

微凉用手按按撞疼的额头,懊恼自己明明写了阮歆的影评为何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阮歆在这次刺杀中到底怎么躲过一劫的?

“怎么?头很疼吗?”

季蔷担忧的声音从边上传来,微凉心里一动,蹙着眉道:“倒不是很疼,就是有些难受,估计是晕车了!”她放下手有些无奈的看着季蔷说:“要不姐姐将我放在路边,这里距离码头也不远,我去边上的茶馆休息一下,然后自己做人力车去码头?”

季蜚声立即反对:“堂堂季家大少夫人,怎么能坐人力车?”季蔷也在边上附和。

微凉心里腹诽:黄包车这种人力车百年后可是连坐都坐不到了,你们姐弟俩竟然还一副嫌弃的样子,面上却有些为难的扶额:“那要怎么办?”

季蜚声此时还没有对阮歆情根深种,这会只觉得女人这种生物真是麻烦!

他将车停在路边将两位女士请下来,然后找了一家干净的茶馆将她们安排妥当了才说:“从这里到码头,人力车得至少一个小时,这附近有个我的朋友,我去看看能不能借辆马车,走得又快又稳。”

微凉听到马车眼睛亮了一下,她还没坐过马车!季蜚声刚好见到她闪光的眼睛不知道为何想笑。

季蔷显然对呆在这人多眼杂的茶馆也颇有微词,嫌弃的拿手帕捂着鼻子,微凉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她之所以停下来就是想要拖延时间,既然不知道怎么躲过的那场刺杀,那就错过!不在那个时间出现就好了,至于季蔷,此时不满说不定之后会庆幸他们错过了时间。

微凉记得当时剧本中说:“季振声的姐姐因为在刺杀中逃跑时崴到脚,卧床一个月有余,同时对弟弟护着别的女人也很是不满,虽然林昭月是季家的大功臣,但在此后的相处中心有余闲季蔷对林昭月并无多少好感。”

微凉看着西装、长衫、苦力打扮的人依依从眼前走过,心中想着姑姐和弟媳虽然不是婆媳那样天生的天敌,有些地方却很像,季蔷如今对她看似友好不过是因为阮家罢了,想着阮家难免想到如今她自己的身份,再次烦躁的想自己为何就成了剧本中的一个人物了呢……

“你们休息一下,一会坐马车过去,我先走一步。”

季蜚声走的很急,这次自始至终没有看微凉一眼,一张脸比之前更冷漠。

季蔷小声叽咕道:“真是的,一天到晚拉着脸像是谁欠他钱一样。

每个剧本穿一遍3避祸一

微凉足足喝了一壶花茶,还在青杏的陪同下去了一趟厕所,在季蔷越来越频繁的眼神下,终于微笑着说:“姐姐,我觉得现在好多了,我们走吧。”

季蔷如蒙大赦一般松口气赶紧让自己的丫头服侍着上了马车。走了一段路她发现微凉一点没有不舒服的迹象立即叫车夫加快速度。

但是走到距离码头还有半里地的时候就隐隐有枪声传来,而越是往前马车越是走不了,季蔷心下不安,推开马车门车夫就赶紧说:“小姐,听说前面发生枪战,在戒严,我们过不去了。”

季蔷听到“枪战”两字脸都白了,她犹如抓住主心骨一般说:“弟媳,你说,你说会不会是振声、蜚声他们?”

那毕竟是季蔷的两个弟弟,她这样激动也是人之常情,微凉安抚的拍拍她的手,冷静的对车夫说:“你迅速带人去前面看看是什么情况,给他们搭把手!”

而此时青杏和季蔷的丫头都赶过来了,季蔷下了马车和一群人挤在一起,听着他们议论“留了好多血”、“是季家的两位少爷”、“英雄救美”这样的字眼早就心乱如麻。

微凉看起来仿佛也在担心一般端着一张脸,心里却有些复杂,她不知道自己和季蔷这次未曾参与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影响,也不知道如何面对与男主的第一次见面。

“小姐!”

有眼熟的季家下人穿过人群挤过来,季蔷立即激动的上前询问:“怎么样,两位少爷没事吧?”

那回话的人瞬间的迟疑立即道:“两位少爷都好,是有人买凶杀人不过都被制伏了,码头估计很快就能解禁。”但他那点迟疑还是被微凉发现了。

季蔷却等不得:“没事就好,那我们现在赶过去吧!”她嘴里是询问的口气,但拉着微凉脚步却不停,不亲眼确定两个弟弟没事她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心。

码头人不少,此时乱哄哄,有被堵在船上不能出来的旅客,有来接人的亲朋好友,还有那些摊子被砸糟了无妄之灾骂声连片的小贩,微凉和季蔷在季家下人的护持下闯过层层人群,总算看清楚了被围在里面的季家兄弟,以及其中一人跟前的女人。

“振声!”

阿法拉伐板式换热器
宾馆智能门锁系统
生态板设备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