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第三十章世道艰难下

2018-12-07 20:29: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三十章 世道艰难 下

“石磊,你上星期那个策划案咱们给估算了一下,等这个星期的宣传做完之后,最终我们三个能拿到的纯利是平均每人一百一十五diǎn学分。”还没等剪发师准备回床上补个觉时,一个穿着潮人范十足的男生闯进了xiǎo店。

“马刚同志,格命意志很坚定呀,你起得够早的呀,打鸡血了?有什么事下午等花大少爷来了再聊吧,我熬了一夜了,dǐng不住了。你自便吧,烟给我留diǎn。”被称为石磊的剪发师迷迷糊糊地往里屋大床上一躺,对随后跟进来的马刚有气无力地説道。

“我今儿晚上在吧也熬了一宿,之前接了几个私活儿,赶工催进度,这好歹算是忙完了,宿舍现在这会儿还开不了门,回不去,上你这儿来将就着打个盹儿。你往里,挤挤。”马刚説着就上了大床,和衣躺在石磊身边继续説道:“我看呐,咱三个就属花雨哲那xiǎo子最清闲,美名其曰业务部经理,唉,一天到晚也不用死守在电脑跟前熬夜,关键是公款消费那叫一个潇洒,呀……唉,为什么不是我?”

石磊没有接下文,早已沉沉的睡去,而马刚也迟迟等不到石磊的反应昏昏沉沉地也见了周公。

不多时,天色大亮,石磊和马刚两人却昏睡正酣,由于之前马刚进门时随手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并反锁了店门,倒也不必担心打扰了睡梦。就在两人身在睡梦中时,教学楼dǐng上那不易察觉的xiǎo黑diǎn不知何时已经巧然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教学楼下零星过往的行人,以及一个粗壮的大三学生和风情万种的孟珂馨。大三学生明显面带倦色,但是精神却特别好,孟珂馨则依然一副亭亭玉立,楚楚可人的娇羞做派,虽然两人衣冠很用心地整理过,但经历了这一夜的鏖战,细节上依然难藏翻云覆雨过后的蛛丝马迹。

“哎,看到没,孟珂馨,女神孟珂馨!”一个过路的宅男丝看到这对男女之后兴奋至极,一边偷偷打量着孟珂馨那膝盖处有明显青淤擦伤痕迹的修长美腿,一边极力压低着声音对身边的同伴説道。

“见到绿茶女表有啥可激动地。”同伴嗤笑道:“这年头,女神这词都让你们这群整天抱着卷筒纸打灰机的死宅作践成贱货、破鞋、公交车了,一天到晚能有diǎn正事不棋牌游戏加盟
?我跟你讲,真正的女神不只是外在美,而且还要看内在,有机会传你一套我的经典收藏,让你长长眼力,别下次甭管绿茶女表还是奶茶女表都给我统统往天上捧,上天带着你的荷包飞了事xiǎo,捧高了她嘚瑟坨子屎喂你一嘴,恶心你一辈子,那才真叫沙碧。”

“你是指那个哥们儿?”宅男丝偷偷地指了指身后孟珂馨身边的大三男生,问道。

同伴不屑地白了宅男丝一眼,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道:“你什么眼神呀,那哥们儿是鉴女表达人。”

孟珂馨并非没有觉察到丝宅男和其同伴背地的非议,只是表现出一副充耳不闻的无所谓态度。在她看来这没有什么值得羞愧可耻的,她甚至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两个人,瞧不起丝宅男的自闭和不思进取,对其徒有龌龊的幻想、行动力几乎为零的特性十分厌恶,更瞧不起宅男丝同伴的虚伪。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丝宅男如果能够裸地表露出自己对年轻异性的贪婪,那么他的同伴则是一副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孟珂馨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伪君子。无论是这两种的哪一种,孟珂馨都觉得很幼稚,因为这两类人都有着一个共性,一边抱怨着自己的力不从心,一边在现状中委曲求全,却总是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

相比之下,即便是卖肉场身价最低档的xiǎo姐和牛郎都要比这些人更懂得生存为战争的残酷性。在入校至今的这段时间,孟珂馨经历了诸多变故,亲历了传统道德被颠覆、规则被利用的各种残酷。就在入校的第二夜,她的两名室友就再也没有回来,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人问津,没有人理会。只剩下她跟另外一个女生靠领取救济粮惶惶挨过了一周。但这也只是开始,没过多久,那个女生就在孟珂馨外出领取救济粮时被“天道社”的人入室凌辱杀害了。自此,孟珂馨再无依靠,孑身一人的她在向学生会求助调查时结识了那个身为学生会成员的大三学生,虽然最终没能查出那个作恶的人是谁,亦或者天道社与学生会为了利益达成了某种协议。但是从那以后,孟珂馨便挂靠在了那个大三学生的身边。

起初凭借自己的设计专业还能在课余接diǎnxiǎo单子为自己赚diǎn学分,之后便加入了大才子石磊组建的求道红人馆,还没接几个大单子,对物质利益极其敏感的孟珂馨就发现了赚取学分更便捷的路子——利用校内社交视频聊天室开办主播视频业务。起初还算中规中矩,为了更快的获利,孟珂馨提出了拓展裸(精品阅读,尽在纵横中文)聊服务。这立马遭到了以石磊为首的保守派极力反对,此时的孟珂馨已经在心智方面蜕变,急于摆脱现状的她已经不能顾忌底线,为了活下去,为了独立于他人庇佑之外的领域,这种飘渺遥远的安全感像鸦(精品阅读,尽在纵横中文)片一样引诱着她愈加疯狂,她嘲笑石磊等人的迂腐与幼稚,嘲笑红人馆为了固守陈规而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她不想跟着这条破船一起沉默,她要给红人馆重新定义,一个另辟蹊径却也终将成功入驻厅堂的路子。

就在她率领一众经过她洗脑的女生开始了裸(精品阅读,尽在纵横中文)聊业务之后,那个大三学生第一时间包养了她。自此,孟珂馨彻底与石磊一伙决裂,但她依然打着求道红人馆的旗号,这让社交面完全处于弱势的石磊难以维权,最终对外而言,求道红人馆完全分裂成了两派——穷派和娼派。

在那个大三学生撑腰的情况下,孟珂馨逐渐将自己所在的班级经营成了卖肉场,每到班里自习的时候便是营业的时候。由于前期做了大量的铺垫工作,除了彭乐萱之外所有的女生都被孟珂馨用洗脑的手段管理起来,一时间倒成了整个班的领军人物,凭借销金窝的经营性质,孟珂馨四处搭桥,竟短短入学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成了人脉一时通天无两的强权人物。

自从彭乐萱自知在孟珂馨手眼通天的运作下换班无望,便委身与这个强权女班长达成了赎身协定。之后的彭乐萱也获得了出行的权利,相对的自由维持不了多久,她知道自己迟早要么落个凄惨的下场,要么重归监禁的时日。孟珂馨不是傻瓜,她给出了一个星期的期限。在这段时间里,彭乐萱必须为自己解脱找到援助,所幸的是,花了不少学分之后,彭乐萱得到一个比较靠谱的情报——由于孟珂馨经营的卖肉场是由学生会成员撑腰,而学生会的对头一定会在游説的前提下施予援手养森瘦瘦包效果
,这其中需要的酬劳必定也不会少得了,跟学生会鼎立在外的在南校区无非就是两股势力,一股是大混混帮天道社,一股就是常飞展的火龙班。两相比较,脾气火爆、性情耿直的火龙飞展的大旗似乎摆得更正,至于是不是会如愿答应帮助自己脱身,彭乐萱心里没底,但是眼下也只能侥幸一试,如果常飞展是个贪图美色的混世魔王,自己就算自尽当场也免得日后更加难堪,倘若常飞展是真豪侠,就算是今后献身于他、侍奉左右也算是落成了个不错的归宿。想到这里,怀着赴死之行的心态,彭乐萱毅然前往火龙班。

在花费了大量学分搜集情报之后,彭乐萱终于依靠这些情报顺利找到了火龙班,由于火龙班所处位置也依然是高年级学生的聚集地,彭乐萱出入也不得不十分谨慎镀锌方管
,心态上的调整使得她成功释放出了足够融入这食人巢穴的气场,于是周围的高年级学生并没有过多留意这个突然出现在视线中的陌生人,由于彭乐萱的着装十分低调,一路走来竟没有一个人上前招惹她。

经过几个楼群,彭乐萱成功进入了火龙班所在的教学楼,此时正是自习室的开放时间,怀着些许忐忑却泰然自若的她上了楼,用余光观察着走廊里或三或俩的寥寥数人确实不是对自己心生歹念的路人之后便加快了寻找火龙班的脚步。等彭乐萱与走廊中的那两三个人正待擦身交错时,其中一个人説道:“太鼓花魁彭乐萱么?”

彭乐萱心下大骇,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内心虽然方寸大乱,但面部仍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纵使手心已经紧张地捏出了汗。那人见彭乐萱这般淡定却一语不发不禁抽搐了一下,又问道:“请问可是太鼓花魁彭乐萱同学?”

见来人已然恭候多时,怕是凶多吉少了,脚下便暗暗卯上了力气,平静对答道:“我是彭乐萱。”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