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脑洞大爆炸第四百八十七章无名之雾的封印

2018-12-07 18:22:2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脑洞大爆炸 第四百八十七章 无名之雾的封印

白歌很想说,我不会毁灭世界。

但说不出口,因为他还真会毁灭世界,只是不毁灭人类而已。

真有了终焉一切包括规律的力量,白歌一定会毁掉克苏鲁宇宙,充其量将人类都搬进脑洞。

所以犹格的考虑还真是没错,它必然要阻止白歌。

只是它不知道,白歌不仅要终结这里,还要终结多元宇宙。

白歌平静道:“已经晚了,犹格,你错过了谈判的最好时机,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说着,白歌随手就把犹格的化身给封印了,这化身不过是顶尖旧日而已。

犹格无法看清白歌的未来,也就无从知道白歌会最后能成就终焉意志。

它如果早一些和白歌谈,白歌也许根本不会发展邪神分身,直接跟犹格达成协议,到时候用其他手段销毁这个宇宙时,想办法把三柱神也带进脑洞。

但谁知道呢?当时的白歌不过是上位,犹格根本不想跟他谈。

可自我收束的白歌,未来是不可捉摸的。

前不久的白歌,做的所有事情,犹格都不在意,封印所有旧日,成就原神都无所谓。

但此刻这踏向终焉,却思想不变的异数情况,确是出乎意料的。

在白歌这么做之前,是谁也不知道的。

这个时候再来谈,其实根本就是要做过一场了。

“我能不能成功,我自己也不知道,试试挡我吧。”白歌对着空气说着。

正当他准备一步跨到终焉之地时。

炫目光芒形成的亿万球体骤然出现,它们仿佛充斥整片空间,却依旧只是冰山一角般。

犹格索托斯的本体降临了,或者说它在这一秒等候多时。

作为时空之神,它在每一秒都存在着,上一个瞬间白歌拒绝,下一个瞬间它就已经在这里了。

但是,在时间长河的这个接近终焉的时间段,规律枯萎,邪神之躯更进一步地基化。

白歌和犹格都是如此,只不过,白歌的思想毫无变化,而犹格的思想要变得单一许多,就好像只想一件事似得。

他们两个的身体都瞬间模糊,似乎都要混同起来了。

蓝白极光和光辉球体,就好像泡在水里的油画,颜色相混,你中有我,我中由你,几乎再也不分你我了。

不过,这里终究还不是终焉之地,规律也还没有彻底死寂。

犹格索托斯的温和平静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躁动的暴怒。

强行从基化的规律中,绽放出惊天伟力。

“咦咦咦咦咦……”

整个宇宙响起一种诡异的声音,好像是刹车声被不断拉长。

它不仅仅是声波,还同时是一种莫名层面的声音,它超出了人类的七音,是一种无可名状的声调。

在这声音下,整个时空开始混乱,像是有无数的石头扔进了河里,抵挡出剧烈的扰动。

时空本身的扰动,正常层面是引力波,而莫名层面则是所有结构的崩解。

所有的结构,从物质到能量,再到规律与逻辑,统统土崩瓦解。

白歌的灵魂被瞬间驱散成萤火虫群般的光点,身体也不再呈现蓝白色,重新化为躁动的无色线条。

连邪神之躯都如此,更别说其他物质了,整个宇宙再也没有一个完整的东西,只剩下杂乱的量子形成一团看不着边际的无名之雾。

“小心,它杀不死你,却可以封印你!”铃铛急忙道。

“我知道。”白歌当即一步跨入了时间长河的终点。

他的时空漫游是无法阻挡的,瞬间摆脱了封印。

“叮!”

“咦?”

然而白歌刚来到时间尽头,一颗最后扰动的光子将他的身体拉出了时空,进入了一团无名之雾。

白歌竟然没有进入终焉之地,否则犹格索托斯应该根本无法在那里运用任何力量才对。

“不好,主宰,我估计错误,时间的终点并不是终焉之地,而是终点再过一个时间单位才是。真正的终焉之地连时空都没有意义了,所以在这里犹格索托斯依旧有一普朗克时间封印你。”铃铛道。

果然,暴怒的犹格索托斯禁锢了白歌所有的邪神力量。

之前刷的混沌力量全部无效了,在犹格索托斯面前,白歌是混沌继承人,而非混沌本身。

他与犹格索托斯之间的差距,看起来一步之遥,却像白歌镇压所有旧日一样,一步即是天堑。

“我的身体……被强行封印了……”

白歌的心灵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他的邪神之躯完全动弹不得了,且被拆解成线条和光点,封印到了一团无名之雾里。

这无名之雾,待在时间长河的岸上,一端与时空连接,从这里能看到整个时间长河。

但是白歌试了试时空漫游,却发现自己的意念漫游了,身体却还在无名之雾里。

“啧,它动不了我的心,却能困住我的身体。”白歌漫游了一会儿,思想又回到了邪神之躯中。

但现在这样子,就像是个看着时间长河内无数事默默发生的旁观者。

他不灭的心灵去终焉之地没用,他欠缺的是柱神级的邪神之躯。

“这家伙,一普朗克时间竟然都能封印我!”白歌心里凝重道。

铃铛道:“它可是时空之神啊,如果在正常的时间段,一普朗克时间足够犹格做很多事了。但在无限临近终焉基态的时间段,它只能做一件事。那是它在时间长河中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时间长河最后的一个事件。”

“结果这个事件,它留给了我!”白歌心说不愧是犹格,在时间的最后一个点上等着自己呢。

事已至此,白歌决定再来一次。

“我还好有备份的混沌之躯……”

铃铛却道:“没用的,能封印一个,就能封印两个。犹格索托斯已经决意封印你,就不会给你机会。”

“主宰,有犹格索托斯守着你,你就算分身无数次,也是来一个封印一个。”

“而您进入真正的终焉之地,就必须经历那一普朗克时间。”

“除非……你让时间之神没有时间可用……”

白歌与铃铛的交流极快,但也过去了几毫秒。

这几毫秒,并没有让白歌进入终焉之地。

“犹格,这是你的身体之一吧?你打算封印我到什么时候?”白歌很淡定地说道。

犹格回道:“永远,你将永远距离那里一步之遥。这里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皆由我补充,这里的空间,每一寸,每一个物质,也都是我。”

白歌顿时明白。在无名之雾里的时间,是在被犹格不断补充的。

即,白歌永远距离终焉之地有那么一普朗克时间。

他必须带着邪神之体回到时间长河里才行。

前提是解封。

“你不应该本体封印我的,犹格。”白歌突然笑道。

犹格没有回答,它的全知在白歌身上是失效的,这是个命运不定存在。

听到白歌的话,不知道显露本体有什么问题。

然而下一刻,一切时空的犹格被突然收束了,这一刻,犹格仅存在于封印白歌的这团无名之雾。

而曾经存在于时间长河每一个点,且每一个点都只是它的片面的犹格,不复存在了。

犹格一即是万,万即是一的宏伟,也被白歌瞬间打破。

这一刻,一就是一。

身为时空的掌控者,它竟然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而未来,也没了,因为无名之雾连接的,是时间长河的最后一普朗克时间。

再未来?

那就是终焉了。

它想恢复都不行,因为白歌持续观测着它,除非它把白歌先解封扔出去,但这样一来,它也就再也没机会封印白歌了。

“为什么你会有比无名之雾更高的力量……”犹格索托斯罕见地困惑着。

这个宇宙的一切都注定好了,按部就班地演绎着,原本不会有任何变数,但突然来到这里的白歌,却成了异数。

犹格索托斯永生的岁月里,从未有过困惑,但白歌现身以来,已经无数次让它困惑了。

直到这一刻,它封印了白歌,竟然也反过来被白歌锁死,永远困在这最后一普朗克时间里。

如果有人在1999年召唤它,它也无法回应了,因为那是历史,它回不了头了。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犹格索托斯只要不扔开白歌,就会和白歌一样,一直待在这时间流逝无意义的地带。

它和白歌被封印的身体,又有何区别呢?

“我的时空收束是无解的,你如果是别的什么神还好,但你偏偏是时空……你封印我,等于封印你自己。这是你的本体……但不好意思,我的本体没来。”白歌说道。

犹格索托斯:“……”

只见白歌的意念堂而皇之地蔓延到1999年末,指给犹格索托斯看。

“看,那个教室,我的本体来了……”

这时空之外,可以纵观全局,犹格索托斯看到,历史再一次变了。

白歌的心灵从无名之雾里逃出,连上从绝境教室里出来的一道光,竟然凝聚出一具身体。

只不过,这是人类的身体。

但是,这人类的身体却凭空掏出来一本图鉴,抽了一张卡。

只见上面写着:“混沌·白歌”。

“嘭!”一具之前备份的邪神分身放了出来,而那具人类身体化为光又没入教室中。

与此同时,邪神分身睁开了眼。

目光穿透时间长河,感受着无名之雾里还被封印的另一具身体,呢喃道。

“犹格,你是放了我那具身体呢?还是看着我这具身体踏入终焉?”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