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重構動力源穩增長政策工具箱

2019-11-09 04:02:42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重构动力源·稳增长政策工具箱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发挥好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在增加公共产品供给中的作用”这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

去年,国开行专门成立了住宅金融事业部,通过PSL工具从央行获得资金,这大大加快了棚户区改造项目的推进最近的诸多信息也表明,在涉及棚户区改造、铁路建设和重点水利工程等领域,开发性金融将会发挥更大作用

但是,开发性金融机构如何通过央行获得资金,并且将这些资金运用到相应的领域PSL工具又如何在货币政策操作的“量”和“价”两方面发挥引导作用本专题试图了解这些问题

来自国开行的信息显示,2015年将继续支持“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建设,力争发放棚改贷款4000亿元人民币以上,铁路贷款1000亿元,重点水利建设工程项目贷款900亿元

距离中国央行创设抵押补充贷款(PSL)近一年,政策性银行凭借这个新工具的加持,将日益成为新一轮“稳增长”的重要角色

2014年,央行通过PSL为国开行提供1万亿元资金额度,资金利率较市场利率低约1个百分点,但并未透露国开行实际支取贷款金额如果根据央行资产负债表推算,截至2014年底,PSL实际支取额度可能尚未超过5126亿元,最高可能占2014年基础货币释放总量的25%

市场仍然关注PSL定向调控后的资金流向,以及PSL 是否可以达到降低融资成本的目的由于缺乏透明机制,较为精确的评估仍然缺位但从2014年国开行棚改贷款的大幅跳升来看,在商业银行信贷意愿大幅下降的情况下,通过 PSL 投放低成本资金提升中长期贷款占比将是重要的“稳增长”方式

“与以往的财赤货币化不同,时下参与的主体在发生转换过去6年加杠杆的主体是地方政府,而2014年以来(以及未来)加杠杆主体正悄然转移至中央政府及相关主体(开发性金融机构)”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一篇分析中写道

新高能货币工具

创设PSL政策工具的背景之一是,2014 年基础货币供给渠道发生了变化——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工具(包括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再贴现和其他流动性支持工具)取代外汇占款成为基础货币供给的主渠道2014年5月起,央行外汇资产增速开始出现明显下降,个别月份甚至出现负增长2014年全年外汇占款供给基础货币约 6400 亿元,同比少增 2.1 万亿元

光大证券分析师王剑基于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测算显示,2014年全年,中国央行通过“再贷款”、外汇占款、公开市场操作贡献的基础货币分别为1.18万亿元、6411亿元、4738亿元,占51%、28%、21%上述所指“再贷款”,即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科目,既包括传统再贷款,也包括PSL、MLF、SLF等新型工具

21世纪经济报道根据公开数据推算,通过PSL释放的基础货币最高可能占全年的25%

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2014年全年传统再贷款新增1229亿元(支农再贷款新增 470 亿元、支小再贷款新增 524 亿元,再贴现新增 235 亿元)、MLF余额新增6445亿、SLF余额减少1000亿据此推算,PSL净投放不超过5126亿元

市场普遍预期,2015年PSL可能向商业银行全面扩容,用以扶持小微企业、新兴产业等融资

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2014年央行较多地直接提供基础货币,2015年可能在货币乘数上有更多工作2014年12月的一次交流会上,央行方面曾表示,虽然央行认为降准是非常中性的操作,但由于担心降准可能会释放强刺激信号,因此2015年初相对确定的仍是新增信贷和基础货币计划

端倪已现:央行在2014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提及,2015 年,人民银行将逐步推广分支行信贷资产质押和央行内部评级试点

2014 年,人民银行总行在山东、广东开展上述两项试点,将商业银行优质信贷资产经央行内部评级后,纳入央行合格抵押品范围,完善中央银行抵押品管理框架

根据央行的表述,山东、广东两地初步建立了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的基本制度、操作规程和央行内部评级数据库,并开展了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操作,形成了“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截至发稿,两个试点地区尚未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要求

效果仍待评估

中信证券在一份研报中提及,市场对PSL的关注焦点包括:一、定向调控是否有效,资金是否会进入房地产等领域;二、PSL 是否可以达到降低融资成本的目的,是否降低了负债端利率、并向资产端传导;三、PSL定向投放是否意味着其他企业的融资成本不可能降低等

多位券商分析师、经济学家认为,由于PSL操作规模、利率等数据并不公开,难以对政策有效性进行较为精确的评估

资金使用投向方面,国家开发银行金融研究发展中心主任郭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棚改贷款)其中相当大部分的资金来自于PSL资金”来自中国政府的信息显示,截至10月末,国开行使用PSL资金发放的棚户区改造贷款共3127亿元

受PSL资金支持,国开行2014年棚改贷款增速出现大幅跳升国开行2014年新增发放棚改贷款4086亿元,较2013年增长3.9倍,贷款增速提升约10倍2013年全年棚改贷款新增1060亿元,当年棚改贷款同比增长36%2014年国开行新增棚户区改造贷款占银行业九成份额

与此相对应的是,棚改贷款增速大幅超过城镇化贷款2014年国开行发放新型城镇化贷款1.11万亿元,占全行当年发放人民币贷款的60%;2013年发放城镇化贷款9968亿元,接近全行当年人民币贷款发放的三分之二粗略匡算,城镇化贷款增速约为11%,人民币贷款增速不到20%

其贷款增速发力点也有迹可循2014年3月人民报道显示,当时国开行董事长胡怀邦还表示,国开行仍然要继续大力支持全国棚户区改造——未来五年,国开行每年将提供的资金“不低于1000亿元资金”

三个月后,2014年6月,国开行2014年二季度工作会上,胡怀邦则大幅抬高了当年棚改贷款指标他称,国开行要加快住宅金融事业部开业运转,“争取全年发放贷款4000亿元以上”,提高棚改资金使用效率

可供佐证的是,2014年4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创设抵押补充贷款(PSL)为开发性金融提供资金支持6月,住宅金融事业部获准成立

融资成本方面,负债端,2014年11月6日,中国央行确认定向向国开行使用PSL时,同时确认“自9月份起适度下调 PSL资金利率”,而中国政府披露的信息显示,PSL资金利率较市场利率低约1个百分点

资产端,据《中国财经报》披露,国开行住宅金融事业部成立后,“低成本的专项资金“为棚改工作带来了利好,国开行棚改项目的优惠利率已降至4.995%(相当于基准利率下浮19%),同时通过免收贷款承诺费、财务顾问费等费用,全面降低棚改融资成本尚无法获得更详细的国开行棚改贷款利率变动情况

可供参照的是,交易较为活跃的10年期国开金融债,2014年4月至9月中旬中债国开金融债到期收益率一直围绕5%上下波动,其后一路走低,探至11月中旬的3.85%附近,其后在4%附近上下震荡

“第二财政部”的稳增长重任

市场普遍认为,PSL作为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是,“量“”价“要素俱全——”量“的层面,成为新的基础货币投放渠道;”价“的层面,可以作为利率锚,引导中期利率但由于利率形成机制缺乏应有的透明度,目前阶段PSL的作用更像是引导信贷资源配置的工具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在一份研报中指出,人民银行为PSL所预设的这两种定位——带有定向性质的数量工具、与引导中期利率的价格工具——在逻辑上相互矛盾,在实际操作中也难以兼顾PSL更应该被理解为一种带有财政色彩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它对货币市场的影响也介于纯粹的财政政策和纯粹的货币政策之间

前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也认为,“财政赤字货币化“已经越来越明确一旦财政收入下滑,预算财政开支“力不从心”,加之财政部承担的财税改革重任(特别是央地事权和财权的重大调整),不便于操作,“国开行某种程度成为了财政二部,央行为国开行提供PSL融资“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5日在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发挥好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在增加公共产品供给中的作用”

2月25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部署加快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等措施,同样特别提及“开发性金融”会议强调,要“发挥开发性金融作用”,通过专项过桥贷款等方式,为地方开展水利建设提供过渡性资金支持

中信证券分析师邓海清在一份研报中提及,“在商业银行信贷意愿大幅下降的情况下,通过 PSL 投放低成本资金提升中长期贷款占比是重要的稳增长方式“

对应于政府工作报告提及的棚改、水利、铁路三大领域的投资“稳增长”,来自国开行的信息显示,2015年将继续支持“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建设,力争发放棚改贷款4000亿元人民币以上,铁路贷款1000亿元,重点水利建设工程项目贷款900亿元

尚不清楚PSL在棚改领域的尝试,是否会复制到铁路、水利等“稳增长”重点领域“PSL作为一项货币政策工具的创新,目前小规模应用取得了较好效果,但其大规模地开展的效果,有待未来通过一定时期的实践得到验证”郭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国开行在棚改领域的尝试,可能也将移植到将大幅加码的水利投资等领域

比如,国开行在支持棚改的实践中,曾研究推动“专项贷款、专项债券、专项基金”三个专项的具体措施;以及国开行在棚改融资结构方面所做的尝试据《中国财经报》披露,截至目前,国开行已发行棚改“债贷组合”债券9只、募集资金共计133亿元;以股权投资和夹层投资等形式,累计支持棚改项目24个,共计78亿元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拉肚如何快速止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