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韩国将军忆朝战从没被打得这么惨快崩溃了

2019-06-30 13:25:28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圣诞节攻势”在中国志愿军的“第2次战役”面前土崩瓦解。军事专家们后来批评“圣诞节攻势”是由一个彻头彻尾的误判所导致的一场空前灾难。

美军烧毁大批军用物资

当初,联合国军司令部认为入朝的中国志愿军兵力在3万—7万人之间,而联合国军有11万人,完全有把握打赢这场战役。实施“圣诞节攻势”的决定,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作出的。但事实却是,当时中国志愿军将九兵团下辖的第20军、第26军、第27军也投入进来,共计60万大军部署在东线(东线的志愿军第九兵团共15万余人,没有60万。——译者注)。 他们在麦克阿瑟公布进攻计划后就埋伏在山中,伺机发动反攻。美军第8集团军的作战计划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

战斗失败带来的心理冲击,美军士兵们对于回国过圣诞节期待的落空,以及战争的不确定性等,使整个部队笼罩在沉重的阴霾之中。韩军第1师的将士们可以说是一路噙着泪水,经平壤(1950年12月5日)、沙里院(12月11日),撤到临津江边的。我们在太阳落山后穿过东平壤,那里到处燃着大火。路上挤满难民,他们顾不上严寒艰难地向南行进。着火的地方都是美军的物资供应站。通往平壤的铁路修复后,大批的军用物资被运到这里。沃克担心撤退后这些军用物资会落入敌手,下令全部烧毁。一些难民冒着生命危险想到火中抢出几件没烧掉的衣物,却遭到美军鸣枪驱逐;有的韩军士兵也参与其中,把还没扔到火中的衣服抢过来披到身上。

当我们经过大同江火车站时,看到一列装着18辆新型坦克的军列也燃起大火。这些坦克都是远渡重洋从美国运来的,还未投入战斗就被烧成一堆废铁。大同江上的浮桥也被炸掉了,难民们不顾危险跳到刺骨的江水中淌水过江,很多人被淹没在急流之中。

有消息说美军将放弃韩国

在途经沙里院时,疟疾折磨得我身心俱疲。祸不单行的是,这时又有消息说美军将放弃韩国撤到日本去。我忙去找米尔本军长求证,他只答了句:“我们都是军人,我们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来捍卫军人的尊严。”我还碰到了米凯利斯上校,他说:“美军确实有可能撤走,但至少我们要告诉自己尽过力了不是吗?所以你不要太悲观。”

在我们撤退过程中,中国志愿军逐渐放慢了追击的速度。一直到我们抵达临津江前,都未与其发生接触。当初部署在西部战线的韩军4个师中,到现在还能维持完整编制的只剩下我们第1师了。这段时间里,一直同我们并肩作战的美军炮兵团团长海宁上校和坦克营营长葛罗顿中校奉命回到原部队。美军的炮团和坦克营一撤走,我立刻感到第1师的火力被严重削弱。

完成撤退后,三

揭秘刘表长子刘琦之死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八线上的防御进行了重新部署。美军第1军(辖美军第25师,韩军第1师,土耳其旅)负责临津江正面防御。韩军第1师于12月15日重新部署到坡州郡积城面一带,阵地紧邻临津江。正面防线宽广,我们兵力不足;而且1950年的冬天出奇的冷,临津江面都封冻了,这使得它作为天堑的优势荡然无存。

美军第8集团军被迫换帅

一度平静的前线到12月下旬左右发生变化,我们发现中国志愿军有准备南下的迹象,防守中部战线正面及中东部战线的韩军第8师和第9师最先遭到进攻。

这时又传来沃克将军因车祸殉职的消息。12月23日,他去美军第24 师看望于前一天获得银星勋章的儿子

强悍唐朝的太监竟然敢这么欺负主子皇帝

——山姆·沃克上尉,然后为准备李承晚总统对部队的视察而驱车前往议政府北部英国旅,路上发生了车祸。沃克平时酷爱开快车,这次也不例外,他的车在超速行驶中与韩军第6师的卡车迎面相撞,还没来得及送到医院他就停止了呼吸。

沃克将军死后,美军派陆军司令部作战部长李奇微中将来韩就任第8集团军司令。12月29日,李奇微将军来视察韩军第1师师部。他就前方敌情和士兵们的士气做了一番了解,说了句“祝你们好运”后就离开了,前后不到20分钟。李奇微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赴任前麦克阿瑟将军曾对我说,当务之急是整合现有的兵力,尽最大可能地守住北部防线,以保全韩国。但我通过了解发现,他们已经丧失了军人应有的胆魄、勇气和战斗精神。”

中国志愿军展开第三次战役

12月31日,中国志愿军展开第三次战役。接近傍晚时分,我师正面的中国志愿军用迫击炮和机枪进行了猛烈的火力准备后,突然潮水般地发动进攻。在军号和铜锣声中,中国志愿军用“人海战术”向我军阵地平推过来。中国人在发动进攻前,派便衣混杂在难民中安插在我军阵地附近。战斗打响后,他们协助主力部队发动进攻。我军右翼的第12团最终抵挡不住,败下阵来。

在师部,前线的急报是一份接一份。最后,我甚至将师部的工兵和通信兵组织起来投入到前线中。当听说左翼的第11团尚完好无损,右翼的2个团已希望不大时,我两眼一片漆黑,不禁问自己:“第1师就这么完了吗?”上峰命令我师全线后撤,我的精神一直恍恍惚惚的。战争打响以来,我所带的部队从没被打得这么惨,我的自尊心几乎到了崩溃边缘,我感到极度虚脱,甚至连撤退的力气都没有了。当与下属部队取得联系时,我居然挂断电话,又开始准

揭秘胜利者刘邦为何不被后人看好

备下达作战命令。中国志愿军就要打到师部了,但我不想后撤,觉得自己应该与师部共存亡。这时,美军顾问团的梅伊上尉跑进来,二话不说抱起我放到吉普车上,风驰电掣般地向碌蹯里驶去,使得我在屈辱中捡回一条命。

我师第12团在大撤退中,由于受到中国志愿军的猛烈攻击而损失惨重。在北汉山脚下,我们迎来了1951年1月1日那惨淡的第一缕曙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