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拳灭天穹第二卷第一百七十五章

2018-12-07 19:35: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拳灭天穹 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洛轻云听后,不解地説道:“既然除怪意识好,为什么我们刚刚在这个悬崖下面现有帝斯达的洞穴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月无涯説道:“或者那个洞穴不在管辖之内,不惯怎么説在岛上会看到一些手握武器的人,那些人就是除怪部队了。”

洛轻云指着岛北的红diǎn説道:“那么祭礼之堂就在乌鸟之森上面吗?”

月无涯回答:“没错,所以这个岛也不是很大,所以设施和主要的地方也不是很多,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丽莎佩服地説道:“想不到你在一天之内就可以调查得这么详细,就连我也有diǎn佩服你了。”

“当然了!”月无涯自豪地説道,“有我这个由古代智慧和现代刻纹技术的知识汇集而成的高智能人类,这diǎn小事不算什么。”

洛轻云回过神来,对月无涯和丽莎説道:“那我们开始进行作战计划,无涯,我想知道祭礼之堂周边的情况。”

月无涯diǎndiǎn头説道:“祭礼之堂南边就是乌鸟之森,而东、西、北面都是高度为三十多米而且十分陡峭的悬崖,悬崖下面就是▽dǐng▽diǎn▽小▽説,布满暗礁的近岸海域了。”

“原来如此!”洛轻云认真地看着平面图説道:“也就是説要从陆路到祭礼之堂的话,就必须要由迪亚城城一直往北,之后再穿过乌鸟之森才可以?”

月无涯説道:“是这样没错!”

“你们説捕猎工具
,如果我们由海路去那里行不行?”丽莎提出建议道:“虽然祭礼之堂三面都是悬崖,但是我们三人都会飞行,这悬崖对我们而言也不算什么,况且因为是悬崖,所以也不会有太多守兵。所以我觉得那是最安全的潜入或逃出路线。”

月无涯惊觉道:“丽莎姐姐説得有理。”

“不!这个并不是好方法。”洛轻云反对説道:“由于是近岸区域,一定会有很多暗礁,我们的潜入行动是在夜晚进行,在夜晚驶船在充满暗礁的地域就等于送死;而且由于是悬崖,相信那里也不会有很多遮挡物,所以这种潜入很容易被人现;再者要飞上三十米高的悬崖。想必会花费很多心力,所以这个方案不好。”

“……”听到开业的言,月无涯和丽莎都觉得有理而默不作声。

“我的方案是这样的!”洛轻云説道:“由于乌鸟之森林木众多方便躲藏,所以我们就由陆路上潜入,待把陈凡救出来之后,我们再有海路逃走。”

丽莎问道:“但是洛轻云刚刚不是説夜晚行船危险吗?”

洛轻云笑了笑,説道:“我什么时候要在水中航行了?”

月无涯和丽莎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当我们把陈凡搬上事先准备的小船之后,我就使用神风能晶把小船升起,然后丽莎就用你的飞行戒指助我一臂之力。我们使用飞的,他们想追也追不了?”

听到这个作战方案,月无涯和丽莎也在心中暗惊。

月无涯:居然在这么短时间之内考虑得这么周全?这个才是真正洛姑娘吗?

丽莎:这难道才是真正的洛轻云?

丽莎问道:“那我们在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月无涯回答:“关于这个你就不用操心,行动的时间最好就是明晚。”

看到月无涯那自信满满的样子,洛轻云和丽莎不禁惊讶地问道:“为什么?”

月无涯笑着説道:“据我的调查,明天是加隆的生辰九十周年大庆,祭礼师们都应该会到迪亚城殿帮他们的领庆祝的,所以祭礼之堂就会疏于防范。”

洛轻云diǎn了diǎn头。説道:“好,那我们明晚行动!”

******

面向着灰蒙蒙的天宇。面向着黑如墨汁的大海,面向着凛冽刺骨的寒风,面向着寂寥凄苍的乌鸟,八岁左右的陈凡不禁流下了一滴晶莹的眼泪。

“我的小陈凡,天寒地冻的,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慈祥。宛如妈妈般温柔的少女声音从陈凡身后传来。

“姐姐?”陈凡回过回过脸去,看着跟自己长得一个样的女孩悄然的向这边走来。

陈瑞来到陈凡身边,擦了擦陈凡眼角的眼泪,笑着説道:“陈凡,又哭了吗?”

陈凡别过红红的脸説道:“才没有!”

陈瑞露出笑容。捉弄陈凡説道:“从小到大你就最会哭了,每天都要流一两滴眼泪才会觉得安心吗?”

陈凡马上揉了揉眼睛,对陈瑞装出一个鬼脸,説道:“我才没有哭呢!”

“嘻嘻!”陈瑞翻开手,把刚刚从陈凡眼角拈来的泪滴给陈凡看,説道:“还説没有?”

“唔……哼!姐姐就只会捉弄我,不理你了!”陈凡索性把身体也转了过去,装出生气的样子。

陈瑞抚摸着陈凡的头,笑着説道:“好了好了,我不捉弄你了,你不要不理姐姐嘛。”

“好!”陈凡转过脸来,对陈瑞露出虎牙笑道:“不过有条件的金刚砂地坪
。”

“什么?”

陈凡对陈瑞露出哀求的眼神説道:“我今晚要吃蘑菇粥,姐姐今晚煮给我吃好不好?”

陈瑞对陈凡露出无奈的样子説道:“不过我们的钱快没有了,可能买不起蘑菇了。”

陈凡低下头,失望地説道:“我们又没钱了吗?对不起,姐姐,我不应该这么任性。”

陈瑞摸着陈凡的头,笑説道:“不过,要煮一次也不是没有方法。”

陈凡马上对陈瑞露出笑容説道:“什么?”

“我们只要到山里采些蘑菇不就可以了吗?”

“对对对!”陈凡一边猛diǎn头,一边拉着陈瑞説道:“我们去采蘑菇不就可以了吗?还是姐姐聪明,那我们现在快去。”

陈瑞一边被拉着跑,一边叫道,“喂!陈凡,等一下啦。不要跑得这么快嘛!”就这样,两人从海边来到了山上,开始寻找她们所需要的材料。

“姐姐!”陈凡双手抱着十多个不同颜色的蘑菇,兴奋地对陈瑞説道:“快看看,我找到很多蘑菇,而且每一朵都很漂亮呢。我是不是很棒?”

“嗯……”陈瑞看了看陈凡手上五颜六色的蘑菇,摇摇头説道:“陈凡,这种蘑菇有毒的,我们不能吃。”然后从衣兜中拿了一朵黑色的蘑菇出来对陈凡説道:“你看,这种蘑菇才可以吃。”

“哦?”陈凡仔细地观察着陈瑞手中的蘑菇,然后在自己手上的那堆蘑菇找了一朵一模一样的蘑菇,递给陈瑞説道:“这种我也有。”

陈瑞接过蘑菇观察了一下,摸这个陈凡的头,笑着説道:“就是这种。陈凡真的很棒呢!”

“嘻嘻!”陈凡对着陈瑞,龇着牙笑了笑。

“在这里吗?”就在此时,一个粗犷的男人声从两人身后传来。

陈凡和陈瑞听到声音马上回头,只见十几个身材高大的大汉向自己慢慢围过来。

“啊?”陈凡见状马上吓得魂不附体。

陈瑞立即档在陈凡的面前,对大汉叫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其中一个大汉説道:“大哥,我就説没听错嘛,这里不就有两个女孩吗?”

“汉德,你做得不错。看她们的样子一还挺可爱的,明天那帮海盗回来天城要人。我们就把她们连同我们捉来的奴隶拿去天城!”

“姐姐,他们好像想捉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办?”

陈瑞只是咬着牙盯着那群大汉,并没有回答陈凡的问题。

那些大汉一边露出奸笑地往她们靠过来,一边説道:“好了,小女孩。不要反抗,大哥哥会好好对你们的。”

陈瑞马上把陈凡推开,对陈凡大喊道:“陈凡快逃,这里由姐姐dǐng着!”

听到陈瑞的指示,陈凡马上往后狂奔。

“想逃?”有三名大汉马上上前把幼小的陈瑞捉住。然后四名大汉马上追上了陈凡将其按在地上。

“姐姐!姐姐!救命呀!姐姐!”

陈凡一边挣扎,一边大叫,然后感到背部一阵疼痛,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事情很快就过去,这里有恢复以往,除了散落一地的蘑菇之外。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陈凡慢慢把眼睛张开,然后环顾四周,现自己身处在冰冷的洞穴中,正躺在一张床上,由于双手双脚被固定了,所以动弹不得。

只见这里有很多奇怪的铁盒,在盒子上很有很多奇怪的按键,用现在语言来説,这些应该称为“仪器”比较贴切。

陈凡用干涸的声线説道:“这里是……”

“你终于醒来了吗,陈凡?”就在此时,一个谄媚的女人声打破了周围的寂静,陈凡也向声源处望去,视线与声源接触的瞬间,她马上认出这个人。

陈凡咬牙切齿地説道:“森马!”

只见森马坐在一台仪器前面,对陈凡説道:“嘻嘻,你的身体还不错嘛,植入了那种东西都这么久了,居然没有产生排挤或异常。”

“你説什么!”

“哈哈!就连激动时的数据也一样,陈凡,你真是完美呀。”

“你这家伙究竟想怎样?”

森马没有理会陈凡,继续自言自语地説道:“看来程式并没有产生副作用,而且完美地隐藏着,看来这个实验非常成功呢!”

“你这家伙……”

“不,这个应该已经不算是实验了!”森马继续説道:“陈凡,你知道吗?你已经是制成品了,是完美的制成品哟!对此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呀!”

“我看着你的样子就高兴不起来,你最好快diǎn放了我,要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森马没有理会陈凡,一边站起,一边往洞口走去説道:“时机快要成熟了,陈凡,有了你,我的计划将会非常成功。哈哈……”説罢,森马便走出了洞穴。

翌日。

洛轻云、丽莎和月无涯为了探测具体的去祭礼之堂的路线而来到了迪亚城城中,由于要掩人耳目,他们都披上了盖面的斗篷,穿梭在街道中。

迪亚城城虽然称为城,但是却没有好像一般城镇的围墙。可能他们已经把整座岛都当成了一个城帮,而海洋就是他们的天然屏障!在城中的屋也不是什么高楼大厦,只是一些平房而已,不过排列得俨然有序,工整非凡,而且街道分明。

今天看来果然是喜庆的日子,在城镇的街道中,大家都动手布置街道上的装饰,挂上彩带。吊上灯笼等等的一些装饰,真是使整个气氛变得喜庆洋洋,而在街上都是行人,从各处来的人都络绎不绝地穿梭着,所以洛轻云他们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三个人走在迪亚城城的主街道上,沿着街道一直走便是迪亚城的王宫——迪亚城殿,而乌鸟森林就是在迪亚城殿的后面,所以为了探路。他们就必须要绕过迪亚城殿才行。

“看来今天真的很热闹呢!”丽莎环顾四周説道:“这种气氛我也很久没有遇到过了。”

洛轻云不解地问道:“你们中州南部没有节日的吗?”毕竟在洛轻云眼中,每个地域都有自己值得纪念的节日。由于有这些节日存在,所以就一定有张灯结彩的时候,但是丽莎説没有遇到过,这确实有diǎn奇怪。

“不,我们的确也有我们的大型节日,那时就会有很多人上街游行。跳舞等等,真的十分热闹。”

“那为什么……”

丽莎露出一丝哀伤的神色美容院安装汗蒸房价格
,説道:“由于那场内战,使得中州南部分裂成很多个小国家,所以经常会因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而动小规模的战争。所以生活在谁水生火热之中的人民,根本就没有连自己什么时候会死都把握不住,哪有人还有过节日的心情。”

洛轻云继续问道:“那么现在不是撒母王朝统治中州南部吗?”

“也不能説是,也不能説不是!”

面对丽莎无菱两可的答案,洛轻云感到一丝困惑,于是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中州南部中虽然分成很多个小国,但是论综合国力,最强的依然是我们撒母王朝,所以説我们统治整个中州南部也可以説得过去。”

月无涯也好奇地搭起嘴来:“既然你们是最强的,为什么不统一整个大陆呢?”

“其实我们正在为统一大陆这个方案而不停地外交中。”丽莎説道:“统一大陆其实是要顾及很多方面的,例如人民、政权、经济利益等等,如果这些方面处理不好的话,很可能会成为全面大战的导火线。”

洛轻云摸着下巴説道:“看来中州南部也比中州南部好不了哪里去呀!”

丽莎説道:“中州南部不是很好吗?现在欺压人民的地府教会被推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新的政权树立了?”

月无涯看到洛轻云和丽莎两人的脸色好像很凝重,为了转换心情,于是説道:“喂,你们两个,觉不觉得这座城市很奇怪。”

“奇怪?”听到月无涯的问话,两人也从忧愁中醒觉过来,便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好奇怪的?”

月无涯指着地上的排水沟的盖子説道:“你们不觉得这里布满了排水沟吗?”

“排水沟?”

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四出查看,果然如月无涯所説,四周的地面上真的布满了一条条弯弯曲曲的排水沟,它们都穿插在巷道中,房屋底等等的地方。

洛轻云説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经常下雨,所以才这样设计的呢?”

“有可能!”月无涯説道:“毕竟这里是热带雨林气候,年降水量是相当高的,可能为了有效排水,所以才挖这么多条排水沟!”

丽莎説道:“好了,排水沟的事就不要再讨论了,前面就是迪亚城殿了,听你们的经历,你们好像跟那里面的迪亚城王子有diǎn过”

洛轻云説道:“是这样不错。”

“那么我们绕过去的时候就要小心diǎn了,免得被他们现。”

听到丽莎的指示,月无涯和洛轻云也不出声了,看着眼前的迪亚城殿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

“喂!你们三个,给我站住!”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从洛轻云三人身后传来。

虽然只是闻声,但是凭着这声音,洛轻云和月无涯也可以认出,此人便是叶琳,那个穿着暴露的镰刀女。

糟了,难道被现了吗?洛轻云心头一片紧张,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

“可恶!可恶!”陈凡不断地挪动身体,试图挣开手腕上和脚腕上的枷锁,不过尝试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成功,甚至曾经利用五千多度的火焰也不能使其融化,现在的陈凡真是无计可施了。

经过了一番挣扎,陈凡也只能放弃,她静静地躺在钢床上,看上挂在天花上出强光的光球呆。

不知道洛轻云那个笨蛋现在怎样了,那场灾难可能会把船毁掉了,不过那家伙拥有能晶,或者已经逃出来也説不定。不知道她在哪里呢?如果没有死的话,是不是已经回到天城了?或者也来到迪亚城了?不过以那家伙的性格,如果没有我在的话,可能比较好!

想到这里,陈凡的心不禁迎来一阵酸痛。

这是错觉吗?为什么突然好想见一下那家伙,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难道我喜欢上她了?

陈凡摇摇头,把脑中的这些想法抛开。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