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黑暗血时代第二百零六章小意外

2018-11-15 18:55:4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黑暗血时代 第二百零六章 小意外

“虫王?是什么东西?”楚云升一边反拉着小四疾走,一边疑惑地问道,他对孢子森林中的生物几乎一无所知。

“不瞒您说,我们也从来没见过虫王,或者说,见过它的人全死了!”小四胆颢心惊地说道:“我们一直只听到过它的声音,它一向住在密林的深处,很少出来,除非,除非……难道……?”

“除非什么?”楚云升对小四的结结巴巴,皱起眉头。

“除非孢子森林里面中的虫子又开始和外面的那些虫子发动“战争”而且是大规模的激战,外面的虫子一般小规模的攻击,虫王都不会出动,一定是在附近的什么地方,发生了大战!”小四稳了穗心神,确定无疑地说道。

“什么外面的虫子,里面的虫子?”楚云升被他弄的越来越糊涂了!

“外面的虫子就是那些赤甲虫什么的,我们的盾牌都是捡它们留下的尸体制作而成的,里面的虫子就是孢子森林中栖息的虫子怪物「从孢子植物出现以来,它们双方之间的争斗厮杀就一直没停过,否则我们早就死绝了!”小四磕磕盼盼地解释道。

赤甲虫这个称呼在人类各地地面交通传输信息没有完全分隔和断绝前,军方有过确切的定义,至少在华东这一带,是通用的称呼,不似黑暗武士、天行者、觉新者那样各式各样的同一事物不同称呼。

当然,再后面出现的怪物,诸如金甲虫,紫炎魔虫就只是金陵城给它们的命名方式,外面的人自然不会知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有许多不同的称呼和叫法。这就是乱世,人类被虫子怪物分隔包围的末世,通讯全无的黑暗时代。

“原来是这样!”楚云升刚才还以若是自己的封印虫,惊动了类似“珉”这样的怪物。

俗话说的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楚云升当初差点死在珉手上,对封印虫的异动十分敏感,很容易想到它。

“小四,你知道这里附近,还有那些地方有这些飞头怪?”楚云升听完小四的解释,反而不再紧迫逃命,放慢了脚步,而且他也明显地感觉那股元气波动,已经掠过附近,朝着另外一方飞速前进,再次证实了,它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可能在大战中的战场。“伦农先生?您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吗?”小四略带惊讶和担忧地说道。

“不是,已经办好了!回去后,就可以着手开始-准备治疗你们的那个小姑娘,之后,我还需要再弄一些这些飞头怪,这是我治疗的基础,防止以后再中毒。”楚云升简单地掩盖过去。

小四直愣愣地望着楚云升,脑袋一热,冲动道:“伦农先生,您的这个办法,能交给小井吗?我们,我们经常有人中……”

楚云升笑了笑,打断道:“教了她也学不会,这是我自己的办法,就像你的眼睛视力一样。”

小四被楚云升抢断话头,立刻清醒过来,连忙道歉道:“对不起,伦农先生,我,我……”

“没事。”楚云升拍了拍他肩头,从怀里掏出一份芜城的地图,道:“回去后,还得麻烦你苄我把飞头怪的位置标注出来。对了,你能把这些孢子密林中小道的路线图也标记出来吗?这些小道,实在让人绕得发晕。”

“密林的道路地图寨子里面就有,是我画的,现在在寨主身上,但只是附近一带的道路,远的地方,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过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孢子植物变化很快,今天还有的路,不到一个月,也许就没了!”小四将地图收在手里,点了点头道。两人七转八绕,走了半天,又返回了寨子。“你是本地人吧,以前是做什么的?对这里好像很熟?”楚云升已经感觉到了阵阵地围意,习惯性地摸出孓香烟,准备提提神。

那个小姑娘的生命只有两天的时间,从凌晨中毒时间算起,现在已经过去快要12个小时了,接下来他似乎还休息不成。

楚云升在毛线头套的嘴巴部位,撕开一个口子,点上烟,又破天荒地给小四分了一支烟,这烟他连埃德加都没给过,楚云升抽得每一只都是精打细算的。

小四赶紧取下防毒面具,受宠若惊地接过香烟,手指都微微地颤抖:“我都快忘记烟味了,最后一次,还是半年前……”

他陶醉地深深地吸入了一口,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缓地吐了出来,道:“我以前就一开黑车的,家里给我凑了谶,买了一辆五菱之光,在城乡间拉人跑运输,什么生意都接,准备赚到钱,盖了楼房,再取个老婆,那晓得钱倒是赞够了,却世界末日了,没地让我盖房子了,呵呵!”

小四自嘲地笑了笑,继续道:“不过倒是圆了老婆梦,就凭着这双眼睛,我在寨子里也算是个有用的人物,每天能分到粮食都比其他人多一些,那些逃到这来的女幸存者,有的还是城里的大学生和女白领,都愿意嫁给我。

伦农先生,您知道吗,这要是搁在阳光时代,像我这种身份地位的人,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她长得好看,还有文化,所以我紧着对她好,有我一口吃的,绝对饿不着她……她也对我好,每次我和招哥出去找食物,她就在寨子里担惊受怕,生怕我回不未了,能这样,也算是个家了……但我们不敢生小孩,怕养不活。

楚云升无言地笑了笑,又拍了拍他肩膀:“小四,你是个老实人,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要说芜城那些天行者有了超越凡人的能力,就开始欺男霸女,或是霸男欺女,就是金陵城,拥有粮食资源的,将那些流民当成奴隶的大有人在,却很是有小四这样,只是追求一个简单的家的幸福感。

“伦农先生,您是天行者,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普通人为求生存的心思,我这种不过是小有用途的人,都能大受欢迎,像小井这样长得那么漂亮,心地又好,又是能找到食物和治疗中毒的天行者,寨子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娶她,但没一个人敢说出来,招哥就是其中的一个。”小四呵呵一笑,接着压低声音又道:“就连秦爷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寨子里都有年轻的女孩公开宣布,只要舂爷开口,就

愿意和她住在一起,这世界,都疯子。。。。。”楚云升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秦仁格的年纪问题,就看到埃德加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道:“伧农先生,冷冻枪已经拆好了,你要不去看看?”这么快?”楚云升丢了烟头,站起身道,却见小四眼疾手快地捡起了烟头,尴尬地笑了笑,收在衣服口袋里。

“以前吴为建他们就拆开过,我看见的,照着记忆,加上我们三人一起研究,所以这样顺利。”跟在埃德加后面的单于雄补充解释道。

“行,让埃德加给我拿过来吧,单寨主,你给我找一间独立的棚子,我准备一些给那个小姑娘解毒用的东西。”楚云升点了点头道,他没想到这三人这么快就拆开了冷冻枪,本以为正好可以和他解毒同时进行,等救活了小姑娘,大概枪也拆开了,自己再睡一觉,就可以仔细研究这只冷冻枪。

不过,既然拆好了,就先放在一边吧,这时候,还是救人要紧,虫王没跟来,人在寨子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单于雄见楚云升一直没有休息忙着替井眸幼解毒的事情,心存一丝感动。

楚云升嗯了一声,对埃德加说道:“还是老规矩,你替我看着门,我准备东西的时候,不要让人进来打扰。”

“您放心吧,伦农先生,我会一直守候在那里的。”埃德加觉得这是楚云升对他的信任,一个超级黑暗武士对他的信任,不由得有些高兴地说道。

驱毒符,大类分为五种,其中火性毒素的驱毒符,楚云升纂制过很多次,他的物纳符中现在还有许多备份。

它们大体上纂制法则相同,只在一些关键布局上有所差别,楚云升拿出写字大楼唐教授他们推测的字符涵义表,比照了古书上的篆制字符,稍微计算一下,有两个字符涵义不确定。

这两个字符所有推测涵义组合起来,共有6种方式,也就是说,他运气好的话,一次也许就能成,运气不好的话,起码要六次才行。

另外和火性驱毒符需要冰元气作为引子一样,土性驱毒符需要能克制它的火元气作为引子,不过这对楚云升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他手中的摄无符,基本都是黏液之地虫子的火属性元气。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努力,楚云升的运气不好也不好,试到第三次,才成功将土性驱毒符纂制成功。

等他拿着驱毒符走出简陋棚子的时候,天空中的微光若隐若现,一天就要过去了。

“你们都出去吧!”楚云升对着井眸幼所在棚子里的一群人说道。

张子招等人相互望了望,不得不退出棚子。

“你也出去。”楚云升见还有一个老头没走,摆了摆手道。

“我可以留下来帮您。”秦仁伯小心翼翼地说道,同时,他也想看看这个武力强大的天行者,是如何解毒的,这对寨子以后再有人中毒,很有参考价值。“不用,出去吧,不要耽误时间,我很累!”楚云升当即拒绝逆。

他的确很疲倦,从昨晚进入农家小楼后,只睡了一小会,若是平常时期熬一夜自然没什么问题,但他可是刚刚从黏液之地拼死大战冲出来,各种潜能已经发挥到极限,若不是因为融无休的非凡功效,根本撑不到现在。

对楚云升来说,他的驱毒办法,难点和时间耗费都在纂制元苻上,最后一步驱毒,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很快就能完成,费不了多少事情和时间,甚至比这个老头在这里磨叽浪费的时间都要少。

秦仁伯知道这是楚云升不想让自己见到他的驱毒手法,脸色浮现一丝尴尬,也没敢多说什么,羞愧地退出棚子。叱!驱毒符字符乍现,法则立!虚幻的火光如同迷雾,曼延张开,襞住简陋木床上的井眸幼,层层渗透进去。这时,发生了一个小意外,可能是楚云升太过疲劳而疏忽了。他以前用驱毒符只给自己疗过伤,从未对其他人用过。

他外有六甲符护身,中间有元气护体,内有融无休打底,可谓层层防护,严丝合缝,驱毒符带有的能量属性对他几乎毫无影响。

但眼前就不同了,这个女孩身中二次孢子瘴毒,体内元气极为虚弱,已经完全收缩回身体内部,对带着火元气的驱毒符的外部“副作用”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只是一瞬间,等楚云升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女孩身上的衣服和周围的被褥,被虚幻的火雾焚为一空,露出稚嫩地胴体,一丝不挂。

忽如其来的变故,楚云升也不由得地楞了一下,不过他历经多次大难,心性弥坚,女人的赤身裸体,不说阳光时代,就走进入黑暗时期,在绁手忙那里,他就见过很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到一息的时间,便恢复如初,当下完成驱毒符步骤,救活她最为重要,否则白白浪费了他消耗大量元气纂制的驱毒符。

虚幻地火雾很快从井眸幼白皙地肌肤中钻了进去,开始横扫一切土性毒素,不仅是那些二次孢子瘴毒,包括以前她因为救人而吸入体内,隐藏至深的瘴毒,都在楚云升的驱毒符的荡涤之下,一扫而空!

女孩体内的木元气随即盎然而起,准不恢复控制了身体,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散出来。

可能是因为虚!!”她没有立刻醒来,楚云升左右看了一下,这个简陋之极的棚子,实在找不到什么多余备用的被褥,可以给这个女孩遮体御寒,只得从自己的物纳苻中,将从救余小海那栋星级酒店里收集的被褥中,取出一床,盖在女孩的身上。

他已经疲倦之极,实在没精力再去应付这些事情,只有一个念头赶紧了事回去睡觉!“她没事了,我去休息,任何人不要进来,否则后果自负!”楚云升推开棚门,丢下一句话,不顾棚外一群人惊讶的目光,匆匆离去。“这么快?”张子招不敢置信地说道,他感觉自己才刚刚出来而已。“伦农先生说没事,就一定没事了!”埃德加笃定地说道。

众人相视了一眼,赶紧推门进去……f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