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风魔第三百三十五章通天浮屠塔

2018-11-15 18:30: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风魔 第三百三十五章:通天浮屠塔

ps:今天一万更新送到,跪地打滚求月票!

“这个叫花子的女人果然有问题,根本就不是一个农家女,十指纤细,白嫩如羊脂白玉,哪像是一个干粗活的,倒像是个富家千金小姐!”苏菲亚找到辰雨禀告道。

辰雨洒然一笑道:“也是人家是一个落难的千金小姐呢?”

她这话到不是故意针对苏菲亚,其实在这之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例子,家乡遭兵灾,家园被毁,逃难至此,生计难觅,报名到城主府当使女的可是有不少。

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后,让她们反过来伺候别人,那种巨大的落差确实令人难以承受,而且让她们伺候了人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干,只会吃饭的废物而已!

紫镜虽然不能跟那些落难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相比,可打小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从来没伺候过别人,所以这低眉顺耳伺候别人的活真的令她难以适应,要不是不能暴露身份和目的,她早就忍受不下去了。

“你再观察几日吧。”辰雨对苏菲亚说道。

“嗯。”苏菲亚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

“呵呵,继续观察吧。”辰雨一笑道,她也看出来了,这个叫花子的女人确实有点不像是来做使女的,既然来做使女,就应该有心理准备才是,这个花子做事的时候似乎一点都不专心,就好像心思不在这上面似地。

“花子,你在家是做什么的,怎么你的皮肤保养的这么好?”女人在一起能聊的话题不多,这皮肤保养几乎是每个女人都关注的话题之一。

“我这是天生的。”紫镜颇为自豪的说道,她高挑的身材站在一众使女当中,绝对是鹤立鸡群。

“都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干活去!”凶巴巴的使女头儿突然出现在一众新进使女身后,大声说道。

一众使女顿时作鸟兽散。得罪了头儿,可能连试用期都过不了。

“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使女头儿凶狠狠的瞪着还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紫镜问道。

“我?”紫镜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诧异的问道。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不是你,难道还是我不成?”使女头儿不悦的说道。

“对不起,我叫花子,是浣纱房的使女!”紫镜忙道。

“你是浣纱房的?”使女头儿上下左右的将紫镜打量了几下,才道。“你是新来的吧,我以前没有经过你?”

“是的,我是新来的。”

“怪不得,浣纱房最近正缺使女,到那儿手脚要麻利点儿,知道吗?”使女头儿指点道。

“谢谢……”紫镜忽然想起,她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叫什么名字呢!

“你以后就叫我茉莉姐吧!”

“谢谢茉莉姐。”紫镜忙感激的低头道。

“好了,去干活吧。”茉莉鼓励的微笑道。

紫镜忙快步的朝浣纱房的方向跑了过去,却不知道刚才和蔼可亲的茉莉姐已经换了一副冰冷的面孔,甚至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狠厉的光芒。

所谓浣纱房其实通俗一点讲就是洗衣房。整个城主府的脏衣服每天都会收集起来集中到浣纱房集中清洗,私人衣服也可以拿过来清洗,浣纱房还有对外的服务,当然这是要付费的,所以浣纱房的使女除了城主府开出来的薪水之外,还有外快,有时候多,有时少,特别是夏季,浣纱房几乎都忙不过来。所以才要临时增加人手!

这洗衣服也是一种学问,所以紫镜第一天来,只是学着清洗一些抹布之类的东西,而衣服之类的必须等熟练之后才能上工。而贵重的丝绸更是需要专门的培训之后才能上岗,城主府府内各有身份地位的人都有专门的浣纱女,这些人的待遇也是最好的,干活还不累,在浣纱房的地位也比较高。

紫镜初来咋到,就被分配到去洗拖把。洗拖把可是一个力气活,整个城主府拖把起码有上千根,每天需要清洗晾干的约占其中的三分之一。

洗拖把的使女一共三个,两个是正式的,一个是试用期的,紫镜就是那个试用的,正式的,每个人每天只要洗一百根拖把就算完工,而她就要把剩下的全部都洗完,活还比较累。

一天下来,紫镜就发现,这比跟人比武搏杀一场还要累上三分,尤其是两只胳膊,回到家就舍不得动弹了,吃饭的时候都拿不住筷子,哆哆嗦嗦的往嘴里送。

“公主殿下,您这是何苦呢?”木汤魔将忍不住心疼的道。

“木汤,我打听过了,过几天就是那人的生日,听说府中要搞个什么家宴,所有人都有上次,至少有三个金币呢!”紫镜道。

“三个金币?”木汤魔将有点要吐血,堂堂魔界紫瞳一族的公主居然让“三个金币”就给收买了?

“我打算到时候趁热闹的时候接近他,然后偷袭,趁府中大乱之时逃走!”紫镜悄悄的说出的自己的计划道。

“不行!”木汤魔将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地,且不说萧寒什么修为,那样的场景下,一个小小的浣纱房的使女能够接近到目标吗?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木汤可是察觉到城主府中数道修为不下与他的气息,所以他对紫镜公主的这个计划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如果施展美人计,或许还有一点希望,偷袭,那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这是一种自投罗的行为!

“那咋么办呢,后天的生日宴会时最有利的时机,错过了,可就再也难找这个机会了!”紫镜听了木汤魔将的分析,有些懊恼道。

“其实公主殿下慢慢来,须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十年,我连一天都等不及!”紫镜恼怒的说道。

“公主殿下难道没有发现这是我们掌控风城的一个最好的机会吗?”木汤魔将说道。

紫镜闻言,顿时明白木汤魔将的意思,不由的心动起来,若是真的能控制风城。那绝对是一件很上算的买卖,只是风魔萧寒不死,花溟就一天不会回到她身边,这是她不能容忍的。

如果让木汤魔将知道。紫镜不惜亲身涉险杀萧寒报仇是为了挽回花溟魔将对她的感情,说不定会先在就会吐血身亡!

“有花溟的消息吗?”紫镜关切的问道。

“还没有,我们似乎跟思雨魔将他们的联络中断了!”木汤魔将有些担忧道。

“花溟魔将的雷鹰呢?”紫镜问道。

“已经两天没有它的踪影了。”

“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儿了?”紫镜心中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来。

“应该不会的,花溟魔将的实力,除了那个人之外。还没有听说有什么人能敌的过她的。”木汤魔将说道。

“派个人会流云小镇看一下。”紫镜吩咐道。

“我已经让阿大回去了,明天就会有消息传来的。”木汤魔将说道。

一宿无事。

新月学院,红楼内。

洛青言已经待在这里有二十天了,这二十天内,虽然修为增长并不是很大,但是他的见识却是成倍的爆炸式的增长,许多以前没有明白的道理几乎在这里都找到了答案,对水系魔法的运用更加精纯,尤其是对萧寒关于魔法的一些理论更是惊叹不已,武技中的道理运用到魔法施展中。威力居然是如此的巨大,甚至超过了单一武技加魔法的总和!

比如说,施展魔法和出剑,都必须一个“快”字,最后比对方快才能抢占先机!

武技中施展一些绝招和大招都需要一个蓄势的时间,同样,高级魔法和禁咒也需要一个吟唱魔法咒语的时间,所以武技和魔法,并没有谁高谁低之说,只有谁快谁慢。快的则胜,慢的则败!

快慢论其实是对武士和魔法师地位的一种有限的颠覆,因为这个理论一旦被所有人认识,那么魔法师比武士搞出一等的地位就会被打破。

快慢论只是一种理论。它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大陆上,只不过被魔法师公会刻意打压,所以这种理论并非形成主流,而萧寒的快慢论不仅仅是从速度上阐述魔法师与武士的优劣之处,他还从其他方面证实了快慢论的正确性,其实低级武士并非不能战胜魔法师。比如说弓箭手可以使用破魔箭对魔法师可以造成极大的杀伤,再比如暗器,苍茫大陆上几乎看不到有人使用暗器,暗器这东西首先被萧寒提了出来,在他的描述中,暗器就如同午夜的幽灵,它让你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根本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什么方位出现,最厉害的暗器,就是正面对你进行打击,让你连防守的机会都没有!

暗器这东西要是在苍茫大陆上推行开来,那绝对是魔法师的噩梦,如果是弓箭手,那还可以防备,可暗器这东西可因地制宜,飞花摘叶都可伤人,真练到那种境界,如果是偷袭的话,恐怕魔法师连护盾都没有释放出来,就已经被杀了。

如果以此训练出一批杀手刺客来,恐怕连天机楼这样屹立大陆数千年的杀手组织都将要黯然失色!

“怎么样,洛兄,在这里收获不小吧?”红楼中有许多的静室,专门供给进入红楼的高手静修,一层共有一百二十八间,往后逐层递减一半,到了第三层只有三十二间,红楼一共七层,四层是个分水岭,四层必须是圣级顶峰的修为才能进入,五层必须修炼至神级,一层、二层没有看守者,到了第三层上,便有看守者,看守者实力很强,第三层进入第四层的看守者是八位黑衣社的圣侍,第四层进入第五层的看守者是四位黑衣圣使,第五层进入第六层的看守者是菊忍和竹小瑛两位中神阶高手。

当洛青言看到八位圣阶顶峰在红楼里面只是负责看管楼中的典籍和秘技的时候,心中更是升起一丝难言的复杂情感,这才是上了第三层,进入第四层就有八位不下于自己修为的高手坐镇,那么接下来的第五层,第六层又会有怎样的高手坐镇呢?

难道是神级?

一座小小的红楼,就聚集了超过了一个大帝国的高手,这个风魔萧寒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管老兄,这些看守者你们哪里找来的?”洛青言十分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管平潮嘻嘻一笑:“洛兄,不该你打听的。你就不要去打听,你在这里看到的,出去之后必须烂在肚子里,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管兄。你到过第几层?”洛青言问道。

“第五层吧!”管平潮道,“我现在的修为可以进入第五层了。”

“我以为你的修为可以进入第六层呢!”洛青言失望的道。

“嘿嘿,要进入第六层,恐怕不知道多少年之后才有可能!”管平潮说道。

洛青言吃惊道:“这么厉害?”

“当然了,第六层的看守者只要稍稍的动一下手指头。就能将我轻轻松松的摁死,你说要进入第六层难不难?”管平潮说道。

“那你们的城主大人呢?”洛青言刺探道。

“他呀,那小子是个怪物,这红楼就是他造出来的,你说他能进入第几层呀?”管平潮有些嘲弄的说道。

“咳,咳……”洛青言干咳了几声,他怎么就问出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呢?

“怎么样,有收获吗?”管平潮问道,“看你现在的样子,一定是收获不小吧!”

“是的。我在这里真的是获益良多,不过要突破神级恐怕不太可能!”洛青言说道。

“当然了,如果你将在这里学会的东西融会贯通,十年八年的,突破神级并不困难,但是如果你想更快的突破,那就得进入第四层,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管平潮神秘的一笑道。

“去第四层?”洛青言惊讶道,“他们八个,我恐怕一个都打不过呀?”

“嗯。谁让你跟他们打了?”管平潮摇头道。

“不是要通过他们的考验之后,才能进入第四层吗?”洛青言诧异的说道。

“那是针对学院的学员,同时也是为了测试一下他们的实力,那些人最多也就是在第一和第二层。能进入第三层的屈指可数,四层以下,我都有权绝对谁进入,因为没什么大的危险,不过四层以上,修为不够的禁止入内。你的修为在升阶顶峰,可以去第四层,突破神级之后可以去第五层,这可是城主大人特批的,要知道红楼四层以上还没有不是风城的高手进去过呢!”管平潮解释道。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入第四层?”洛青言有些激动,因为他听说四层以上有更高级的武技修炼功法,还有专门给魔法师锻炼精神力的高级法门,精神力修炼也是有诀窍的,掌握了,今后的修炼一片坦途!

洛青言修炼精神力的方法只是比外面的那些大路货色强一个等级,说起来也是比较低级的锻炼方法,能让他修炼到圣阶顶峰,这就是他个人的毅力和天赋了。

为什么魔法师一定要强调天赋,就是这个道理,有天赋的,就算是普通的法门都能让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圣阶,如果有更高级的法门,那就更了不得了。

为什么世家弟子容易出天才,一部分是天赋,一部分是他们的高级功法的缘故。

只不过魔法天赋不容易传承,似乎大陆上的四大世家都是武士世家。

“随时可以,不过洛兄,你最多只有待在里面三天的时间。”管平潮说道,“三天一到,你就必须出来!”

“这是为何?”洛青言不解道。

“四层的东西不多,每个人的需要又有所不同,你修炼的是水系魔法,只要去水系就可以了,难道你还想把四层所有的东西都看上一遍,三天时间足够了!”管平潮解释道。

“那三天之后呢?”洛青言问道,这下面可还剩下两个多月呢?按照赌约,这三个月洛青言的一切都要听管平潮的吩咐,甚至吃喝拉撒睡都得听命令办事!

“三天之后,就会有人带你去一个地方,记住,那里的一切你更好烂在肚子里,夜里做梦的时候都不能说!”管平潮严肃警告道。

“你放心,我洛青言不是那种食言而肥之人!”

“在那里待两个月,如果这样你都无法突破神级。那洛兄,你基本上无药可救了!”管平潮一边说,还一边怀疑的摇头道。

“管人妖,你……”洛青言顿时气得老脸发胀。管平潮说的话分明是瞧不起自己!

“好,洛兄有志气,那我老管可就拭目以待了!”管平潮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而去。

洛青言愣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居然上了这老狐狸的恶当。被这老狐狸言语一激,自己居然让这老狐狸把话给套牢了。

这要是突破了,自己就要连自己都要输掉,要是到时候要突破强行压制的话,必然被这老狐狸嘲笑自己“无药可救”,这令好面子的他是难以忍受的。

“洛青言这个人把面子和输赢看的过重,有了这一层心魔,他突破就很难,神级可不仅仅是对规则的一种领悟,更注重的是一种心境。没有那个心境,就算掌握了规则之力也只是一个战斗的工具而已!”萧寒对洛青言的评价可谓是一针见血。

“洛青言这个人跟我斗了二十年,我最了解他了,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管平潮深有同感的说道。

“这一次你看他是要面子,还是要里子呢?”萧寒笑笑道,区区一个洛水学院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得到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得不到也没什么可惜的。

要想让洛水学院败亡根本不需要费那么大的劲儿,洛水学院再大陆上充气量也不过是二流学院而已。而且还是二流中的末流!

大陆上拥有两百多个国家,除了四大帝国之外,每一个王国或者公国没有一两个像洛水学院这样的学院?

新月学院虽然目前还算不上一流,名声是有了。但是底蕴不足,尤其是师资力量和学院的规模都还不能跟一流的学院相比,当然这个师资力量和学院的规模并不是比圣阶以上老师的多寡和学校的占地面积,而是指中高级老师的人数以及学生的人数,在这两个方面,新月学院起码还得奋斗个几年才能达到那个水平!

一流学院的一条很重要的指标就是。能够培育出圣阶高手,而且必须在三十岁之前,这一条是至关重要的,达不到这一条,即使你其他条件都达到了,那至多也不过是二流的顶峰而已!

能够培育出圣阶高手那是基本上每一个学院都是能做到的,一座学院几百年下来,一个圣阶高手都诞生不了,那还不如关门大吉算了,只是要在三十岁之前突破,若非有天赋极高的学员,那是很难达到的。

新月学院虽然有卡洛斯等这样洛水学院的高才生转入,但那毕竟不属于新月学院自己培养的,属于人家培养了一大半了,就算在新月学院突破了圣阶,那也只能算一人一半。

大陆上各大一流学院哪一个不是出过无数惊采绝艳之辈,甚至有不少是连出好几个三十岁之前圣阶的,所以各大学院对天赋极高的学生的争夺是极为激烈的。

洛水学院跟新月学院之间最多的也就是争夺生源,洛水学院牌子老,师资力量强,高手多,因此每一次在生源争夺中总是占据了上风,为此管老狐狸隐恨不已。

风水轮流转,新月学院伴随萧寒的强势崛起,一举打破了洛水学院对大月国生源的垄断,越来越多优秀的学生投向了新月学院,甚至连自己学院内都产生了一股不小的转学风潮,不少优秀的学生,都纷纷转学去了新月学院,令洛水学院实力陡降!

优秀生源和老师的流失,让洛水学院一下子沦落至三流学院的境地,而新月学院一宣布扩大招生,更是给了洛水沉重的一击,招不到学生,学院还能继续存在吗?

洛青言同意学院合并也是逼不得已的一件事,因为无论从权势和财力,洛水学院跟新月学院已经不是同一个档次的了!

人家是要搞出一个大陆一流学院来,而自己呢,能不能保住现在的地位还难说。

“明年,大陆二十年一次的学院排名争霸赛就要举行了,这一次争霸赛在紫金帝国紫金学院举行,我打算拍卡洛斯、伊芙娜、月影和桑昆他们几个参加,你看怎么样?”管平潮说道。

“他们还是新月学院的学生吗?”萧寒惊讶道,记得他第一次在苍茫大草原遇上他们的时候就是洛水学院五年级的学生了。现在都过去两年了,按照大陆学院六年制的规矩,早就该毕业了。

管老狐狸狡黠的一笑道:“他们都还没有通过毕业考试,怎么能算毕业呢?”

“我说你怎么还保留着他们的学籍。几次压下他们的毕业测试申请呢!”萧寒恍然道。

“嘿嘿!”管平潮贼笑一声,老狐狸嘴脸露了出来。

月影她们几个的实力通过毕业测试根本没有问题,更别说卡洛斯他们现在还担着风城的一些公职,哪有时间去学院上课,倒是那圣阶高手研究班他们是每次必到的。四个人的实力提升的很快,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进入圣阶顶峰的状态!

“这个学院排名争霸赛应该不止四个人参加吧?”萧寒问道。

“当然,每个学院各派十名学员参加,另十名替补,必须是三十岁以下,分为个人和团体两个名次,个人第一的奖励一百万金币,圣器一柄,外加举办国的荣誉侯爵。团体第一奖励金币一千万,并获得大陆第一学院的称号,同时获奖团队都各自有金币和爵位的封赏!”管平潮解释道。

“金币和爵位都没什么,能够夺得第一的人根本不在乎那点金币和爵位,倒是那一柄圣器和大陆第一学院的名声才是令大家趋之如骛的东西,名声这东西是五行的,它带来的好处根本是难以估量的!”萧寒点了点头道。

“一语中的,参加这个学院排名争霸赛,没有几个是冲着那赏金和爵位去的,要的不过是第一的名声。有了这个,害怕没有金钱和爵位?”管平潮深有同感的说道。

“另外十六个人,你有人选了吗?”萧寒问道。

“这件事你就不必操心了,到时候给你拿一个个人和团体总第一的回来就是了。”管平潮自信满满的说道。

“不可大意轻敌。大陆上可是藏龙卧虎。”萧寒告诫一声道。

大陆学院排名争霸赛举行了三百多届了,拿个人和团体双第一的学院一双手数的过来,最近的还是上一届大陆第一学院光明圣教神圣学院,上一次双第一已经过去二十三届了!

双第一可不是好拿的,新月学院对上大陆上那些存在了几千年的学院,几乎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新月学院有圣阶。可不等于人家没有,可能还更多呢!

最鼎盛的一次,历史上曾出现全圣阶阵容,那一届的双第一自然毫无争议的被囊括其中了。

管平潮虽然被教训了,但是他一点都不生气,却感到十分的欣慰,萧寒越是冷静的思考问题,越是能带领所有人走的越远,如果取得了一点成绩就狂妄自大的话,那就离败亡没有多远了。

学院的事情萧寒打算放手让管平潮去管理,他现在的目标有两个,其一就是去兽人帝国看一看,看能否找到金行本源之珠,帮助他修炼不灭魔体第五重,第二,就是搜集天罗地阵的材料,帮助蚩尤脱困!

虽然放出蚩尤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不过他既然答应了他,就不应该食言,起码两个人还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不救他救谁?

静室中,萧寒正在盘坐运功恢复修炼,灵台一片清明,全身仿佛置身于一个温暖的母体怀抱之中,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蓦然,心中一动,萧寒睁开双眼,只见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现在面前。

“冷月,你出关了!”萧寒惊讶的道,他发现冷月不但伤势全部好了,而且修为更进一步。

“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冷月说道。

“冷月,龙五堂主他……”

“不要再提龙五,我冷月今生今世与他再无瓜葛!”冷月俏脸冰冷说道,而萧寒却感觉到她不但身体冰冷,连心都冰冷起来了。

仿佛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万载寒冰雕琢出来的人像!

“冷月前辈?”萧寒苦笑道。

“不要叫我前辈,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从今晚往后,我就跟着你!”冷月逼视萧寒道。

“这样吧。红楼第六层还缺一个看守者,不如你就暂时去那儿吧?”萧寒可不想让冷月整天跟在自己身后,这要是让龙五知道了,可就麻烦大了。想来想去,也就剩下那么一个地方可以安排这个冰封了的美女!

“红楼,什么地方?”冷月问道。

“是我收藏一些典籍的地方,那里经常的会选拔一些人进去修炼,一共分七层。你到那儿就知道了。”萧寒道。

“不就是通天浮屠塔嘛!叫什么红楼!”冷月鄙夷的一笑道。

“什么通天浮屠塔?”萧寒惊诧的问道,这个名字还是首次从人嘴里听到。

“通天浮屠塔是所有武士的圣地,就在建立在武士公会当中,一共十三层,所有在武士公会注册的武士都可以闯通天浮屠塔,每闯入一层,都会获得相应的奖励!”冷月解释道。

这不是跟自己的剑神塔有异曲同工之妙,剑神塔也是分层的,只不过没有这个通天浮屠那么多而已,要获得神剑。必须闯塔,获得剑灵的承认才行,哪怕是没能闯过塔中的机关和守卫者,只要获得剑灵的承认,一样可获得神剑!

而红楼则不同,不对外开放,只是针对新月学院和风城的属从,所以只要境界达到了,就可以去相应的层次,境界不够的。想要去更高的层次,才会有闯楼一说,实际上从红楼建成,还没有一个人能越级闯层成功的。

红楼的看守者其实是萧寒为剑神塔准备的。在剑神塔没有建成之前,让他们暂时代管一下红楼而已!

而红楼接下来三层一下包括三层将完全对外开放,只是这个决定还没有对外公布而已!

通天浮屠塔的奖励仅限于第一次闯关成功,以后没闯入相应的塔层就没有奖励了,为了不良费资源,闯到第几层成功者。下次进入之后可直接进入下一层的闯关,不需要在从头来一次!

“冷月,这个通天浮屠塔你闯到多少层?”萧寒好奇的问道,既然她这么清楚通天浮屠塔,肯定是闯过的。

“十一层!”冷月道。

“这么说你还有两层没通过?”萧寒惊讶道,以冷月的修为,只能到第十一层,那上面两层岂不是十分厉害,武士公会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他以前倒是小看了。

“如果我现在去的话,应该可以通过十二层!”冷月自信的说道。

“不是还有一层?”萧寒奇怪的道。

“通天浮屠塔自建成以来,没有人进入第十三层!”冷月道。

萧寒一阵讶然,这通天浮屠塔如此厉害,都勾起了他要去闯一闯的心思!

“通天浮屠塔最后一层的奖励据说是一件主神器,只要通过了主神器的考验,就会得到它,然后成为无上的主神!”冷月说道。

“什么主神器,估计可能是一枚主神的神格!”萧寒心中讶然失笑,神器只有高下之分,没有主仆之分,如果这个所谓主神器能够令人成为主神的话,那这枚主神器很有可能是一枚主神的神格!

可武士公会为什么要将一枚主神神格拿出来作为通天浮屠塔的最后一层的奖励呢?这有点说不通呀,难道武士公会的人没有人能令这枚主神神格认主吗?

或许有这个可能,萧寒心里猜测道。

萧寒忽然想到,是不是把这个消息透露给魔族人,他们应该会对这枚主神器感兴趣的,他们提前来到人间界大陆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

要是把魔族的目光都吸引到通天浮屠塔去,这也不错,起码有一阵子别人会把视线从自己身上挪开去。

“通天浮屠塔什么时候开放?”萧寒问道,他知道,如果这通天浮屠塔天天开放的话,估计这发奖励就要把武士公会给掏个底朝天了。

“二十年开放一次,一次七天时间,不论你最终能突破第几层,七天之后,塔门自动关闭,你要么出来,要么就在里面呆二十年再出来!”冷月说道。

每一次通天浮屠塔开放。都能从里面清理出大批的骸骨,这些人都是没能及时出塔,困在里面出不来,最终饿死在里面的各地高手。

而他们闯关获得奖励都将自动的返还给武士公会。甚至包括他们自身的财产如果没有后人的话,也归武士公会所有!

这些人约占了进塔闯关的十分之一,所以每开放一次通天浮屠塔,武士公会最多只发出去一半左右的奖励,剩下的一半就由这些死去的人补足了。他们的奖励和财产足以弥补他们一半的损失,更何况通天浮屠塔给武士公会带来了巨大的声誉和影响力,与魔法师公会的魔境之源并列大陆两大圣地!

一个是武士的圣地,一个是魔法师的圣地,魔境之源与通天浮屠塔类似,不过具体没有几层,里面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同样也是二十年打开一次,若无高级魔导师修为,进去之后有死无生。最终能活着的出来的都成为大陆上强大的存在。

以萧寒的修为,去着两大圣地的意义不是太大,所以也就没有人告诉他这些,再说这两大圣地都是二十年才开一次,虽然都集中在一年之中,时间错开了一些,有些对抗的味道,但时间还未到,自然就没人提了。

萧寒心道,等明年自己的剑神塔建成之后开放的话。说不定就变成三足鼎立,成为三大圣地了!

想一想,这似乎不是没有可能,只要有不断被唤醒的器灵。那么就有可能一直制造神剑下去,也整个二十年开放一次,神剑一次性投放太多,那会被人觊觎的,起码武士公会不会放过自己。

剑神塔对魔境之源没有什么影响,可对通天浮屠塔就不一样了。武士包括剑修、枪修、弓箭手还有盗贼,刺客等等,只要是修炼斗气的都属于武士范畴,而剑修就占了天下武士的七成以上,如果这七成剑修被剑神塔吸引过去的话,武士公会的实力就会骤降一半,再难保住它与魔法师公会相抗衡的地位了。

要不要去闯一闯这通天浮屠塔呢?萧寒寻思着,这或许是一个难得的锻炼的机会,反正时间还早着呢,到时候再说吧!

再一次回到兰若堡,花溟早就苏醒过来了,魔族人的体质不同于人类,萧寒可不敢随便给她吃药,这万一吃出一个好歹来,可就麻烦了。

再一次来,萧寒带了几张高级的水系治疗卷轴,光系的治疗卷轴对魔族人副作用太大,基本上治好了,半条命也差不多没了,更何况花溟现在就剩下半条命了!

用完一张水系治疗卷轴之后,花溟的气色有了明显的好转,呼吸也平稳多了。

水系治疗卷轴虽然见效慢,可是它通用呀,无论哪个种族都不排斥,水包容一切的特性果然是无敌的。

“怎么样,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你!”花溟感激的对萧寒投以一个凄然的微笑。

“你的伤痕很重,谁伤的你?”萧寒问道。

“逆水寒!”花溟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从牙缝里吐出三个字来。

“你们不是一伙儿的吗?他怎么会伤你?”萧寒奇怪道。

“还不是流香那个贱人!”花溟出声骂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们起码要一个半月才能从基地出来吗,现在才一个月?”萧寒疑问道。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提前出来了。”花溟说道,“我被他们发现了,那个逆水寒为了讨好流香那个贱人,对我下毒手!”

“他们怎么会发现你的,难道那个盗贼?”萧寒惊讶道,他记得那晚那个盗贼被震的五脏六腑都化成齑粉,怎么可能还能活着?

“不是那个盗贼,而是流连的魂珠!”花溟伤势太重,不宜情绪激动,也不能一口气说话太快。

“魂珠?”萧寒奇道,“什么东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