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淝水战役前秦符坚八十万大军为何灭不了东晋

2019-06-30 13:31:47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因昧于时势而惨遭失败,前秦皇帝苻坚于公元383年发动的平晋之役堪称典型。在这场战争中,苻坚刚愎自用,仓促挥师南下,攻打东晋,结果在淝水(今属安徽)地区遭到东晋劲旅的坚决抗击,惨遭失败,使得战前苻坚所表达的“投鞭于江,足断其流”的万丈雄心成为痴人梦呓,千古笑柄。而苻坚好不容易才统一起来的北方中原地区,也因前秦军队的淝水大败而重新陷入分裂的局面。

苻坚的失败,首先是战略指导上的失误,主观武断,轻易开战,水军薄弱,战线过长,未能在局部上真正形成优势,洛涧遭遇战小挫即动摇斗志,淝水决战时又轻易移动军阵,导致自乱阵脚,为敌所乘。

当然,苻坚失败根本的原因是在大战略上出现了失误,即违背了王猛临终前一再叮嘱的“不以晋为图”诤

性是人天生的需要揭秘古代女子解决寂寞的方式

言,急于求成,在统一的主客观条件尚不具备的情况下,便倾全国之力仓促发动统一战争。

前秦在北方地区的崛起是骤然而至的。苻坚在收用汉人谋士王猛为相治理国政后,“国富兵强,战无不胜,秦国大治”。在此基础上,他先翦灭南燕、仇池杨氏、前凉、代国等诸多割据政权,统一了中国的北方,接着,苻坚就图谋顺势南下,吞灭东晋,实现统一。

应该说,苻坚对国家统一的向往是至诚的。苻坚本人深受儒学的影响,他以天下为怀,企求统一,正是“天下一家”文化理念浸润的自然反映。所以尽管他的统一方略并不能得到大多数臣属的支持,他还是最后作出决断:大举起兵,灭晋混同南北。可见,苻坚以天下一统为怀,其间包含着对历史必然性与合理性的理解,充沛着强烈的历史使命感。

然而,苻坚的统一努力最终以悲剧落幕,问题就出在他未能知彼知己,审时度势,在统一时机的把握上发生严重的偏差。因为前秦虽在较短的时间里统一了北方,但靠的是军事力量以征服手段完成的,内部的民族矛盾依然尖锐,前秦的统治秩序远未稳固。所以,对苻坚来说,巩固北方的统一尚需要有一个较长的过程,只有在内部整合巩固的基础上,方可谋求用兵南方。

就南方而言,晋室南渡后,虽偏安一隅,但却仍以中原正统自居。谢安执政后,选用贤才,团结大臣,“群臣辑睦,内外同心”、“百姓乐业,谷帛殷阜”。因中原战乱流寓到南方的民众,有保卫新家园以求安定的愿望,并未对东晋政权失望。这就是当时的现实,也就是所谓的“时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蔡公时用日语同日本兵理论,严厉谴责日军破坏国际法,粗暴侵犯中国外交机关及外交人员的行径。但残暴的日本兵不等蔡公时说完,就用枪托将蔡公时打翻在地,又将蔡公时和17名随员全部捆绑起来。随后,一个日军兵宣读了日军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屠杀外交官员的命令。

1928年5月3日,日本帝国主义为了获取在华利益、进而霸占中国,借保护侨民为由悍然攻占济南,大肆屠杀我无辜军民和外交人员,打死中国军民6123人,打伤中国军民1700余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因大规模屠戮自5月3日开始,故又称“五三惨案”。这是南京大屠杀之前,现代国际史上最惨无人道的一幕。

蔡公时多年追随孙中山革命

蔡公时,江西九江人,字公时,别号虎痴、公痴、痴公。1902年,蔡公时赴日本留学,后加入中国同盟会,常伴孙中山左右,成为坚定的革命党人。因为他曾经两次东渡日本,日语极好,涉及日本的事务,孙中山大多让蔡公时斡旋。孙中山因病住院时,蔡公时始终在其身边,进食、沐浴无不亲手服侍,是孙中山弥留之际伴其左右并聆听遗言的极少数国民党人之一。

1928年4月,刚刚成立的南京国民政府举行第二次北伐,蒋介石率领的北伐军节节胜利,很快就攻入了山东省。日本担心中国统一后不会任其肆意侵略,所以竭力阻挠北伐,并以保护侨民为名,派兵进驻济南。张宗昌退走逃亡,北伐军于5月1日占领济南,当时任战地政务委员会外交处主任的蔡公时因精通日语、谙熟日情,兼任山东特派交涉员,负责与日本驻济南领署联系交涉,要求日本政府从济南撤军。

在徐州出发的时候,蔡公时对蒋介石说:“这一次出去,料想日本人一定要同我们捣乱。我们如一退让,他们就要更加凶狠,我们必要拿革命的精神同他们周旋。”蒋介石后来回忆道:“我对他(蔡公时)说你尽到外交官的职责,必须如此,才能不辱使命。所以他后来为日军所执以后,一点也不屈服。”

蔡公时用日语斥责日军暴行

当时,日本军队在济南滋生事端,到处挑衅。5月1日上午10点,国民革命军一个营长和一个少校副官带领4个连长因找房子行至经五纬五路口,被武装日军捉去当场用刺刀杀死,尸体被拖去焚烧。当时正在向济南集结的北伐军官兵也不断遭到日军的杀害。

5月2日,日本军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率部由青岛到达济南。这时在济南的日军已有3000余人,他们将经一路、经二路和纬一路、纬三路划为东守备区,把经二路、经六路和纬六路、纬十路划为西守备区,并在经七路附近架设起多门大炮,布置了机枪阵地,还在济南的商埠区、使领馆、邮局、银行、医院等所在地抢先布置防区,不准中国军民通行,禁止商埠区居民外出。

5月2日,蔡公时抵达济南。5月3日上午8点左右,蔡公时进入位于济南商埠经四路小纬六路的山东交涉公署。他亲自在正面墙壁上悬挂了孙中山像、国旗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条幅。蔡公时正要与日本方面交涉,却听到市内各地枪炮声不断传来,山东交涉公署门前也开始有日本兵与便衣队在活动。蔡公时只得给日本驻济南领事西田畊一打电话,询问因何发生冲突。西田畊一狡黠地回答:“不知何故互起误会,双方现应立即停战。”蔡公时再派人出去上街买菜、送信时,却被日本兵开枪打回。交涉公署全部人员被围困整整一天,吃不上饭,只能喝些自来水,不久电话线又被切断,交涉公署与外界完全断绝了联系。

当天下午4时,20多名日军借口交涉公署前发现日军尸体,强行闯入交涉公署,把前后门围住,将署内人员的自卫枪支全部缴下。当晚9时,又有50多名日本兵闯进交涉公署,剪断电灯线,交涉公署顿时陷入黑暗之中。日本兵置国际公法于不顾,在手电筒照射下,撕毁国民政府旗帜青天白日旗及孙中山画像,强行搜掠文件。为避免事态扩大,蔡公时婉言要求日军停止搜查,退出公署;并请日本领事前来洽商,但均遭日军拒绝。蔡公时用日语同日本兵理论,严厉谴责日军破坏国际法,粗暴侵犯中国外交机关及外交人员的行径。但残暴的日本兵不等蔡公时说完,就用枪托将蔡公时打翻在地,又将蔡公时和17名随员全部捆绑起来。随后,一个日军兵宣读了日军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屠杀外交官员的命令。蔡公时翻译给大家说:“日本兵要剥去我们的衣服、枪毙我们。我们没法,赴死可也。”

勤务兵张汉儒写下殉难始末记

一个

解密寨主宋江为何不喜欢立功心切的汤隆

日本兵跑上来,先将蔡公时的耳朵割掉,然后又将蔡公时的鼻子割下。蔡公时大义凛然,骂不绝口。凶残的日本兵突然将刀插进蔡公时的嘴里,使劲旋了两圈,剜掉了蔡公时的舌头,并将蔡公时的双眼挖出,蔡公时顿时全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据在“五三惨案”中侥幸逃出的勤务兵张汉儒回忆说:“当时我虽已血流满面,痛之彻骨,但还惦记着蔡公时主任不知被日军作践成什么样子。我借手电所见:诸人大多有耳无鼻、有鼻无耳、血肉模糊,其状之惨,令人毛骨悚然。蔡主任被削下鼻子,割去双耳,挖去双目后,整个头部和胸前被鲜血染红。”随后,日军一拥而上,将蔡公时等17人剥光衣服后用鞭乱打,并用刺刀乱戳乱砍,用极其残忍的手段百般凌辱后,然后分批拖到交涉公署院内用机枪扫射。蔡公时和他的16名随员,从5月3日当天8时开始办公,到晚上10点被日兵包围并杀害,赴山东交涉员公署任上前后不过14个小时。为了掩盖罪行,日本兵又一把火焚烧了遇难者的遗体,草草埋葬在交涉公署院内。

只有勤务兵张汉儒乘枪声一响,应声倒地,以后在黑暗中趁混乱之际剪断绳索逃出,惨案才得大白于天下。他作为现场见证人,写下了《蔡公时殉难始末记》,揭露了日寇犯下的滔天罪行。

“五三惨案”震惊世界

同日,日本侵略军向济南的中国军队发起挑衅,并随即发起大规模进攻,将7000余名北伐军缴械,同时在济南滥杀无辜平民。8日,日军炮轰济南,9日猛攻济南城门,北伐军将士奋起抵抗。5月10日,日军利用飞机、大炮、机枪,发疯似的轰炸扫射。蒋介石采取了退让方针,命令北伐军“忍辱负重”,撤出济南,绕道北伐。11日,国民革命军代理济南卫戍司令苏宗辙接到蒋介石密电,命令守军放弃济南。中国军队放弃济南后,日军进城,又大肆屠杀、洗劫,杀死杀伤中国民众数千人,来不及撤出的数百名北伐军伤员也全部被日军屠杀,这就是举世震惊的“济南惨案”。据济南惨案被难家属联合会调查:“济南惨案”中中国军民死亡6123人,伤1700多人,财产损失2957万元。因日军大规模屠杀中国军民是从5月3日开始的,故又称“五三惨案”。史学家称,这是南京大屠杀之前,现代国际史上最惨无人道的一幕。

“五三惨案”发生后,国民革命军绕道北伐,直到占领北京后,日军才表示愿意同国民党当局谈判。谈判反复进行了一个多月,1929年3月28日,中日两国就解决济南惨案问题在南京正式签字。“五

雍正如何提高行政效率让军机大臣们跪着承旨

三惨案”交涉结束后,日军被迫撤兵。从表面上看,好像这次中国对日外交获得了胜利,其实不然,因为日本只是履行了济南协定中的撤兵回国的一部分,而其赔偿损失部分却没有履行。“济南惨案”对当时的中国领导人蒋介石的心理产生重大冲击,蒋介石在1928年5月3日的日记中写道:“身受之耻,以五三为第一,倭寇与中华民族结不解之仇,亦由此而始也!”此后,蒋介石在日记中坚持每日写上“雪耻”二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