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中唐诗人卢仝为人不羁穷诗人如何成一代宗师

2019-06-30 13:30:34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中唐诗人卢仝颇有诗名,然而为人不羁,不为世俗所容。当初他隐居在嵩山的少室山,家里一贫如洗,只有图书堆积。后来迁移到洛阳,身处在唐朝最繁华的城市里,卢大诗人却只有几间破屋而已,“破屋数间而已”。家中倒是有两个仆人,长得奇奇怪怪,男仆人,“长须,不裹头”,女仆人“赤脚,老无齿”。

卢仝为人清高,朝廷知道他有才,想任命他为谏议大夫,他却不干,一直拒绝。卢仝虽然性格高傲,然而势单力薄,饱受地方恶势力的欺负,幸好碰上识才爱才的韩愈大人,愿意为前来起诉的他伸张正义,但是卢仝后来忽然害怕对方报复,又撤诉了。韩愈倒不认为卢仝胆小,反而佩服他的度量,“愈益服其度量”。

卢仝写的诗,一般人看不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诗读起来越来越有味道,后来模仿的人也越来越多,乃至形成独立的一派,“后来仿效比拟,遂为一格宗师”。

可见只要人有才有料,就算一时不被看懂也不要紧,知己总会有的,而且会越来越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石遵(?—349年),字大祗,后赵武帝石虎第九子,石世异母兄,母郑樱桃,十六国时期后赵君主。石弘在位时封齐王。石虎继位,封彭城王。349年,石世继位,以石遵为左丞相,不久石遵废杀石世,自立为帝,改元青龙,在位一百八十三日为石鉴所杀。

石遵生平简介

早年经历

咸和八年(333年)七月二十一日,后赵明帝石勒去世,石勒之子石弘继位,石遵的父亲中山王石虎掌控朝政大权。八月,石弘任命石虎为丞相、魏王、大单于,总领朝廷大小政事。石虎大封诸子为王,石遵被封为齐王。

咸和九年(334年),石虎废黜石弘,自立为居摄赵天王。咸康三年(337年)正月,石虎自称大赵天王,降封石遵为彭城公。

石遵善于礼乐教化,燕公石斌善于军事统治,在石虎诸子中此二人最有希望成为太子。永和四年(348年),戎昭将军张豺因石虎年老有病,想立石虎和昭仪刘氏(刘皇后)的儿子石世为太子,希望刘氏为太后,这样自己就能得以辅佐朝政,于是就怂恿石虎。石虎于是立石世为太子,封刘氏为皇后。这样,石遵便失去了被立为太子的机会。

永和五年(349年)正月,石虎称帝,进封石遵为彭城王。

受诏辅政

永和五年(349年)四月初九日,石虎病情加重,以石遵为大将军,镇守关右,石斌为丞相、录尚书事,张豺为镇卫大将军、领军将军、吏部尚书,共同接受遗诏辅佐朝政。

刘氏害怕石斌辅政将会谋害石世,与张豺密谋杀掉石斌。石斌此时正在襄国,他们便派人骗石斌说:“主上疾患已渐见好转,王若想打猎的话,可在外稍作停留。”石斌生性嗜酒好猎,就四处打猎,开怀纵饮。刘氏假称石虎命令,说石斌无忠孝之心,免去他的官职,以王归第,派张豺的弟弟张雄率领龙腾五百人看守他。四月十九日,石遵从幽州来到邺城,传诏让他在朝堂接受任命,给他配备了三万宫中的亲兵,便让他回去,石遵痛哭着离去。当天石虎病情略有好转,询问石遵有没有到来,左右的人回答说已经离开很久了。石虎说真遗憾未能见到他。

石虎来到太武殿的西阁,担任宫中护卫的龙腾、中郎二百多人上前列队拜见。石虎问他们有什么请求,众卫士回答说陛下圣体欠安,应该让燕王石斌入宫主管警卫,典掌兵马。有人还请求立石斌为皇太子。石虎不知石斌已遭废黜,责备说:“燕王不在宫中吗?把他叫来!”左右官吏说燕王因酒致病,不能入宫。石虎说:“赶快派人用辇车迎他入宫,我将把玺印绶带交付给他。”最终也无人前往迎接石斌入宫。不久石虎眩晕而进入内室。张豺指使其弟张雄等假称石虎之命杀死石斌。四月二十二日,刘氏又假称石虎的命令,任命张豺为太保、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如西汉霍光辅政故事。

永和五年(349年)四月二十三日,石虎去世,太子石世即位,尊刘氏为皇太后。刘氏当朝行使皇帝的权力,任命张豺为丞相。张豺辞让不肯接受,请求任命石遵和义阳王石鉴为左右丞相,以此来安抚他们,刘氏听从了他的建议。

篡夺帝位

石遵行至河内时,得知父亲石虎的死讯,于是屯兵河内。姚弋仲、苻洪以及征虏将军冉闵、武卫将军王鸾等人在讨伐梁犊后的归途中,和石遵在李城相遇。他们一起劝石遵说:“殿下年长而且德才兼备,先帝也曾有意让殿下当继承人。正是因为他晚年昏然迷惑,才被张豺所欺误。如今女主当朝,奸臣独揽朝政,上白那里双方相持不下,京师的守卫力量空虚,殿下如果声讨张豺的罪行,击鼓进军对他进行讨伐,有谁不打开城门、掉转武器而迎接殿下呢!”石遵听从了他们的劝说,于是自李城发兵,掉头直奔邺城(今河北临漳)。洛州刺史刘国率领洛阳的部众前来与他会合。讨伐檄文到邺城后,张豺十分害怕,急忙命令包围上白的军队返回。

永和五年(349年)五月十一日,石遵的部队驻扎在荡阴,士兵达九万人,冉闵为前锋。张豺打算出去拦截,但邺城的德高望重的老人和羯族士兵都说:“彭城王前来奔丧,我们应当出城迎接他,再也不能为张豺守城了!”于是纷纷翻越城墙跑了出来,张豺虽然以杀头来制止,但也不能奏效。就连张离也率领龙腾卫士二千人,冲破关卡,准备迎接石遵。刘氏十分恐惧,召张豺来到宫中,裴痛地对他边哭边说:“先帝的棺材还没有入土,而祸乱就到了这种地步!如今太子年幼,只能依靠将军您了。将军您打算怎么办呢?我想给石遵加封显赫的官位,这样能安抚住他吗?”张豺这时也十分惊慌害怕,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是满口称是。于是刘氏便发下诏令,任命石遵为丞相,兼领大司马、大都督、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并给予他以持黄钺、加九锡等特殊权力和礼遇[

抗金名将曲端的简介曲端和吴玠有什么仇

19]又增加十个郡作为他的食邑。

永和五年(349年)五月十四日,石遵抵达安阳亭,张豺十分害怕,出来迎接,石遵命令将他拘捕。五月十五日,石遵身穿铠甲,炫耀武力,从凤阳门进入邺城,登上太武前殿,捶胸顿足,宣泄悲哀,然后退至东阁。在平乐的集市上杀了张豺,还灭了他的三族。石遵假称刘氏的命令说:“太子年幼,之所以立他为太子,那是先帝个人的情义所致。然而国家大业至关重要,不是他所能承担的。应当以石遵为继位人。”石遵再三假托辞让,群臣诚心相劝,于是石遵在太武前殿即皇帝位,大赦死刑以下的囚犯,并解除了对上白的包围。五月十六日,封石世为谯王,食邑一万户,不以对待臣子的礼仪对待他,废黜刘氏为太妃。过了不久,便把他们全都杀了。

这时李农前来归附谢罪,石遵让他官复原位。石遵尊母亲郑氏为皇太后,立妃张氏为皇后,立燕王石斌的儿子石衍为皇太子。以义阳王石鉴为侍中、太傅;沛王石冲为太保;乐平王石苞为大司马;汝阴王石琨为大将军;武兴公冉闵为都督中外诸军事、辅国大将军、录尚书事,辅佐朝政。

内忧外患

当时沛王石冲正在镇守蓟城,当听说石遵杀了石世自立为帝后,就对辅佐他的同僚们说:“石世是秉承先帝的旨意继位的,石遵专横地把他废黜并杀掉,再也没有比这更大的罪过了!命令内外严加戒备,我要亲自出征去讨伐他!”于是石冲留下宁北将军沭坚守卫幽州,自己率领五万士兵自蓟城南下,并将讨伐石遵的檄文传递到燕、赵之地。石冲每到一地,人们都云集而来,等到抵达常山,兵众已有十多万。驻扎在苑乡时,石冲见到了石遵实行大赦的诏书,对部将们说:“石世、石遵都是我的弟弟,死去的已无法复生,为什么还要再互相残杀呢!我要返回去了。”石冲手下的将领陈暹却说:“彭城王石遵杀君夺位,自立为帝,罪大恶极!虽然君主您要挥旗北返,但我还将继续南进,等到平定京师,擒获了彭城王,然后再来恭迎您的大驾。”听到这话,石冲又改变了主意,于是继续前进。石遵急速派王擢送信劝说石冲,但石冲没有听从。石石遵便派冉闵和李农率领精锐士卒十万人讨伐石冲。双方在平棘交战,石冲的军队大败,冉闵等在元氏县擒获石冲。石遵将石冲赐死,并活埋他手下的士卒三万多人。

冉闵对石遵进言说:“苻洪是杰出的人才,如今让他镇守关中,我恐怕秦州、雍州之地就不再会归赵国所有了。让苻洪镇守关中虽然是先帝临终前的指令,然而如今陛下登位,自然应当改变谋略。”石遵听从了冉闵的进言,罢免了苻洪的都督官职,其他的官职待遇则一如从前。苻洪对此感到愤怒,回到枋头后,便派使者前来向东晋投降。

为什么形势大好的南明不能成为第二个南宋

遵的扬州刺史王浃以淮南投降东晋。东晋西中郎将陈逵进兵占据寿春。征北将军褚裒率军讨伐石遵,到达下邳,石遵任李农为南讨大都督,带领二万骑兵前去抵抗。褚裒不能前进,退守广陵。陈逵听说后很害怕,马上焚烧了寿春积聚的财物,毁城而撤离。

乐平王石苞当时镇守长安,谋划率领关中兵众攻打邺城,左长史石光、司马曹曜等人竭力劝谏,石苞大怒,杀了石光等一百多人。石苞生性贪婪但无谋略,雍州豪门之士都知道他一事无成,共于是就一起派人把石苞想攻打邺城的事情禀报东晋梁州刺史司马勋。司马勋便率领兵众讨伐石苞。[29]司马勋率兵出骆谷,攻克后赵的长城戍,在悬钩设置营垒,离长安二百余里。他派治中刘焕攻打长安,杀了京兆太守刘秀离,又攻克贺城。三辅地区的豪杰之士大多都杀掉郡守县令等官吏,以响应司马勋。此时,司马勋共有三十多座营垒,五万兵众。石苞于是放弃了攻打邺城的图谋,派他的部将麻秋、姚国等统领士兵抵抗司马勋。石遵派车骑将军王朗率领二万精锐骑兵,以讨伐司马勋为名,顺势劫持了石苞送到邺城。司马勋这时手下兵力不足,由于害怕王

难以置信孔子与其后人子孙三代都曾离过婚

朗的精锐骑兵,不敢继续前进。十月,司马勋放弃悬钩,攻克宛城,杀死后赵南阳太守袁景后回到梁州。

石遵是怎么死的

当初,石遵在李城起兵时,对冉闵说:“努力吧!事情成功后,让你做太子。”后来石遵却立石衍为皇太子,冉闵颇感失望,自认为功高一时,企图专擅朝政,但石遵不听他的。冉闵历来英勇善战,屡立战功,四夷和中原久经沙场的老将都害怕他。眼下他既然做了都督,总揽内外兵权,便安抚手下的将士,奏请让他们全都出任殿中员外将军,封爵关外侯。石遵对于冉闵的所做所为不加怀疑,反而对这些人题记姓名,品评善恶,加以贬抑,于是众将士都怨恨愤怒。中书令孟准、左卫将军王鸾劝石遵应该逐渐剥夺冉闵的兵权,冉闵越发心怀不满。孟准等人全都劝说石遵把冉闵杀掉。

永和五年(349年)十一月,石遵召石鉴和乐平王石苞、汝阴王石琨、淮南王石昭等人入宫,来到郑太后面前进行商议。石遵说:“冉闵不忠于君主的迹象已逐渐明显,如今我想把他杀掉,怎么样?”石鉴等人都说:“应当如此!”郑氏说:“当初在李城起兵时,如果没有冉闵,岂能有今天?冉闵有点居功自傲,应当对他有所宽纵,怎么能急急忙忙把他杀掉呢?”这时石鉴借故外出,派宦官杨环迅速去把这一消息告诉冉闵。冉闵闻讯后就胁迫李农及右卫将军王基密谋废黜石遵,派将军苏彦、周成率领披甲士兵三千人在南台的如意观把石遵捉拿起来。士兵们来到石遵的住处时,石遵正和妇人下棋。石遵问周成说:“造反的是谁?”周成说:“义阳王石鉴应当立为继承人。”石遵说:“我尚且如此,石鉴又能支撑多长时间!”于是,周成等人在琨华殿把石遵杀死,同时又杀了郑太后、张皇后、太子石衍、孟准、王鸾以及上光禄张斐。石遵共在位一百八十三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