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由爱情公寓想到的

2019-05-17 11:24:19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有时候 你们有没有觉得 当你在听别人极力解释一件事情的时候 可是 到最后 我们才发现 其实我们早已经 忘记了 他们是为了什么解释的 而我们只是沉浸在了他的故事里 早就忘记自己的初衷

----------就当是感慨

踩到香蕉皮滑到了 那就爬起来继续踩 踩烂了就不会滑倒了啊

这是 曾小贤对失意得胡一菲 说的一句话 虽然语气中多多少少有点嘲讽 但是 在那个最需要别人关怀的时候 即使只是一句 你没事吧 我想也会成为救命的稻草吧 其实早就猜到故事的结局 只是两个高傲的人 都不肯在每个可以低头的地方低头 可是他们总是默默地在为对方不图回报的做着什么 到最后胡一菲自己也在问自己 可是他得到的答案是 这就是生活 对啊 这就是生活 多么简洁明了 多么精辟经典 可是 这只是连续剧 只是再拍娱乐大众的 电视剧 脱离了电视屏幕 碰到了现实 剧集里的美好与和谐将会被击的粉碎

如果船开到了 爱琴海 请不要靠岸 因为你随时 会被搁浅 你以为你得到了自己的幸福 那你的智商是负数 因为爱情这个东西的图像是二次函数 在数学上我们叫它抛物线 不要以为你收集了所有关于你们爱过的证据 就可以高枕无忧的享受 当情浓到可以下降的时候 那么你们的二次函数就过了那个 b/2a 的点 所以不要期盼以后美好明媚的未来 好好珍惜眼前吧 所以 关谷神奇 在时间囊里只放了一本手绘板的漫画初稿 他说 他认为 五十年后 他依然会和他深爱的悠悠 在一起 所以 他没有像悠悠那样 大张旗鼓的放下所有值得纪念的东西 他说 五十年之后 悠悠就是他就美好的回忆 就是他所有幸福与甜蜜的证据 所以他没有必要再放入其他多余的东西 与其睹物思人 不如睹人思物

别管我 我对时间过敏

一直以为向我们这样的人 是不会惧怕时间的 因为十八岁之前我们向往成年热的生活 而现在一起期待着未来 所以不会害怕时间这个可怕的东西 但是 看到羽墨在快要三十的时候 那种恐惧与不安 我突然也感觉 时间的无情 与苍白 时间带走了太多我们还没有享受够的东西

青春 不是错误 我们的年轻不是赌注 有一个朋友 爱着一个女孩 曾经海誓山盟在一起过 结果是可恶的不欢而散 但是 他依然坚持 依然义无反顾地爱着 即使那个女孩已经心有所属 但是他一直没有放弃过 正好女孩也是我的朋友 我也曾受男孩之托打听过一些事情 但是 你们懂得 我也极尽全力的帮男孩挽回一点值得挽回的东西 可是那个美满的结局 我想我们都向往 可是这一切的决定着不是我没问你一句话 吹个蜡烛许个愿就能实现的不是吗 我能体会男孩 我知道等一个人不容易 等一个没有希望回来的人 更不容易 那种痛苦与折磨 那种纠结于爱恨之间的感情 那种心中难过隐隐作痛 却又无济于事的感觉 我想很多人都会有过这样的感觉吧 所以 我三番四次的 劝他放弃 可是他的坚持让我震惊 那天很好的心情 就突然变得沉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觉得他长大了 他是个爷们儿 可能是我比较胆小吧 我的心没有那般的豁达 因为我的情况跟他很相似 我并不是这样来博取别人的同情或者是安慰 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但是 就像 某部电影里的台词 :“像我这样的人 爱上了 就不可能做朋友”好吧 我没有那么憔悴的坚强 我没有那么廉价的自尊容得自己糟蹋 就像另一位朋友说的' 之所以放弃是因为说不定下一个就是你们一不小心白头的那个 ”或许是因为缘分的关系吧想想看 其实也没什么 放下一个人 虽然是有难度 可是如果不坚决一点 现实还是很残忍的赶不上小三的待遇 却遭遇与小三一样的鄙视 确实爱情是个不公平的东西 不是长期的一厢情愿就可以换来天长地久的两情相悦 爱上不该爱的人 你们懂得

寂静的午夜时那样的平静和谐 没有人来喧闹 没有人悲伤 没有人欢喜 可是只是夜的宁静掩盖了这些一直都存在的东西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 风打吹着窗帘成了夜里独特的协奏曲 可是我还是坚持的认为明天会晴天 你们觉得呢 好吧 我倒杯水 然后继续

然而 欺骗 无疑是一种伤害 关于各种欺骗各种伤害 即使 这不算什么 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 回到属于自己的洞穴 刚舔完自己的伤口时 他的天敌如饥似渴的冲进来有一次撕开了他的鲜血淋淋的伤口 然后扬长而去 还不时投来怜悯的目光 更可恶的是 野兽本身还心存感激 自觉温暖 对于这种畸形的快感 你们觉得比鲜血淋淋还要恐怖吧 可是 最后 天敌还是一口咬断了野兽的喉咙 干净利落 野兽也在困惑 是他给了希望又让他绝望 为何不直接绝望呢 因为他的天敌也在寻找那变变态的快感 极端的恐怖 就像 猫捉老鼠时的快乐 远大于 它享受老鼠大餐时的欢快

如果 你是野兽 你怎么想呢 你是在天敌放松的那一刻愤然逃脱呢 还是静静地等待 死亡 哦 对了 还有可能 时 天敌爱上了野兽 然后他们终于 在牧师和月老的祝福下 成为像杨过与小龙女那样的千古绝唱 可是自然规律 你以为是你定的么

我知道 我说了 很多 但是 你看到重点了么 对不起 根本没有重点 因为我也不清楚自己想要表达什么 也许是因为 隐藏习惯了 所以变得敏感 所以不愿意让别人靠近 也不愿意让自己犯贱到龌龊的一面 呈现在别人的嗤之以鼻前

洗洗睡了

哪家中医院看癫痫好上海白癜风医院治疗须要多少钱河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要怎样去选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