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云裳的时光第七章

2019-05-16 18:21:04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CCTV牵手A8音乐推重自主原创
PC业再次步入淘汰赛市场整体下滑华为小米
乐视搅局高端市场乐Max金色版更是来势汹

2十

不知道小叔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杆气枪。长长的黝黑的枪管。长长的橙红色的木头枪柄。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我们小孩子力气小,拿起来还挺费力。虽然只是1杆气枪,但在我们孩子眼里,可算是真家伙。我们所谓的真家伙,就是有子弹,能将子弹射击出去,打伤活物,而不像我们孩子玩的玩具枪。

我曾有过三把玩具枪。一把是父亲给我买的塑料外壳枪。上面涂着五彩缤纷的颜色,扣动扳机,就会发出啪啦啦啪啦啦的声音,听上去跟拖拉机声差不多。与此同时透过透明的枪管,可看到里面发出的红光。一看就是一把玩具枪,玩不了多久,我就感到了没劲。还有一把是2爷爷给我做的木头枪。黝黑的身体,粗粗看上去,倒蛮像真家伙,可玩时,却得靠我用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来配合。我们这些孩子每人手里一把玩具枪,在弄堂小巷间跑来蹿去,同时嘴里“啪啪啪”地叫嚷着,简直吵得四邻不安,怨声载道,而我们也只是穷开心一场。不管我们如何“啪啪啪”地喊得起劲,枪管里还是射不出半颗子弹。终于,当我们玩腻了那些不管用的玩具枪后,就渴望有一把能射出子弹的玩具枪。可那时候哪有那样的玩具枪卖!因而后来我们便自己动手来做。确切说,是在小李叔叔的帮助下来做。小李叔叔手劲大,用钳子将一根又粗又硬的长铅丝拗成了一把手枪形状。我们则从废弃的自行车链条上拆下几节链条。所需链条节数长短,根据做成的手枪枪头部份的尺寸而定。我们把链条洗干净,一节节插入枪头,再用橡皮筋捆住,就做成了枪管。然后把铅丝做成的撞针从后面插进枪管孔,再用橡皮筋把撞针和枪管捆住,这样枪便做好了。当时我们管那种枪叫火药枪。玩时,先拉起撞针,扣在扳机上,再将一根火柴从枪头插进去。枪算上了子弹。接着扣动扳机,撞针离开扳扣,在橡皮筋拉力下,撞在了火柴头上,随着“砰”地1声响,火柴就射了出去。虽然射不了多远,打在人身上也不觉得疼,但那声响,那冒出的白烟跟火药味,有时侯还有发出的火光,总之那一股气势汹汹的架式倒足以把我们这群孩子唬住。

于是我们这些孩子每人手里又换了一把火药枪,在弄堂小巷间,打打闹闹起来。弄堂里硝烟四起,仿佛正在经历的一场真实的巷战。而那正是我们这些孩子梦寐以求的效果!

那阵子,我的口袋里总装了好多火柴。家里面本用来烧火的火柴,几近有一半被我当作子弹用,“砰砰砰”地打没了。但我仍要感谢发明了这类火药枪的人,也感谢想出了那些游戏的人。那些简朴而充满童趣的游戏陪伴我渡过了纯真快乐的童年,也将陪伴以后的孩子渡过他们的童年,它们就跟儿时学过的童谣,永远存留在一代代孩子的梦想中。

是的,时光荏茬,可有些东西却不会改变,在岁月的洗练中保存了下来。比如有一次,我看到几个男孩蹲在路边的水泥地上,小脑袋凑在一起,劲头十足地在玩着我曾经儿时也玩过的一种游戏,当时我一下子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一个已成人的我看着另一个孩子的我在玩游戏,那略带着惆怅亲切却漠然的回想,使我回到了曾经也玩着这样游戏的时光。

如果玩那种火药枪还不过瘾,我们便干脆玩起了弹弓。虽是用纸片折起来做成的子弹,可打在身上着实疼得厉害。在我童年时所有玩过的游戏中,玩弹弓游戏可谓最具危险性。为了避免脸部中弹,小伙伴中就有人用硬纸板做了个面具,罩在脸上,这样一来,虽然面部受到了保护,可视野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以致行动上变得甚为迟钝不便。夜幕下,正当透过面具上两个眼孔费力地搜寻着前方的目标,“砰”地一声,1颗子弹不知从哪儿射出来,正好打在了面具上,心里头一下子就感到了寒飕飕,同时也暗自庆幸,那面具还挺管用,孰料又是啪地一响,脖子后面猛地一股火辣辣地灼痛,两眼也差点儿冒出了金星,于是只好摘掉了面具,要不然可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二11

对于男孩子而言,最刺激最过瘾的,莫过于玩那种打仗之类的游戏,所以便永久梦想着有一把和真枪差不多的玩具枪。尽管如此,可一旦见识到了小叔的那杆真家伙,我心里头到底还是一阵发怵。毕竟那可是一杆真家伙,一杆能打死人的真家伙!我害怕得甚至不敢朝那黑洞洞的枪口窥望一眼,逐一即便明知道,枪上没装子弹,1粒很小很小的铅弹。

一样地,祖父一见了那杆枪,便也又惊又惧地问小叔,哪弄来的枪?小叔说,从朋友那里借来玩几天。祖父让小叔赶快把枪还回去。万一闯出些祸,打伤打死了人,可不是闹着玩!那可要被抓进去。现在社会上正在“严打”,被抓进去了,不是被判死刑无期,也得被判个十年二十年!小叔虽然嘴上应着,却一直没把枪还回去。

我仍记得小叔刚搞到那杆枪时,那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举着枪东瞄西瞅,总想打个活物比如鸟雀之类的来解解手痒。虽然小叔把枪揣在手中摸了几天,却还没有放过一枪。惋惜那时候天上竟没有1只鸟雀。鸟雀好像串通好了似的,多起来时,就赶集似地飞过来;没有时,竟连一根鸟毛都见不着。那时候天上飞的只有一群群鸽子,祖父养的鸽子和他人家养的鸽子。鸽子闪着翅膀从空中飞过时,看上去一模一样,也分不清哪些是祖父养的,哪些是别人家养的。小叔只好枪口对着天空,嘴里“啪——啪——”地放几声空响。那模样简直跟我们孩子玩玩具枪差不多。我们这帮孩子瞪着眼睛,巴望小叔能放上一枪,让我们见识下真家伙的威力。小叔仍瞄着天空,忽然间竟把枪口对准了我们。我们立刻吓得哇哇直叫,四周乱窜。小叔看到我们被吓得一副屁股尿流样,乐和和地坏笑起来国际金价周五收涨 涨幅为0.26%

祖父又质问小叔,枪怎么还不还给人家?小叔说,过两天就还回去。这几天朋友不在家。祖父说,赶快还回去。1看到那枪就让人心里面不踏实。

为避免祖父烦叨,小叔带着枪出去或进门时就尽可能不让祖父看到。小叔匆匆忙忙经过院子时,几只在散步的鸽子惊吓得乱窜起来。鸽子养得肥鼓鼓的。在这么近距离,朝它们肥鼓鼓的身体打上1枪,肯定很过瘾。它们是理想的猎物,会激起起人隐埋的杀机。有时候我就想过用弹弓朝它们打过去,只碍于它们是祖父养的鸽子,才不敢下手。

但是那些鸽子实在太诱人了,而手里拿着杆真家伙,又实在让人心痒手痒,终于有一天,小叔忍不住朝天上放了一枪。我见证了那次介于有意无意间的枪杀事件。假如当时小叔能找到别的目标,就不会朝鸽子开枪;假设当时那些鸽子没从我们头上飞过,小叔也不会朝它们开枪。但它们恰恰出现在了我们头顶上空。小叔望到了,便仿佛不由自主地扣动了扳机。但当时小叔并没有认真瞄准,只是随意放了一枪。也不知道它们是祖父养的鸽子还是他人家养的,——固然,希望是别人家的鸽子。至于中不中,却没想过。但紧接着,随着那声枪响,我和小叔望到了一团黑影从天上落下来。起先那黑影还跟一片树叶似的,被风吹着,有点飘飘荡荡,后来越落越快,越落越快,最后坠落进一片瓦屋间就消失了。我们望着那片瓦屋的方位,好像是自家的院子。小叔一下子着慌起来,连忙朝家赶了过去。我见小叔跑开了,也跟了过去。

万一那鸽子落进了自家的院子,小叔就想趁祖父发现前毁尸灭迹。希望鸽子从天而降时,祖父没在院里。我和小叔只能默默地祈祷。之前我和小叔出门时,祖父也正出去了。

但那只鸽子却中庸之道地落进了自家的院子。且鸽子像一枚炮弹一样落下来时,祖父正在院子里。当时,突然间啪地一声响,从天而降了一团黑影将祖父惊吓了一大跳。祖父忙起身走了过去,定睛一看,地面上竟躺着1只鸽子!祖父忙捡了起来。从鸽子腿上带着的识别圈上祖父认出了那居然是自己养的鸽子。紧接着祖父发现了鸽身上的伤口,右翼白色绒毛处那一点红,已微微染红了周围的一小片绒毛。鸽子已经断气。鸽子是在中枪后从高空落下来摔死的,——就在刚才落地时“砰”地一瞬间。

因此,当小叔慌慌张张地赶进门时,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祖父手里正拿着那鸽子。鸽子身上的那伤口;伤口里那一枚小小的铅弹。罪证确凿,小叔想赖都赖不掉了。幸亏当时我躲在外面的院门后面,帮小叔看着枪,而没有进去。要不然可能连我也脱不了干系。坦白说,当一群群鸽子在上空飞来飞去时,我又未尝不巴望小叔能朝它们打上一枪!所以当听到了从门里面传出来祖父愤怒的声音,我心里面也发怵起来,感觉自己似乎也参与了这起枪杀事件。

当时,门里面祖父的愤怒情形可想而知。

今天你用枪打死了鸽子,明天你可能要用枪去杀人了!你杀了人,到时候去吃官司吃枪毙都是你自己的事,可不要来连累家里人!

我听着祖父骂小叔的话,却弄不明白祖父怎么会从小叔打死了一只鸽子就联想到了小叔要去杀人!祖父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但当时不正是一个人们的想象力在某些方面发挥得还很丰富的年代?在想象力的激发下,很多还没产生的事都有可能产生,而且发生得耸人听闻。

你要打那些鸽子,不如先把我打死算了!枪呢,你就用枪先把我打死算了!省得我看到你到时候被抓进去去吃枪毙!枪呢,你就用枪先把我打死算了!

我听到祖父突然说到了枪,以为祖父就要出来找枪,我就赶忙丢下枪,慌里慌张地向弄堂口跑了过去,接着一拐弯,躲进了墙角处,然后又伸出了半个脑袋朝院门口张望过去,祖父没有出来,可我也不敢再过去。我就只得站在墙边,远远地注意着门口的动静。因为我得看着枪,生怕被路人捡了去。枪静静地靠在门边,黝黑的枪管,橙色的枪柄,看久了仿佛有了生命,却照旧静静地靠在门边。

终于小叔从门里走了出来。小叔看见了枪靠在门边,却没见我的人影,那懊丧的脸色蒙上了一层疑惑。我见小叔拾起了枪,就不用担心枪会被人拿走,却亦没再走过去跟小叔打声招呼。由于这个时候,我得尽量跟小叔撇清界线保持距离。我赶忙把脑袋往墙后面一缩,朝另一个方向遛跶过去了。

二12

我准备去大毛家找大毛二毛两兄弟,结果两兄弟不在家。我又拐过两条弄堂去小龙家。小龙倒在家。可我还没跨进他家门,就听到了里面轰出来的吵闹声,我赶紧停住了脚步,透过他家虚掩的门偷偷地望进去,看到小龙的父母在吵架。小龙可怜兮兮地呆在一旁。我不敢再进去,犹豫一下便离开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当然我还可以去找大虎小虎、小健、小明他们,但我却不想再一1去找他们。

可我又不敢这时候回家,因而我就在街上闲逛起来。我逛到了十字街头,想起了那爿糖人摊,便往那摊子处走去,结果没看见摊子,我又朝四周看了看,也没有发现。我就继续逛过去,又经过了那曾经贴着死刑布告的地方。布告已被撕得面目全非,除残剩下的几块碎片还粘在墙上。没有了糖人摊,没有了布告,我还能去哪儿消磨时光?

蓦地,头上空传来了一阵鸽叫声。我抬头仰望,一群鸽子轻盈地飞过了蓝天白云。天空显得多么空旷宁静,可谁能想到,就在那片宁静的蓝天里,却刚刚产生过一起枪杀事件。

我实在无处可去,终究只得蹩回了家。门边的那杆枪已经不见。我估料已被小叔拿走,但不知道小叔有没有在家?我依然有些胆怯地走进了门,院子里只见祖父和2爷爷的人影。祖父看起来余气未消。二爷爷在宰杀鸽子。鸽子差不多宰杀好,裸露着光秃秃发白的身体,歪着脑袋躺在洗池台上。洗池台上血迹斑斑,堆着鸽毛。

那天的晚饭桌上多了一碗香喷喷的鸽子汤。但祖父没吃。小叔也没有吃。

那件事使我第一次见识到祖父的发怒。确切说,当时的我躲在外面的门后面,并没看到祖父发怒的模样,而是听到了祖父的怒声,但听那声音不难想到当时祖父的盛怒程度。但让人不解的是,祖父当初没了壶时没有发火,后来损失了1只鸽子竟会火冒三丈?

自从那件事后,小叔就再也没有把枪拿回家。那杆枪就在出事后的当天被小叔寄放到了小李叔叔的家里。等以后要玩时,小叔准备再去找小李叔叔拿。但事实上小叔后来却没再有机会玩过那杆枪。由于尔后不久——

小叔竟要去广州了。小叔想去广州那边做生意,到时候带些广州货过来卖。家里人得知小叔要去广州,大吃一惊,立刻表示反对。小叔长这么大了还没出过远门,家里人放心不下。当然主要是对小叔此人放心不下,怕他在外面没头没脑地结交上不三不四的朋友。而且那时社会上治安状况又不好,到处都在“严打”,家里人真怕小叔一旦跑出去会闯出什么祸。而且,与其跑到那末远的广州去赚钱,不如到大叔厂里去上班。大叔的厂子那时仍处在起步阶段,两兄弟合力开厂,照样也能赚钱。

但小叔已打定注意,非要去广州,且那时手头上又有一笔钱。那笔钱也不知道小叔从什么地方弄来。为打消家里人的顾虑,小叔信誓旦旦地向家人保证,到了广州一定小心谨慎,决不滥交朋友,决不无事生非,只一门心思做生意,等做好生意赚到了钱,赶紧回家来。家里人劝不住小叔,且觉得小叔既不想去大叔厂里上班,整天闲来荡去也不是办法,就只得同意了小叔去广州。

其实小叔早就想去广州一一去那个当时属于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城市,那个十丈软红去开开眼界。这回是在那个叫阿强朋友的怂恿下,小叔才下定了决心。两个人准备去广州赚大钱发大财。小叔说,阿强有亲戚在广州做生意。现在广州生意很好做,钱很好赚,好赚得就跟地上到处有钱可捡似的。家里人倒没奢望小叔这样的人去广州赚大钱,只希望他能出去见识下世面,最后能平平安安地回家来,就心满意足了。

小叔临走时,家里人对他千叮万嘱了一番。祖父又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了些钱给小叔,惟恐他身上带的钱不够或万一碰上困难可派上用场。小叔推辞了一番,终究还是收下了。

(待续)

欧洲理事会主席:欧盟不会对英国“脱欧”采取惩罚性措施
" target="_blank">糖尿病食谱
血糖高吃什么水果
俄罗斯“亚森”级多用途核潜艇“喀山”号下水
nk">糖尿病饮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