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万古独尊0078章心性意志裤

2019-01-14 14:16:3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万古独尊 0078章 心性意志

这位归一境强者提出的考验方式实在独特,非但场中的众多xiǎo辈惊诧万分,就连场外的众人,也是始料未及!

贵宾席上,那些大人物面面相觑,不管是何身份,显然都很震惊。

尽管谁都知道燕北归收徒不会随随便便了事,可这种举动,还是太另类了diǎn儿。

“不愧是燕前辈,凡事皆有自己的主张,不落俗套。”独孤豪城主神色一正,率先接受了这种方式,啧啧称奇的在那称赞。

“的确,寻常的宗门选徒,不外乎实力、潜力的正面测试,途径无非是擂台对决,亦或是丛林生存竞技比拼,燕前辈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眼界非我等能及!”

“燕前辈开创此举,日后恐怕会被各方争相效仿。”

“不愧是我们云州的泰山北斗,我等不虚此行啊,可以有幸学一些有用的东西!”

众多大人物恍然醒悟,旋即也是跟着附和独孤豪城主的声音,言辞间极尽赞美之意。

其实,就连他们这些大人物,也没看明白燕北归的真正意图,甚至看不出那种考验方法的精髓在哪。

但这不要紧,并不妨碍这些人趋炎附势,对于他们而言,这场盛况实际上与自身关系不大,真正在乎的只是一个结果而已。

然而对场内的所有xiǎo辈来説,这件事就非比寻常了,许多人一下子露出了为难的脸色,竟是不知该如何下手。

就连靠近燕北归本尊的那几个少年、少女,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喜意,丝毫没有因为位置的优势而感到庆幸。

玉碗就在燕北归手中,而且这位前辈丝毫没有放下来的意思,就那样单手端在掌心里。

这意味着,想要沾到一滴水,便只能冲上去从燕前辈手中争夺,可这太吓人了,谁有这种胆量?

哪怕燕北归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也足以让人不敢冒犯,尤其是对这群年纪不到二十的xiǎo辈而言,就算近距离瞻仰这位前辈的尊容,也是心里瘆的慌,宛如靠近神明般战战兢兢,被那双超凡脱俗的眼眸撇上一眼,更是整个人都软了。

场外许多年长的武者狂抹汗,非常理解这些年轻人现在的处境,面对一尊归一境强者,漫説是那群孩子,就连他们这些闯荡了几十年的成年武者,都生不出一丝冒犯之心。

这场考验看似随意,实则比擂台上的殊死大战还要严苛,实在亏难了那群xiǎo崽子。

换个角度来讲,谁能克服心中的畏惧,恐怕会成为脱颖而出的关键,当然,这种话説起来容易,实际上根本没那么轻松,面对这位传奇巨擘的强大气场,很多平日里骄傲自负的天才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人群中,沈离暗暗咬牙,同样心跳的很厉害,拼命的迫使自己尽快适应周围的气氛。

沈离站在场中东北方向外围,距离上相对有些靠后,如果是疯狗抢食般的混乱争抢,肯定是很吃亏。

可现在,这个位置上的xiǎo辈竟然一diǎn儿也不可惜,诸如沈傲、徐飞那些人,竟然脸上流露出了一抹xiǎoxiǎo的放松,因为他们站得远,感受到的压力肯定比前面那些人xiǎo许多。

万古独尊0078章心性意志裤

起初沈离也是这么觉得,但很快,他可劲晃了晃脑袋,暗暗咬了下舌尖,心中痛斥自己没出息。

他是来拜师学艺的,怎能有这种窝囊的侥幸心理,如果害怕,大可直接退出,有退缩的心态注定成不了大事。

而且,沈离好歹也是经历过多次生死拼搏的,心智比同龄的少年坚毅许多,很快就找准了自己的方向,心中的畏惧一diǎndiǎn的消散而去,眼睛也是恢复了清明,目光比方才明亮了许多。

沈离缓缓抬起了头来,深吸一口气,踮起脚尖,目光直视前方的那道伟岸身影,努力消除自己心中的一切负面情绪。

而在沈离周围,许多少年少女则是鸵鸟般依旧垂拉着脑袋,很多人大汗淋漓腿肚子发抖,相形之下,沈离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瞬间得到了周围很多人的赏识。

“那少年不错,竟然有胆量直视燕前辈的尊容!”人群中惊呼,许多人下意识diǎn头赞同。

就连贵宾席上,也有大人物扫了这边一眼,像是对沈离这个xiǎo辈提起了一丝兴趣。

不过,有此举动的年轻人,不止沈离一个,场中的许多角落里,相继有人抬头,而且很快成为了一种趋势,许多xiǎo辈看到身边有人昂首挺胸,当下也是咬牙鼓足了勇气效仿。

“呵呵,有diǎn意思。”独孤豪颌首一笑,一幅看懂了的样子。

在这位城主大人看来,那些孩子终于迈出了勇敢的第一步,而这恐怕也是燕前辈刻意为之的效果。

看起来寂静无声的场地内,正在经历一场无形的较量,燕前辈入场后,虽然收敛了归一境强者的气息,但有一样东西却刻意流露了出来!

势!

没错,正是那种无形无相,却又能直透武者心灵的气势!

这东西对于一般的武者而言,简直是玄而又玄,但绝非虚幻,一座苍劲山岳有“势”,一条奔涌河川有“势”,一片汪洋大海雄壮大势!

当这种奇妙的伤心委屈的时候要号啕大哭东西发自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则往往难以察觉,然而武者随着实力的提升,那种无形中散发东西终会凝聚出来。

传説中,圣者一现,天地黯然失色,山河皆成背~景,正是形容这种玄妙的感观,而归一境强者身上散发的势,一旦流露,也足以在xiǎo范围内令弱者颤颤巍巍。

这正是燕北归为这些xiǎo辈设下的第一重考验,结果很多天才表现差强人意,而一些xiǎo家伙却初露锋芒,那一切想必燕北归自己也看在眼中。

诸如林河、叶孤、徐程这些云州极富盛名的天才,表现都相当抢眼,毅力惊人,差不多都是最先昂起头颅稳住阵脚的一批。

沈离也不逞多让,可惜他寂寂无名,受到的关注没有那些天才妖孽多。

现在,场中大部分人都已经抬头正面前方,那种举动的效果也是大不如刚才,许多xiǎo辈恍然醒悟,懊恼不已,生怕燕前辈因此xiǎo觑自己。

有人灰头土脸的转身,落寞的退出了场地,就此放弃这场角逐,承认了失败。

至少,他们心态上已经输了,再争下去似乎也看不到什么希望。

“还愣着干什么,本座虽然有意收徒,但并未説过一定要收到人才离开,若是没有心满意足的人选,本座绝不会将就,而你们的机会,也只有一次!”

就在场中留下来的xiǎo辈庆幸自己过了第一关之际,燕北归已经淡淡的出声,并将左手中的清香晃了晃。

此时,那柱香已经烧掉了五分之一,预示着时间所剩不多。

场中的数千名xiǎo辈大惊失色,这才意识到刚才的考验根本算不了什么,也难以作数。

燕前辈説过,想要过关,必须至少沾到那碗里的一滴水,否则直接出局!

“真的要去抢那碗水么?”沈傲等人脸色煞白,这比虎口夺食还要困难啊,刚才他们是跟着沈离抬起头来的,现在腿还动不了。

“前辈得罪了!”

可就在这时,一名浑身古铜色肌肉的粗犷少年大喝一声,竟然推开人群,横冲直撞的朝燕北归扑了上去。

雁山徐程!

这位号称云州第一大力士少年,最先打破了场中的寂静,脸色阴沉,神情刚毅,像是困龙出海!

徐程的身材没有黄奎那样彪悍,可举手投足间的力量感,却胜过黄奎一大截,伴随着他的身形移动,挡在前面的人,不管是有意无意,统统被甩飞了出去。

轰轰轰!

地面随着他的脚步而颤动,那些人在他面前,简直是弱不禁风,随便一巴掌都能扇飞一片。

场外无数人咂舌,太凶悍了,难以想象这样的蛮力和体魄竟然会出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身上。

徐程表现极其抢眼,但原本站在他前面的那些人就倒霉了,许多人被撞的七荤八素,血沫子狂飞,还来不及骂娘就被震飞了出去。

“你妹!”

“这家伙疯了吗?”

“简直是一头蛮牛,不可理喻!”

遭殃的人站起来后,无不愤愤不平,方才徐程若是提前喊话一声,他们自会让开,结果这家伙完全像野兽般不讲道理。

“哈哈哈!程儿生性粗放豪迈,各位不要见怪!”贵宾席上,雁山徐家的大人物放声大笑,无比得意的样子。

都有遗憾

徐程不仅第一个出头,而且还将自身的天赋发挥到了极致,他们雁山徐家此番也算长脸了。

周围许多大人物一脸没脾气,那只xiǎo蛮牛一旦暴走,同辈的武者还真拦不住他。

众所皆知,雁山徐家来头不xiǎo,与力族宗家有一定的牵连,力族是玄元大陆地位显赫的望族,传説中,与九大圣者中的一位渊源颇深。

这个徐程身上,的确有着一些力族的特征,雁山徐家素来也是引以为傲。

沈离身在场中,看着那道碾压一切的背影,也是阵阵心惊。

虽然相距有diǎn远,可是这个人散发出来的力量,沈离还是感受的一清二楚,估摸着,单论肉身蛮力,此人还要在自己之上。

以沈离目前的修为,肉身蛮力在同辈中已经是非常突出,这也是碎星吞噬凶兽血肉后反馈给他的最大好处。

可现在,沈离遇上对手了,那个徐程的蛮力比沈离还要恐怖,粗略估计得有四五万斤的肉身力量,极限是多少难以揣摩,难怪有自信号称云州这个领域第一!

不过,沈离并未因此而消沉,他心想,如果自己让碎星吞噬了那尊六阶凶兽紫焰双翅虎的血肉,到时候力量也不会逊色太多。

而且沈离看出门道来了,徐程肆掠别人的时候,古铜色皮肉上竟然隐隐有纹络闪动。

天赋神纹!

沈离不禁想到了这东西,严格来讲,人类没有天赋神纹,沈离自己以前也是如此。

但凡事无绝对,人类圣者觉醒后,同样意识到了凶兽与生俱来的优势,因而想要效仿,并且取得了惊艳的成就。

这种成果,最先在那些古老的望族中开花结果,雁山徐家与力族有牵连,这徐程身负力量属性的天赋神纹,倒也合乎情理。

只不过,人类创造出来的天赋神纹,过程要复杂的多,并不像沈离从凶兽血肉中铭刻那般直接,因为血脉限制的缘故,大多也并不完整。

沈离能够察觉到,那徐程身上的力量天赋神纹非我转常稀疏,结构比自己体内的青獠狼疾风神纹简单许多,至于孰强孰弱,要公平的比过之后才知道,但沈离相信自己完整的天赋神纹应该要更出色一些

双面铜版纸
星形联轴器
一头公牛加一头母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