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绝世剑尊第489章暴风雨前的宁静舜

2019-01-14 13:38: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绝世剑尊 第489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射出响箭之人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地元中期的剑修。

此刻,中年人的眼中满是惊愕,目光凝固在徐寒身上,估计是被徐寒的身法速度吓到了。

徐寒嘴角轻轻一扬:“搞得这么神秘,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呢,説,你是什么人?”

“竟然被地灵期的剑者瞧不起,我夜胡子未免过气得太快了。”中年人自嘲道。

“夜胡子?”徐寒摇了摇头:“没听过。”

“猎物是个初入轮回境的新人,看来雇主没有骗我。”夜胡子露出一丝笑意。

“哦,原来你是赏金猎人。”徐寒恍然笑道:“那就难怪了,是纳兰莫邪雇你来的?”

“他出钱,我出力,他想你死,我就杀你。”夜胡子轻描淡写地説道:“就这么简单。”

徐寒心中冷笑,对方以为想杀他就肯定能杀他?

“念在我与你无怨无仇,你现在离开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徐寒淡漠道。他也是赏金猎人,知道这职业都是为钱做事,刀尖舔血。

“你有什么资格説这话?”夜胡子不屑地看着他:“就凭你这地灵期的剑修?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徐寒暗暗摇头,失笑⊥♂dǐng⊥♂diǎn⊥♂小⊥♂説,道:“欺软怕硬,以剑修取人,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们这一个个的真是像得不行。”然而,其他人要么在徐寒面前吃了大亏,要么,成了徐寒的剑下亡魂。

看到徐寒这副样子,夜胡子更加怒不可遏,“区区地灵期,拽什么拽?!老子杀了你!”

説罢,夜胡子祭出了自己的剑魂——一把从手背骨里长出来的剑,随即,暗剑炎爆发。

“纯粹黑暗属性的暗剑炎么。”徐寒心中低语一声,右手已然握住了身后的天雷魔剑:“你一口一个地灵期,貌似是觉得你肯定比我强啊。”

夜胡子冷笑:“难不成,你觉得你这地灵期会比我强?”

“不。”徐寒的嘴角浮现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不是觉得我比你强,而是……”他的目光微微眯起:“你太弱了。”

你太弱了!

简单的四个字,狠狠地撞击在夜胡子的心头,夜胡子脸色一狞,眼中杀机尽现:“你去死!”

“暗黑剑幕!”

夜胡子一剑扫出,暗剑炎形成无尽剑幕,仿佛要把徐寒撕碎。

徐寒冷冷一笑,拔剑出鞘,刹那间,空间剧烈地震荡一下,一道空间气浪朝四周扩散。

剑斩而下,狂暴的魔剑炎夹杂着次元之力,剑势惊人。

暗黑剑幕瞬间被撕碎,剑斩过的空间被撕裂,留下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

“啊!!!”夜胡子脸色大变,眼中惊恐无比,撕心裂肺地呐喊起来。

可惜,这一剑已无法收手,下一秒已成定局。

空间气浪冲击百米后消失在空间,天雷魔剑依旧停留在储蓄着斩落的位置,而夜胡子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眼中的惊恐没有散去。

徐寒的目光淡漠无比,冷冷地看着夜胡子:“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不把我当回事。”

説完,徐寒挺直腰板,天雷魔剑也收入鞘中。

夜胡子的身体被一道漆黑的空间撕裂截断,慢慢地分成两截。

徐寒冷漠回身,迈步走去,口中低喃:“纳兰莫邪……”

其实,若要仔细地追究起来,他和纳兰莫邪并没有什么仇怨。

当初他和纳兰莫邪合作,他答应除掉秦风一笑,而纳兰莫邪给他一个推荐名额,他们之间的交易仅限于此。徐寒没有给过纳兰莫邪任何保障他能当上朱雀堂堂主之类的承诺。

纳兰莫邪确实把最后一个推荐名额给了他,他也遵守了约定,在联盟大会上杀死了秦风一笑。至此,他们的交易已经达成,不再有任何干系。

可纳兰莫邪却在失利之后将所有的罪责推给了他,好像他曾经答应过会保障他拿到朱雀堂堂主之位似的。

纵使他在纳兰莫邪与轻舞梦之间的对决中选择暗助轻舞梦,但纳兰莫邪并不知情,事后失利,他对徐寒恨之入骨只不过是一种纯粹的迁怒。

徐寒不打算去解释,更不打算和纳兰莫邪多做纠缠。

可笑的是,这一种迁怒竟会发展到雇请赏金猎人来取他性命。

这些自认为高贵之人的嘴脸,徐寒早就看透了,自己的气可以乱发泄,而别人只能是他的出气筒,自己的命比什么都值钱,别人的命连蝼蚁都不如。

没有回恶狼会,徐寒径直前往弑神盟。

弑神盟的城门高达百米,悬吊式的青石门恢宏雄伟,触目惊心。

青石门重达万吨,平时悬在城门dǐng上,离地约十米高,经过的人都不禁抬头看一眼,而后心头暗暗一颤,若是青石门坠落下来,足以把人砸成肉酱。

顺利通过弑神盟的城门,徐寒的目光笔直望着前方,此时,旁边有一个人畏首畏尾地盯着他,直到徐寒走远,他才左右张望了一下,匆匆离去。

步入一家酒楼,看着酒楼内熟悉的场景,

绝世剑尊第489章暴风雨前的宁静舜

徐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小二,来一壶好酒!”

小二听到声音,应了一声,便赶过来,抬头一看来人,顿时便怔住了。

徐寒笑意更浓,“掌柜的可在?”

小二又惊又喜,连声道:“在!在!掌柜的在!”説着,他向后跑去,同时大喊:“掌柜的!快!看谁来了!”

大胡子听到声音走出来一看,眼中顿时呈现惊喜之色:“徐寒!”

“掌柜的,好久不见。”徐寒微微一笑。

愣了一下,大胡子瞳孔猛然一缩:“你……你已经……”他怔怔地走到徐寒的面前,双手按住他的肩膀:“你已经地灵后期了?”

“你这不是知道了吗?还问什么?”徐寒失声笑道。

大胡子不禁感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的剑修比我还低,没想到这一阵功夫不见,你已经把我远远地甩在身后了。”

徐寒摇了摇头:“掌柜的,叙旧也不是这么叙的,来,我们坐下喝一杯。”

大胡子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吩咐小二:“莫旬,你去把我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来,拿到我房间,我要和徐寒把酒对饮!”

“是,掌柜的。”小二也激动得不行,一转身就去了后院。

“走,我们上楼!”

在大胡子的房间里,二人先各饮三杯,然后才开始説话。

“徐寒,当初你得罪了秦风一笑,我们都以为你完蛋了,没想到不久之后就听説你在联盟大会上杀了秦风一笑。”大胡子的眼中带着一丝自豪,毕竟徐寒曾经是他这家酒楼的小二。

徐寒饮尽杯中酒,嘴角轻扬:“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倘若秦风一笑没有雇请柳天命废他修为,他不至于杀秦风一笑。

大胡子也饮了一你装30年看看杯,目光忽然有些担忧:“可是,最近的风向有些不对啊,听説纳兰一族的二公子正大满世界找你,你是不是得罪他了?”

“得罪?”徐寒摇了摇头:“或许我阻碍了他的目的,但那时我和他的交易已经结束了,他不过是想找我泄愤。”

大胡子越来越听不懂了,干脆叹了一口气:“徐寒,你杀了秦风一笑,和秦风一族已经是深仇大恨,如今得罪纳族莫邪对你真不是什么好事。”

纳兰莫邪雇赏金猎人都是小事,秦风一族那边至今没有动静才真正令人恐惧。谁都知道,秦风羽十分重视自己的儿子,联盟大会的时候若不是盟主弑灭皇亲自出手制止,秦风羽绝对会当场杀了徐寒。

然而,从联盟大会结束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秦风羽却没有什么动作,未免也太令人匪夷所思。

“秦风一族。”徐寒目光渐渐沉了下来:“你不説,我都还忘了,我杀了秦风一笑,秦风羽到现在没有什么作为,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大胡子后背一凉:“那你认为……?”

徐寒的嘴角渐渐地挑起一丝冰冷的笑意:“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闻言,大胡子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

忽倏,徐寒似乎想起什么:“对了。”而后一挥手,一千个轮回石便堆在了大胡子的房间,“当初欠你的酒钱还没还呢。”

大胡子看了一眼,不禁苦笑:“一壶酒能值几个钱?这么多轮回石,都可以把这个店铺盘下来了,你别逗我。”

“于我而言,那壶酒很值钱。”突然,徐寒眼眸中闪过一道寒芒,瞬间拔剑,斩向身后的房门。

轰!

房门爆碎,传来一声惨叫。

大胡子吓得脸色惨白,走出去一看,门外竟有一人,正捂着断臂痛吟。

徐寒淡漠上前一步,剑指此人咽喉:“説,谁让你来的。”

然而此人只是一个劲地痛吟,当作什么都没听见。

徐寒冷笑一声:“你不説我也知道,看来弑神盟到处都是纳兰一族的眼线呢。”

断臂人顿了一下,有些惊恐地看着徐寒。

徐寒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就闭上了眼眸,感受着周围空间的波动。

忽然,他打开眼眸,瞳孔中闪过一道精芒:“有人来了。”

二元氯醋树脂价格
科龙空调遥控器报价
cs55长安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