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盗贼王座第八十二章戛然而止的气味中

2019-01-13 17:20: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盗贼王座 第八十二章 戛然而止的气味

早就包围着这兽车站的江家子弟们,凶神恶煞地冲了进去。

数十江家子弟,无不是精英级别,最低也是气者层次。

仅仅是片刻间,便是将这兽车站的一切兽车给控制住,所有的车夫们,全被集中到了一处。在强势的江家面前,这些车夫们自然是敢怒不敢言,统一站

一名江家的子弟站在这些车夫的面前,脸上带着冷漠的表情:“不想死的,就配合,若想死,我成全你们。”

猛地,这一名江家的子弟一脚踏出,用青石铺过的地面,顿时龟裂,像是一张巨大的蜘蛛一般,向外急速地扩散着。气劲的力量,以这名江家子弟的脚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纹状裂痕。

强大的气势,惊得这所有的车夫噤声。

若是实力足够,谁会在这里当车夫?毕竟车夫这两个字传出去,也不好听

一般来说,只有武者层次的人,才会当车夫赚取一些费用。

到了气者层次的人来说,他们根本不屑于这一个工作,随便击杀一头魔兽的收入,也会比当一天的车夫要强得多。车夫,只是一些低阶的人才于的事情

眼前这一名江家子弟表现出来的强势,让刚刚还有怨言的车夫们,全都是闭上了嘴巴。

“呆好,一会儿还要问你们话。”

这名江家子弟也没有离开,而是冷冷地站着。

其他的江家子弟们,只是将这兽车站给包围,再没有其他的举动。

江宁走了进来,他的鼻子动了动。

兽车站内的流动,实在是太大了,距离小少爷遇害,已经有三天了。三天的时间,兽车内不知道有多少人上落过,对方遗留下来的气息,非常的弱。

“再弱,也要查。”

身为江家鹰卫,广平城赫赫有名,江宁肩负着的任务,不亚于江家的脸面

范老被害的现场,江宁寻找到了同样的味道,而且手法是一样的,利用了魔兽的力量,一举将范老给击毙。从残存的毒液中,不难看出来,曾经是出现了一只超高阶的魔兽。

可以肯定,这名凶手的等级不会太高,不超灵者层次。

否则他就不知道借着魔兽之手了,搞得麻烦重重,而是直接与范老搏杀。

兽车站内,上百余辆兽车停着。

不时间,还会有返程的兽车,一经靠站,兽车与车夫留下,其他的人全被驱逐出了兽车站。

眉头一扬,江宁开始从这里排列着的一辆辆兽车中的第一辆起,直接是登上这一辆兽车,然后鼻子嗅了起来。由于气味已经非常的微小,这让江宁不得不靠近一个个座位,然后贴近地闻着。

以江宁灵敏的鼻子,顿时间,无数的汗臭各类气味涌进来,让江宁几乎有一种作呕感。

只是江宁强韧的神经,让他连一个表情也没有,继续嗅着。

第一辆,没有。

江宁毫无表情地下了兽车,又是登上另外一辆。

整个兽车站中,一片安静,无人敢出声。

三名鹰卫站在这一排排的兽车前,一丝表情也没有,像是一个活死人一般

兽车站内,气息凝固变得沉重无比。

第二辆,一样是没有。

第三辆,没有。

第四辆,没有。

第七十一辆,没有。

第七十二辆,没有。

第七十三辆,没有。

第一百零七辆,没有。

江宁只感觉自己的鼻子,已经快要失去了知觉。

在这如此变更人流如此大的兽车上,嗅上一百余辆兽车,这一个工程,想想都让人抓狂。可是江宁却是坚持下来了,剩下的兽车,已经没有多少了。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

兽车站内,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江家子弟们也不敢,毕竟现在他们面对的是人鹰卫的首领,一个冰冷可怕的怪物,他甚至不能称之为人,更像是恶魔一样。

在江家中,谁人不知道鹰卫的可怕?

邓掌柜他们从开始露了一下面之外,根本没有再露面,像是消失了一样。

整个兽车站中,呈现了一片诡秘的寂静。

忽然。

兽车站外,传来了一阵轰隆声响,像是有着千万马向着这里而来。

江宁的眉头扬了扬,转过了身去。

兽车站的大门被打开,数十名骑着各类骑兽的人冲了进来,却是邓家的子弟们。排名十六的邓家,势力是不比江家,可是他们的势力,依然强大无比。否则,也不可能控制着这一个西北门最重要的兽车站。

为首的一人,是邓家的大执事邓海铭,一个肥胖,却实力恐怖的灵者层次强者。

“江家,休要欺人太甚。”

如风而来的邓海铭,坐在一只骑兽上,一动间,人已经是弹飞出来,凌空落到了江宁的面前。

数十邓家的子弟纷纷是从骑兽上跳下来,一个个拔出了手中的武器。

江家的子弟们同样是不甘寂静,纷纷是拔出武器来,飞快地站到了江宁的身后,脸上带着一抹不屑与狂热。

江宁眼睛一眯,连武器也没有拔,说道:“邓大执事,你们想和江家开战吗?”

邓海铭眉头一跳,脸是抽了一下,对这一个问题避而不谈,却是厉声说道:“你就是江宁,嘿嘿,在广平中,江首领的大名,绝对是如雷贯耳。只是,江家再势大,也不能如此的欺人太甚,这里可是邓家的地盘,可不是客栈。”

言下之意,而且说这兽车站,并非随意的地方。

“邓大执事,你的意思是什么样?”江宁平淡地说着。

邓海铭眉毛扬起:“从我们邓家的兽车站离开。”

这一句话,已经是客气异常了。若是换了其他人,邓海铭绝对不会用离开二字,而是让对方滚出兽车站。

江宁笑了,说道:“我若是说不呢?”

一瞬间,从江宁说出这一句话时,双方间的气氛顿时一冷,每个人无不是气劲运起,身上渗出了微微的毫光。双方间,大有立即大打出手的准备。

邓海铭脸上尽是铁青,这个江宁,难道就真的认为,他可以在这广平城中,只手撑天了吗?

“若是不,就不要怪邓某将你们请出去了。”

江宁脸上的笑容隐去,他盯在邓海铭的身上,尽是冷漠之色,身上爆发出来的严杀之气,像是连空气也凝固了一般。灵力锁定到了邓海铭的身上,直接引起了一种空气的波动,形成了一个龙卷风一般的波动,将兽车站内的尘土卷了起来。

以江宁为中心的地方,随着他的一跺脚,如同一枚导弹轰击而下,形成了一个大坑。强大的气劲推动,让这些碎裂的青石化成了碎片,然后悬停到了空中。

借着这一跺脚之力,江宁已经是冲了出去。

这些悬停着的碎石,却是在江宁一动间,用更快的速度迸射出去,直接撕裂了空气,带来了一阵尖啸声。

邓海铭脸色一变,手猛地向着江宁一按过去。

灵力,在天空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芒手印,挡在了江宁的面前。

只是这一个光芒大手印,在形成,便是块块碎裂,江宁从中冲过,手虚引,然后握成了拳头,重重地向着邓海铭轰去。一股看不见的气劲,带着数以百万公斤的力量轰过来。

邓海铭手一架,却在这一股强大的力量前,直接被轰飞。

“噗”

一口鲜血吐出来,邓海铭这一个灵者三阶的强者,被江宁一拳头轰飞出数十米远,轰到了兽车站的墙壁上。这高大的墙壁,由大青石砌成,却在邓海铭的撞击力下,被轰倒塌了一大片,直接将邓海铭埋在碎裂的大青石下。

呼啸而来的碎石,这时候像是扫射的子弹,不断击中了邓家的子弟。

“啊”

只是气者层次的邓家子弟,怎么可能挡得住,一个个被碎石打击,轰飞出去。

每一个被击中的人,无不是吐着鲜血,胸膛上断掉了数根骨头。

落地间,一个个几乎难以挣扎站起来。

邓家子弟无不是骇然,望着落下来负手而立的江宁,脸上尽是惶恐之色。

没有想到,邓大执事连对方一击也接不下来。

而自己这数十人,在江宁的一击下,若是对方想要自己的命,恐怕这一击,这些碎石,足可以贯穿他们的身体。这个江宁,不愧是江家鹰卫的首领,实力之恐怖,超出传言。

“哼,自不量力。”江宁冷哼,一个转身。

邓家的人,只能是忍痛站了起来。

其中几名从大青石下,找到了邓海铭,没有多说,架起邓海铭,直接就是撤出了这兽车站。邓家的人,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一种实力上的差距,足可以看到广平十大家族与他们间的差距有多远。

江宁像是没事一样,而江家子弟则是将武器归鞘而已,似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第一百零八辆。

第一百零九辆。

第一百一十辆。

江宁鼻子忽然一动,在其中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停了下来,又是仔细嗅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

“找到了,就是这一种气味。”

他从兽车上退下来,一招手,指着这一辆兽车,眼光在车夫的身上扫过,淡声说道:“这一辆兽车归谁管理驾驶,站出来。”

车夫们刚刚一直提着的心,随着江宁的确定,无数人松了一口气。

不过其中一人,则是脸色发白,却在江宁鹰一般的眼神下,硬着头皮走了出来。脸上,已经是一片哭泣之意,叫喊道:“江首领,我…我不知道哪儿冒犯了江家啊,我真不知道啊。”

其中一名鹰卫,一窜间,已经是冲到了车夫的面前,手一伸间,直接将对方提起来,再一闪,已经是到了江宁的面前。

手一抖间,便是将这车夫扔到了江宁的面前。

江宁脸上没有表情,说道:“我需要知道,在这三天当中,有谁坐过这一个座位?”

这一个问题,绝对是难为人,这车夫哭泣着脸:“江首领,三天里我跑了不下三十趟,每一趟都是满人,我哪儿还记得至少有多少人坐过?这……这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江宁点头,也没有为难这车夫,一挥手说道:“你去吧。”

车夫如蒙大赦,回到了车夫的队伍中。

抬头望着西北门的方向,事实上,江宁也知道,自己寻找这一个气味,不过是想确定对方是不是广平城的人而已。在兽车上发现了对方的气味,也就意味着,杀害了小少爷的人,绝对就在广平城中。

“到底是白家,还是丁家,还是张家,陈家……”

广平十大家族中的人,几乎都有可能。甚至说,

盗贼王座第八十二章戛然而止的气味中

连巨无霸一样存在着的战天宗,也有可能。

江宁的眉头皱了起来,无论是十大家族中的谁,对于江家来说,一但动起来,双方存在两败具伤的可能。若是战天宗……江宁摇头苦笑,若是战天宗,江家只能是忍着这一口气。对于战天宗来说,摧毁一个江家,不过是举手间罢了。

“希望不是十大家族中人……”

气味到了这里,便是算是断了。

整个广平城中,拥有着的出租车数量,庞大无比。江宁不可能一辆一辆去嗅过,这样消耗掉的时间,将会恐怖无比。更何况,在广平城中,还不是江家一手遮天。江家,不过是广平十大家族之一。

这一种调动整个广平城出租兽车的权力,恐怕除了城主外,无人能有。

而城主,显然不可能下达这一种命令,也不可能为了江家,而下达这一种命令。不过事情到了这里,至少相对于广浩的黑暗森林来说,只要对方在广平城中,就绝对会有找出来的一天。

对于这一个凶手,江宁倒是好奇起来,普通人可没有本事吸来数以千计的魔兽。

这人的高明之处就是隐藏自己,哪怕是自己,也几乎迷失了方向。

沉默了一下,江宁直径向着兽车站外走去。

三名鹰卫不慢,几乎是随着江宁的脚步离开了这里

随即是江家的子弟,他们对江宁的熟悉,知道这里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

至于邓家,也就不能够热烈地把这个志向体现于事业中——凯洛夫只能是自认倒霉。

墙绘背景墙
压力比例阀价格
大型熨烫机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