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迷途第一季第二十二买粮5

2018-12-07 21:59: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迷途第一季 第二十二 买粮5

“妹妹,我虽然想过很多可能。但是你的眼光未免也太令人费解了。”青年摇头叹息着。

女子似乎懒得解释,直接指着青年説:“挡住他三招,你的事就説成了一半。”

“难得你有心找人来帮哥哥打发无聊的时间,那哥哥就不客气了。”青年伸了伸腰后对着天邪道:“你出剑吧,不用挡三招,碰到我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就算你赢了。”

“呯”天邪不想浪费太多时间,虽然看不惯他们那高高在上的样子,但还是必须按那女子説的做,虽然不知他们盘算着什么。

凌厉一剑,如箭如芒。

青年眉毛一跳,身形也是极快,一跃而起灵巧地躲过。但是剑光如影随行,青年几个闪身都只是堪堪躲过,愣是无法摆脱天邪的剑影。最后天邪一个虚招骗了他一个动作,抓住机会就是一剑。

“妹妹,你怎么不事先打个招呼。害我説出那样后悔的话。”青年一脸叹息地摇了摇头。

看着手上破了大半的袖子,然后正视天邪,恭敬地説:“我叫莫英烈,你是第三个值得我自报姓名的人。”

“可惜我对你一diǎn兴趣都没有。第二个要求是什么?”

“第二diǎn,一个月后,你必须再想办法在我这里买两万斤粮食。”

“可惜我没钱,何况到时候也不需要那么粮食了。”

“那是你的事。成与不成,你给句话。”

“好。”

“哈哈哈,办法不是没有。一个月后你来这里找我,和我打一场,就赌那批粮食的钱。输了,你就为莫家做一年的事。赢了,两万金币。”莫英烈笑着道。

“粮食今晚连夜运往贝城,一万五千斤粗粮,五千斤精粮。明早就会抵达,你们只能在贝城拉走粮食。无论你们给了多少钱,他们都会给你粮食。但是,你一定要对外面的人説给了给了两万金。一个月后,仍旧在贝城粮铺里拉走粮食。你可以走了。”女子説完,转身走进了雅居里面。

“你叫什么名字?”

“堕天邪。”

当大家看到天邪回来的时候,纷纷围过来一脸紧张:“怎么样?成了吗?”

“她答应给我们粮食,不过要明天早晨在贝城交易。”天邪有些心不在焉,回想起那女子的话来。

无论给多少钱都会给粮食,也就是説她根本不在乎钱,只要我能拿走粮食就行。总感觉自己好像被搅入了什么斗争里,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反正粮食已经到手了,赶紧回去才是。

“为什么要在贝城?这里不行吗?”

“她的话可不可信呢?要是我们······。”

“如果真像她説的那样,倒省了我们不少事呢。”

“多説无益,大家还是赶紧出城,休整一番后马上连夜赶往贝城。”天邪打断众人的议论,无论説什么都没用,粮食是人家的,人家想怎么卖就怎么卖,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刚刚出城不就,就被一群人迎面拦住了。五十多人,领头的是一个身着华丽的青年和一个刀疤脸的瘦子。

旁边一个喽啰指着大声天邪等人:“少爷,就是他们了。”

刀疤瘦子向前大声道:“外乡人,把东西和钱留下,然后滚蛋。不过好心提醒你们一下,我们都是灵者。”

“还有,那个姑娘也留下。”华服青年慢悠悠地説,地盯着欣莉。

还真是麻烦不断,一个飞跃到马前,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移动到了他的面前。他刚反应过来,就被天邪一把拉住胸口扔到了地上。直到这个过程结束,刀疤瘦子和一众喽啰才反应过来,惊慌失措地纷纷后退。

“高级灵者。”瘦子大惊,连忙跪在地上求饶:“大人恕罪,xiǎo人一时糊涂,还请您大人不记xiǎo人过,饶了我们吧。”

天邪没有看刀疤瘦子,对着拉斯部长等人道:“你们先走,我待会骑马赶上你们。”

直到队伍走远了,天邪看也不看就是一脚踢在了瘦子心口,他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落在远处。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能杀我,我家是德班城的辛氏一族,我是家主的······啊。”他的话还没有説完,就被一脚踢飞了,然后步入了刀疤男的后尘。

后面的一大堆喽啰连忙磕头:“大人饶命啊,大人。”

“如果就这样放你们走,难保你们还会为非作歹。”天邪冷眼审视这这群人,心中早已经有了计较。他没有给那两人机会,是因为知道即便放过他两,他两肯定还会继续作恶。

“我们再也不敢了,大人。”喽啰们纷纷磕头説。

“可以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你们现在全部站成两排,好,现在从最前面的人开始投银币,正面的人活,反面的人死。”

见前面两人不动,天邪抽出剑:“不投的就算是弃权了,我只好······。”

前面两人纷纷掏出银币,一个是正,一个是反。天邪一剑杀了那个反面的人,顿时把后面的人吓得身体发抖。

“现在你拿起刀,把后面是反面的人杀了。如果后面的人有人抛出正面,那么就由他代替你,然后你就可以走了。”天邪用剑指着那个刚从绝望中出来的人,他畏惧地拿着刀,手抖得几乎拿不住。

“啊·······。”他拿起刀,闭起眼睛看向那个反面的人,结果一刀没有砍死,地上的人在地上翻滚惨嚎。他只好再闭起眼睛,像发疯了一样砍了一刀又一刀,知道地上的人没了声音,他才失魂落魄地跪倒在地。

“你可以走了。”

那人听到天邪的话后,看着满身血液的自己,一个激灵连滚带爬地跑了。

“现在到你了。”天邪对着那个抛出正面的人説。

······。

“怕不怕?”直到所有的一切结束了,冰霜神色的天邪才轻声问着马上的欣莉。

欣莉咬着牙摇了摇头:“天邪哥哥是很了不起的人,我不怕,以后也不会怕。”

翻身跃上马背,策马狂奔,随风飞舞中的双马尾,随风飞舞的长发。艳阳下,这画面似乎在见马如飞的那一刻,定格,化为永恒。

清晨,迷雾之中,一列长长的马车打破了宁静。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