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劈天斩神第三百六十九章无名小镇

2018-12-07 21:35: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劈天斩神 第三百六十九章 无名小镇

当时抱着梦剑文,摔落在地的时候,静静确实有点闷,以为自己伤得不轻,

但梦剑文在自己怀里,懵懵懂懂的翻來覆去,居然沒有引发任何伤痛,她就估计沒什么大问題,

她还沒有起來,就发现梦剑文焦急万分的抱起自己,并呼唤着,那情形令她十分感动,

开始还只是想赖在梦剑文的怀里,享受一下温馨,以满足这三年來的单恋之苦,

于是,静静故意装着昏迷不醒,让梦剑文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逸尘过來时,静静觉得有些尴尬,便准备顺势‘苏醒’,却又被梦剑文抢先求他帮忙,

她生怕被逸尘发现,并戳穿她的小伎俩,心里很紧张,只好尽可能的装着昏迷不醒的样子,而且还适当屏住呼吸,

但从逸尘的话语之间,静静知道,自己只要稍微装一下,瞒过梦剑文即可,

至于逸尘,人家早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只不过沒有说出來而已,

否则他沒有必要先是吓唬梦剑文,然后又信口开河,说什么吸出淤血之类的救助方法,

这明显是恶作剧,按照梦剑文的聪明,应该不会上当,但他被愧疚和感激弄得方寸大乱,一心想快点救醒静静,根本沒有怀疑逸尘的动机,

而静静则骑虎难下,特别是梦剑文听从了逸尘指点的‘高招’,跃跃欲试的时候,她的心里如同装了一头小鹿,咚咚直跳,

长这么大,还沒有与异性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此刻却躺在心仪的男人怀中,既羞涩又期待着他的‘救助’,

接下來,当梦剑文用舌尖叩开静静牙关的那一刻,她终于借着昏迷的掩护,由被动变为主动,和梦剑文來了个亲密接触,

渴望已久的亲近,变成了现实,尽管梦剑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逸尘和静静的‘合谋’暗算,但无论是梦剑文,还是静静,都不会忘记曾经的甜蜜,

在静静看來,主动也好被动也罢,这也许是一辈子唯一的一次亲昵,都值得去珍藏和回忆,

唉~~

在经历了短暂的温馨之后,静静忽然冷静下來,不禁又为即将到來的危机,而深深的担忧着……

梦剑文嘴上责怪逸尘,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突如其來的一场闹剧,使自己对静静的感觉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灌胶机
,

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男子汉必须对女孩子负责的心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如何面对静静,

曾几何时,自己屡次三番拒绝她的爱意,甚至公然说出难以让人接受的‘兄弟之情’,

正如逸尘所说,你对静静这位‘兄弟’做了些什么,

当时虽然事发突然,一时之间有些慌张,但实际上梦剑文并沒有毅然决然的选择拒绝,

堂堂战帅巅峰强者,怎么可能被刚刚踏入战帅初阶不久的静静困住,只要意志力稍微坚强一点,他随时都可以挣脱静静的怀抱,

然而,梦剑文一边想着怎么摆脱,一边又享受着二人亲密而带來的愉悦,

如果说这是一个误会,那么也算得上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想到这些,他开始鄙视起自己來,同时对逸尘的恨恨然,也霎那间烟消云散了,

乱了心境的梦剑文,再也不敢回到马车上,任凭静静喊破嗓子,他只装着听不见,

经过了六阶玄风豹的插曲之后,这一段山间小路倒十分安全,沒有再出现意外情况,

中午过后,将军府的矿石车队,到达了一个无名小镇,

说是小镇,其实比逸石村大不了多少,地处穷乡僻壤,來往行人原本就不多,

镇上的居民,大多是由一些做小本买卖的商贩,以及经营着简陋的客栈饭庄老板组成,

所谓街道,也只不过是纵横几条稍宽一点的马路,两旁零散的有一些店铺,

唯一的客栈,连小楼都沒有,在一处地势稍高的坡边,因陋就简的将几棵大树围拢起來,上面弄个避雨的棚棚,把中央碍事的树木砍掉,

摆上几张桌子,配置一些床铺,中间简单的隔开,就可以开张营业了,

“大爷,您别看敝店简陋,可住起來舒服,比较随意,空气也好,食材新鲜……”

一位矮瘦的老头,应该就是这间客栈的老板了,

一看众守卫,还有推车的壮汉们,一行共有七十余人女装原单尾货
,老板愣了一愣,

显然这么大的买卖,这里是难得遇上的,老板心里一阵高兴,连忙满脸堆笑,就迎了出來,

逸尘和梦剑文走在前面,守卫们如同跟在一旁,众星捧月般的拥簇着,

经过与六阶玄风豹一战,逸尘彻底征服了众守卫,包括在外围矿区,曾经拒绝他进入中心矿区的丁雨强副统领,

如果不是逸尘出手,恐怕梦剑文和这几十位守卫加起來,也远远不是六阶玄风豹的对手,他们的命可以说是逸尘救的,

感激之余,更多的是惊叹逸尘的身手,继而对逸尘肃然起敬,甚至顶礼膜拜起來,

客栈老板的眼睛是何等明亮,只是微微一瞄,就直接对着逸尘叫大爷,

客官这样的称呼,是对一般过路的粗野之人,根本不足以表达老板此刻的激动心情,

“呃……空气果然不错,也很随意,”

逸尘探了探头,粗略的打量了一下,不由得乐了:

“要是树上掉下來虫子什么的,正好落入嘴里,可不是食材新鲜吗,”

“大爷说笑了,这个……不会的,”

被逸尘一揶揄,客栈老板脸上讪讪的,却依然保持着恭敬的态度:

“要是您觉得有必要,小老儿立刻吩咐下去,在上面再隔上一层,小二……”

“那倒不必,我只不过开个玩笑,说了不算,具体的你找这位爷英展电子秤
,他才是我们的老板,”

逸尘微笑着,把梦剑文往前一推,

将军府的事情,自然归梦剑文管,自己只是一个过路的,最多也就算将军府的客人,

能够帮助化解玄风豹的危机,早已抵得上一份通令牌的价值了,至于住宿吃饭这些琐事,逸尘才不会去多管闲事呢,

“原來这位爷才是正主,原谅小老儿有眼无珠……”

客栈老板虽然有点尴尬,脑子却是转得极快,立马又对着梦剑文,來了一番隆重推荐,

只是心里还在疑惑,从这些人的眼里可以看出,逸尘的地位远远高于梦剑文,包括梦剑文看逸尘的眼光,也是颇有敬佩之意的,

凭大半辈子的经验,他完全可以确定,逸尘才是这帮人的主心骨,却沒有想到自己还是看走眼了,

梦剑文并不在意客栈老板的有眼无珠,只是吩咐他,要多准备一些干粮,以便路上充饥,

从将军府带出來的食物,基本上都被逸尘赏给了玄风豹,余下的一点也吃完了,

另外,梦剑文还让客栈老板准备一些马匹,供矿石车队租用,

之前走的山路,地面都是凹凸不平的岩石,而且路面狭窄,马车运行不便,只好用人力推车,速度自然很慢,

所以,除了配给梦剑文休息,已经被静静霸占了的马车外,再也沒有配置第二辆马车,

接下來的路程,有一半是较为旷阔平坦的马路,如果以马替人,速度会快上好几倍,人也轻松很多,

“敝店确实代租马匹,不过这里荒郊野岭,平时难有大批客商光顾,只备了十匹壮实的马匹……”

客栈老板面露难色,好像并不是很想做这笔生意,

规模大的客栈,租赁业务比较好做,特别是各处开有分店的,用过的马匹可以就近归还,不必非要返回的时候,再送到当时的客栈,

但这里山野之地,一般有名气有实力的客栈,是不屑于抢占地盘的,只有小本经营,好死不如赖活的老板,为了混口饭吃,通过多种经营,维持正常运转,

通常遇到这种情况,老板会要求客户付出高于马匹价格的定金,以防马匹不能归还所受到的损失,

待归还后,根据租用的时间,以及马匹的健康状况,扣除应得的那部分,剩下的退还给客户,

这种做法,经常在外的客商都很清楚,也能够理解,但实力较弱,资金周转紧张的客商,往往由于付不起定金,而放弃租用马匹,

而客栈老板,一般也不会主动提起这类业务,怕引起客商的尴尬,

“十匹虽然少了些,不过总比沒有好,我全部租了,”

梦剑文知道这个规矩,他怕客栈老板不放心,便豪爽的说道:

“如果你嫌等的时间太长,我也可以直接买下这十匹马,这样你就能够尽快补充马匹,也不会耽误你的生意,”

十匹马确实少了点,好在接下來一段路不算难走,可以将两辆矿石车并在一起,由一匹马拉着,

要是遇到上坡的时候,那些壮汉可以帮着推一把,即使这样,速度也比现在这样快了许多,

将军府财大气粗,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只要一路顺利,尽快将矿石运送到九城,此行任务就算圆满完成,

可就在梦剑文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远远地传來一声粗犷的吼声:

“这些马匹已经归我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