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鬼眼术士第33章这人是来监视我的吧

2018-11-15 18:57: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鬼眼术士 第33章 这人是来监视我的吧?

林如韵见了才点了一下头,道:“吴经理,你请坐着。”

吴经理名叫吴清仁,是华泰集团珠宝类部门的经理,说来也是华泰集团的股东之一,此人能力表现突出,深得董事会成员们的看重,委于重任,接手珠宝类行业,作得很是出色。

他一大早就接到了通知,说是董事长林如韵要找他,这便找了上来。

“吴经理,情况是这样的,近你们部位的现货所剩貌似没多少了。”

“是的林董事长,我已把报告打了上去,现在就等董事会的批示。”他接着说道:“据我了解,云省那边现在货物也是稀缺,如果我们华泰行动稍缓,拿不到货,只怕今年的营业额将法按时完成了。”

林如韵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了上去,道:“我与董事会经过研究已经作了批示,吴经理明天就可以赶过去了。”

吴清仁闻语喜道:“真的吗?这真是太好了,那我明天就可以赶过去了。”

“是这样的,这一次公司将会派出一名人员陪你一同前往。”

吴清仁一听不禁愕然,这也太意外了,以往到也不是没有公司派出的人员前来一起监督,只是那也是有什么情况之下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现在竟然这么作了,是对自己的不信任还是有别的什么其他?

贾风道:“这位是公司一名员工,名叫凌痕,这一次他将陪同吴经理一起过去。”贾风虽说是一名风水大师,然他在华泰集团也有少许的股份,说来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这事吴清仁也是知道的,由于其身份特殊性,所占股份额不大,却重得公司高层的重视,既便是吴清仁也是不敢将他得罪。

贾风说有人会一起陪同前往,这要派个公司极具份额的人还没什么,这凌痕又是谁了?

怎地我从来也没有见过此人,他又是什么的来头?

难不成是近加盟华泰集团的股东?

不仅是吴清仁不解,就是凌痕也是不禁愕然起来,不过他很就释然了,苦海不是讲过自己将会出趟远门吗?看来……

这个怪老头还真是玄乎得很,什么事情都有个远见,连这种事都可以事先预见得到,实在太叫人难以理解了。

难不成是末卜先知之能!

好在昨晚他有过了那番际遇,心里纵然是理解不了,却也能够释怀,不以为异了。

贾风随即对凌痕道:“俩位先来认识一下。”替俩人作了介绍后,对凌痕道:“带身份证来吗?一会得去订好机票,须得用上身份证。”

凌痕只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了,华泰集团跟他签这份合同就已经是出人意表了,现在居然还来这么一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一想到苦海所说的话,这一趟是发财去的,就让他很是期待了。

贾风接过了凌痕递上来的身份证,交给了林如韵的秘去办理订机票的事,他则是对凌痕道:“这一趟你随吴经理一起过去,好好地向吴经理学习学习。”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似有若的显露出少许的笑意,只是他这脸色一显即隐,除非你特别留意,否则绝难瞧得出来。

凌痕站了起来,向吴清仁道:“吴经理,我刚刚到公司来,不懂的地方蛮多的,还请你多多指教。”

“哪里哪里,能得到林董事长的赏识,自然是人中龙凤了,还望凌先生赐教才是。”由于贾风并没说出凌痕在公司的职务,他也不好直接相问,那样也太过显得礼了,只能是以先生两字来叫他了。

况且,他还当这凌痕是公司或是董事会的股东们派凌痕来对他直接监视,因此一点都不敢小看了这人。

试想这要是一般的人,董事会会派这样一个人来陪他一起去进货这样的大事!

猜想凌痕就算不是公司股东,只怕也是有身份的人,这样的人你要是也敢得罪的话,那不是自找麻烦了。

“那就这样了。”贾风站了起来,接着对凌痕道:“你作好准备,明天一早你就与吴经理一起出差。”

凌痕与吴清仁走后,林如韵道:“贾大师,这样真能成不?”

贾风摇了摇头,良久了方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主要是这人的命格我实在是推算不出来了,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希望他能给公司带来好处。”

凌痕回到了企划室,一干同事们都向他瞧了过来,见他并没收拾行囊走人,是觉得诧异了。

周杨问道:“凌痕!林董事长叫你过去作什么?”

这句话也是所有人心里的疑问,闻语都是盯着他,不住地猜测着他将会说出什么的话来。

“林董事长让我明天陪玉石珠宝部门的吴清仁经理到云省出差。”

这话虽是讲得轻松,周杨等人却是吃了一惊,玉石珠宝部门的吴清仁经理是谁他们当然是知道的了,这是华泰集团的一个部门之一,他常常到云省去采购一些原石回来加工,再由公司里的雕刻大师切割打磨雕刻成品,然后再销售出去,按说这是玉石珠宝部门的工作,怎说也轮不到企划部来参与,顶多也就是替玉石珠宝部门作个企划而以,似这种让企划室的人员直接参与一起出差的事,还真从来也没有过,不能不叫得他们感觉不可思议了。

难不成这小子真是有什么身份来历?或是有何背景?大有来头的人?

这时,原来还是瞧不起他凌痕的同事们,那可是再不敢用那有色眼镜来看他了,就凭他们还没有过这种经历过,谁又有机会能陪这种人物一起出个差了。

换而言之,这凌痕不是有能耐,就是他身份很不一般。

否则的话,他凭什么能高签了?

单是这点,周杨等人就得对他另眼相看了,就他们还没凌痕的工资等待好呢!

你说说看,这打杂的怎就这么命好了,不仅有机会陪公司高管出差,这待遇也是与众不同,这还真是蛮打击人的。

这时,大家的心情都是有点低落了。

因为他们都被雷到了,就是这个被瞧不起打杂的,偏偏就是这么命好,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周杨很是吃惊地说道:“凌痕!你是哪位高管的亲戚?这后门走得也太……”

“说哪话了,俺就……”这话还没讲完,却见得王礼尊从门外走了进来,黑着一张脸瞧着凌痕,并重重地哼了一声。他即把下面的话缩了回去,与周杨作了个暂时停止的手势。

原来王礼尊一直瞧凌痕不顺眼,总想把他赶了出去,即去找杨在葆说凌痕这人一点都没本事,工作上是半点能力也,就是不知公司是怎想的,居然把这样的人留在企划室。

杨在葆因靳茜茜的事被他撞破,一直对凌痕心怀恨意,也想找个机会把凌痕处理掉了,毕竟他这事要是传了开去名声不好,虽说凌痕才进了公司两天,凭他的能耐还是很就打听到了凌痕的姓名乃至处在哪个部门,只是这时半会之间也不好就作出了反应,这会听了王礼尊的话后,稍作沉吟就把拨到了人事部去,只是人事部经理蔡莉雅说了,董事长秘一通打来,让她把凌痕签了下来,想要赶人的话她是能为力了。

“怎么了?”看着放下了的杨在葆,一脸阴沉着不怎好看,王礼尊这可就不解了。

“那家伙已经签了合同,公司不能原故的赶他走,你听着,我要你时时挑他毛病,让他出错,然后再找个机会让他滚蛋走人,明白我意思吗?”

有了杨在葆的话,王礼尊喜出望外,道:“是是,我知道怎作了,你就等着看我怎收拾那家伙吧。”

这一回到企划室来,越是看着凌痕越是觉得不顺眼了,尤其是他还与自己看上的同事周杨有打情骂俏的神情,这是让他来火。

他顺手从自己桌上拿起一堆东西,就塞到凌痕手里:“去!把这些东西都弄上十份来,要赶着用的。”看着他嘿嘿了两声。

大家一看他眼神不对劲,心里都是暗暗摇头,这王礼尊还真是缺德,他一到公司来就走来走去,现在也没什么东西赶了出来,是不会有什么文件就赶着复印,那些不都是他放了几天弃之不用的东西了,怎还叫人去复印的了?

难不成你真是脑残了?

大家都知这人阴险得很,平素就不怎跟他说得上话,与这种人时时呆在一间办公室里,好比是一颗炸似的,不知几时他会把你给炸了,所以人人自危,谁都不敢将他得罪了,听了他的话后只是暗暗替凌痕感到不值,也是语可说。

王礼尊一回来,大家原本还有些谈意,此时也是兴趣乏然,那股劲儿再也提不起来了,便即都埋头干自己的工作。

凌痕的工作就是配合整个企划室的成员们,替他们复复印什么的,他也不清楚王礼尊交来的是什么样的资料,反正就是复复印了,又不是什么的苦差,这干就干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