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33.群狼咆哮之时

2018-11-09 18:48: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33.群狼咆哮之时

当加文森特从腰间解下斩龙斧的时候,普拉格再也无法保持那副镇静的姿态了,他从座位上站起身,那维库人禁锢着戈隆摔向地面的那一幕,让他都有些头皮发麻,他还指望这头戈隆帮他赢得第三名呢!

要是就这么被废掉了…

戈隆没死,实际上对于这种体型的生物而言,即便是致命的伤势,只需要足够的食物和一段时间的修养也能恢复如此,它们的体型就是它们最大的BUG。

刚刚被加固过的地面再次出现了一个大型的凹陷,但杜恩的脖子被摔断了,尽管它还没死,可惜加文森特不打算让它活下去了,尽管这野蛮的生物给他带来了久违的快乐,那是从离开瓦拉加尔之后,就再没有过的快乐,战斗的快乐。

他从地面上爬起来,朝着还在高喊瓦拉加尔的观众们挥了挥手,还把自己那已经变形的头盔摘下来,随便找了个方向丢了过去,结果引来了狂热粉丝的争抢,那东西绝对是个宝贝,能在戈隆的重击下只是变形,已经证明了它的材质。

尽管维库人的头盔对于普通人来说太大了,但主要拿回来随便改一改,就是一副足以传家的盔甲了。

“战胜一个值得纪念的对手,就要取走对方的某一部分作为纪念,通常是脑袋,这是维库人的传统,普拉格,瞧,那家伙举起斧子了…”

乔拉齐公爵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声,侏儒术士咳嗽了一声,手里的法杖轻轻在地面上一点,整个人就化为影子消失在了看台上。

“嗨,伙计,商量个事情。”

加文森特举起斩龙斧,正要砍下去,拿走自己的战利品,耳朵里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放过我可怜的戈隆怎么样?”

忽!

维库人的脑袋转向了普拉格藏身地方,这一刻,维库人的表情狰狞的让术士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然后他就听到那个凶神用口型回应到,

“你要抢我的战利品?上一个这么做的家伙活的很好,每天都有人给他喂饭呢!”

普拉格表示这个说法有点吓人,所以他急忙换了种说法,

“不!我的意识是,我们可以交换,你看,我一直听到你在说瓦拉加尔的事情,尽管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但我相信,你来这里是肩负着某种使命的,是需要宣传瓦拉加尔的威名吗?我可以帮你,一个月,就能让这个名字响彻整个世界!”

“噗!”

加文森特一斧子砍了下去,鲜血四溅,然后扭头对侏儒露出了一个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容,

“成交!”

普拉格和他的魅魔目瞪口呆,玛娜拉小姐敢用自己上个周刚刚睡过的那个精灵凯子发誓,这绝对是她见过的最疯狂的交易。

术士更是有些抓狂,他尖叫到,

“…见鬼!你砍掉了它的手,这会让它的战斗力下降最少一半!你这疯子!”

加文森特将那巨大的爪子提在手里,满不在乎的用口型说,

“这是战利品仪式!这是最棒的部分!你不能阻止一个维库人对战利品的追求!而且听我说,玩魔法的小个子,你根本不懂这东西的真正强悍的地方,装个铁钩只会让它更强大,如果再加上灼热的魔法那就更棒了,它的爪子太钝了,你看,它连我的护甲都撕不开!”

侏儒想了想,挺有道理,不过看着杜恩只剩下一口气的样子,他也叹了口气,

“可是它快死了…骨头都摔断了。”

“它不会死,小个子,我刚都察觉到了,这个生物和大地有联系,只要给它足够的食物,再来一点治疗魔法,它很快就能继续战斗。”

听到这话,普拉格扭头看了一眼观礼台,眼珠子转了几圈,

“…听上去很不错…我开始喜欢你了,野蛮的家伙!而且看上去你对这些大家伙很有研究,有办法让它快速恢复战斗力吗?”

加文森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的鲜血,

“这要看你能给出什么代价了。”

就在加文森特和普拉格说着某些暗处的交易的时候,雷加也在对自己的角斗士说着战略。

老兽人坐在椅子上,拉戈什几个人站在他身边,说起来,雷加和拉戈什的关系很奇怪,两个人本该是奴隶和奴隶主的恶劣关系,但真正跟随着雷加在外域跑了近3年之后,拉戈什发现,这个老兽人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奴隶,或者是不值钱的角斗士。

他感觉,老兽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着一把剑,就像是铁匠在看着自己的作品,最完美的作品,而且对于当初战技稀疏的拉戈什来说,老兽人更像是他的导师,而不是他的上司或者主人,而且在他带着瓦蕾拉和熊皮夺得了鲜血之槌的冠军,并且看着那个年轻的兽人通过了拉戈什的考验,拿走了血吼之后,自制力很强的雷加那一次罕见的喝醉了。

“你会是我最后,也是最强大的学生,你会是真正的冠军!”

这是雷加亲口对拉戈什说过的话,拉戈什并不愚蠢,他能听到雷加归隐的意思,只是不知道这个老兽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总之,雷加和眼前这三个桀骜的家伙关系很好,他那双冰冷的眼睛扫过了眼前这三个在保养武器的家伙,最后轻咳了一声,主动开口,

“你们也看到那个维库人战斗的场景了…有信心吗?”

瓦蕾拉第一个放下了匕首,她皱起了眉头,“这个维库人是哪里冒出来的?以前根本没听到过这一号家伙,坦白说,看到他打赢那戈隆,我有点信心不足。”

熊皮抬起头,看了一眼瓦蕾拉,

“我们去年不是也干掉了一头吗?”

“那不一样的,熊皮。”

拉戈什接过话头,将手里的长剑放了下来,低声说,“我们干掉的是幼年的戈隆,今天这个,是真正的成年体,而且从那个维库人的气势和力量来看,即便是你,可能也顶不住他的正面攻击。”

雷加眼睛一亮,他知道拉戈什最强的,并不是他的力量和他的狂野,而是他的脑袋,那不是一个战士应该拥有的智慧,但当两者结合,就诞生了拉戈什这个怪胎,狡猾如狼,凶狠如狼。

“所以呢?”

老兽人主动开口问,拉戈什的双手合在一起,活动了几下之后,看着雷加,

“我需要一面盾牌,最好最硬的那种,那个维库人的武器有些奇怪,根据我的观察,它的威力是根据缠绕怒气的多寡来提升的,我们都看到了,一旦让加文森特的怒气蓄满,就连戈隆也破不开那怒气,所以…”

“我们得在他没有最狂怒的时候,就击败他!”

瓦蕾拉接过了拉戈什的话头,但说完之后,她又摇了摇头,

“这太难了,对他那样的战士来说,积蓄怒气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所以就不要让他有怒气!”

拉戈什回过头,看着熊皮,这个大德鲁伊的背景很神秘,绝大部分情况他都是巨熊或者猎豹形态,但拉戈什知道,熊皮会的很多,这是个深藏不漏的家伙,所以他直接问,

“熊皮,我记得德鲁伊们有一种能让人心灵平静的法术…你会吗?”

德鲁伊头也没抬,

“你说的是超脱…我会,但那是个持续性的法术,是需要维持的,而且如果是面对加文森特这样的对手,我没有把握。”

“不需要你战斗!”

拉戈什咬了咬牙,“最多能维持多久?”

熊皮这才抬起头看了拉戈什一眼,看到他眼睛里的坚定,他想了想,“三分钟,极限了。”

雷加眼看着拉戈什有了自己的安排,他没有再插话,而是非常简洁的说,

“普拉格的戈隆也不是一无是处,记住了,加文森特的胸口和左腿都有伤势,你的魔法剑能够破开他的盔甲,拉戈什,我知道你的内心藏着一条喜欢看风景的狼,但是这一次不能留情!”

老兽人指了指自己的脸上的刀疤,一次一顿的说,

“你要的盾牌我会帮你找来,但记住,拉戈什!这就是心软的下场!加文森特一只碰着就会流血的猛虎,他不需要你的怜悯,记住了吗?”

拉戈什看着老兽人,郑重的点了点头,和老兽人一样,他脸上那条贯穿了脸部的刀疤,也是心软的下场,这样的教训,一次就足够了。

由于是厄运之锤角斗大赛的最后一下午了,所以黑暗世界的大佬们慷慨的让饮食区给每一位观众送来了美味的午餐,今天下午,冠军就会出现,但在决赛之前,还有一场决定第三名的比赛要打。

是刺客联盟和黑铁酒吧,普拉格已经拉着加文森特去处理它的宝贝戈隆了,要在比赛开始前,给这个大家伙装上一个锋利的魔法铁钩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过得益于普拉格和索瑞森大帝近期还算不错的关系,在比赛开始前,刚刚从大锻炉里取出来的还散发着高温的铁钩,总算是装在了杜恩的断臂上。

加文森特给了普拉格一种罕见的草药,那是专供给瓦拉加尔的英灵们使用的“兴奋剂”,能够大幅度压榨戈隆的潜力,但用过这一次之后,杜恩就得经过漫长的修养才能恢复到全盛状态。

这对于普拉格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即便是杜恩死了,他也只会为自己付出的赌注悲伤,注意,千万不要被这个侏儒善良的外表骗了。

他是黑暗世界的大佬之一,打交道的都是坎瑞萨德和乔拉齐这样的人物,坐拥黑铁酒吧已经近30年,能做到这个位置上,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家伙。

善良?那玩意值多少钱?

吃饱喝足的拉戈什,瓦蕾拉和熊皮也坐在了最后的比赛场等待比赛开始,在他们对面,维库人盘腿坐在地上,正抓着一头烤全牛大吃大喝,在他身后,时不时有热情的观众为他扔下来一些美味的食物,对此加文森特来者不拒。

每一个战士都应该有一副钢铁一样的肠胃,不管是美食还是生肉,都应该可以轻易消化,每一个战斗都应该有一副狗鼻子,能够轻易的分辨出食物里混杂的药草,每一个战士,都应该有一双鹰一样的眼睛,第一时间发现注视自己的人,如果没有这些,就说明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

显然,加文森特和拉戈什都是合格的战士,所以两个人的目光在下一刻撞在了一起。

维库人觉得对面那个黑发人类很有意思,那家伙很弱,但本能告诉他,那是个危险的对手!

而在观礼台上,双手还抱着厚厚的纱布的安度因出神的看着坐在比赛场上的拉戈什,吉安娜和莉亚德琳去照顾狄克了,他身边的人都没有见过他的父王,但小王子完整的看完了这几天所有的角斗,他无数次观察过拉戈什。

那记忆中的脸,头发甚至是咆哮的时候混杂着一丝洛丹伦口音的通用语,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那就是他的父亲!

不…不全是。

安度因的思索还在继续,但下一刻,一声狼嗥让他忍不住抬起头,紧接着,千万声狼嗥几乎同时响起,还有奔腾的声音,那荒蛮和狂野的味道扑面而来,在这个本该应该激动人心的时刻,却硬生生被染成了一层惊恐的面纱。

这个突发事件吓了所有人一跳,站在最高处的古尔戈·索克和巨魔伍迪看的最远,当他们看到密密麻麻的黑狼从四面八方冲过来的时候,地精惊恐的声音忍不住大喊到,

“兽潮!!不…是浪潮!那些畜生疯了,整个菲拉斯的狼都疯了!”

此时正在照顾虚弱的狄克的维琳德却突然愣在了原地,手里的水杯也掉落在了地面上,

“怎么了?星歌。”

狄克也听到了那些狼嗥,他第一时间看向暗夜精灵小姐,这里只有她有召唤狼群的能力,维琳德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她怔怔的看向了正东方。

“它来了!”

“谁?谁来了?”

“戈德林…狼神,它来了!来寻找它的眷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