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乱世慷慨我行歌第七十八章梦醒时依旧如此

2018-11-08 17:22:0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乱世慷慨我行歌 第七十八章:梦醒时依旧如此

朦胧中听得声声救驾,脑后却阵阵疼痛,这感觉蛮稀奇的,记得儿时李家哥哥打过我,害得我眼泪没少流,虽然小报复心理染湿了他的衣裙下摆,弄得跟尿裤子一样,看他窘迫的表情,心中多少解了恨。

思绪飘荡,浑然不知身陷何方,待得再醒来时;

陌生的屋顶,陌生的味道,微微侧过头,这是粗布枕头宫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颔首下额被角,这是乞丐的床铺这梦境好真实。

合上眼,再睁开依旧如此,齐载雪慌了

木门被推开,执拗的开门声闻所未闻,转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人走了进来,抬脚阵阵铃铛响,惹得好奇,这人为什么在脚上拴着铃铛稍见遗忘的慌乱,再次席卷,我要问一下这是哪里本宫在什么地方

开口声哑,竟是说不出话来。这让她感到了恐惧

“这人怎么办”小白看着石上的罗裙少女问道。

“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淋了淋手上的水滴,带着丝丝皂角香,竟是掩盖住了原本血腥味;明明平淡的语气,却真的很难听。

小白听到此话泛起了些许情绪,感到十分冷血,反讽道:“我不知道这人是谁,也不知道许了她什么条件,能让她付出双脚为代价,不过我想,更可能是待醒来时,发觉一对脚没了踪影,莫名其妙间倍感绝望,你说呢”

“谁知道。”,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小白仔细想了想,自嘲笑了笑,的确,这点事,的确不值得让这老儿在乎的。

“先让君夜照看着吧,既然你舍不得那便由着你,刚刚你不是已经看了个仔细,这人便给你留练手的吧。”见小白要开口反驳,便挥了挥手止住,“先生我有些累了,这人你要与不要自己拿捏,没事就出去吧。”

小白合上嘴,深呼出一口气。

君夜上前给其喂了口水喝,见其胡乱扭动的身子就知道,麻药的药效依旧存在,“你先休息一阵,待药效过了就会好些。”没有再说其他,并没有告诉她一切,这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喝过水后喉咙湿润,舒服了些,又听到这声回答,也就想闭上眼睡过去,也许再醒来时,这噩梦也就消散了。

隐隐脚步铃铛响,关门执拗声;“生得倒挺不错,可惜没当初的小白耐看。”微微愣神,哈哈两声一笑而过。

晚间天黑,雪中树下,燃柴煮肉,三人举杯;东青从锅中挑一块肥得流油的肉块丢给身侧的大黑鸟,小白咬烂一块筋肉后喂给小黑猫,带倒刺的舌头舔过手心微微痒痒,君夜夹一块肉独自品尝着滋味,正想称赞一声东青好手艺,忽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哭喊,声嘶力竭的尖叫后,仿佛晕了过去。

“不去看看”东青点头示意君夜问道。

“吃完再说,早已料到会如此。”小白倒是淡定替君夜回答道。

小白给君夜夹了块肉,“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喽,想想当初的我,有劳师兄了。”既来之,待安之,在无力反抗漠然承受前,还是有些许愤怒是需要发泄的,这个待字,谁知道要持续多久。

“师兄会的。”被这举动所打动,语气格外坚定。

动动筷子便收买了二师兄,在东青看来,二师兄还真是廉价啊。一侧啧着筷头的东青恶趣味想到。

都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之前不曾有过其他感想,可如今见识过女人的喧嚣后,方才知道名为光阴的那支箭的箭头上缠着枚哨,破旧的织布机上,那柄如日月般的木梭走得飞快,不过却是吱嘎乱响格外恼人。

每日里听着各式各样的咒骂别有一番风味,当然小白没有受虐的倾向,只是听到一句格外亲切的家乡话时,方才会心一笑,心中有些急不可耐想上去问个明白,可却知道这个时候走上前无疑不是去找骂,所以待得今日雪落,来到这鬼谷小院也有数月之久,则安之时,小白问道:“你来至哪里”

“齐国。”

听到齐国这一回答,小白眯起了双眼,得知世上有很多界后,才发现自己是井底之蛙微不足道,在这等不知名界中的鬼谷小院里,竟能遇到出身同一界的妙人,岂能不叹一声他乡遇故知,虽然理不正言不顺,不过大概就是这么一种喜悦,难以言表。

郁郁的低沉着头,原本俊美的俏脸蛋此时已然苍白一片,每日里的谩骂也使得胭脂秀红唇白紫开来,格外憔悴。

“我来至姜国。”小白说道。

那少女豁然抬起了头,看着小白。大概她此时的心情与小白一般。

齐杨姜,三国战争不断,四周小国进贡朝拜平安度日,说起这三国鼎立之势可谓是三言两语说不得,早在二百年前齐杨两国各霸一方,终日战争不断,杨国兵强马壮再有当世第一智将运筹帷幄如虎添翼,一方姜字旗打出堪称所向披靡,哪怕是齐国这种根基雄厚的帝国,也被打得连连败退,怎奈当时杨国国主听信谗言,连下十二道金牌硬是要撤了姜家的兵权,君逼臣反,姜家家主当即振臂一挥,丢了虎符,只问一声:谁人愿与我共存亡

一呼万应

没了爪牙的病猫接连败退;

齐国试图拉拢,无果。

铸姜国

风口浪尖中岿然不动存活的二百年之久,谁料一朝之间,杨国举国之力数以万骑直破姜国城毁国破,理应大获全胜,谁知姜国奋死抵抗,竟是两败俱伤,齐国在此发难若不是杨国大才,大学士柳云修乃惊世才绝之辈,此役必败无疑。

打响了他柳云修的名号,也打退了齐国的突袭之兵

“姜国一片废墟就那么荒废着,值钱的东西都充了军饷,一片瓦砾也无人来管,想来杨国需要这座荒废的城池来彰显一番自己的强大,震慑四方蠢蠢欲动之心。”齐载雪淡淡道。

小白攥紧了拳头,心中说服自己说不要生气,成王败寇无处说理,来日打回来就是了,这种故事写在书中都略显老套,自嘲的笑一笑,其实不用那么生气的。可是,这种事读下来的确无趣,不过此时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真不是滋味

书中都说王子复仇事半功倍,可再如何自负的我,看到千军万马,也会忍不住打颤,窝囊的说一声不吓尿裤子就算够胆大的了,让我谈笑风生只身一人面对那杀气腾腾的军队

你不是在说笑

皱眉,单手揉着额头;灵光一闪,我有公子爷我怕什么再不济不是还有东青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不是想那些事的时候,连这小院都逃脱不了,谈什么复国。

“节哀顺变,毕竟一切都过去了。”齐载雪看着以手扶额的小白顿生保护欲,自己的话掀开了这少年伤口,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看模样要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知书达礼想来生得富人家,一朝之间国破家亡远赴他乡,不知他是如何熬过来的,可怜的孩子。

“对啊,毕竟,都过去了。”欲哭无泪的语气哽咽道,抬头看到对方眼神就知道她看出了什么,想来我该幼稚些伤心些,毕竟看到一个比自己还要惨的人,心中难免会好受一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