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万世之皇第六百三十一章敲打

2018-11-08 17:18: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万世之皇 第六百三十一章 敲打

“福老,好久不见了!”王岳停住脚步,对老者点头致意,面对后者的态度,并未如他身上的气势般高高在上,盛气凌人。

因为这个老者,王岳认识。几年前,王岳在夏知舟的带领下,初入大夏拍卖场七撼宗分馆时,便正是这位人称福老的老者接待的他。

如果王岳所料不错,这位老人在夏知舟与夏知守之间,应该与前者走得更近,分属于夏知舟一方的阵营。

既如此,王岳当然要对其和颜悦色,另眼相看。

“是啊,四年前七撼宗一别,直到现在方才见面,确实好久不见!”

“仅仅四年不见,王岳小友便由当初一介普普通通,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一跃成长为天下有数的万象境至尊,进步之神速,远超世人意料,真是后生可畏!”

老者感慨,此番话语,一半是恭维,一半则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惊叹。

福老虽为大夏拍卖场几大主管之一,可在其几十年的上位时间里,依旧管事少,修炼居多,可即便如此,他的修为境界依旧在神通境后期徘徊回收树脂
,不要说破入万象境,就连修至半步万象境都难。

正是因为自己卡在修道瓶颈多年,福老方才清楚,王岳如今道果的可贵与可怕。

“至尊小友,请随老朽进城!”下一刻,老者对王岳轻轻点头,随后一马当先的走入长夏圣城,在前方为其带路。

“有劳福老为晚辈带路!”

王岳轻轻点头,跟在福老身后,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走入长夏圣城:“敢问福老,夏知舟还好吧?”

“唔,大体来讲,这段时间,少爷过得很好。不过今日,少爷多少要有些烦心事,恐怕要仰仗至尊的力量方能解决!”

老者皱眉,说话间,脸上的灿烂笑容悄然隐去。

王岳听出了老者的弦外之音,这一刻,眉头好奇挑起:“哦?今日在你们大夏拍卖场,难不成要发生什么大事?”

“至尊果然聪慧!这件事情,我本来不该向外透露,不过......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在至尊您手里,应该有一枚我大夏拍卖场的至尊客卿令吧?”

老者对王岳轻轻点头,口中话语在说到一半时猛地打住,警觉环顾着周身奔流不息的人潮,欲言又止。

“唔,你是指夏知舟给我的银色客卿令吗?”

王岳闻言,当即会意,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枚巴掌大小,以白银锻造的令牌,递交到福老手上,另其仔细观看。

“嗯,没错,这是我大夏拍卖场的至尊令牌,虽然没有黄金客卿令珍贵,但凭此令牌,也足够知道我大夏拍卖场的几乎所有秘密!”

老者轻轻点头,说话间,将手中这枚白银客卿令重新递回到王岳手中。

“恳请福老明言!”

王岳脸色平静的将客卿令收起,即便知道在白银客卿令之上,犹有黄金锻造的至尊客卿令,脸色依旧未曾发生任何变化。

因为王岳知道,夏知舟那块黄金客卿令并未送给别人,正是送给了宁楚寒,而宁楚寒又是自家兄弟,王岳自然不会因之不快,嗔怒。

“哎,告诉至尊小友也无妨......今日,我夏家将会在夏知卫与夏知舟之间樱桃苗求购
,正式择出,继任下一代大夏拍卖场场主之位之人!”

“如果老朽所料不错,在今日的选举中,夏知卫长公子十有八.九要将夏知舟少爷压下,成为下一任大夏拍卖场场主!”

福老脸色愁容不展,这一刻,道出了他忧心忡忡的真相。

王岳眉头一皱:“这么快?眼下夏知卫不是尚在万里之外的蛮荒南域,参加潜龙之战的最终决赛么?为何不等他回来再做选择?”

说话间,王岳本能的为夏知舟感到一阵不妙。

“哎,实不相瞒,初始时,我大夏拍卖场高层确实有此打算。”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夏知卫在潜龙之战上的表现尤为耀眼,频传捷报,在家族中的声势更是随之水涨船高,族中支持夏知舟上位者,恐怕是觉得时机已经成熟,未免夜长梦多,故此才会提前发动了今日这场选举......”

“事到如今,恐怕只有至尊您,才能帮少爷渡过眼下这道难关了!”

说话间,福老脸上的忧愁之色,一时间更甚。

“没事!有我在,夏知卫一定不会鸠占鹊巢,成为下一任大夏拍卖场场主!”对此,王岳简明有力的回应,脸上写满坚定。

严格说来,夏知卫与夏知舟竞选下一任大夏拍卖场场主之位,本是一场属于夏家内部的力量斗争,纵然王岳心系夏知舟,对此也不好过多干涉。

可需知夏知卫此人,一贯与夏知舟不对路不说,最近一段时间,王岳更是意外查明,当年他与夏知舟、宁楚寒、洪湛四人在外门的十日袭杀一事,背后的主使者,便正是夏知卫无疑。

既然当年,夏知卫曾对他们狠辣出手,妄图置他们于死地,那么现在,王岳自然要想方设法,阻止夏知卫成功登上下一任大夏拍卖场场主的宝座!

“眼下,夏知舟正与家族高层,正在圣城的议事大殿开会,本不能打扰。”

“不过,小友您贵为至尊,又有我大夏拍卖场的银色客卿令,于情于理,您都有资格进入议事大殿,以您的意志,影响此次议事的最终结果!”

福老低语,下一刻,脚下步伐猛地变快,带着王岳,飞也似的向议事大殿走去。

显然,福老之所以如此,分明是怕少了王岳的影响力,夏知舟会在议事中吃亏。

“议事大殿到了!”

下一刻,王岳在福老的带领下,于一座异常恢弘、大气的圣殿前停住脚步。

这座大殿无比宏大,飞檐走壁,勾心斗角,大殿上每一处装饰都奢华至极,一砖一瓦,无不透露着夏家的丰厚底蕴,远非王家的议事大殿所能比拟。

不过此刻,在大夏拍卖场的议事大殿外,有三位老者并肩站立,无巧不巧,正挡住了王岳与福老进入议事大殿的前路,通过三人脸上异常冷漠的表情来看,他们分明故意如此,不想让王岳进入。

“哼,你们三人站在这里,拦住我与至尊客卿的去路,究竟是什么意思?”福老脸色阴沉,这一刻终于忍不住出言呵斥起来。

“没什么意思,只是眼下,我夏族长老会正在议事大殿中商量要事,不论是你,还是这位陌生来客,皆不得入内打扰!”

三名老者中,居中站立的老者一脸冷漠,根本没有任何让开之意。

显然,这三名老者与福老不同,如无意外,应该皆属于支持夏知卫的派系!

“哼,刘老,你这说的什么蠢话?我乃是大夏拍卖场的十大主管之一,这位更是我大夏拍卖场的至尊客卿,于情于理,皆有资格进入议事大殿,参加今日大夏拍卖场下任场主的选举,你居然说我等不得入内打扰,真是可笑!”

福老眉头一皱,看向三名长老的目光,分外不善。

“哼,你虽然是我大夏拍卖场的十大主管之一,但平日里一直忙于修炼,对拍卖场的诸多事务皆疏于管理,已然不适合继续担任拍卖场的大主管,故而此次议事硅酸铝毡
,你已没有资格参加!”

“至于这位来客么......”说话间,这名被刘老的老者微微转头,一脸不善的看王岳看来:“真是不好意思,在老朽的记忆中,大夏拍卖场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至尊客卿,你必是假冒,所以我也不能让你入内!”

老者话语冰冷,更兼阴阳诡辩,与福老针锋相对,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他们进去。

“哼,刘老你的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不管我是否尸位素餐,只要眼下我还是拍卖场的十大主管之一,我便有权参加此次议事,你根本无权拒绝!”

“至于这位小友,更是手持银色客卿令而来,乃是我大夏拍卖场的至尊客卿,你们三个是什么东西,胆敢阻止至尊客卿的脚步?”

福老怒极而笑,一言一句,皆有理有据,怎奈任他据理力争,三名老者就是岿如磐石的拦在大殿门前,死活不放他们进去。

这三名老者,皆具有神通境后期的极致修为,随便一人,战力都与福老仿佛,只要他们执意拦在福老前路,以后者之能,确实拿这三名老者没有任何办法。

“你们真是有够卑鄙!”

福老怒斥,他与王岳每在门外浪费一秒钟,大殿里的局势,无疑就要恶化一分。

“哼,随你怎么说,总之这次拍卖场高层议事,你们就是不能进去!”

刘老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嘴角更在悄然间微微扬起,仿佛已透过福老气急败坏的怒容,看到了今日议事的最终结果。

“福老,你干嘛和狗啰嗦?野狗拦路,我们把狗踹开,继续前进便是。”

“你可真是有趣,居然和野狗讲理!”

便在这时,王岳动了,一整衣袖,绕开福老,好整以暇的向三名老者走来。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胆敢出言羞辱我等?”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小畜生!”

刘老闻言,当即为之一愕,几息时间后才反应过来,怒火冲天,随后想也不想,便伸出右手,向王岳一掌拍来。

刘老身为拍卖场的十大主管之一,地位尊贵,养尊处优,已有多少年未有人敢当面骂他,眼下被王岳辱骂为野狗,自然怒不可遏,愤而出手。

刘老身为神通境后期强者,对自己的战力有绝对自信,掌力还未落下,脑海中便已先一步浮现出,王岳被其一巴掌扇飞的情景。

“去吧!”

对此,王岳淡笑,面对刘老这一掌,同样轻描淡写的一掌拍来。

呼!——

于是下一刻,伴随着一股大力,刘老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王岳一巴掌重重扇飞,整个人呈大字形,如烙大饼般,姿势异常狼狈的贴在议事大殿的石门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