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无缘消受美酒香

2019-05-16 18:54: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鸭翅煲仔饭的做法
巴西大幅减少亚投行认股数 将仅认购50股股本
110876.html" target="_blank">OPPO向三星订购曲面屏或将使用到新机
为什么相比芯片我们更在意深度学习框架的中

自杜康造酒以来,国人们高兴时喝一口,以增气氛;愁苦时喝一口,以解郁结;相聚时喝一口,以助谈兴;离别时喝一口,以表深情总之,酒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样东西。所谓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中国的酒文化经过几俄媒:俄飞机将在美国上空进行观察飞行
千年的发酵、酝酿,可以说是博大而精深,不信翻开历朝历代的诗文来看,始终弥漫着一缕或浓郁、或清醇的酒香。

开坛十里香,隔壁醉三家,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虎魄光也许是读过一些这样的诗文,无形中遭到这一缕酒香的诱惑,受到这一脉酒文化的浸润,况且曾以半个文人自诩的我,顶向往的又是古人那种诗酒相伴、诗酒唱和的闲适生活,所以对这杯中之物,我向来也是喜欢的。然而不无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一个沾酒即倒的爱酒之人,这多多少少似有一些叶公好龙的嫌疑。

记得第一回真正喝酒是在我20岁那年的生日聚餐上,经不起朋友们一再的劝说,又凭瑞士4月份CPI环比上升0.2%
着1股子年轻气盛,强自灌下两杯黄汤,然而没过多久,便感觉头疼、胸闷、气喘,五脏六腑犹如翻江倒海,好似有千军万马正在奔腾、厮杀;等到忍无可忍,仿佛火山爆发,刚吃下去的东西和着苦水、酸水,夹着臭气、腥气,箭一般地喷射而出。到这时候捶胸擂背,呃呃连声,眼泪、鼻涕、涎水在一张青白痛苦的脸上纵横交织,更那里还有文人的半点儿斯文。到此也算真正见识了美酒的后劲,和烈性。

本来吃一堑是该长一智的,可那时的我偏不信邪,以为这酒量只要练练总可以练上去的。所以曾有那末一段日子,我很认真很努力地练过饮酒,几近每天都强制自己喝下一小杯老酒;固然在这一段时间,也曾被朋友们拉去,又有过几回花天酒地的痛苦经历。然而一段时间坚持下来,对那酒还是看着挺美、闻着觉香,可一旦入喉仍然是火辣辣的苦涩,结果酒量丝毫不见长进,倒弄得整日里头昏眼花醉眼朦胧,可谓是自讨苦吃。后来不知在哪里看到一篇文章,说是喝酒跟遗传有关,能喝酒的人体内含有一种化解酒精的成分(具体叫什么名堂已记不清楚),不会喝酒的人则很少含有这类成份,而这类成分就跟遗传有关。想想我的父亲、我的祖父都是滴酒不沾之人,似也有些道理,所以对于练酒之事从此作罢。由此也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事情并不是通过努力就能做好,这就如临水效颦的东施,不管再怎么挤眉弄眼,终成不了天生丽质的西施。

自此每逢酒宴,还没上桌,先高高地挂起免战金牌,自称吾辈不是酒中仙。固然也不是回回管用,遇上善饮且热情之人,你一再推却,他一再劝说,若不费一番唇舌,怕是难以过关;有时实在推却不过,也只有怀了一种舍得一身剐的大无畏精神,捏住鼻翼,囫囵吞下一杯,用一脸灿若关公似的红霞来说话了。偏我近年的体态日渐发福,虽绝少喝酒,可这小肚却一个劲的往外突,乍一看倒是一个招牌似的将军肚,因为此又不知令我在酒桌之上多费了多少口舌,遭遇了多少尴尬?

许是自己不会喝酒的缘故,故而对那些能喝之人特别佩服,看他们喝酒时的萧洒从容劲,常常心生羡慕;更遑论李白式的酒仙,于酒酣耳热之际,于醉意朦胧之间,尚能文思泉涌,甚至酒助诗性,锦心一动,绣口一吐,便抵得上半个盛唐。

虽然自各儿不会饮酒,但平生也见过许多善饮之人,或细酌慢品,或鲸吞海饮,往来酒场,纵横驰骋,而其中最利害确当数二位东北老兄。本人曾谋生于东北,一日中午,因事与二位老兄同下酒馆,没等酒过三巡,我早已醉趴酒桌,待悠悠醒转,见已日薄西山,而环视二兄,犹在杯来盏往,且谈笑自若。看我梦回,二兄同问:尚能喝否?问得我一惊一乍、大跌眼镜,然见他俩意犹未尽,勉强陪坐,于是添菜暖酒再整筵席,孰料,这一喝竟又喝到月满西楼。

羡慕也好,遗憾也罢,想我这一生,终是于酒无缘,任它百年陈酿,任它琼浆玉液,于我而言都是一味苦涩而已。正其如此,爱酒如我者,也只好在古贤今人的诗酒文章里,闻一回酒香,过一把酒瘾了!

子宫内膜炎吃什么药
白带多白带黄怎么办
子宫内膜炎的症状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