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娇娘有毒第072章古墓太

2019-01-11 15:37:4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娇娘有毒 第072章 古墓

萧瑜进去与两人见礼,凌轶微笑略微颔首,李璋却是眼皮都没抬。

凌轶朝旁边的侍卫示意,领了萧瑜到旁边的小棚子坐下静候。不多时,有人来禀,因相隔不远,她隐约听到说已经砸开了两道封住墓穴的石墙,据估测如今看到的就是最后一道门。

“停下,等。”凌轶冷静道。

将近午时,正是阳气最盛之际,凉棚中众人撤至山脚下,遥望山上。

只见一个道人打扮的男子在石门边上不知鼓捣了什么,轰隆一声巨响,石门下陷,幽深的墓道出现在众人眼前,无数箭矢激射而出,引得山边看热闹的民众齐声惊呼。

好在众人早有防备,并没多少损伤,只有开启石门那人左臂中了一箭,萧瑜在山下没看清其神情,但见其立即挥起长剑,毫不犹豫地将中箭的手臂砍掉,顿时血流如注,脸色煞白出了满头冷汗。旁边的军士急忙抢上前,为其止血包扎。

萧瑜不禁打了个寒颤,转过头去。

这古墓真的太危险了!

李璋遣了五名各处寻到的盗墓高手先进入墓中探路。过了不久就有一人出来,却是脸色煞白,待被抬下来还半天说不出话。

娇娘有毒第072章古墓太

李璋脸色十分难看。

凌轶只得又让两个掘丘的老手进去。

半晌其中一人出来道:“墓道中设了悬魂梯,先前进去的已有三人送命,其余怕也会迷失方向。这陵墓太过诡异,小人无能,自知无法完成大将军交付重任,遂直接出来,甘愿领罪。”

李璋大怒,当场就要将此人杖毙。凌轶连忙制止了,让官兵将其带了下去。

萧瑜心中忐忑。钟朗和花玥居然还没到。若她就在山脚等待也就罢了,万一也要进入墓中……思之即不寒而栗。

又过了两刻钟,墓中仍无消息传出,李璋焦躁地又遣了人进去。而这时钟朗和花玥才从容而至。

今日花玥身穿石青锦袍,眉眼处蒙了二尺宽的墨缎,双唇紧抿,虽仍俊逸出尘,惹来众多目光,倒没引发什么大动静。钟朗仍是箭袖玄袍,身姿挺拔,脸色冷俊,却比花玥还出众。

李璋不悦道:“久闻钟将军乃高人,擅长问卦测算阴阳五行,这山中宝藏正缺此等人才,你二人为何此时方到?”

钟朗面无表情道:“这等大事,自然要择吉时天底下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良缘出门。”

李璋一怔,立时脸色铁青,但片刻后便缓缓吐了口气,道:“既如此,还请钟将军往山上一趟,看洞府内到底有何宝物。”

钟朗似乎对李璋是一个眼神也欠奉,直接看向萧瑜道:“你扶玥公子上去。”

萧瑜吃了一惊,脱口问道:“我也要去?”

但见钟朗神色平静无波,凌轶还朝其点头,便知在劫难逃,只得依言过去扶了花玥往山上走,觉得脚都有些发抖。

看到钟朗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萧瑜闷声问道:“钟将军你确定我这趟没有生命危险?”

“姑娘今趟定会逢凶化吉。”

“这可是你说的。”萧瑜想到其测算之灵验,虽不知是否安慰之语,心下安了几分。

到了墓穴前,守在附近的官兵连忙行礼。钟朗微微颔首算回了礼,径直往前行去。

萧瑜望着漆黑幽深的墓道,一股寒意从脊背冒出,毛骨悚然:“真要进去?”

“你想进去?”钟朗问道。

“没有。”萧瑜立刻摇头摆手地道。听他的意思,应该是不用进墓中去的。

“你不用那么使劲,我不会摔倒的。”花玥微笑道。

萧瑜才发现自己已由搀扶花玥变成紧抱其手臂不放,忙尴尬地放开手,重新扶着其胳膊。

花玥和钟朗没再前行,只是在墓穴前看了半晌,就下山去了。

萧瑜松了口气。

三人悠然下山,好似是来游玩一般。

李璋见钟朗折返,立刻屏退左右。

凌轶却没避忌萧瑜和花玥,仍让两人留下。李璋扫了萧瑜和花玥几眼,没多言,和颜悦色地问:“钟将军可知墓中葬的何人?”

钟朗漠然开口道:“约莫是武王之女延禧和延庆两位公主中的一人。”

“在墓前观看片刻就能得出结论,钟将军真是神算。”李璋称赞一句,随即沉吟,“宣德之乱武王的五位公主觉得累了中只有三个得享天年,禧庆这两个公主墓地确已成谜,不知其中有没有线索。”

“延庆曾深得武王宠爱,有传文王将其留下的原因除了堵悠悠之口外,就是想从她那里得到宝库的相关秘密,到永康生变,两位公主失踪,后世一直没找到其陵墓。”

李璋点头赞同凌轶之语,道:“钟将军可有安全出入古墓之法?”

钟朗摇头。

凌轶在旁笑道:“郡侯想必也知道,钟将军前些时候预测山洪所费心力甚巨,此番能过来观测已是勉为其难。”

李璋勉强笑了笑,转头喝道:“再派人进去!”

于是萧瑜就和钟朗花玥坐马车离开,路上还觉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知她来这一趟到底是为哪般。

但是不用在外面忍受烈日烘烤,还是不错的。萧瑜看了看马车角放置的冰盆,给花玥递上一盏清茶。

“多谢。”花玥解下墨缎,道。

“举手之劳而已。”

花玥和钟朗低声交谈了几句,忽转过头来道:“有件事想请阿瑜姑娘帮忙。”

萧瑜十分意外,想到上次李珍之事,笑道:“花玥公子不必如此客气,只管说来,若能办到我定会尽力。”

“我二人欲进古墓,希望姑娘能同去。”

“什么?那可不行!”萧瑜闻言极其震惊,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地拒绝过往得失。

花玥微微一笑道:“花某定然万分小心,不让姑娘有丝毫意外,到时你只管抓紧我就是了。”

其笑起来当真如朗月照花,明艳无比。萧瑜不由呼吸一窒,完全没听清花玥在说什么,只喃喃道:“简直是祸水啊!”

花玥登时笑容一敛,脸色微沉。

萧瑜立刻发现闯了祸,自知把人惹恼了,只得将功补过,讪讪道:“钟将军与花玥公子于我有恩,不过区区一古墓,有两位在,我、我有什么可怕的。只不知要准备些什么?”

“不用这么麻烦,阿瑜姑娘穿上件不那么显眼又利落的男装即可。”花玥立即恢复了从容,原来她这么容易骗的。

“钟将军有没有为古墓之行卜上一卦?有无危险?”萧瑜想了想,朝钟朗认真问道。

钟朗嘴角微抽:“姑娘放心,卦象显示逢凶化吉。”

“什么时候出发?”

“到时会到府上相请。”花玥微笑道。

音乐海报设计
现代装修效果图
工友木工机械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