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第1857章当我泥捏的第七更

2018-12-05 11:04: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1857章 当我泥捏的?(第七更)

凌寒展颜一笑,转头看向天凤神女,道:“凤儿媳妇,这你能忍吗?”

“不能!”天凤神女嫌恶地道,这个刘喻老是用贼眼瞄着自己,让她恶心。

凌寒摇摇头,道:“我也不能忍!”

他向前迈出一步,走向刘喻。

“哎哎哎,有话好好说,不要伤了和气!”诸谨连忙跳出来劝架,他是生意人,和气生财。而且,这件事也确实是刘喻做得太不地道了,人家都已经好心让出了修炼室,你干嘛还要咄咄逼人?

真以为人家是泥做的,可以任你拿捏?

“诸谨,你给我滚开!”刘喻气势汹汹,不屑地道,“本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遇到有人敢让本少道歉的!”

凌寒轻轻一拨,诸谨便被他推到了一边,他伸手抓向刘喻。

丹道城有丹道城的规矩,并不禁打斗,但绝不允许杀人——当然了,你完全可以在深山老岭里杀人,只要没有目击者就行了。

一般来说,只要死的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又没有人告状,丹道城也懒得去管。

还有一点,除非下位者主动挑衅,严禁强者向弱者出手。

因为丹道城的势力太多,要是哪家的小辈被打,就有长辈跑出来报仇,整个城市岂不是乱套了?因此,小辈的事情就由小辈自己解决。

凌寒就是知道这点,所以才会毫无顾忌地出手,只要不将人打死,就不会有分魂强者出面来对付他。

“好胆!

第1857章当我泥捏的第七更

”刘喻冷笑,一手按出,向着凌寒拍了过去。

别看他嚣张,有若纨绔子弟,可事实上他在武道上的天赋一点也不低,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成为刘家武道分脉的继承人之一。

——苍宙城刘家,那可是丹道世家!

苍宙城是丹道城治下的附属势力,一样是全城炼丹的,刘家共有两位老祖,一位老祖专职炼丹,不过只是一星丹师,但事实上一星丹师也十分牛逼了。

另一位老祖则是擅武道,为分魂强者,毕竟光会炼丹也不行,总不能出了点事情就要请人帮忙的,自己的力量才最可靠。

刘家也因此分为两脉,武道天赋好的就去练武,有丹道天赋的就去炼丹,像刘喻在丹道上并没有什么闪光点,可武道天赋不错,自然入了武脉。

因为刘喻这样的背景,这次来丹道城游玩,便被许多商人世家盯上了,想要通过他的关系获得新的丹药供应渠道。

在仙域,丹药永远是供不应求的。

被众星捧月地争相讨好,刘喻自然是优越感暴棚,也趁机狮子开口,索要好处。比如这时光修炼室,苍宙城就没有,他怎么也要尝试一下。

现在,凌寒居然敢向他出手?

真以为从丹道家族出来,武力值就弱吗?你也太天真了。

凌寒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别说刘喻连王者都称不上,更是刚刚才跨进二斩的弱鸡,就算是四斩巅峰的王者又如何?

啪,一掌按落,刘喻便被他捏着脖子拎了起来。

“唔!”刘喻痛苦地四肢乱蹬,可只是徒劳而已,在凌寒的手里,他就是一个婴儿。

“朋友!朋友!”诸谨急得跳脚,万一刘喻被打伤了,那诸家做不到刘家的生意还在次,要是刘家还放出话,让其他丹师也不与他们做生意,那诸家就要惨了。

可他根本近不了凌寒的身,一股气势压迫之下,他只能徘徊在凌寒三丈之外。

他这才知道凌寒有多么强大,不由心中叹气,你说你这个刘喻好端端地去招惹人家做什么?人家都已经把修炼室让了出来,可你还要咄咄逼人,这不揍你揍谁啊。

可他也不能光看着——虽然他也挺讨厌刘喻的,巴不得对方被打,可至少不能在自己面前啊。

他不断地劝说,说着刘喻的来头,想要劝说凌寒不要乱来。

凌寒哪会听,只是盯着刘喻,道:“嘴巴这么臭,吃泥长大的吧?”大黑狗不在,他没有什么创意,只好拣起地上一块石头,捏碎之后,一把就塞进了刘喻的嘴里。

“唔!”刘喻想要吐出来,却根本无法如愿,只能痛苦地摇着头。

其实以他的修为吃石头那是小意思,关键是这太丢脸了。

有人结束了修炼,刚好走出来,看到这一幕不由笑出了声。

刘喻顿时满脸通红,只觉那人的目光像是刀剑一般,剜得他生疼。

从来、没有、如此、丢脸过!

他用愤怒的目光盯着凌寒,他发誓,一定要杀了这个人,一定!

“呵,还没有学乖?”凌寒冷然说道,啪,就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噗!

刘喻嘴里的石头顿时喷了出来,不但如此,还有几颗断牙,半边脸庞都是高高地肿了起来,可见这一巴掌的用力之大。

这当然是凌寒没用全力,否则的话他已经神魂俱灭了。

嘭!

凌寒再往下一按,刘喻整个脑袋都是深深地陷进了地砖里,还好,斩尘有太多的时间和太多的元力,可以顺便淬炼一下体魄,足够强横,否则光是这一下刘喻不死也要少了半条命。

可饶是如此,他也是脑袋里全是星星,连自己是谁都要记不得了。

他双手无力地垂着,一只屁股则是高高耸起,这姿势有点暧昧。

凌寒不由就想到了大黑狗,要是大黑狗在的话,一定会这么干吧?

他露出恶魔般的笑容,道:“凤儿媳妇,你先避一避。”

天凤神女点点头,进了黑塔。

凌寒则是取出一根竹杆,这还是一株圣物呢,九竹紫竹,韧性惊人,每亿年才能长一节,非常珍贵。他嘿嘿一笑,噗地一下,就把竹竿头从刘喻的屁股里捅了进去。

“啊——”哪怕刘喻都已经有些意志模糊,可还是被爆菊的痛苦生生唤醒,他拼命摇着屁股,想要将异物排斥出去,但又怎么可能如愿?

诸谨则是看得呆掉了,完蛋,刘家的大少居然在他的陪伴下被人爆菊了,他也推托不了干系啊。

他欲哭无泪。

虽然凌寒现在的举动有些过份,但真能怪人家吗?扪心自问,若是这换到自己的头上来,会不会更加得愤怒?

凌寒凭什么吃亏,他又不是圣贤!

“以后,好好做人,天底下比你实力强、家世高的人多得是。你要庆幸,这是丹道城,否则以我的脾气,早就把你宰了!”凌寒拍拍竹杆,一晃一晃的,让刘喻的惨叫声又高了几分。(未完待续。)

土豆开沟培土机
钢套钢蒸汽保温管
风淋门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