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六百五十八章 王者

2018-11-09 18:04: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六百五十八章 王者

时间平静的过去了一个多时辰,随后那灰色的雾气慢慢的往两边分开,随后一只黑压压的大军,从灰色的雾气里开了出来,那灰色的雾气,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幕布,被缓缓的拉开了,而那大军就像是一直罩在轻沙里的新娘,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一看到对面的大军,血杀宗很多人心头都是一震,因为他们看得出来,对方的大军最少有百万人,而且这还是他们所能看到的,要知道后面的灰雾里是不是还有对方大军的存在,这谁也不知道。

随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对方大军中的一座大殿给吸引住了,那是一座高大的宫殿,由八只蛟龙拉着前行,宫殿前面的两杆大旗上的字,他们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北卫王府和雾影大将的字样,是那么的显眼。

在那大殿的旁边,无数骑着巨蛇的影将护卫在一旁,他们都静静的前行,没有人出声,除了前进的时候,甲叶撞击的声音,就在也没有别的声音了,但是这如山一样的压过来的大军,确实是让血杀宗的人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很快的对方的大军在离他们十里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那座大殿缓缓的向前,最后停到了大军的中间,离赵海有十五里左右,在他们与赵海之间,不只有十里左右的空地,还有对方大军的保护。

“你就是赵海吧呵呵,我是刚刚听说你的名字的,说实话,我都有些佩服你了,真是没有想到,在血海境这里,竟然还有你这样的高手,真的是十分的了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但是这声音虽然温和,听到人的耳中,却又有着无比的威严,让人不自觉的就感觉到,自己低对方一头,更让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你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却是不会有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你只会感觉是理所应当的,好像对方就应该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要知道这还是在没有见到对方的情况下,只听声音你就会产生这样的感觉,这真的是太可怕了,这不只说明对方一直身居高位,还说明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他的意识,完全可以通过他的声音就传递出来。

血杀宗那些高手在听到了个声音的时候,脸色都是一变,对方虽然只是出了一个声音,却让他们感觉到了无上的压力,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的实力竟然会这么强,只一个声音,就给了他们这么大的压力。

“不错,我就是赵海,没有想到,这一次来到我们血海境的,竟然是一位王者,真是失敬了。”赵海看着那座大殿,平静的开口,他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没有坐到异形王的背上,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修士一样,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

他的声音也并不大,就好像是在跟坐在对面的朋友聊天一样,但是他的声音,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平静无比,但是这平静的声音,就好像是可以扶平人心头创伤的良药一样,让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洗涤,他们心里因为之前那位北卫王的声音所升起的一丝敬畏感,也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同时这也让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震,因为他们知道,从对方的大军出现的那一刻,他们的交锋事实上就已经开始了,对方的大军出现,其实就是要给他们压力,就是要从气势上压倒他们,而那北卫王开口,就是为了进一步的打压他们的士气,他们的士气降得更低,最后在气势上,完全的压倒他们,到那个时候,不管他们是选择对战,还是选择投降,都是对方占便宜。

只不过对方没有想到,血杀宗这里有赵海的存在,对方的气势可以吓倒任何人,但是却没有办法吓到赵海,赵海见过太多的大场面,根本就不怕任何的气势,所以赵海一直平静的面对着对方。他当然也发现了对方的意图,他却并没有在意,因为他相信自己,就算是他一个人,他也可以面对对方的百万大军,要比气势,他从来不怕任何人,所以他根本就不在乎对方的这些动作,在赵海看来,对方这样的动作,根本就是无用之功。

对方很显然也没有想到,赵海会一点儿也不受他气势的影响,所以有一会儿没有说话,好像是微微的愣了一下神,随后那个声音才在一次传来,不过这一次那个声音之中,却带着一丝别样的味道,好像是一个人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语气之中微微的带着一丝的兴奋之情道:“赵海,你真的是很有意思,我真的想要知道,在我打败了六大宗门的联军之后,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只带着五十万人就敢来进攻我们难道你真的不把你们宗门弟子的生命当回事儿吗这么看起来,你可不是一个好宗主”

他这话不只是在跟赵海说话,同时也是说给所有血杀宗的弟子听的,这是一句摆在明处的挑拨离间之计,很显然对方这也是一次试探,就是想要看看赵海如何的回答,如果赵海回答不好的话,那么对于士气的影响会更大的。

“我们是血杀宗”赵海一脸平静的看着那座大殿,平静的开口道:“我们是从来不会因为敌人的强大而退缩的血杀宗,看你的样子,你对于血海境的事情,应该十分的熟悉,那也就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测,孤岛坊市那里,就是你们放在血海境这里的一个探子,就是为了打听血海境的消息的,所以血海境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你们全都知道,你们当然也会知道,我们血杀宗之前被灭门了一次,而且出手的是上界的大能。”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他平静的看着对方,沉声道:“在上界大能对我们血杀宗动手的时候,我们血杀宗并没有等着对方来杀我们,我们选择了反抗,我们血杀宗所有弟子,都选择了反抗,我们宗门的前辈,用我们宗门的镇宗法器血杀刀,伤了那位上界大能两次,让那位上界大能,断了一根手指,受了一次伤,这一战我们血杀宗是败了,但是我们面对的却是上界的大能,我们只是输在了实力上,却并不是输在勇气上,这一战虽然我们败了,但是却打出了我们血杀宗的骨气,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们血杀宗就算是面对比我们强得多的敌人,我们也有勇气亮出我们的刀,我们是血杀宗的弟子,我们怎么能弱了血杀宗的名头儿,所以,不管你们有多少人,不管你们有多么的强大,只要你是我们血杀宗的敌人,我们就会亮出我们的武器,这,就是我们血杀宗”

赵海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但是所有血杀宗的弟子听到了赵海的话之后,他们的心底,都升起了一股热流,他的身体不自觉的挺直了一些,他们感到无比的骄傲,因为他们是血杀宗的弟子。

北卫王沉默了,他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他好像是在思考着赵海的话,又好像是被赵海的话给震惊了,好一会儿,那大殿门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穿着一身华丽无比的白袍,他的面目十分的英俊,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但是他的两眼之中,却充满了智慧,他的头发乌黑,鼻子挺直,一双剑眉入鬓,皮肤也十分的白暂,他的腰间系着一条玉带,在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块白色的玉,不时的把玩着,但是他的脚上却没有穿鞋,就那么赤着脚站在那里,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无比的随意,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却又无比的强大,你站在他的面前,就会感觉到,他好像是一个天生的王者,他那怕是打扮的这么的随意,那怕是他赤着脚,也比其它人要高贵得多,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王者,他不需要任何的打扮来彰显自己的身份,那怕是他赤着脚,他依然是一个王者。

现在这位北卫王正看着赵海,同时也看着赵海身后的血杀宗大军,随后他微微的笑了起来,接着他沉声道:“我本以为,我对于血海境已经十分的了解了,我本以为,血杀宗已经完了,我本以为我打败了六大宗门的人,血海境就完了,就在也没有人敢抵抗我了,也许六大宗门的人,还会垂死挣扎一下,但是他们却不是我的对手,但是现在我发现,我好像是想错了,我的对手根本就不是六大宗门的人,六大宗门,不过就是冢中枯骨,翻不起任何的风浪来,他们甚至不佩成为我的对手,我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血杀宗的宗主,赵海,哈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在上一次六大宗门的人失败之后,我本以为这一次的事情会十分的无聊,因为连一个对手都没有,但是现在我发现,事情好像是比我想像的要有趣得多,因为你出现了。”

“能成为你的对手,不胜荣幸,不过在我看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是影界的人不假,不过你应该不是影界真正的王者,所以就算了打败了你,也不等于打败影界,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打败了你们,我就在转过头来收拾六大宗门,只要我一统血海境,那么,我到时候,一定会挥军进入到影界,我到是想要看看,影界的人,是不是能挡得住我的进攻,现在这样,真的是没有什么意思。”赵海看着北卫王,沉声说道。

而赵海的话,却真的是让北卫王愣住了,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好一会儿他才放声大笑道:“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以为我已经够狂了,却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一个比我还狂的人”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