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

如何在精神病院談戀愛

2019-05-22 06:45:00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發言完畢。v雜〝志〝蟲v隗洵捏起紙張看了一眼, 沉而緩嗯了一聲, “全部說完,沒有需要補充的了。”樓玉:“……”真·脫稿演出。郝醫師:“……”果然不該信他。樓玉埋頭把玩著筆,左手撫摸著貓背,思緒卻全飄到對座的人身上,聽著他吊兒郎當的脫稿演講,直覺上此人應該是在鬼話連篇, 連蒙帶唬的敷衍她這類人,但仔細深究卻又覺得真的有用……心想這人真挺有趣的。隗洵列出的五種導致自己平復心情的辦法,針對于他個人而言應該是挺有用的。郝醫師只對他說一句:“再放慢節奏,不要著急。”隗洵慢慢地‘唔’,應了1聲。接下來輪到樓玉匯報。她畫了一張圖,用了3種顏料蠟筆畫出一個冰天雪地的世界。樓玉覺得她所能想到的語言都太蒼白了, 不如畫出來更能清楚表達她的內心。哈薩克漁民的世界,她把自己想象成一個漁民, 偌大的白色世界, 點綴了一點黑和橙黃的燈光。這就是能夠使她平靜下來的畫面。只要不是以他為中心作討論,隗洵就會變得活躍起來,見到平攤在桌面上那副畫時, 他眉心一動, 眼白再次平白增多,“這是哪兒?”樓玉正在滿腹打草稿, 聞言看他, 沒反應過來他指甚么。“你的心么?”他問。樓玉面不改色的, 攥著筆的手卻微不足道晃動一下。隗洵也注意到了,“不是?”看來他的意思是‘內心世界’,而沒有延伸別的亂七八糟的。“……不是。”她說。她循著隗洵的視野低下頭,拿出新的紙張用黑色蠟筆在紙上寫著什么。隗洵推開橫在兩人中間的茶幾,前傾上半身湊過去觀看。樓玉的字很中規中矩,就像是字帖復制粘貼過來的一樣,不知她的性格是否與這字一樣方方正正不油滑?隗洵托著下巴頦仔細分辨著那倒過來的一行字,發現這是一個地址,和如何直達這個地方的兩種方法。隗洵一邊盯著那行字,一邊想他過去在抑郁期時說話是不是說一半丟一半?大概是沒有的,他過去的抑郁期都是重抑郁。那段期間全部人都會伴隨木僵,無論是喉嚨還是大腦都會處于失聲狀態,他連話都說不了,一旦思考就滿滿都是自殺觀念,很難想到其他事。他沒法確定樓玉是否開始依賴紙張和書面表達,至少這些是可以重新修改的,但話從口中再想修改,只會讓人心生出此時真是愚蠢的印象和看法。他若無其事掃一眼主位上的人,郝醫師很清楚這些病人的癥狀,不過對方并沒有回應他。隗洵也不在乎,視野落回白色的紙張上。但這一移,就再此挪不開視野了。他的眼光直接鎖緊了她如柔荑般的手指。說起來,隗洵稍微有點手控的意思。他的手不漂亮,遍布傷痕。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么漂亮無暇的手,皮膚晶瑩剔透,稍微有些瘦,卻引得人心生保護欲。這番行為過于失禮了。他想。失神的空隙,筆尖抬起,紙張在臺面上輕移到他眼前。樓玉沒說話,做完這番動作就把筆帽合上了。隗洵接過紙張,禮貌性的道了句謝謝,把紙上幾行字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有點懵,不過他還是折幾折,揣進口袋了。后來他們又聊了很長時間,關于平日除了治療外的日常。聊到所謂的‘不適’。他想了想:“對自己的外貌言行舉止沒有清楚的認知卻又自以為很了解他人?”這句話特指了兩種人,對自己外貌言行舉止沒有清楚認知卻又抬舉自各兒、自以為是了解他人。樓玉握著兩只貓爪子,揉著黑肉墊,耳朵卻聚精會神的聆聽著他的第二個不適。這種團體治療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但樓玉給不了他任何意見。“沒有眼力見的打擾。”他的食指在臺面重重敲擊兩下,“在這里我點名梁緒。”“……你對你的醫生意見挺大?”郝醫師問。“實不相瞞。”隗洵給二人續茶,認真的說:“是的。”“謝謝。”樓玉說。郝醫師道了謝,笑著道:“那我回頭跟他說說。”他做了個聳肩的動作,姿態散漫。“你最討厭他甚么。”郝醫師饒有興趣道。“不讓人洗澡。”隗洵的聲音瞬間變得深沉,故作似笑非笑道:“你說氣不氣?”“……的確應當氣。”但是我站梁緒。郝醫師默默的想:你一洗澡就好幾個小時,他不盯著時間關水閘,誰知道你會不會把皮都搓了。不過似笑非笑的語氣本就是帶點不爽卻又不會真的為此不爽,甚至可以開玩笑的程度,只要不深入便可。他不吱聲,咨詢室忽然靜了下來。隗洵換了個姿勢坐著,頭靠椅背上,看著天花板。不知透過這一層看到了什么,帶著嘲弄的意味。“喵——”樓玉低下頭,與貓咪面面相覷,貓咪似乎因她暫停撫摸而感到不滿,翻了個身露出肚皮,腦袋蹭了蹭她的手。樓玉扯了扯嘴角,順從的去撫摸它肚皮。對座的人仿佛嘲弄完了,驀地開口:“不過不得不說梁緒的嘴巴還是厲害過人。”郝醫師深有體會般點頭。樓玉掀起眼皮看他。隗洵迎上她的視線,要命。那雙如死水般的明眸,居然比電視里更帶感。隗洵若無其事斂回視野,右手食指摩挲著左手的肌膚,回想著日記上的記載,“人人都說,你不要胡思亂想。”但每個人的性格都是不一樣的,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什么感同身受。針扎在你身上,他人永久不會知道有多痛。【放輕松,你就是太壓抑了,又什么都不說。】可是說了,你只會說“我也是”,甚至比我更慘。然后說,你看我是不是比你更慘?但我還不是就這樣過來了?有什么好哭的。【考試考砸了?這沒什么大不了的,比你差的大有人是。】比我差?的確大有人是,但慘是這么比的嗎?我就不能跟好的人相比了?非要和差的比。【世界這么大,你該去看看。】但是這句話只會讓我認為,這世界確切很美好,而我是垃圾。……“說話的人以為自己帶著善心,也許是吧,誰說不是呢,就是沒有眼力見罷了。”不知者無罪?無知又盲目追從,自以為是才是原罪啊。隗洵屈起修長的食指,有條不紊輕叩光滑的臺面,“但梁緒吧特別有情商,他一看你沒心情,就只說一句:記得吃藥。有事找我和老郝。”精神疾病和心理問題有一定程度大不同,如果確診抑郁癥,卻妄圖只用心理咨詢的方式就成功康復,是白日做夢。單單心理咨詢的方式是無法改善腦內遞質和受體表達降解量的。改善和控制病因才是治療之本。【都不在的話就隨便啦,我要求放得很低了,只要你別對著死物和病人胡亂說話,事后我可以去跟被你說哭了的人道歉。】【記得不要再想甚么人生的意義,人生沒有意義!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不要糾結已經發生的事情。】【至少從床上起來吧,喝杯水,水雖然不怎么好喝,但至少能幫你清理腸胃堆積一晚上的細菌。】【張嘴吃點飯?你真的太瘦了,你想一想我一米九三的個子要是瘦到一百一,得嚇死個人,你也不矮,都是成年人了。】【寬恕或遠離那些說你懶惰的人,無法理解你的人無罪,他們只是接受能力差。】【不管對方是人身攻擊還是語言攻擊,只要讓你覺得不舒服了那就是暴力。】他的眼皮撲扇一下,隱藏眼底最深處的情緒,“人活在這世上為的是自己,人的快樂值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的快樂被消耗掉,無論那人是誰,親朋戚友都好,立即遠離就對了。”……郝醫師作為一個心理咨詢師,他很敏銳,觀察力極強。外加和兩個來訪者個性匹配的好,所以平時和他們一對一聊天時,幾乎不怎么動筆。他能立即抓住談話的關鍵特點,根據來訪者的個性、訴求、情緒狀態等而給出讓人舒服的準確建議。然今天卻做了個詳細的Subjective,或許回去后還得做個詳細的Objective,nt和一個多期的追蹤評估……如果兩個來訪者還愿意做下一期的話。樓玉今天是一如既往地話不多,但大概是因為對面的男孩子話太多了,直接感導浸染到她迷而低落般的情緒。郝醫師十分慶幸向隗洵提出‘團體醫治’的提議,果然輕躁狂期孩子的‘表演型人格’的感染力強大的可怕。這一場咨詢長達兩個小時,一直持續到梁緒相親終了回到院里來。隗洵離開時看上去挺高興地,竟然1反平常的擼了藍胖子一把。要知道他最討厭胖子。“你要是想和梁緒聊就聊吧,不用做我的Plan了。”隗洵對郝醫師說完,轉頭望向在場唯一一位女士,他雙手合十,表現真摯,“抱歉,要爽約了。”聊完一通,大概是腦消耗過大,他有點想睡覺,這有點不妥。貓咪已經睡著了,蜷縮在她腿上。她低聲回:“沒關系,反正日子還長的很。”咨詢室恢復原來的清靜。樓玉低著臉,雙唇一抿,握著小貓的兩只爪子,肉墊黑亮光滑的,她還戀戀不舍的說:“今天就這樣吧,郝老師您也累了,今天真的很感謝。”郝醫師說:“不累,能幫到您,這些不算甚么。”“我今天挺開心的。”她勉強的笑了笑,“心情一直很放松,不像平時多人治療那樣,總是繃著情緒,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由于那個孩子?”樓玉靜了靜,說:“對。”她今天的注意力一直隨著對方在走,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平時她總是在想著怎么去敷衍,搪塞,接下來自己該怎么回應,鮮少去想對方腦子到底裝著什么,為什么他能說出這種我想不到的話?半晌。她神情有點恍忽,是那種不落實的空茫感,“感覺……”“死亡一直跟在他背后,卻永久也追不上他。”郝醫師把睡著的一團貓抱過來放一旁的盒子里,貓咪警惕的睜了睜眼,隨即又閉上了,自己找好位置團成一團。余輝照耀在它身上,午后終于不再顯得冷冰冰,而是大好時光的慵懶,郝醫師說:“性格很酷是吧?”“……對。”郝醫師笑了笑。“他曾說過造物主是個王八蛋,但如果人人命運如此,大家都逃不過,那他還算得上是榮幸的那個。”“至少他感到快樂的時候,他的快樂是會被放大的。”.他的原話是:“我不埋怨它為什么賴在我身上不走了,我總覺得我比抑郁癥患者好太多,他們只能放大負面情緒。但我不同,我悲喜都可以放大,這類要生要死的起伏感讓我覺得活在這世上,也不枉是活過。”“我有特別難過抑郁的時候,總覺得這世界辜負了我對它的抱負,為何它能容許這么多悲傷的人文?然后人們還要把這些悲劇說的如此美妙?”“造物主是個王八蛋,它或許曾經不是,但它創造了我,卻不給我山花爛漫的路走,所以我覺得它就是個王八蛋。”“我特別難過抑郁的時候,也有過算了活什么呢的想法。反正我和這個世界的人和物一點關系也沒有,是隨時可以離開的人,但是每當我差不多要死透的時候,我的心就會靜下來,我這樣的人死后應該是去地獄的。”“但是地獄會有雪嗎?像是走馬燈一樣,眼前每年一幕幕的雪在上演,不斷地想,地獄要是沒有雪該怎么辦呢,就以后也不會有我和飛鳥交談的情形,也不會有我擁抱雪地的1幕,性情可以重塑,但病沒治好就去地獄……”“我不想去,不想去地獄。”“我不想去地獄反省為何我沒上天堂。”“就想著,算了吧,至少我感到快樂的時候,我的快樂感是會被無限放大的。”“想自殺睡過去就好了,一天,兩天,三天……”“總有愿意蘇醒的時刻,我想我會期待這些時刻的到來。”“我想我會期待的。”……“咔擦。”玻璃和墻面打造的逼仄空間,頂燈散著的慘白光線下愈發晃眼。床上的人拖曳著掉落在床下一大半的被子,將臉全部蓋上了。梁緒端著兩杯白煙裊繞的咖啡,悠哉靠在門框邊。四周靜悄悄的。須臾,房間中央露出窸窸窣窣的聲響,探出一顆黑聳的腦袋。窗外,從寒冬中蘇醒的干枯樹木終于長出了繁復茂密的枝葉,斷斷續續沉睡一段時間,他那不太靈活的耳朵好像捕捉到遙遠的鳴囀。“醒了?”梁緒輕輕卡上門,房間里除一張床外,幾乎空空如也,他進了單間,將一杯咖啡擱在唯一的桌子上,“快起來,就算是蛇冬眠也結束了。”隗洵的臉色不怎么好看,卻也沒有多余的表情,頂多是郁郁的,又懨懨的,那雙黑白分明的三白眼要睜不睜的注視空氣。須臾,他支起上半身靠在床頭,沒系上扣子的上衣大大敞開,露出一片薄弱的胸膛,似乎在恢復日漸失去的精神氣。一時間,屋里只有梁緒小啜咖啡的聲音,雙方保持將近十分鐘的沉默,門板忽然被敲響。梁緒看了看他,人不知何時,若無其事縮回被子里去了。梁緒了解他,在可以說話的情況下,有抵牾情緒的話他會直接謝絕,沒吱聲就是默許的態度。因而他去開門,門外是負責這幾個單間的護工,他們正搬來生活用品,要為這間空曠的單間,一點一點恢復一個多月前的原樣。所有人在打過招呼后都保持著肅靜。梁緒注視著床上那只有細微起伏的1大團,面目平靜,不知在想什么。終于,房間又恢復清靜。那團東西動了動,才不緊不慢的探出腦袋,仰躺在床上,活絡著四肢。“有什么想法嗎。”梁緒說。隗洵仍閉著眼,嘴微微張著,舌尖蜻蜓點水般的戳了戳左口腔,隨后舒服無聲的喟嘆,一時間只有哈氣的聲音。看來是沒什么想法。梁緒聳肩,“喝水么。”“——”沒有絲毫動靜,看來也是不想喝水的樣子。不過,梁緒向空氣前推了一下咖啡杯,“祝自由。”依然是沒動靜。不知過了多久,隗洵換了個舒服平坦的姿勢,眼皮半垂著,目無高光的視野平平移過去,舌尖輕點口腔發出響亮的一聲響,“敬死亡。”梁緒只低頭笑笑,沒說話。隗洵‘累’了一個多月,現下也懶得說話,只好靜靜看著他,后來也不知是誰先起的頭,繼房間傳出第一聲爆笑后。梁緒開始笑的直不起腰,單手撐在旁邊的柜子上,上氣不接下氣的倒在他床上。隗洵手臂擋在眼睛上,肩膀止不住的發抖,最后不知道笑了多久,下床去洗漱,板著一張臉邊走邊皺眉,怒罵著:“發神經,也不知在笑甚么。”.樓玉從廊道穿過,當她拐著彎進門時,那種奇怪不詳的預見又出現了,她頓在階梯上,回頭張望四周,幾乎都是往這邊回來的病人家屬,沒有可疑人士。可是,這類被監視的感覺……并不陌生。這個月出現好幾回了,可每次回頭都見不到人,她幾乎懷疑自己是患上被害妄圖?樓玉輕皺著眉,快步進入主樓活動室。下午的活動有四種,棋牌,書報,雜志和看電視。年味漸漸消失,活動室里人卻多了起來。豆丁眼也出現了,這個年紀的孩子都在竄高。同時,豆丁眼胖了很多,他和院里的人都很熟,無論護士還是病人,病人們都在調侃他過年這段時間大魚大肉啊,伙食真好。大家伙們和他相處的多,就逗著他不愿放他走。樓玉倚在墻邊,屈起雙腿,在一片喧囂中安靜的畫畫。她畫的是一個多月前在咨詢室的畫面,她在左側抱著貓,那男生坐在右側泡茶,手指細長,骨節透著不突兀的勁道,寬松的袖子被擼到胳膊肘,露出流暢而性感的小臂線條。他背后是一扇玻璃窗,外頭連日的大雪鋪灑于大地。陽春三月的艷陽為他渡上一層淡淡的光暈,臉上的表情不太逼真,卻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朝氣與陽光。似乎在說:要怎么才能把我的陽光分你一半?“我可以坐在這里嗎。”頭頂上方傳來一道聲音,“靠墻的位置沒地兒了。”樓玉抬頭將人看在眼里。她認得這個人,是這個地方的高中教師——從平日聽來的八卦得知的。她沉默的點頭,往旁邊讓出位置,徹徹底底靠在角落。說來奇怪,在這里,她見到許多人民教師。出身在書香世家的緣故,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如果不是后來違背父母成為教師的意愿而選擇話劇專業,估計她現在也是一名人民教師。諷刺的是,就在前不久,她做下決定打算病好后不再演話劇,而是返校教書。那人性了聲謝,在她身旁坐下來。樓玉只被他打攪一陣,很快又靜下心來繼續畫畫,并不在乎身邊有人,反正她畫的是線稿,只打了陰影,估計除郝醫師和那個男生以外,幾乎沒人能看出她畫的是什么。豆丁眼被眾星捧月終了,晃著暈乎乎的腦袋朝她走來,臭屁的說:“過年好啊。”樓玉看他,“胖了這么多。”“沒辦法。”豆丁眼嘆了口氣,羞羞的說:“這就是小孩的煩惱,一旦我說不吃這個,我爺奶就說我笨,不知人間美味,一年難得見到幾次,實在不好意思拂他們的意。”“乖。”樓玉低下頭,繼續畫畫。豆丁眼湊過來,“你在畫甚么啊,這是你嗎?”“嗯。”“這是誰啊。”一只小肉手指指了指中間的人。樓玉覺得就他這么問下去,很快就能問出點甚么,只好道:“我現在不太想說話,晚點再聊可以嗎。”豆丁眼畢竟在院里長大,對病人們的病癥耳目渲染,心中自有一把量尺,現下只好可憐兮兮的說了一句“好吧”,便從地上站起來,跑到別的地方玩兒去了。樓玉在活動室坐了一小時,將筆交還給護工,在走廊轉了轉,最后將那張畫貢獻給垃圾桶。下午總是十分嗜睡,離預約郝醫師的時間到點還有一個多鐘。她坐在走廊的排椅無我境地的發愣著,不知去哪兒好,在這里待了半年時間,她也實在是呆膩了。.樓玉握著筆,只寫了個序號1.就停頓下來了,她再次想了想郝醫師出的題,這段時間以來,讓自己感到舒適愉快的事情。半晌摔下筆,頗有點咽不下氣的樣子,“想不出來了。”郝醫師看著她難得‘氣急敗壞’的模樣,雖然這情緒波動微不足道,但最少是動了,不免感到一切努力沒白費的欣慰。紙張上只有寥寥幾條,十月到來,沒有。二月前有兩件。二月到三月,沒有。郝醫師注意到她的用詞不是沒有,而是想不出來。“不著急,我們慢慢來。”郝醫師道:“寫不出來也沒關系,也不一定非要今天寫出來的,我們休息一下?”樓玉重新握起筆。郝醫師卻是鐵了心讓她休息一下。樓玉此刻的情緒表現有點焦慮,她太心急了,自從前幾天接過父母的以后——雖然父母話語之中沒有敦促,都是噓寒問暖的關心,但這也讓她壓力滿滿。最后咨詢結束時,郝醫師將她送出門,語氣放松般道:“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上回多人治療的那個男生?就是年紀不大但很能說的那個,0505.”樓玉本來很是惆悵,被他的話音隔斷思緒,眼透迷惘,過了一會兒才漸漸清明。“記得的,怎樣了?”她耐心的接下話茬。她當然記得那人,作為一只顏狗,她恐怕此生都忘不掉,尤其還有精神病院,有趣這樣的標簽加持下。“0505就在今天中午,結束了漫長的抑郁期,約了我接下來的時間。”這個月,病人們陸續回到精神病院,從兩周前開始,咨詢師們的時間就算去預定也沒法當天就能排到,既然他定好了是今天,那么估計是應該早就知道今天能結束抑郁期。“今天愿意再來一次團體治療嗎?不過他目前在平常期,話不多。”郝醫師摸索著問。樓玉下意識攥著手袖,這個舉動的認知使得她短暫的發散了一會思惟,比如這個動作背后的意思?可能是在為這個提議而心動。是,她不可能不心動,由于能全神貫注隨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去走,實在是讓塵封已久而自閉的內心活過來了。“你問過他了嗎。”沉默過后,她問。郝醫師:“這是我個人的過失,不過我相信他會同意的。”樓玉的眼皮平靜的撲閃著,同時攜帶著沖動過后的猶豫,她不想要這種和陌生人過多的接觸,雖然對方是真的有趣,但她更喜歡無人打擾的自在。郝醫師:“結束抑郁期后做一次團體治療,這是他多年來的習慣,惋惜我近來一直沒能找到和他性格融合較好的來訪者,你知道團體小成員一旦出現矛盾,治療就無法進行。0505的信任比較難建立,同時他……他一旦病發就是那種只能他說不能你說的州官,和你這種性格安靜的人更合得來,這就是我提出這種建議的先決條件之一。”“……”她仍然保持著沉默。約請持續到這份上還未答應,郝醫師也不好過多委曲,最后只好委宛的說:“這間咨詢室接下來應該都只有我和他,再不濟就多出他的主治醫生。如果你愿意來的話,相信他也很歡迎。”離開咨詢室以后,樓玉有點懊喪的來到大廳。她做不到,這類有一就有二的恐懼感實在太過強烈,建立關系太難了,她不想漫長而敷衍的去應付一個朋友,抑或陌生人,她沒有那樣的耐心與對方相處,那樣使得她透不過氣,恐懼一旦滋生,滿腦子思緒都在勸退著。或許這種郁悶感無人能懂,但她就是難以邁出這一步,只要想到往后要花點時間去和一個人交談,這足已讓她心生焦躁。她頓時有種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煩躁。不知過了多久,1聲‘當當——’將她從迷霧般的思緒拉回現實。這一聲巨響猶如平地里炸起的一聲驚雷,仿佛裂石穿云,驚呆了過道的病人,驚動了大廳護士站的護士。走廊中間的垃圾桶杵著一個人。那人把垃圾桶的鐵蓋掀開了,給扔在地上。樓玉皺著眉,認出了那人既是中午剛結束抑郁期的0505。怎么,無縫銜接進入躁狂期了?樓玉呆呆的看著他攏下腰,專心的在垃圾桶里不知翻著甚么,護士隔著一條走廊冷聲喝他,走近了發現病人身份后,問:“你要找甚么?我們幫你?”隗洵百忙之中看了護士一眼,沒吱聲,復又收回視野。那護士站到一邊,警惕般盯緊了他。實際上這條走廊上的人都在盯著他。郝醫師在聽到消息后也出來了,做了個手勢,讓大家放輕松,不要畏懼。護士轉身疏散人群,對其他人性:“好了沒事沒事,看電視的看電視,打排球的打排球,不要聚在這里了啊。”郝醫師湊過去,“藏到這里了?”“嗯。”垃圾桶挺高挺寬綽的,是那種高而圓大的桶,他光是伸手去拿有點不便,只好仗著腿長探進去一條腿,彎腰1撈,捉住藍胖子命運的后脖頸,拋給郝醫師。“什么毛病。”好好的肉不吃偏偏翻垃圾桶。隗洵嘲弄般道:“我要回去洗澡了。”“去吧去吧,明天再聊,我也得帶它去擦擦了。”郝醫師抱著貓走了。隗洵拍拍手,剛起步離開,懶散的余光似乎捕捉到甚么,定睛一看,十分厭棄的模樣探進食指和中指,夾出一張紙。一直安靜注視著那邊的樓玉登時睜大眼兒,收縮瞳孔,無限聚焦……神經末端像是突然被電流竄了似的,她箭一般沖過去了。樓玉發誓這大概是她這一年多以來做的最激烈的動作,險些沒剎住車,幸虧在撞到他身上之前堪堪站住腳根。就在目的達到之時——可惜人家反應比她還快,手臂一轉,紙張被舉高,回以她的是一雙三白眼靜靜的斜乜,神情中泛著一點清冷。“有事嗎。”他冷冷的問,眼神中的冷淡太過于明顯。“……”樓玉訕訕收回手,后退一步。“反應這么大,這是你的嗎。”隗洵移開視野,落到那張折皺的紙張上,畫的內容繚亂,有兩個圖層,底層他1眼看出來了,是那天在咨詢室的畫面。不知作畫人在作畫的進程中受到甚么干擾,于是一副美好的線稿畫遭到如龍卷風般的破壞。他和郝醫師都被涂掉了,整張畫只剩下她和一只貓待在逼仄的空間里。隗洵仍高抬著手,三白眼卻瞇了起來,目光沉默而長久的凝睇著畫紙,想通過線條、擦拭、明暗交界線和褶皺的力度來觀察作畫人的心理。如果忽然有誰過來打斷這死一般的寂靜就好了,惋惜沒有。走廊兩邊都有各色的聲音,可惜這放在影視里連存在感十足的背景音都稱不上。樓玉實在遭不住這么尷尬的場合,也許從剛才就不該起了過來試圖搶到的念頭,這身高差距根本搶不到好嗎?但當時的反應是下意識的,根本不經大腦,再回過神就已經是這么懊惱的處境。樓玉看了看他,循著他的視線去看畫,由于他高抬著手的原因,寬松的袖子滑了下來,露出一截肌膚。樓玉的目光最后落在那只纏著繃帶的手腕。這,這是自殺了?……自殺未遂。她皺了皺眉,當下決定離開這令人不舒服的地方。一切仿佛恢復最初,回廊悄無聲息的。隗洵仍然佇立在原地,臉上面無表情。他頭微微側過去,輕而淡的斜乜著,那道周身散發著喪氣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漸漸消失在視野范圍內,他才毫無情緒的斂回視野,將畫紙折幾翻,手抄到兜里,慢吞吞往反方向走去。

刘晓洁和谢楠很像除了长相两人的婚姻现状也小小瑜年轻装扮被赞简直重返18岁皇后的品格男主是最可怜的人面对仇人还要强

网曝湖北省博展厅成许愿池 游客扔钱望带来好运
北大清华世界大学排名前五十 加州理工蝉联榜首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宁未央结局是什么和凉生在一起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