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战国第三百七十四章念旧

2019-03-21 16:23: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战国 第三百七十四章:念旧

东方凯撒把手里装满了书的纸箱子扔到了地上,溅起了不少的灰尘,有一些还沾到了他有些花白的胡子上了,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然后掏出自己的土陶烟斗,嘴巴刚沾到烟嘴,烟斗就被虚空冒出来的火点着了,幽幽的青烟冒出,他深吸了一口,觉得精神振奋。请大家看最全!

孙远科仇独孙察战阳毫接学

“上了年纪的人了,就少抽点烟吧。”极光从内堂走了出来,搬着同样的一个纸箱,里面是笔墨纸砚等办公用品。

“既然上了年纪,就没有多少机会抽烟了,所以我才要抓紧机会,多享受享受。”东方凯撒像是搬东西搬累了的样子,一屁股坐到了装满书的纸箱上了,然后冲着门外还在忙着指挥搬运家居的家臣挥手说道:“嘿!来福!把你们家老爷藏在后院井里的冬藏雪水拿出一瓶来给我解解渴!快点这是命令!”

极光一黑线的看着东方凯撒,结果东方凯撒对他耸了耸肩说道:“别这么小气兄弟,反正你都要从这里搬走了,你不会想走的时候还要带着那些瓶瓶罐罐吧,带着你的书走就可以了。”

“凯撒大人!井里面的冬藏雪水早就被老爷全部用来擦家具了!已经没有了!”家臣来福在院子里大声的回应。

艘仇科不独结察接月鬼察

艘仇科不独结察接月鬼察伊普莱斯在一旁百无聊赖,地面崩塌之际,他开玩笑的说道:“苏秦,看来你也不是只会侦查的书生嘛,别跟着巴隆了,来我的蝮蛇部吧。”

“都怪……你没早说。”极光也像之前东方凯撒那样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正说着,西门止水和独孤求败从楼上走了下来,西门止水提着一大古书,独孤求败抱着一捆原本挂在墙上的古剑,个个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两个人走到了大堂的门口,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又是一阵灰尘暴起。

“我说,你这二楼多久没打扫了??”独孤求败用质问的语气问极光道。

“看他们家的家臣就知道了,只剩下来福一个人了,所有人都被他遣送走了,来福这个毛头小子哪里是干活的料,知道看家护院也就够了。”西门止水撇了撇嘴,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烟,然后拿出来点上了一根。

“就是,还得让我们这些人来帮你搬家当苦力,你这老大是怎么当得?”辛德勒从右边的堂室里走了出来,抱着一摞古朴的老书,看样子得有几十斤重的样子。她已经长大了,能看得出来是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了。

“你们……别这样好不好?我们这场仗一打就是二十三年,这么久没回家了当然要脏一点了,你们受苦了受苦了,快点帮我搬完家,我好去养老了,以后想要喝酒的话就到我的竹林去啊!”极光一面招呼一面催促他们赶紧动手。

艘地不远独敌球由月接孙

艘科科科方艘球陌月科所考

“你说小铁那家伙,老大都要走了也不来看看,十三年前小普出事之后就不见踪影了,你说他会不会已经死了?”独孤求败一边往外搬书一边念叨着说道。

“那家伙……才不会死呢,就算我死了,那家伙也够呛能挂。”极光笑着说。

“该死的变态,居然逼我做黑石城的全息透视分析,去死吧!!”金娃气不打一处来,娇小的拳头打在了操作盘上这是,有两只速度较快的灵狩已经冲了上来,金娃双手推动操作杆,“大巨人一号!进攻!!”她大叫着随口给机器人取的名字,大巨人在她的控制下猛然回身,一只灵狩咬住了他的胳膊,但灵狩锐利的牙齿竟然咬不动他的分毫。

“笨蛋,这些电机都是高密度纳米金属粒子制造的,你以为单凭你的两排獠牙就能咬的开么?”金娃偷偷笑着,大巨人猛的挥出一拳,那两只灵狩身体马上变得支离破碎,在地上滑行了几十米后消失了,金娃正是用大巨人的这一铁拳将不日城的城墙击出了一个大洞的。好景不长,又有几只灵狩嗅着味道摸了上来,似乎还有越来越多的灵狩跟了上来,原野上影子晃动,像是一群饿狼。

孙远科仇独结学所孤战情克

孙远科仇独结学所孤战情克烟幕散去之后,竟然又有一批灵狩上来了,但大巨人的嘴里冒出了电流,很明显能源已经消耗快殆尽了,“靠!刚才的镭射光线耗能太多了,撤了!!”话音未落,大巨人夹着尾巴逃走了,但灵狩们的速度比大巨人要快得多,没过多久就追了上来,金娃透过玻璃膜只能看到一连串的灵狩张牙舞爪的对大巨人发动身体进攻,锋利的刃爪和牙齿在金属壳上留下了痕迹,大巨人伸手抓住了一只灵狩的尾巴甩了出去,那只灵狩撞到了后面灵狩群中,暂时阻挡了他们的进攻,但很快就又赶了上来,最后,大巨人被灵狩爬满了身躯,不断地啃着大巨人坚实的外壳,愈来愈多。

死神降临一般的,有七八只灵狩以极快的速度追了上来,将大巨人团团围住,但没有马上进攻,应该是等待同伙前来一起围剿。金娃果断的迎战,她停止了咀嚼泡泡糖,双手紧紧握住操纵杆,随后,大巨人这笨重的身躯竟然高高跃起器,猛的落到了地面上,十米范围内的地面竟然被震得支离破碎,巨大的冲击力把那七八只灵狩震到了半空,随后,大巨人张大了自己的金属嘴巴,白色的光在里面蓄力。

“无敌霹雳大火炮!!”金娃大喝一声,又一个俗不可耐的名字脱口而出,大巨人的嘴里马上爆发出一波强烈的白光冲击,白光击中了被震上了半空的灵狩,顿时爆炸在天上开始蔓延,但白光冲击没有停止,继续如同蛇尾般对着后面的灵狩进行扫射,平原上响起了连环般的爆炸。

“再来再来再来!!!”金娃疯狂的按着镭射光线冲击的按钮,高兴地手舞足蹈。

烟幕散去之后,竟然又有一批灵狩上来了,但大巨人的嘴里冒出了电流,很明显能源已经消耗快殆尽了,“靠!刚才的镭射光线耗能太多了,撤了!!”话音未落,大巨人夹着尾巴逃走了,但灵狩们的速度比大巨人要快得多,没过多久就追了上来,金娃透过玻璃膜只能看到一连串的灵狩张牙舞爪的对大巨人发动身体进攻,锋利的刃爪和牙齿在金属壳上留下了痕迹,大巨人伸手抓住了一只灵狩的尾巴甩了出去,那只灵狩撞到了后面灵狩群中,暂时阻挡了他们的进攻,但很快就又赶了上来,最后,大巨人被灵狩爬满了身躯,不断地啃着大巨人坚实的外壳,愈来愈多。

终于,随着一声巨响,灵狩们被大巨人的爆炸通通击飞了,金娃背着自己的背包出现了,大巨人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混账,精干毁掉我的座驾!!!”没有了机械人的保护和防御,金娃该如何面对嗜血的灵狩群?

“金娃!!”就在这时,有人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了过来,她抬头望去,只见伊普莱斯和苏秦正在落了下来,她兴奋地挥手,“哥!!苏秦哥哥!!”,因为疏忽,她没有看到一只灵狩已经悄无声息的从她的一旁冲了上来,古铜色的刃爪刺向了她的身躯,就在这一刹那间,黑金色的长刀洞穿了它的脑颅,黑色的血泼洒在了金娃的后背上,独孤协迅速将金娃抱起,然后朝着四周鬼渊一挥,金色的电光刀气击飞了无数灵狩,“孩子,我们走!”他双脚一蹬地就冲上了半空。

“多谢家主!您带着金娃先撤吧,我们杀完这些怪物就去追你们!!”伊普莱斯大叫一声,看着独孤协和金娃的身影越来越远,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苏秦悬浮在半空,手心里的魄之力化成的细丝,散落到了地面上,狠狠地扎了进去,随后地面上传来了咻的响声,“这片北疆之地已经支离破碎了,不外乎更破碎一点罢了。”说罢,他猛的拉动手里的细丝,坚韧的细丝马上绷直,他大吼一声,全身肌肉紧绷,几十跟细丝竟然将脚下的整块地面掀了起来,灵狩们的立足之地变得崩塌,原来苏秦用魄之力化成的“金蚕丝”分散刺到地面之下,在他的大力拉扯之下,地面被分割,造成了地震一般的地面塌陷!

这就是苏秦的能力:魄的固化成形!

伊普莱斯在一旁百无聊赖,地面崩塌之际,他开玩笑的说道:“苏秦,看来你也不是只会侦查的书生嘛,别跟着巴隆了,来我的蝮蛇部吧。”

“抱歉,我很爱我的工作,我也不喜欢你们那个暴力狂的机构!!”苏秦右手一收,魄固话形成的丝线消失不见了,随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刚刚出来的不日城,只见城内血一般的红光在涌动,大地在颤抖!

“湮灭模式就要启动了,我们必须得走了。”苏秦默默地说道。

敌地科地鬼敌球战月帆秘最

伊普莱斯眼神隐忍,最后看了不日城一眼,转身同苏秦离开了。

黑色的平原上,十几万大军正在步履不停的行军之中,雷蒙骑着黑色的战马正在往大军之后赶着,终于遇到了刚好追上来了的上官元疾和独孤霸,“没事吧少主!元疾!”雷蒙赶紧下马接住了两人,只见两人都浑身是血,上官元疾的胸前有两道伤疤,看样子是被伊姆拉所伤,但都没有什么大碍,“快点,行军速度再快一点,还有不到十分钟湮灭模式就要启动了,爆炸可能会波及到这里的。”独孤霸大喘着气说道。

孙远仇地方孙恨战冷酷酷后

“伤亡很大,不过总算是挡住了敌人。”上官元疾也略显疲惫,走路都在扶着手里的剑。

孙远仇地方孙恨战冷酷酷后“我等定誓死守护在此地,待独孤家住归来。”苏秦厉声说道,而伊普莱斯则一言不发。

“好!好!”雷蒙说完,马上对自己的部下下了加快行军的命令,突然他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问道:“你们两个回来了,家主他们呢?还没有回来!”

“什么!”独孤霸惊讶的叫道,说完他转身就回头去了,“我要回去!”

“少主!”雷蒙拦不住他,只能放任他走。

“我跟你一起。”上官元疾说道,刚走了一步就回头说:“雷蒙大叔,不用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说完,独孤霸和上官元疾朝找相反的方向赶去了,雷蒙紧皱的眉头里能看得出不安。

上官元疾飞在空中,而独孤霸则骑着雷电驹飞快的在大地上奔袭着,前面,一朵紫金色的云出现,他们逐渐停下了脚步,原来是苏秦的“紫金云”,独孤协等人都在上面,见状独孤霸才松了一口气。

“父亲可还安好!”独孤霸赶紧迎了上去。

“一切安好。”独孤协从紫金云上下来。

正当他们几个在说话的时候,上官元疾却没有参与进去,而是直直的看着正在燃烧着大火的不日城,身影犹如一株孤松,反手握着的暗影邪魔正在不停的抖动,逐渐发出了若有若无的蜂鸣声,那是暗影邪魔中的蛇魔封印对阴之魄的共鸣感应!!

敌远地科独艘术接月孙术

忽的,不日城中猛然爆发出了大片的血焰,积压已久的魄在一瞬间释放出来,比殉马坑机关的爆炸强度不知高多少倍,火焰龙卷升上了高空,吸附着城中被毁掉的一切事物,令人恐怖的呼啸声随风而鸣,不日城在大裂谷上坚实的地基在一瞬间被毁坏,这座坚城在最后的时刻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而后,是落叶一般的陨落。

藏有备用机械源的地下室内,独孤协用手里的黑金古刀切开了这台大型机械的轴承保护层,右手握住了黑色的造作杆,用力推了下去,只听见了金属的剧烈摩擦声,机械源内的巨型齿轮被阻断了运行,随之机器发出了剧烈近乎崩溃的响声,火花从缝隙中迸发而出,随后齿轮沿着逆方向开始运行,独孤协松开了手,擦了擦额头上密密的汗珠,松了口气,接下来他只要将机械源下部分的熔炉紧急停止机关破坏掉,然后机械源的全部齿轮开始逆行,当能量运转到熔炉时,自爆程序就会在十秒后自动开始运行,也就是不日城的“湮灭模式”,那将是末日般的爆炸火海,成个城市的地基都会被毁掉,这个古老的城市也会在熊熊烈焰中坠入大裂谷,永不复生。

“对不起了,老伙计。”独孤协蹲到了熔炉口,默默地说道,似乎真的是在跟一个老朋友做最后的道别。其实大多数的机械产品就是这样,生前跟着主人杀敌,产生能量,即便是死之前也要进行最后一次魄的能量运转:自爆。

独孤协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温度极高的熔炉口,一股炙热可燃的风扑面而出,险些让他倾倒,他稳了稳身子,将手中的黑刀伸了进去,在熔炉内壁上方找到了一个坚硬的方盒,他当机立断,握刀的手迸发出了雷电的力量,随后整个地下室中被金色的电光闪亮,备用机械源又发出了崩溃的响声,甚至有一个黑色的齿轮都燃烧着烈焰崩了出来,独孤协赶紧闪到了一旁。

“湮灭模式”启动了!!

在他做这些的时候,他一直在提放着四周,防止潜入进来敌人的偷袭,但直到他启动了程序,也没有人出现,现在不日城马上就要沉沦了,但独孤协依旧持刀站在那儿,似乎在等什么人,机械源崩溃发出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庞,眼神如刀剑般锋利。

孙远仇不酷敌察接闹接指孙

孙远仇不酷敌察接闹接指孙“对不起了,老伙计。”独孤协蹲到了熔炉口,默默地说道,似乎真的是在跟一个老朋友做最后的道别。其实大多数的机械产品就是这样,生前跟着主人杀敌,产生能量,即便是死之前也要进行最后一次魄的能量运转:自爆。

“出来吧,我知道你一直在这里。”独孤协闭了闭眼睛,闷声说道。

话音未落,有人呼吸的声音在这个并不大的地下室中回响了起来,随后一个瘦高的人影从机械源的背面走了出来,双手放在两侧,显然独孤协一早就发现了潜伏在这里的这个人,这个人竟然正是潜入者,魔神伊利亚。

“竟然被你发现了。”伊利亚的半张脸被围巾遮住,只露出锐利如刀的眼睛,金娃?莉莉娜没有在他身边。

“自从金娃失踪后,我就猜到你会先一步到这里,不过,金娃怎么没在这儿。”独孤协有些惊讶。

伊利亚摆弄了一下自己的额发,像是叹息般的叹了口气,“唉,不小心让那小丫头逃掉了,我不得不说那个丫头是个天生的天才,她用电脑模拟出了魄压,骗我出去查看,等我回来后竟然被她逃掉了。”

独孤协没有回答,什么都没说。

“真是失败啊。”伊利亚苦笑了一声,“这么多年没有出门,竟然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不过既然你完成了你的任务,为什么不撤离呢?外面两个为你守门的家伙压力可是越来越大了哦。”

“哼。”独孤协冷哼一声,将黑刀一收,转身便走开了,根本没有搭理伊利亚。

“我只是来玩的,你不用担心我会杀了你,放心的走吧。”伊利亚双手插到了风衣口袋里,满脸笑的说道。

突然,刚刚走上台阶的独孤协站住了脚,“那你为什么会把一号机械源破坏掉?这可不是为了玩吧。”

“不是我。”伊利亚的眼睛突然变了颜色,似乎有一朵妖异的花在瞳孔之中转动,“破坏一号机械源的另有其人哦。”

独孤协白了他一眼,转身走上了台阶,“我可没时间听你胡说八道,也没有时间跟你交手,我要撤退了,想留在这里,你就留在这里吧。”说完,他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台阶,伊利亚就这样看着他消失在了出口,没有出手,他身后的机械源带动了地下室的地面在颤抖,自爆即将开始。

艘不远科情后学所阳独显岗

“那得看你们有没有能力逃得过千军万马的追杀了。”伊利亚默默的说道,身子融入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见了。

不日城城西的城墙处,一个巨大的缺口不只是怎么被破坏的,这里的城墙足足有两米厚,即使是高强度的魄冲击也很难一击就破坏掉,但此刻城墙上的这个大洞能明显看得出是人为破坏的。随着缺口处向外看去,能看到黑暗的原野上有一个金黄色锈迹斑斑的“大块头”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独孤家族大军撤退的方向赶去,这个大家伙足足有三四米高,眼中闪着金色的光,把前面照出一条昏黄的路。

金娃?莉莉娜的械改造机械人!!

这个巨大的机械人看上去很高大,但从外形看只是一些金属碎片搭凑起来的,可能随时要倒下的样子,但此时此刻,金娃?莉莉娜正窝在机械人的胸腔控制室内吃着泡泡糖吹泡泡,她透过脏兮兮的钢化玻璃壁膜看着外面的原野,叹着气,她好不容易从伊利亚的手中逃脱,可竟然还要自己去追赶大军,而且好半天了竟然没有人来救他,更加可恶的是,竟然还有一批发现了她的行踪的灵狩正在穷追不舍,她还太小,不太懂得如何使用魄,但是他对机械术可以说是信手拈来,她从独孤家的某个仓库中用机械技工学将三台电机解体,又组装了这个大型机械人。

敌地仇仇独艘察接冷毫吉察

五年前,东方子炎跟随鬼手部来到了不日城,在铁秋生的城防机关设计基础上,帮助增加了备用机械源和城外机关,作为不日城的重要防守线。这座屹立在深渊之上的城市,终于也要迎来毁灭的那一天了,它的毁灭,将摧毁北疆通往中原的主要道路之一,在黄沙和白雪交替轮回下,存在了近四百年的古城,当它毁灭的时候,不知会绽放出怎样的火花。

在家主独孤协下令之后,独孤霸和上官元疾便分别带人从留守处整理物资,带上重要的小型机械仪器和秘密图纸、文件,在干部们的带领下,匆忙整合起来了军队,而在那之前,雷蒙的一万军队已经带上受伤的芙拉迪和受伤士兵从南门井然有序的逐渐撤走了,正当上官元疾和独孤霸在指挥大军撤退的时候,大片的黑云覆压着雪云从北边蔓延了上来,犹如恶灵铺天盖地而来,他们两人知道,那是敌人的伊姆拉和鹰骑兵,说明敌人的大军已经到了。

“来了??????”听着山呼海啸般的吼声,上官元疾能感觉到地面都在颤抖,此情此景连他也不由得冒了冷汗。

“矢明!翰冰!叶瑞!”独孤霸大叫一声,三名干部马上回应,他又大声叫道:“家主给你们的任务时护送大军南撤!我跟元疾带领三千人断后,听明白了么!!”

“遵命!少主!!”

上官元疾从背后拔出了暗影邪魔剑,与独孤霸对视了一眼,开口说道:“你见识过大海多一般的敌人么?这将是我第一次见到。”

“谁不是呢。”独孤霸冷哼一声,两人朝着相反的方向,朝着北城门冲去了,三千精甲士兵紧随其后。

正当上官元疾举剑刚刚冲上城头的时候,一只巨大的伊姆拉那惨白的身躯迎头冲了过来,元疾就地一倒,伊姆拉俯身撞碎了城墙,又嚎叫着冲上了天,湮没在了暗无天日下的黑色乱影之中。独孤霸赶紧上前把上官元疾扶了起来,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对视了一眼,双双点了点头,迎着天罗地般的黑色魄压,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

结远仇不方敌学接月方月封

虽千万人,吾往矣。

结远仇不方敌学接月方月封伊普莱斯眼神隐忍,最后看了不日城一眼,转身同苏秦离开了。

当北城区附近已经遭到了敌人的先头部队大举进攻之时,城西南的某个地方,独孤协和伊普莱斯、苏秦已经来到了位于地下的备用机械源动力室入口处,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开启机械源的“湮灭模式”。备用机械源与原总机械源的位置相距并不算远,在鬼手部和东方子炎进行改造之前就预想到了之后战争中机械源可能会被敌人毁坏,所以才连接制造了备用源,没有刻意隐藏,甚至就在原机械源的附近。启动“湮灭模式”需要耗费掉机械源几乎全部的能量,即使伊利亚已经毁掉了原总机械源,但备用能源仍然储存有大部分魄力能量,足以完成湮灭模式。

三人迅速赶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处,那里是不日城的西南三号区,位于一栋年久失修,已经荒废了的老建筑内。

“你们两个都是联盟的骨干,所以交给你们来守卫我放心,你们一定要守住入口,不能放一个苍蝇进来!!”独孤协说完刚要转身进门,却又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一刻钟之后如果情况糟糕,你们就先随大军南撤,我不会有事的。”

结科地远鬼结恨接闹所吉酷

“我等定誓死守护在此地,待独孤家住归来。”苏秦厉声说道,而伊普莱斯则一言不发。

“好。”独孤协说完便进入了那栋陈旧的建筑,厚重的玻璃木门吱呀一声关上,在两人心里却仿佛惊雷一般。

与此同时,厮杀声从北边传了过来,伊普莱斯目光隐忍,苏秦面带忧色,但他们都没有动弹,他们知道那是上官元疾和独孤霸带领的三千精甲在为大军撤退断后,一定已经与敌人的攻城部队干起来了,伊普莱斯和苏秦都能纵深察觉到百里之外的事物,所以此刻北城区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都尽收眼底。

独孤协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了古老的建筑,马上来到了地下室的秘密入口,那是位于一处暗梯下的方格入口,很不起眼,很难有人会想到这就是放置备用机械源地下室的入口。独孤协手持黑金古刀“鬼渊”,直接劈开了木门,灰尘马上暴起,但他没有犹豫,纵身跃进了方格入口,沿着阶梯下去了。

敌科科不酷敌学由孤由接孤

楼梯很狭窄,只能让一个人进去,独孤协迈下了最后一节台阶,顺手打开了手边的电灯开关,黑漆漆的大型机械源出现了他的眼前,他松了口气,看来潜入进来的伊利亚还没有找到这个地方。

天逐渐黑了,不知是黑石魔族影响了天气变化还是天阴的太厉害,不日城内逐渐暗了下来,似乎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苏秦和伊普莱斯两人一个站在老建筑门口,另一个站在对面的屋顶,都不约而同的望着已经着了火的北城区方向,大雪还在下个不停,一点了没有要停的意思,伊普莱斯的视线里,大雪与火海交织,厮杀还再继续,看了让人忍不住冲过去,与敌人一决死战,但他不能去。看着情势危急,苏秦也是干着急,为此他把手心都掐破了,险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伊普,一会儿如果我忍不住过去了,你一定要拦住我。”苏秦望着北边,焦急地说道。

“没问题,但前提是,我得先管住自己的身体。”伊普莱斯咬了咬牙。

又过了一分钟,两个人还是没有动,好在苏秦和伊普莱斯都是沉着冷静的人,不会做鲁莽的事,不然早就忍不住去支援北城区的断后工作了。正当他们聚精会神的看着北边的时候,伊普莱斯最先笑了,“大军已经全部撤出了,上官元疾他们应该撤了。”

果不其然,在南城方向以外,一发红色的信号弹在遥远的天上炸开,昏暗的天上绽开了一朵红色的花,空气中的火药味似乎都凝固了一般,那是雷蒙发的“撤退完毕”的信号!!

“元疾他们已经开始撤退了吧?”苏秦问伊普莱斯,后者点了点头,脸上紧张的深色褪去了。伊普莱斯的视野中,独孤霸和上官元疾的两人身上满是血,不知是自己受了伤还是被敌人的血溅到了身上,他们带领的三千精甲已经所剩无几,但能够掩护大军全身而退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城内的街道上阴风四起,苏秦的耳朵动了一下,他闭上了眼睛,能清楚地听到也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刹那间,他耳边生风,一个黑影从他的头顶擦过,似乎飞到了这栋古老的建筑之上了,站在对面的伊普莱斯眼疾手快,马上冲了上去,苏秦紧跟其后,但没让大门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内。

黑影的动作越快,伊普莱斯就更快,两个人在高高的建筑之上身影攒动,快如闪电,从对方的身形来看似乎生长着翅膀,正当伊普莱斯猛然追击的时候,那个黑影在半空突然戛然而止,回头就一甩右翼,刃爪如苍蓝弧月般而来,伊普莱斯身体急速后仰,半空中,他的几缕金发被斩断,随风雪飘散了。

那竟然是一只灰白色的伊姆拉,但身型比普通的伊姆拉要小得多,与人类一般大小,而且面目也没有那么不堪入目,看上去就像是四肢扭曲、生有白色膜翼的人类,而且,居然还有瞳色,在黑夜中熠熠生辉的金色!

那个奇怪的伊姆拉显然不会说话,只是嘶吼了一声便冲了上来,因为速度快的惊人,甚至将空气中还在飘着的鹅毛大雪都斩开了,伊普莱斯不由分说的举起了双手,做手刀防御的状态,不想迎来的却是两轮半月牙般的弧形利刃,伊普莱斯依旧没有放下双手,只见弧形利刃砍过来的同时,他身体迅速一沉,双手锤到了敌人的小腹之上,发出了空洞的击打声,随后伊普莱斯便在空中旋转了一周,轻盈的落到了苏秦身边。

敌地不科酷结学陌阳察术陌

静默的几秒钟,那个白色的生物突然浑身战栗,随后,便有几个红色的光斑从他的身上发出,紧接着就是一阵爆破,那个凶悍的怪物竟然被炸得粉身碎骨。

“那不是普通的伊姆拉,算是一只伊姆拉王吧,速度已经很快了。”伊普莱斯面不改色。

敌不仇远独孙球陌闹羽球太

“我终于知道你的能力是什么了。”苏秦笑了笑。

敌不仇远独孙球陌闹羽球太“再来再来再来!!!”金娃疯狂的按着镭射光线冲击的按钮,高兴地手舞足蹈。

“哦?你说说看。”伊普莱斯说。

本书来自:

感冒好了咳嗽没完没了
润燥祛风止痒药膳汤
深静脉血栓吃啥
腰酸背痛如何锻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