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在人之常情上看时事

2019-05-17 11:22:33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人人都想自己一生能干点象样的事情,让人尊敬,受人爱戴,这是人之常情,根本无可非厚。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根基太深厚,上千年来,一个读书做官的理念,不知道害苦了多少个有才有德的人。人都觉得惟有当了官,不仅仅有了权有了钱这么简单。大家习惯认为,当官主要能显贵,显地位,能集中表现一个人的所谓理想和抱负。退一步说,不去当官咋能发财呢。可什么年代了,真可笑,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难道人人上吊,非得用一根绳子吗?人为什么就不能跳出这个无形的牢笼呢?

有智者早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说了达则善天下,守之终其身的处世道理,可绝大多数人就是放不下。古往今来有几个人逃脱妄想、妄心、妄念的拌勒呢。人们像平时不好好念佛的弟子,只在口中念,不在心里悟,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梦,临死时,把仅仅四个字的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可能都忘的一干二净。我在唐韬的散文《记郁达夫》里,读过一个故事,说是鲁迅讲的,原文如下:“鲁迅先生讲的故事是这样的:某地有位高僧,洁身苦行,德高望重,远近几百里的人都仰慕和和敬佩他。临死时,因为他一生未近女色,抱憾没有见过女人阴户,辗转反侧,不能死去。徒弟们见他折腾得苦,决定出钱雇个***,让他见识见识。等到***脱下裤子,高僧看了,恍然大悟道:喔,原来和尼姑的一样的啊!说完就断气了。我们都佩服这个故事的含义深刻。”

听说这是鲁迅先生在文人堆里开过的唯一一次玩笑。不知大家怎么想的,我认为和尚已经说明白了他的禅悟,只因为禅不能说,也没法说。佛陀在《金刚经》里就说,“听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可舍,何况非法。”可见佛理讲究一心印心。和尚只有用两个女人来比了。能看懂的弟子,看到一个女人是念佛之心,一个女人是红尘之心,但两个女人都是微尘而非微尘,都有心而本无心。看不懂的弟子,只看到了两个女人有一样的阴户,再什么都没有看到,更不用说悟出道理了。禅悟就是平常心,平常吃喝住行而已。

人之初,性本善,想来许多人想当官是人之常情,不会在当官之前就准备好要贪的。那么为什么就贪了呢?多少曾经显贵一时的要人,仍免不了上阎王爷那遨游地狱。常言道阴间阳间都一样,就是阴间没热炕,如此来说阴间更凄凉、更冷落一些罢了。我说不好,也学着和尚,随便找一些人来打个比方,咱们一同悟一悟,看一看是个什么道理在里面。

我住的地方离宝鸡最近,就随手在宝鸡找个人作例子算了,反正这些事情是经常发生的,天南海北无处不有处处有,如同路边拣一颗羊粪豆豆那么容易。

中国宝鸡市里的政府官员中有个叫庞家钰的,已是六十开外的花甲老人了,却不得善终。他先是宝鸡市长,后是市委书记,再后来又是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如今被他的十一人“情妇团队”联名告上法庭,是阶下囚。其事本身毫无新鲜之感,因为人人不为官为官都一般。当官的也是人,得了时,就好比地里的西瓜到了成熟期。一刀劈开,他和别的西瓜没有两样,都黑籽红瓤。如果生着,那还能叫瓜么,那还能当官么。所以,没有什么新鲜的。

凡是西瓜,天世就了是挨千刀万刮的水果,不杀开人们怎么吃。难怪政府一刀杀开个当官的,就像杀开个大西瓜一样人心要大快一阵子。西瓜大又甜啊,想杀得吃得人就多,挨刀机会还能少吗?相反其他当官人只是还没有成熟的西瓜而已。人常说,大领导才算得上大洋芋。老百姓叫大洋芋,我对官衔不大清楚,不知像庞市长算得上大洋芋吗,而我却说成大西瓜了。多情应笑我,自作聪明啊。

有关此事是一位叫章云飞先生写给《湖南日报》的报道,文字里有这么一段话,说:1997年,宝鸡市干部大轮岗,找庞家钰送礼说情的人们络绎不绝。由于曾倩感到自己一人无法满足庞家钰的需要,她放出风声:庞市长对送礼不感兴趣,他婚姻生活不太和谐,最喜欢找个红颜知己了。为了得到提拔,还是惧怕打击报复,一些担心官位不保的官员,都按照要求的让自己的妻子与市长“谈话”。一时间,宝鸡市里干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舍不住媳妇套不住狼。背地里大家都骂庞家钰为“高衙内”,叫他“拉链市长。”

笔者罗六元也想,章云飞先生文章里所谓的“大家”,如果指老百姓的话也就没有什么精彩得了,因为老百姓的媳妇们又没有让市长做。老百姓为生活奔忙得和鸡了狗了的一样可怜,低头忙忙刨得吃都没有时间,哪里有工夫骂市长去。再说缠得骂市长有什么好处,想挨打是不?一是没有那豹子胆,二是脑子有没有进水,三是市长位高你老百姓想骂也骂不上。由此我着摸章云飞先生是否主要指那些既想吃屎又怕糊嘴的仕途之人,也就是愿意把媳妇主动献给市长弄的那些绝大多数的官员们。因为如果是一半人以的下人骂,章先生的报道里就不会用“大家”了。如果他乱用言辞,他的文章能见报吗?

所以我就又想,这“大家”都疯了吗,把亲人献给别人弄,家人有不是性工具。但问题的关键还不在这里,问题的关键是我想问问到底是社会不好呢还是人们集体变态了呢。以我慢慢看觉得是这些人聪明得过了头。由此我就就联想,假如有什么养颜术,能让“大家”的母亲变的比媳妇还妖娆,这些个“大家”说不准心里一热乎连母亲也献给市长之流了。

人说这千里路上做官,为得光宗,为得耀祖,为得吃穿,可现在哪个领导干部没吃的没穿的?但这又为何反其道而行之?我想“大家”这么无聊,都是祖上的传统太根深蒂固所造成的。过去大臣不是给皇帝献自己的儿女嘛。现在这些子孙们献上了媳妇自然也不为过了。

也不知是不是这个道理,这只是我一家之言,而且是平常心猜想而已,因为官道高深莫测,我说不定猜想的错错得了。

我不是不恨贪官污吏,也不是说如今像宝鸡市长之流的人是高人。庞家钰也确实不够意思,有本事把1.5亿元的冯家山国家工程项目,分给情人们搞得超预算一半以上,成了3.2亿元的工程才完工。自己又是引水办工程主任,工程没搞好,中央来人看,他都应付的不了了之,可见与齐天大圣的能耐都可以媲美了。但是他为挂搭自己下属的媳妇曾倩,却用地痞流氓的手段设圈套,让其丈夫李思民和另外的女人睡觉。然后把偷拍的照片拿上,溜进曾倩的房里问工作。然后放开水杯里放安眠药。然后把这女人弄了个稀哩糊涂。然后对人家女人说,既然你丈夫能玩女人,你也就不必守贞洁了。然后,女人就当上了旅游公司的总经理。大家说这是哪跟哪的事嘛!没有逻辑,但有趣极了啊。

原来李思民和市长是不共戴天的冤家对头,原先是市长的顶头上司,市长和大西瓜一样现在熟透了就闪了一念,想,把你媳妇搞到手,我生理满足了,还要羞辱你这乌的。于是在市长办公会上当着大家的面对李思民说,你媳妇最近表现不错嘛,我很满意。

庞家钰直玩到李思民这个冤家对头甘拜下风,却又谈判一样在一家金融公司当了总经理,先赢1.2亿元,后亏9000多万元的债务。玩得曾倩从一名高中英语教师,到她成为一放风声众干部就把自己媳妇奉献上去和市长“谈话”的风云女人。玩得李思民为市长心甘情愿背上罪名而脑袋开花。玩得曾倩又杀回马枪似地领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羞脸的高级***似的所谓市长“情妇团队”来状告庞家钰这个昔日的大众情郎。

最后终于再次惊动了党中央。

当然,还有许多没出来告状的人还算有点羞脸,明白虽然她们被人家市长睡了,干了不可见人的勾当,但她们也好处大大的,用身子换了钱或为丈夫稳官免祸,从情理上讲蛮义气的,还有那么点情人味气。可是,一个女人老让别人睡,偌大的中国,大领导又那么多,跟羊一样一群一伙的,就是睡,睡成习惯,睡得完么?君不见***的身子能全环!是人总会被掏空的,没听古人说色是刮骨钢刀么。大领导有得是钱,天天有钱吃狗鞭,喝鹿血,壮阳自己身体都不成问题。

当然我这是为古人担忧,爱干不干,与我何干。涝坝里水洗手,都是自找的自在与不自在。

我有意无意地意识到,就连我这生活的最底层,人们都是纷纷扬扬的浮躁。我常常看到,常常听到,常常遇到我的朋友们,我的熟人们或我的同事们都通过网络QQ和别人聊天,尤其和女人聊天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空前活泼,空前活跃,简直是一个个人间的种马,浑身狂躁,不可一世的张扬,扛着爱的泡沫袋袋,恰似蒲公英的子粒,从潜意识里就企图把罪恶的精子撒满人间。这让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滑稽可笑,但这就是我们人类呀。有时候,我无谓地为那些受害的人们和愿意受害者的麻木而伤感,当然有时候觉得也不乏自作多情。我常叹息,人间为什么这样多情又虚情呢!

唉!所以啊,看了这许多社会现象我辛酸的一点都不觉得人世的美好了。

我本来想得写些激动人心的所谓美文,结果影响得写了这么多不愿意写的废话。我怎么觉得越是文明的人间上流社会就越乌烟瘴气,仿佛挤满了嫖客和***的快乐池。钱、权、色搅和在一块群魔共舞。这人世更像是一块什么化学反映堆,什么事情都能生成,唯独难生点真情实意。再说,比如像庞市长和他的情妇们,心思动来动去的,最后却都是脱了裤子放屁哩多了几道道工序,恰似变态的人们手淫,自己玩了一把自己,玩的还哭笑不得……

还是以平常心度自己的辛苦日子吧!我没有神气,所以最后我这样想。

治疗女性癫痫病的新技术白癜风秋冬季反复发作的病因!岳阳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