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破修武帝第307章呵呵我就试试

2018-12-07 21:51: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破修武帝 第307章、呵呵,我就试试

“什么!”

那刻,所有人都是一震,陈鑫浑身颤抖,缩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旁边的彭建脸色泛白,他也跪了下来,不敢抬头,而此刻的楚香公主脸色一怔,紧紧地朝着垂帘后望去:“娘亲,这是不是真的……”

“妖言惑众!”妲妃娘娘的声音冷冷地道:“大胆刁民,你捏碎了太后令玉,不但没有丝毫的悔意,而且还敢血口喷人,来人,立即将他押下!”

妲妃的声音响起,顿时间,那两名涅丹境七重的老者动了。

“哼!”

萧鸣冷然一笑,道:“你们好大的狗胆!妲妃伪造太后令玉,你们不但不协助皇室,将妖人捉拿,相反还向我出手?你们这些狗奴才,都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么?”

两名老者没有丝毫的停顿,相反,他们伸出了手掌,化成鹰爪,狠狠地朝着萧鸣的喉咙上锁去。

嗖!

萧鸣刷一声往后退去,锵一声,他拨出了倚魔剑,欺身压了上去,手上的倚魔剑施展着,随后一股股强劲的灵息轰杀了出来,朝着两名老者身上轰杀而去。

咣哐!

一阵阵轰鸣声响起,萧鸣手执着倚魔剑,与两名赤手空拳的老者对决,纵然他手上有倚魔剑,但与赤手空拳的两名老者僵住了,而且,在两名老者的攻击下,萧鸣不得不后退。

“血鹰爪!”

那刻,两名老者发出一阵冰冷的声音,他们双手化成了五道血红色的凶爪,随后狠狠地轰杀了上来。

萧鸣感到一股撕裂天地的灵息轰击而来。

逢!

萧鸣凝结出一道真空大手印,挡在了身前,而那两道血红色的鹰爪狠狠地轰击了下来,轰隆一声巨响,萧鸣的真空大手印竟然活生生地被打破了,由此足可见两名老者的恐怖。他们都是涅丹境七重的存在,而且老人施展的武技都是一样的,这么一合击,萧鸣被打得往后退去。

“今天就要你死在这里!”妲妃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呵呵……”

萧鸣一阵往后退去,一边笑道:“妲妃,你是想将我杀死在这里,杀人灭口,好掩盖你伪造太后令玉的事实吧!”

“咯咯……”妲妃却发出一阵阵咯咯的笑声,道:“你説得没有错,这块太后令玉在一年前,就被我捏碎了,但这又如何?我是当代天子乾阳大帝最为宠爱的女人,谁又能够动我?就算是皇后,见了我,都得给我三分敬意,你区区的一个野夫,竟然也敢跳到我头上拨胡须?简直就是找死!”

“是么?”

而在此时,一阵冰冷的声音从殿堂外响起了。

“啊……”听到这一股声音时,楚香公主脸色一阵泛白:“娘亲,是皇太子他来了!”

妲妃脸色一沉,眼里闪烁着一股杀气,作为这东宫的主人,从来没有人,在没有经过她的同意下能够进入这里的,整个皇宫,恐怕也就只有乾阳大帝和皇太后能够穿梭自如,其他人,要进来这里半步,都必须要经过妲妃的同意,如果不是,必死无疑。

只不过此时,皇太子永生却进来了!

妲妃脸色冷沉了下来,她往殿堂外望去,只见一名少年走了进来,正是皇太子永生,皇太子永生手上拿着一块玉块,妲妃见到时,脸色沉了下来。

“天才灵玺?”

楚香公主发出一阵惊呼声。

不错,在皇太子永生手上,正拿着一块灵玉,如同琥珀一般,一股股泛黄色的光芒散发出来,正是当今朝廷上三大凌驾于刑事部的圣物之一的天子灵玺。

皇太子永生手执着天子灵玺,大步大步地走了进来。

殿堂里,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就连那两名老者,也停了下来,他们站在那里,目光阴冷地瞥过皇太子手上的灵玺一眼,脸色沉了下来。

“天子灵玺在我手上,还不跪下来!”皇太子的声音严厉地响起,先给人一种声势夺人的气势,那一瞬间,殿堂里的禁军和武者都跪倒了下来,就算是高贵的楚香公主也跪倒在地上,而妲妃皇妃站在那里,脸色极其的冰冷,眼里透着一股不屑,对皇太子的不屑。

皇太子永生环顾了一周,目光落在了妲妃皇妃身上,他左手恭敬地握住天才灵玺,往前跨上一步,恭声地道:“妲妃娘娘,我想大家都误会了,萧鸣是我的武士,对于朝廷绝对忠心耿耿!”

“是么?”

妲妃皇妃道了一句,眼里闪过一丝懒洋洋的光芒,她靠在座椅上,挥了挥手,顿时间,那两名涅丹境七重的老者往外退去,一时之间,原本气氛紧张的殿堂,立即安静了下来,妲妃懒洋洋地道:“既然他对朝廷忠心耿耿,那么皇太子你就领他到朝廷上领赏,我累了,就不相陪。”

皇太子并没有回答妲妃皇妃,目光而是望向了那名跪倒在地上的陈吴平民候少候陈鑫,他冷冷道:“陈鑫,刚刚发生了什么,你给我説説听听!”

陈鑫有些畏惧地望了一眼皇太子,也不敢怠慢,一五一十地将刚刚的经过説了一翻。

“你説什么!”

皇太子脸色极其的冷沉,大声喝道:“陈鑫,你找死么?你竟然敢污辱贵妃娘娘?妲妃娘娘的为人,我们所有人都清楚,她绝对是皇宫的道德模范,又怎么可能会伪造太后令玉?这要是説了出去,谁来承担?要是让其他宫中娘娘听到了,一定会捉住这个把柄,从而展开对妲妃娘娘的攻击,狠毒者,更加会借此来将妲妃娘娘一军!到时妲妃娘娘出事了,你担当得起么!”

一阵严厉的声音响起,那刻,陈鑫脸色苍白无血,啪啦一声,他跪倒在殿堂上:“微臣不敢!”

皇太子脸色冰冷。

而此时,坐在龙椅上的妲妃娘娘突然开口道:“皇太子,果然为我好,你的诚意我就领了,香儿,为皇太子赏座。”

楚香公主望了一眼皇太子,连忙吩咐旁边的人为皇太子端上一张龙椅。

皇太子坐了下来。

萧鸣却是一动,如果不错,这是皇太子在要挟妲妃娘娘,很明显,皇太子也清楚,妲妃娘娘在伪造着太后令玉,但他并没有公开对抗和惩罚,相反,皇太子是在向妲妃皇妃施展压力,而这压力起到很明显的效果,就是此刻的妲妃娘娘向皇太子这边靠近了。

萧鸣diǎn了diǎn头。

他明白皇太子的意思了,现在的皇太子,势力极其的单薄,如果能够与妲妃娘娘结下关系,绝对是有益无害。

“香儿,我与皇太子有话要説,你带着萧鸣等人出去吧。”妲妃皇妃説了一句,从始到终,她的目光都是紧紧地盯着皇太子。

“娘亲,不是説好,要向萧鸣……”楚香公主急了。

楚香公主很清楚,现在她母亲妲妃有把柄在皇太子手上,而皇太子并没有撕破脸皮的打算,相反皇太子向母亲施加压力,并以此来达到某种目的。楚香公主也清楚,皇太子想与她母亲结成联盟之类的,现在的皇太子,势力非常的单薄,放眼整个朝廷上下,所有的士子和贵族候,都已经被其他的皇子公主瓜分了,皇太子的势力,非常单薄,而她母亲,妲妃娘娘可是皇宫里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深得皇上的宠爱,如果得到她的鼎力相助,皇太子绝对如虎添翅。

只不过,楚香公主不乐意。

她与萧鸣是敌对的存在,她只想杀死萧鸣。

“香儿,你与他们出去吧。”妲妃皇妃挥了挥手,那刻,楚香公主踩了踩脚,然后往外走去,萧鸣与皇太子diǎn了diǎn头,带着陈鑫走了出去。

在后花园处。

萧鸣懒洋洋地坐在石椅上,旁边站着陈鑫。

而在对面,是楚香公主,她非常气愤地坐在那里,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一股股杀人的光芒,在石桌下,她手紧紧地捏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啪啪声响。

彭建站在楚香公主身后,他脸色极其的苍白,一想到妲妃娘娘在殿堂里与皇太子交谈着什么,他就慌了,他很清楚,妲妃娘娘有把柄被皇太子捉到了,皇太子绝对会趁这个机会与妲妃娘娘达成某种联盟的关系。

而一旦真的这样,彭建就危险了。

彭建再也无法平静,他死死地朝着萧鸣盯去一眼,那一刻,他眼里闪过一丝厉芒,道:“楚香公主,你相信萧鸣吗?就算皇太子与妲妃娘娘真的谈好了,但萧鸣也绝对会下狠手的,説不定他出去后就立即向皇上告状,到时就是妲妃娘娘,都得被处死,更加不要説你我了……”

楚香公主眼里闪过一丝冷芒。

“彭建,你胡説什么!”陈鑫脸色一怒火,道:“畜生,你这个xiǎo人,这个时候,你还不悔恨,还想玩阴谋诡计?我现在就想杀死你!”

“哈哈……”

彭建被陈鑫这一説,整个人都怒火了起来:“就凭你这么一个低贱的平民候,也想杀死我?如果你真的动手,绝对会被处死!就算是你的主子萧鸣,也只不过是一个武夫而已,如果杀了贵族候,他也得受到毁灭性的惩罚!就算是皇太子出面,也无法保护他!”

“是么?”

萧鸣突然一笑,他望向了楚香公主,问道:“楚香公主,彭建説得是对的?”

“这是当然!”楚香公主冷冷道。

“好!”

萧鸣一笑,动了,拨出倚魔剑,一剑斩了上去,啪啦一声,顿时间,来不及躲避的彭建被斩成了两断,鲜血汹涌而出。

“啊……”

陈鑫和楚香公主都是一震,楚香公主更是惊得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萧鸣。

萧鸣呵呵一笑,道:“我倒是要看看,你刚刚所説的是不是真的。”

“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