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女帝家的小白脸第三十四章耍酒疯

2018-12-07 20:01: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女帝家的小白脸 第三十四章 耍酒疯

众人坐下,一边等菜上来,一边聊天,回忆上学时候的事情,倒算是颇为融洽。

没什么小说中的装逼桥段。

毕竟都刚刚毕业,现在差距不算大。

徐立是在家里的帮助下开了个海鲜铺子,算是还不错,其他人都是上班。

等酒菜上来,所有人倒满,董海情举起酒杯提酒:“同窗四年,毕业一年后咱们又聚在这里,咱们都是有缘的。以后多多走动,别让感情生疏了。”

说罢后就直接干了。

看她这么爽快,众人也不好意思藏着掖着,全都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众人又热络不少。

任八千在一边听着,很少插话。学校时的事情,他参与的很少,也没什么可以说的。

董海情和张冰倒是时常询问他一下,想把他将众人的谈话圈子里面引。

可惜任八千实在是没什么说的,说上一句两句就停下。

酒过了三巡,酒量最差的郭凯开始不停的说自己现在的公司前景如何,自己如何受领导看重。

徐立、郭凯、苗菲菲等人不时应和一下,让郭凯说的更来劲了。

另外一个郭晓彤,已经在用手捂着脑袋,基本不说话了。看样子平时不怎么喝酒,今天这是多了。

任八千看的出来,郭凯一直以来的目光总是在自己身边的陈冰身上。

董海情实在太艳丽,郭凯自忖自己是搭不上,而陈冰相貌也不差,看起来给人感觉挺清纯的,是很多男人喜欢的类型。

而且虽然腿长是个瑕疵检重机
,但穿长裙的话完全能够遮掩住房卡棋牌炸金花代理
,走在街上也很吸引人眼光。

所以郭凯对她有意也是正常。

在动物界中,鸟类追求配偶需要展示出美丽的羽毛,动物要亮出爪牙,与其他雄性争夺,而人类做的其实也差不多少。无论是相貌,身高,气质,性格,一技之长,前途,或者最赤裸的钱,其实与鸟类展示羽毛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有的人更在意相貌,有的人在意性格,有的人在意潜力,有的人直接表示在意钱而已。

任八千心里想着这样的念头,看着几人貌似热络的聊天,心中多少有些乏味。

郭凯在那展示羽毛,陈冰的注意力却始终没放在他身上,不时侧头和任八千说一下自己工作中发生的趣事,而任八千则是专心的当自己的听众。

两人交头接耳的样子(在郭凯看来),让郭凯有些按捺不住,本以为老同学在这里相聚,自己能有点机会,可对方似乎对任八千更有兴趣,让他有些忿忿不平。

对方比自己多什么工厂设备回收
?不就是长得好点么?在社会上更重要的是看能力,看人脉,再直白点,看钱。虽然自己现在也没有,但郭凯自忖自己的前途可比任八千大多了。

是的,任八千虽然不是明星脸,但也算清清秀秀,让人看着容易生好感的那种。比上不足,比他绰绰有余了。

再一次陈冰低声和任八千说话的时候,郭凯忍不住问道:“八千岁,最近做什么呢?”

任八千偏了下头,自己刚才好像说了一遍这个问题。看着对方还在看着自己,便道:“什么也没做,家里蹲,吃老底。”

“哦,这样啊。”郭凯点点头,没再说话。毕竟都走上社会了,又不是傻子,也不会说出太过分的话。

他所想的也只是让任八千自己再说一遍。

任八千也笑了笑,知道对方的心思。

不过看郭凯的样子,脸都通红,就知道确实喝多了。

董海情看了看郭凯,又看看任八千,没把任八千是富二代,在家坐着都能顶别人奋斗一辈子这事说出来。

毕竟富二代,又是同学,这可是稀缺资源。

自己告诉陈冰,是陈冰心眼儿不多,比较好摆弄。如果她和任八千成了,自己也能得不少好处。

至于其他人,她就没必要说了。

其他人把任八千当成学校时那样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普通同学,那是最好不过。

几人几人又喝了些,郭凯子啊过量之后更是一杯接一杯下肚,坐在那里都直晃。董海情便道:“我看大家都喝差不多了,明天还要上班,今天就这样吧。改日再聚。大家互相留一下联系方式,日后多保持联系。”

“大家都刚上班不久,就AA制吧。一会儿看看多少钱。”

“别介,AA制太看不起我们几个男同胞了,今天这顿我请。”徐立说道。

“得了吧,今天看到老同学我心里高兴,我请,谁抢我和他急啊。”郭凯拉着徐立一边说,起身要抢着出去结账。

反正怎么结账,任八千是无所谓。AA也可以,自己请了也可以。不过郭凯既然一定要结账,那就干脆坐在凳子上一动没动,在别人眼中自然就是坐等其成,一点付账的意思都没有。

等郭凯和徐立两个人出去,任八千看了下剩下几人只有张晓彤一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其他人都没太大问题,就跟在后面出去。

“怎么的,你这……跟我比比划划的是什么意思?”

刚走到大厅,就听到郭凯醉醺醺的声音传过来。

郭凯和徐立站在吧台前,说话对象是吧台中一个女孩儿,正一脸急色的用手比划。

“这是手语?”任八千看了一眼,饭店的收银员是个残疾人?这还真挺稀奇。

他倒没什么看法,残疾人也需要工作。只是在饭店之类的场所很少会见到,尤其还是收银员。

“我跟你说好几遍结账,你在那装听不到?然后又跟我比比划划的,在那装哑巴啊?”郭凯刚才喝了不少酒,此时脸色通红,拍着吧台扯着嗓子嚷嚷,声音带着醉意,有些含糊不清,但内容还是将不少食客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抱歉,这位先生,安菲是听觉障碍,今天助听器坏了,所以听不清你说什么。”一个二十左右的服务员听到声音连忙过来解释。

那个叫安菲的女孩儿也飞快的在纸上写出“对不起”三个字,然后用手举着。

“行了行了”徐立拉着郭凯打圆场。

郭凯一把甩开徐立,“呦,还是第一次碰到听不到说话还是个哑巴的做吧台,你们饭店还挺有创意。”

“不过……创意……也不是这么弄的吧?前台就是招待顾客的,弄个哑巴在这里是什么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