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a_故乡记忆赵治安

2018-11-08 12:16: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a_故乡记忆赵治安

a_故乡记忆赵治安

?  不知怎的,我时常怀念儿时的故乡!

我的故乡水里村,在渭北下邽镇东南角,是一个地图上不见其名的小村庄,它属神寺村一组,原归南七乡辖管,本世纪初撤乡并镇时划归下吉镇(后更名为下邽镇)。很长一段时间,一说起水里村,不少人竟不知在哪里,更不知它就是神寺村的一个生产小组(神寺一组)。

之所以称其为小村庄,是水里村只有三十来户人家,人口不足二百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便在那里生活成长。

记忆中的故乡风景极美,不亚于现在的一些旅游景点。

小时候,村子不大,但生态环境极佳,有古树有鲜花有湿地,村里绿树环绕,郁郁苍苍,枝头鸟雀飞鸣,一派幽静吉祥。

村北东西两头,各有一块湿地,俗称“涝池”,池内有深水井,周围是芦苇荡,涝池四周广植杨柳榆槐等多种树木。

湿地可谓孩子们的乐园。一有时间,我便和玩伴一块去湿地扑蝴蝶,采芦花,捉迷藏,溜冰雪,常常玩得筋疲力尽,昏天黑地,直至父母在门前大呼小叫才匆忙回家。

村南边有一大土壕。时旱时涝。夏天雨水多时大家常去壕里游泳戏水。旱时,伙伴们经常跑到壕底玩泥塑,玩老鹰抓小鸡……一玩就是大半天,不饥不饿、父母不叫绝不回家。那时的我,聪明好动,仿照电影放映机模样,用黄泥巴捏了一台电影放映机,利用光学原理投影成像,晚上便在壕里扯一块塑料布当银幕放起电影来,招引来不少好奇的大人小孩。此事顿时传遍十村八堡,一时成为村里一道风景。不少外村孩子也赶来观摩,并邀请我去其村庄“放电影”,我由此也结交了不少外村朋友。对此,我好不自豪!

村子中间有一棵生长四百余年的古槐,树冠大如巨伞,遮天蔽日,因年代久远,树干枯朽,中间形成一大洞,不时有孩子穿梭其中,玩“猫儿逮”(捉迷藏)等游戏。

古槐亦成为村子的重要标志和信息交流中心,平时村上开会和理论学习常在树下进行,村里“饭场”也设在这里。每到饭点,以往影视剧中所见的“老碗会”场面便出现在这里,饭场人数最多时达二三十人,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各自的所见所闻,将其美其名曰为“饭场新闻发布会”丝毫不为过。人们把从这里听到的海量信息搜集筛选,不少有效信息还真帮了一些人的忙。

岁月荏苒,物是人非!

令人遗憾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随着村组解散,土地下户,村上规划管理失控,涝池土壕被埋,古槐被伐,饭场也由大变小,以至消失。现在进村,使人顿生光秃萧条之感。

我常想,假若故乡涛声依旧,模样一如三十年前,说不定今天早已成为关中风情游中一个不错的景点。

去年与一发小谈及当年村上的涝池、土壕、古槐、饭场时,我们对此无不含泪怀念和留恋。

好在五六年前,临渭区规划渭北葡萄观光园,其核心区便在水里村头,昔日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开始有了名气,有了人气,变得热闹起来!

水里、故乡,故乡、水里!生我养我的地方!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愿你早日富起来,美起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