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

天龙之我自逍遥第四十六章第一场比武大

2019-01-12 16:23:41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四十六章 第一场比武

“王兄,天色不早了,这里方圆百里也没有部落,刚好我们这次下山的巡逻队有几十个人,在这里东边十多里的地方安营,不如你们跟我回去,咱们继续把酒夜话如何?”酒足饭饱,何必问向王烈说道。

“如此就叨扰何兄了。”王烈略一思索答应下来,昆仑也是名门大派,自己就跟着去沾点光,免得还得露宿野外,这两天宁儿也吃苦了。

见王烈答应下来,何必问也很高兴,虽然刚刚相识,他对王烈的感官很好,是个可以交的朋友。略微收拾一下,

天龙之我自逍遥第四十六章第一场比武大

王烈牵着他们的马跟着何必问他们一起向东走去,昆仑的巡逻队驻扎在青海湖东十多里的地方,何必问因为一时兴起想来看湖,因为距离不远也就没有骑马,和两个师弟徒步而来,以他们的脚程也不费多大功夫,此时回去也不着急,加上王烈牵着马,他们也没有展开轻功,就这么走着,王烈让李素宁坐在马背上,他手握着缰绳,几人边聊边走,倒也觉得惬意轻松。

“何兄,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快要走到营地的时候,王烈突然说道。

“王兄请讲。”何必问看着他说道。

“久闻昆仑派武功玄妙,在下这次游历江湖有一个心愿,想要见识天下武功,不知能否跟何兄切磋一二?”王烈道。

“哈哈,固所愿尔。”何必问笑道,见过王烈那招蛟龙吸水,何必问也想跟王烈比试一下,年轻人血气方刚不认输的心理他也有。

不多时,几人眼前出现一个帐篷,周围的草地已经被清理出来,帐篷中间还点燃着火堆,隐约还能听到帐篷后面的马鸣声。

“大师兄!”几人刚刚接近营地,几个年轻人就奔出来叫道。

何必问笑着点点头,回应师弟们的叫声。

“诸位师弟,这位是王烈王兄,是我刚结交的朋友。这是他师妹。”何必问向那些人介绍道,然后对着王烈说道:“王兄,这些都是我师弟。”

“见过诸位兄台!”王烈拱手说道。

“见过王兄!”这些昆仑弟子礼仪都不错,立刻还礼说道。

“何兄,没想到你还是昆仑派的大弟子呢,真是失敬了。”王烈笑道。

“嗨,什么大弟子,就是入门早了点而已。”何必问摆摆手说道,“王兄请,这草原上环境简陋,等日后你到昆仑派来做客我再好好招待你。”

王烈先将李素宁从马背上接下来,然后把马交给一个过来的昆仑弟子去安放,说道:“何兄客气了,若不是遇到你我们兄妹二人今天还得露宿野外呢。”

“露宿也挺好玩的。”李素宁插嘴说道,“不过有帐篷住更好,谢谢何兄!”见王烈脸色不对,她赶忙改口,还小大人似的向何必问行礼道谢。

“哈哈!”何必问笑道:“师弟们,晚饭准备好了吗?”虽然在湖边吃了不少鱼,但走了这十几里路下来也已经到了傍晚了,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回来了。”一个昆仑弟子回答道。

晚饭很简单,一只烤全羊,一锅野菜兔子汤,配上昆仑自酿的酒,颇有野炊的风味,众人嬉笑着吃过晚饭,又休息了一会儿,王烈和何必问摆开架势准备比武。

“王兄,请!”何必问手持长剑当胸直指,他自恃年长不肯先出手。

“何兄,小心了。”王烈唰地一剑刺出,剑尖落往何必问右肩,这一招乃是无量剑派中的金针渡劫,无量剑派的剑法虽然不是什么一流剑法,但此刻王烈内力深厚,随便一招使来也是不容小觑。

“好!”何必问喝道,手腕一抬,长剑有点微凉斜指向上,抬头的蛟龙一般咬向王烈手腕。

王烈不等剑招用老,剑锋一横,一招万卉争艳横削脖颈,何必问身子后倾,剑尖连点,唰唰唰,片刻之间两人已经交换几招,赫然不分上下。

“飞龙在天剑法,昆仑派绝技,一流剑法!”脑中光人的声音让王烈心花怒放,比武既能磨练自己的武功又能偷学到对手的武功,天下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为了朋友,这异能学到的武功自己还是不能外传的。

争斗之中王烈无暇观看光人演示的剑法,此刻全心施展无量剑派的剑法与何必问争锋,他控制着自己将内力压制在和何必问差不多的水准,大概也就使出两三成内力,比武是为了磨练自己的战斗技巧,不然自己用内力压制那也就不用比了,话说真要是那样的话,若是哪天遇到个内力跟自己差不多的高手估计自己就不堪一击了,毕竟自己不能把每一丝内力都发挥到极致,只有这样压制内力才能起到磨练的作用,对自己以后也大有好处。

请不要置之高阁何必问手中长剑如游龙一般上下飞舞,王烈先手的优势几招之后就不见了,转为守势,在何必问凌厉地攻击之下步步后退。

“好!”昆仑弟子们纷纷为自己大师兄叫好。

“师兄加油!”李素宁也在一边为王烈加油,只是她一个人的声音被昆仑派那十多人的声音淹没得几乎听不到。

何必问越打越兴奋,他平时都是和自己师弟们拆招,互相熟悉对方的剑招早就没有了新意,王烈的剑法一开始还略显生疏,却是越来越熟练,虽然此刻处于下风,但招式严密,防守滴水不漏,何必问今日刚刚看到龙吸水异象,对飞龙在天剑法又有了更深一层的领悟,此刻刚好施展开来,一柄长剑直化作飞龙。

王烈头脑清明,对方的长剑在他眼里化作一条条清晰地痕迹,手腕一转,王烈以长剑使出天山折梅手的意境,天山折梅手可以将剑法化作拳脚之中使出,反之王烈用长剑使出天山折梅手也不是不可以。

见招拆招,不过一顿饭功夫,两人已经斗了数百招,王烈虽然一直落在下风,却怎么都是不败,而且剑法越来越熟练,何必问的优势越来越小,本来是八分攻势两分守势,渐渐地变成了十招有七招进攻三招防守,再到后来竟然成了攻守各半。

再斗一会,王烈唰唰唰连出三剑,无形剑气破空,这一招是用剑法使出指法,乃是大理段氏一阳指的一招被他用剑法使出,借着何必问挥剑格挡,王烈脚踩凌波微步,瞬间退到丈外。

“何兄剑法高明,再斗下去我也不是对手。”王烈还剑入鞘,见好就收道,他这套剑法磨练得差不多了,何必问也有些内力不支,再打下去让他输了也不好。

“王兄承让了。”何必问也停下来,他已经满头大汗,有些气喘,眼见王烈面不红气不喘的样子,知道他的内力比自己强多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剑法生疏,可能是专修内力忽视了外功,也就释然了。“王兄内力深厚我远不能及啊。”

两人互相恭维了几句,何必问让师弟们腾出两个帐篷给王烈和李素宁,让李素宁先去睡觉,王烈他们又喝了会儿酒,吹了半天水,各自回帐篷睡觉去了。

警示牌规格价格
重庆宗申微耕机
装修壁纸效果图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