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墨城白雪第二十三章牵了红线中

2018-12-07 21:10: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墨城白雪 第二十三章:牵了红线(中)

因为这是在河畔,都是些被被河水浸染了很久的湿土。所以不见灰尘漫天,却能看到淤黑的泥土混着被踏烂的草屑翻飞开来。染得吴刚身上的那件月白色长衫斑驳不堪。

水香运极目力望去,吴刚双手握着斧柄以此撑地,也撑着自己的的身体。在吴刚的鼻尖水香能清晰的看到有几滴晶莹的汗珠挂在上面。

而依旧悬在空中的轩辕枯图手中持剑遥指吴刚,并不冷冽的剑锋却冷冷的照出了吴刚的侧脸。就如同是这拂过的夜风一般的冷。

可是接下来轩辕枯图所说出来的话语却更加的寒:“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轩辕枯图说的是那般平淡无奇,好似不是在让天界的两位上仙与他一战。反而像一个孩童是在和另外的两个孩童玩游戏时,说的那句“你们两个一起上吧”。仿佛这样才能好玩一些。

吴刚那有些佝偻的后背瞬间打得笔直,胸膛微微起伏。可见他胸腔中的怒火升腾不止。握着斧柄的以双手,青筋爆起。宛若一条条虬龙缠绕在手臂一般,血也很热。

而月老倒也还算淡定,虽然右手在解着左手手腕上的红丝线。可是他的目光依旧还是停留在那名戴着斗笠的魔族。

直到那人将藏在斗笠下的脸庞重新转向了轩辕枯图那方的时候,当止留枯觉得自己身前那座压着自己的无形大山消失之后。但水香不再觉得冰寒的的时候,月老这才解完左手之上的红线,慢慢的朝着吴刚那处走去。

“虽然是你说让我俩一起上,但是先要声明。即使你不说这句话,我们师兄弟还是要一起上。因为,单打独斗我们不是你的对手固定升降机
!”

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月老的表情很真诚。话语也同样的真诚,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很明显。

他多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他们师兄弟不同于其他的那些天界神仙那般的所谓“正义凛然”。即使一个人打不过,也不会强撑着不去找帮手。

月老说的是这般的理所当然。

河畔因为常年被河水浸漫的原因,很松软。可就是这松软的泥土却禁锢了吴刚的双腿。只有等到月老走到他的身边扶着吴刚的腋下才将他从地下拔起。

当吴刚的以双腿脱离地面之后,水香看到他的小腿之上粘着一大块黑硬的泥土。就让若是已经镶嵌在吴刚的双腿之上一样。

原来刚才的那一击更加的不简单。

月老将牵在手中的红线向下一甩,红光一闪。黏在吴刚小腿之上的泥土块顿时化作了纷纷土屑剥落而下。

然后河畔之变三道人影消失,一团团,一片片的红光白光和黑影交错不止。

偶尔的时候,会看到吴刚的一道残影作力劈华山状向下挥斧。然后残影消失。

不时又能看到轩辕枯图单手持剑刺天,一闪即逝。

最让水香侧目的是,她看到月老手中牵着一张由红色丝线编织而成的渔,如一渔翁一般将红丝撒向虚空。

然后便能在另一处看到轩辕枯图退出来的身影。

“大师兄,你说他们谁能赢啊?会不会死人啊?要是一会血溅过来了怎么办?”水香用手肘捅了捅站在身旁的止留枯,如是问道。

听着水香那根大条神经问出来的话,止留枯的眼角忍不住的跳了几下:“他们闪人皆是不凡大能捕鱼游戏上下钱
,我看不出来其中深浅。死人的话啊?应该不会。要是有血溅过来的话,我就帮你挡着。”

止留枯觉得水香神经大条,殊不知自己刚刚回答的话语是那般同样的神经大条……

看着河畔上空的酣战,水香突然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对。看着看着想着想着,过了一会,她终于想出是哪里不对劲了。原来三人战了这么久居然没有发出任何一丝的声音。

看着三人在空中神鬼莫测的身形,看着炙眼闪烁的光线。如此的声势浩大居然没能产生任何一丁点的声响,让水香觉得有些诡异莫名。

为了让自己能将场中的画面看的清楚一些,水香捏了一个手诀往双眼之上一抹。

只见一道淡淡的莹白光线没入水香的双眸之中,让她的一双眼此时在夜色中看去就像是两颗正在发光的小星星一样,盯着三人的战圈。

在使用了法诀之后,水香勉强能将三人的动作和术法看的真切了一些。

“原来如此啊!”看了一会,水香才明白原来为何三人的战斗如此激烈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的原因。

水香看到,战圈内轩辕枯图持剑急速扑向吴刚。一剑刺向吴刚的右胸之处。而他正对面的吴刚却仿佛没有看见刺来的一剑一般,抡起手中的巨斧劈向了轩辕枯图的左臂根部。

这明显是一种攻敌以自救,以伤换伤的打法。两人也都是狠人,都没有收起手中的玉剑和巨斧何首乌种苗

长剑依旧往前刺去,巨斧仍然破开空气往下砍来。眼看着剑尖就要没进吴刚的右胸。斧刃就要劈断轩辕枯图的左臂。

月老的身影突然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吴刚身后,手中的那张红以比长剑和巨斧更加快的速度罩向两人。

而在下一个瞬间,轩辕枯图手中的长剑戳到了吴刚的身上,吴刚的巨斧也同样的砍在了轩辕枯图的臂膀之处。月老却双手往后一拉,收回了向前撒出去的红。

想象中鲜血四溅的场面并没有发生,水香看到的而是这么一幕。

此种吴刚的长剑碎开了,轩辕枯图整个人也碎开了。

这并不是吴刚劈出来的效果,而是轩辕枯图退开了。那只是因为轩辕枯图退开时速度太快而留下的残影。所以碎开了。

月老之所以会在最后的关头收回红,便是因为他看清楚了轩辕枯图的动作。

而接下来水香看到的画面,无一不是与此类似。

月老的身形隐与虚空之中,每当轩辕枯图与吴刚将要短兵相接的时候便会立刻显现出来撒。

而水香看出来轩辕枯图明显很是忌惮月老的那张红,每次宁愿急速退去舍弃伤敌的机会,也不愿被那张红捕捉到。

所以战斗到了现在才没有一丝声响的产生。

虽然三人的打得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可是落在水香的眼中却感觉很无聊。

因为只有气势,没有声音。只有刀光斧影,没有鲜血飞溅。自然就让水香看的无聊了。

在无聊之际,水香问一旁的止留枯:“大师兄,月月手中的红那么厉害吗?那轩辕冰块每次都避之不及。”

“月…月月…他手中红线听说是在鸿蒙未开之前天地间最纯洁的情愫化成。后来月老在因缘际会之下得到,变作了一根红色的丝线。能主导所有仙魔人鬼的情爱。是一件远远高于先天至宝的鸿蒙器物。”

“我想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轩辕枯图才不敢沾惹的吧?嗯,应该就是这个样子!”止留枯很肯定的这样回答道。

“听着很厉害的样子啊!”水香在听到止留枯这样说之后,双眼之中的莹白光更加璀璨起来。一双眸子不停的打着圈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