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龙图世界第九十八章风雪中的城堡

2018-12-06 17:59:2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龙图世界 第九十八章 风雪中的城堡

牧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的地方,即便在梦里也没有。

她一边前行一边看着围绕在自己周围的景观。晶莹剔透的六瓣雪花盈盈飘落,每一片都如同一个舞动的雪精灵,碰到她的肌肤后便融为一体。不算稀少的常青植物无一例外都被银装素裹,她感觉自己完全置身于一个白色的世界。但即便是到处飘扬着雪花,这里仍然有几丛鲜艳的花朵迎着寒冷开放,倔强如她。

再倾听,在如此宁静洁白的世界里似乎可以听到万物的心跳。汩汩的溪水清脆悦耳,这里的温度还不足以让它们完全冻结成冰。偶尔窜出的雪兔在雪地上窸窸窣窣地穿梭,闪烁着红红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后便抖动着身上的雪,又融入到苍茫一片的雪堆中。她早就听闻远在南方的空灵之寒大陆上生存着各种古灵精怪,但目前为止她却只见到这些。

身后的老妪和少女似乎也被周围的景象所震撼,常年生存在四季如春的地方突然来到这里,无论是谁可能都会像她们一样吧?

越往南走,寒冷的气温便让这里不如之前那么值得“欣赏”。冷风凛冽,牧恬白皙的脸上被冻的微红。她裹紧了身上旧长衫,这衣服略显瘦小,还不能完全地遮盖住她的全身。但她已经很知足了,老妪和少女看样子都是贫苦人家,从包裹里找了很久只为了拿出一件像样的衣服。

寒冷驱逐着身体里的热量,几个人都已经又累又饿。但牧恬没有开口,老妪和少女当然也不会。

“艾娅,老奶,你们饿了吧?我们休息一下吧。”牧恬转过身朝向同样一脸通红的少女,细声关心道。

这一路走来,为了让两个人忘记那血腥的一幕……不再害怕她,牧恬便主动与她们聊天,聊聊她们口中向往的银痕堡。但也许是年龄的缘故,年龄越大恐惧越无法消除得那么快。老人的一举一动还是嗫嚅不已,每说一句都要打颤好久,而少女渐渐地与她熟络,从交谈中还得知了她的名字。但当牧恬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她们的时候,老妪的表情更加震惊,这下连话都不敢轻易说了。

“牧小……小姐,我……我不饿……”老妪褶皱的眼皮不断翻折,小心地看着天空,谈及食物她就想起那条将人整个吞食的绿龙。

牧恬低垂着长长地睫毛,她知道老人恐惧什么。她把自己当作城内的贵族小姐,或是驾驭恶龙的残忍凶手。她明白这种印象一时半会改变不了,便转身问向少女。

“你呢?”她的声音轻得如同天上的雪花。

艾娅看着眼前和自己同龄却又好像相差好远的人,小脸可怜地点了一下。

“饿了。”老妪还来不及劝阻,少女的声音就飘了出去,引得她老脸不住地颤抖。

“可……我们没有食物……”艾娅小声地说道。

牧恬点了点头,她望向周围白色苍茫一片。虽然这也有不少枯松野枝,但她知道野果或是松蘑这里肯定是很难找到。白雪覆盖的道路上,一串串细小的脚印引起了她的注意,但同时她的表情也多了一丝无奈。

她们停了下来,找到一处枝叶还算繁多的大树下休息。牧恬离开片刻,回来时手里拎了两只雪兔。

艾娅的小脸经过风霜的摧残,红润已经消失,干裂的嘴唇轻轻抿了一下。

她们在大树下面清扫出一块干地,在周围拾起很多干燥的枝条和树叶。但即便如此,牧恬仍花了很长时间才用匕首和石块擦出火花引燃了它们。在她做这些的同时,老妪一直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不敢相信一个牧之都贵族居然会做这些他们贫民才会做的事。不过,接下来牧恬用锋利的匕首为兔子剥皮时就略显笨拙。老妪慢慢走到她面前,小声地说道:“牧小……小姐,还是让我来吧……”

牧恬看了看她,这是老人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她有些惊讶,愣了一秒。

“姐姐,就让我奶奶来吧,家里以前没有粮食的时候都是吃这些野物……”艾娅说道。

牧恬这才将手中的长匕首和兔子递给老妪,她纤细白皙的手指上全是鲜红温热的血。老人干枯的手接过后,熟练地剥着兔皮。牧恬将周围的干枝丢到火堆里,火势渐旺,终于又了一丝温暖的感觉。

只用了片刻老妪便将兔子插好,放到两块石头中间。也许是饿的太久了,瞬间她们就闻到了肉香。

“好了吗?”艾娅盯着烤的通红的兔子,语气中似乎都带着口水。

老妪将它来回翻烤了几次,终于撕掉了一个大腿。艾娅立刻迎上去,不过老妪却递给了牧恬。艾娅看着那块肥香兔腿,又看了看牧恬,尴尬地收回了手等着下一个。牧恬嘴角一笑,将手中的美味送到了她面前。

牧恬拗不过老人,最终还是得到了一个大腿。她轻咬着焦黄的肉,突然想起青鸿,不知它是否吃饱。但转瞬就笑了笑,它肯定过得不会比自己差的。

“你不是一般的贵族小姐。”老妪突然张嘴,有些泛黄的牙齿上还挂着没咬碎的兔肉。

“是漂亮的,善良的……”艾娅嘴中咀嚼着她的美食接下话来,脑海中想到那条绿龙,“绿龙姐姐。”

牧恬微笑回应,嘴上无言心中却说:我不是一般的贵族小姐,我是名擎者,是名人族勇士,还是名信仰的追逐者。

眼前的这堆火已经燃烧过半,两只兔子也只剩下一些嚼烂的骨头和被剥下来的皮毛。牧恬靠着大树的树干闭目休息,微凉的后背能延缓她的倦意,同时她也在感知着周围的动静。

一瞬间大树的周围突然刮起了风,牧恬霍然睁开双眼。她感受到了生命的流动,手中的长匕首紧握。她不清楚来者的用意,她必须小心谨慎,她这样告诉自己。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八个。”牧恬在心中默数着。听着远处雪地被轻踩的声音,她数着人数。

“不会是……”她想起那副红色老虎的铠甲,以及满脸惊恐的脸。如果真是他,那这次一定不会再放过他。

“姐姐,好像有人来了。”艾娅低声地说道。

牧恬将手指放到嘴边,示意她不要说话。她们躲在大树的背面,但牧恬知道,无论如何来者都会发现她们的,因为眼前火堆冒出的烟已经出卖了她们。现在逃跑也来得及,可她和少女可以跑,但老人呢?

果然,片刻在她们面前出现了一群人,不多不少正好八个。不过,他们并不是血红色的老虎,也不是像她们一样的避难者,而是一群衣着银白色铠甲、手拿长剑的士兵。

银白色的铠甲铮铮发亮,一条栩栩如生的白龙图案盘绕在上面。这是牧恬从来没有见过的家徽,因为除了古老的擎云城,没有一个人族世家敢用龙作为他们的家徽。

八个士兵中一个领头的,慢慢走到树前,看着三个人。

牧恬已经将身体完全蜷缩在长衫里,并用面纱围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藏在袖管里的匕首尖端也对着他。

“你们是哪里人?要到哪里去?”领头者问道。

不知为何,牧恬感觉他的语气并不像那些她所熟悉的士兵一般盛气凌人,反而带着一丝关心。

领头者见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话,以为是手中的长剑吓到她们了。于是他将长剑收到腰间,其余的七人也纷纷照办。

“我们是银痕堡的骑兵。”领头者端正了他的头盔,一双眼睛炯亮。

听到他这句话,牧恬表情有所变化,莫非……她们已经来到了银痕堡的地界了?可是她并没有见到周围有一丝城镇的痕迹啊。艾娅和老妪的表情更为所动,遇到他们,说明她们的目的地快要到了。

“我们奉命在银痕堡的周围巡视,负责接送前来投奔的人族百姓。如果你们是,请跟我们一起返回银痕堡,那里会有专门接待你们的地方。”

一听到士兵这么说,艾娅和老人眼睛发亮,但还是没有张口说什么,因为她们在等牧恬开口。在她开口之前,她们不敢乱说一个字。

“你们是骑兵?”牧恬没有回答,反而淡淡地问道。

领头士兵顿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用绿色面纱蒙住脸庞的女人居然会质疑他,表情虽有不悦,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是,我们都是银痕堡名正言顺的骑兵,是谦雷大人骑兵队的第八小队。我是小队长,克伦。”

“那你们的坐骑呢?”牧恬还不依不饶,她不知道什么谦雷大人,她只想问个明白。

这一问,克伦小队长笑了,吹了个口哨,几匹黑马便蹿了过来。

“‘多疑小姐’,这回信了吧?”领头人捋了捋马鬃,说道。

牧恬点了点头。这回她不单单相信他们是骑兵,是来带难民回城的。而且相信了艾娅所说的银痕堡领主的种种优点,因为有什么样的长官,才有什么样的士兵。

见到牧恬点头,克伦也点了点头,挥手招呼身后的其他士兵。

“霍尔斯,你带着这位老奶。”

“利德,你带着这位姑娘……”他指着艾娅。

最后,他将目光移到牧恬身上,说道:“你跟着我。”

当他自认为一切都安排合理准备上马时,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行动。

“请问,你们还有多余的马匹可用吗?”牧恬语气还是如此平淡。

克伦套在马镫里的脚慢慢挪下,转过头认真地审视着她,他当然知道女子的话是想骑马,但他却不相信她有这本领。

“当然有,如果你会骑的话。”克伦说道。他们八个人一人一匹马,但还备有几匹马以防不时之需。

牧恬没有多说,慢慢站起。

克伦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女子是如此的高挑,这破旧的长衫就好像一块破布盖在一块罕有美玉之上。

还未等克伦有所反应,牧恬就已经翻身蹬上原本属于他的黑马。黑马感受到不是主人,便扬起前腿想要把她甩下,但只嘶叫了几声后便被她制服,这也让克伦看得双眼发直。要知道,他当初为了征服这匹野马可消耗了他全身的力气。

牧恬将马骑到他面前,凛冽的风中夹着一丝清香。

“克伦大人,这两个人就拜托你了,我在前面等你。”说完,她就将马骑上了雪路。

克伦哽在喉咙里的话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她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而之后那句话,竟让他有种莫名的压力,犹如他的长官谦雷那般有威慑力。但晃过神儿来,他才发觉那只是一个前来避难的女子而已。

“哎哎,老大,”利德凑到克伦面前低笑道,“她的意思是让你追他,嘿嘿。”

“是吗?”克伦呢喃道。不过说完他就感觉自己被低笑声所包围,恍然发现自己被捉弄了。语气有些不悦:“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这小姑娘和老奶搀扶上马,天黑之前我们要赶回城内!”

几个士兵闻到了有些生气的味道,都停止了嬉笑,默默地走到自己的马前整理着鞍子和马镫。

克伦看向远方,那个方向正是牧恬骑着他的黑马离开的方向,掩在头盔里的表情竟泛起一丝征服的神情,他只把她看成是一个有些倔强的女子。艾娅听到了士兵刚才的玩笑话,她看着克伦露出头盔外的眼睛,也看出了一丝端倪。她心里轻哼一声:想要追到牧恬姐姐,首先你身下得有条龙才可以。不过,她知道眼前这些人虽然是好人,是人族的勇士,但是他们一辈子也无法有一条龙。

黑马在白雪的世界里犹如一头畅游在白海里的黑鲨,而它身后紧紧跟随着另外几匹烈马,但却始终无法超越。

当克伦骑着备用的枣红马终于快追上牧恬时,天色已近黄昏,远方城堡模糊的形状飘荡在雪雾中。

牧恬用力勒住马缰,黑马高高扬起前蹄停住了,然后缓慢地朝前行。身后跟随的几匹马也纷纷减速,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停下来,但这一路跟来也只有一个原因,她的骑术卓越。

她望向远方。即使是相隔如此之远,透过雪雾,她仍然能看到这座曾经的毁灭之城有多么雄伟。城墙横跨到她视线所及之处,高耸入云的城墙如同冰柱一般一根根拔地而起,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处巨大的雉堞口空出来。银白色的旗帜在昏白的天空中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一条白龙在上面游荡。

“这是‘毁灭之城’?”牧恬被眼前景象震撼到了。

“曾经是。”克伦尽量保持着平稳的气息,他的哈气在空中交织着。

“何时重建的?为什么我们……”牧恬迟疑了一下,“我们北方人并不知晓?”

克伦也望向远方,语气带着自豪又有些哀伤:“重建在百十年前擎云城摧毁它之后就开始了。不知晓?谁会在乎一个在寒冷贫瘠之地苟延残喘的小都城。”

“是谁领导的?难道是如今银痕堡领主?”不管是谁,这个人在牧恬心中已经有了特别的地位。

“不是,虽然如今的领主大人仁厚、正义、爱民,武艺高强,而且是一名擎者!是一位好的君主……”克伦眼中充满着崇敬之情,但随即苦笑道,“但他却只是一个不过二十的少年……”

“不过二十……”牧恬面纱后的表情微变,不知为何,这些种种特征让她猜疑,难道是擎天?不对,擎天的驭龙是红龙,一身炎火披盖。

“而重建银痕堡的人是现在居住在里面的百姓。有建筑师,有锻造师,有佣兵,甚至强盗和小偷……他们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亲手将这座数百年的古城又重新建起来。不过,虽说是重建,其实也就是将里面被烧毁的房屋重建了一遍,而主体构造——这城墙,这堡垒,根本就没有损坏……”

克伦的话语还在耳边,牧恬看着如血的夕阳渐渐划过银白色旗帜的背后,心中却想着那个年轻的领主。

“跟我讲讲他吧。”牧恬轻拂了一下被冷风吹到眼前的青丝,轻轻地说道。

克伦一开始并不明白“他”指的是谁,但看着眼前的女子盯着远方飘扬的旗帜,明白了。

“白凌领主是一个龙图守护派下来拯救银痕堡的人。”他似乎先总结了一下。

牧恬从他的话中只得知了那与她同龄的领主姓名——白凌。

“虽然经过几十年自由人民在银痕堡的修修建建,房屋楼房拔地而起,酒馆,市集……但这里仍然是一个‘摧毁之城’,因为它没有统治它的国王,没有法律,没有都城护卫队。小偷,强盗,杀手在修建完这里后便恢复了本性,占地为王。马上这里混乱一片,眼看着又要恢复到重建之前的惨状,他出现了……”克伦在头盔里的双眼充满的崇敬,回忆着那段往事。

“一条巨大的白龙降临在这座都城,他就坐在上面。周围的百姓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说实话,就连我也没有见过龙,更别说白色的龙,可眼前就有一条活生生喘着寒冷龙息的巨龙。”他呼出的气体在空中飞舞,起伏不平。

“所有人都以为是龙图守护降临,跪伏下来,就连在人群中行窃的盗贼都跪了下来。从那天起,他的周围围满了追随他的人。有建筑师、锻造师、学士、医者、佣兵、武者,有精通酿术的酿酒师,厨艺精湛的厨师,甚至还有云游歌者为他谱写乐章……”

牧恬等人的马缓慢地前行,银痕堡越来越近,有两队士兵顶着风雪守在城门口。

“他也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才能,仅仅用了两年就把一个鱼龙混杂、杂乱无章的地方,治理成一个有法律、有秩序的都城。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学士教导儿童,医者治愈伤者,建筑师完善城墙攻防,有武艺的都加入了军队,有手艺的走进厨房或锻造房……而他自己也住进了百十年前银痕堡领主的宫殿。那里一直谣传着有逝去领主孤魂在游荡,但当他入住后,就宣告了银痕堡另一个时代的到来。那逝去的老领主应该会安息,要不怎么会允许别人住进他的宫殿……”

“会安息?当一个人的妻儿被活活烧死,自己的子民被屠杀殆尽,怎么可能会安息?”牧恬心想,“一辈子也不会!做鬼魂也不会!”

克伦讲完这一切,看着眼前女子明亮的眼睛,心里疑惑为什么她会对这些这么感兴趣。如果只是前来避难的百姓,她只需要跟着他安安静静地走进城堡,然后听从城内事务官的调配,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生存下去,仅此而已。但是,她却与其他人不同,冰冷地质问……毫无预兆地夺走了他的坐骑……以及现在打听领主的信息。若不是谦雷大人下达命令对待每个百姓都要和善,可能自己早就发怒了。

该不是哪个家族的贵族千金,听闻领主的英明神勇前来追求的吧?只有这个理由说得通,而且之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姑娘,你该不会慕名而来的吧?”克伦语气有些怪异。

“什么?”牧恬显然是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

克伦轻夹了一下马肚赶在了她前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马跑得再快也追不上一条龙啊。”

他的话自认为说得漂亮,而且有哲理,好像挽救了一名失足沉醉在爱河的少女一般。

牧恬才听明白他拐弯抹角地说了那么多话的含义,还未来得及回应,天空中便传来一声声嘶叫。牧恬眉头一喜,那是青鸿的声音,虽然自己没有传唤它,但它却过来找自己,一定想念的驱使。

“戒备!戒备!”克伦大喊起来,几匹马也开始不安地骚动,士兵们都拔出了长剑。

克伦来到牧恬面前,长剑挥在胸前上空,保护着她。

从他们来时的方向,一个绿点渐渐变大,速度极快地飞来,克伦等人的眼睛也瞪得惊恐。艾娅和老人虽然知道这是牧恬的驭龙,但是它给她们带来的回忆却依然不是美好的。

当绿色的幻影渐渐融合成一条巨大的绿龙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几个士兵已经无法说话,周围的空气冷到极致。克伦不愧是几个人中的小队长,强咽了一口唾液,“保护……老人和……孩子,向……城内发送……腰令!”但颤抖的语音让人听得模糊,其他几个士兵一时间没人执行他的命令。

牧恬没让事情变得更糟。她翻身下马,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向青鸿。

“这……队长……”一个士兵在克伦身后发出声,他不知道如何阻止她。

“别出声。”克伦的声音出奇地冷静,语气也没有刚才那么颤抖,他似乎知道了什么。

当牧恬走到青鸿身下,它低下高昂的头颅,轻伏在她胸前,双目张合着竟泛着温情。

她转过身,扫过目瞪口呆的众人,最后对着克伦说。

“带我去见他。”

远方,风雪中的城堡里也响了一声嘶吼,震耳欲聋。

那一刻,克伦明白了——不是马追不上龙,而是龙只会和龙一起追逐共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