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篡天 正文 第七卷 北方攻略_第五百四十一章 再次问罪

2018-11-09 18:47: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篡天 正文 第七卷 北方攻略_第五百四十一章 再次问罪

一时之间,大家纷纷都在猜测和探知刘仁善这个人,得知尉氏的诡异事件让各大势力震惊的同时,又让人觉得整件事情显得扑朔迷离。

而前一夜,白虎山,刘仁善接过从传送阵那边过来的张涛和杨震的家眷,随即将他们好生款待好和安顿好,许诺不久便能见到各自的将军了。

随后刘仁善连夜传令八方,开始秘密的心动了起来,六人上的白虎山不断有人领命带人出去,散布在南京路各地。

而张涛和杨震以及许州得到密令,连夜准备。

而第二天,遍地谣言四起,大肆诋毁刘豫和大肆宣传刘仁善的事情。

同时,张涛和杨震成为刘仁善的士兵的事情也随着张涛和杨震的表态传开了。

而连夜,刘仁善披挂上阵,带着一万人马,两千环刀铁甲军,两千刀斧轻甲军,以及六千精兵,悄然开播。

同时,颇衡骁将带着一万初步建立了基本的军规的山贼兵开播。

白虎山八万新兵则是日日夜夜开始加紧训练。

而当夜,夏超和夏侯宇龙将物资交付给夏侯渊,连夜离去。

而当晚凌晨三点钟,刘仁善带着士兵们来到中牟附近,这里,是靠近开封,在开封西面不远的一座城池。

而这里,已经有一万金国士兵正在渡过官渡,加紧向开封集结。

而刘仁善的士兵们却是化作伪齐的士兵,由两千刀斧轻甲兵出现在去开封的必经之路的树林之中。

而那一万金兵之中,却是有着两千铁骑兵领队,渡过官渡,连夜向开封进发。

而刘仁善则是命令自己的士兵分为两队,埋伏在道路两旁的树林之中,早已经张弓搭箭埋伏好了。

两边树林之中各分一千环刀铁甲军。

他们的装备,是刘仁善重点打造的,这几个月来,也就弄出四千套装备,那么多工匠日夜不停地工作,平均每天也就几十套。

而刘仁善的工匠,差不多积累到了一千多的地步了。

两个月,可是苦了唐末这小子,四处抓人。

而那些金兵领兵大将刘仁善也调查清楚了,是一个叫做哈尔墩的金国汉子,此人勇猛有余,但是智慧却是低劣的。

让他领命打仗冲锋陷阵自然是没有问题,让他想什么计谋,注意什么埋伏,根本就是开玩笑。

而刘仁善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柿子,就要挑软的捏!

而只怕金国上下都不会想到,此来伪齐,如此大军,居然还会在自己儿皇帝的地盘上遭到伏击。

他们和伪齐打交道又不是一年两年了,而南宋的情况他们有内奸,更清楚,南宋这会儿还没有出兵,那么此来开封,那根本不会遭遇到什么伏击了。

而就算遭遇到伏击,凭着铁骑,凭着金国士兵,打那些围棋的痞子兵,装备落后的军队,几千铁骑就可以冲散两万兵马了。

而这一队,两千铁骑军,嘿嘿,那是更不用担心什么了。

而不一会儿,哈尔墩就看到了眼前的两千刀斧兵的阵容,为首的是一位年轻消瘦的将领模样打扮人物,此时他早已下马在前面等候。

而随着他一起的,有几十位亲卫打扮的人,都是一人一马,但纷纷都是下马在前面的等候着。

而见到自己这一万人马前来,他们这一人一马的几十人顿时牵马上前,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十分欣喜的。

这让哈尔墩十分受用,而那为首的将领人未到,却先传来了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原来是哈尔墩大人驾到,末将于言有失远迎。

得知将军驾到,我家主上早就派我在此恭候多时,为将军鞍前马后引路。”

而哈尔墩一听顿时哈哈大笑,看到来人如此恭敬的模样顿时大手一挥,止住了身后士兵的前行。

而渐渐地那我叫于言人带着几十人赶向前面,人人马背上都带着一个包裹。

而哈尔墩直接让自己的铁骑围住这些人,扬着长枪,一个个的开始戏耍这些士兵。

这些士兵果断的露出了胆怯的神色,这不由得让这些铁骑军更为受用,一个个骄傲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哈尔墩也露出了大笑声。

“大人,我等奉主上之令特地再次等候。

同时,我等也带来了诚意。”

那于言说完,解开马背上一个包裹,但是不待打开,一名铁骑军顿时长枪一挑,将包裹够了上来,这一举动,吓得于言顿时退后了几步。

中午诶的铁骑顿时露出更猖狂的笑声。

而那铁骑打开包裹,顿时愣住了。

而其余的铁骑也和那位铁骑的动作一般无二,极尽戏耍着这几十人。

纷纷将包裹打开,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随后,几十铁骑立马带着包裹回返,将包裹递给哈尔墩看,并且在哈尔墩耳边轻声说道:

“将军,是金砖,您看。”

哈尔墩拿出一个包裹,打开一看,里面五个金砖山上发光,分量还不轻,哈尔墩顿时露出贪婪的神色,将金砖放到背上,随即命令道:

“儿郎们,都将本将军的东西小心收拾好。

哈哈哈,走,随我去见那位于言将军。”

一众铁骑立即归队,小心的将包裹收好,随即一万人吗风驰电掣的到了于言那二十几人面前。

而那于言顿时恭敬的上前抱拳道:

“将军,我身后的两千人也有礼物送给将军的铁骑。

我等早就对将军的铁骑倾慕不已,都想一睹将军铁骑的风采。”

于言说完,还走到一位铁骑的身旁,塞给他一个金条。

哈尔墩顿时眼前一亮,哈哈大笑,随即命令道:

“既如此,儿郎们,就让这些汉人一睹我大金铁骑的风采吧。

铁骑,随我前去,其余人留在此地待命。”

“是,将军!”

一万金兵顿时豪迈的说道,声震高空,那两千士兵不由得身体一震,阵型微微有些散乱。

哈尔墩对这些士兵更是轻视了起来。

而随后,哈尔墩带着自己的两千铁骑前行,于言在前面牵着马儿狂奔,因为铁骑的速度很快,但是于言却是没敢骑马。

这不由得令这些铁骑发出更加猖狂的大笑声。

而不久,铁骑来到这些士兵面前,却是陡然一停,人人控制着马儿前提腾空,那些士兵顿时有人惊恐的摔倒在地地上。

这不由得令哈尔墩等人更加轻蔑的疯狂大笑。

他们此时的注意力全在这两千士兵身上,却是没有发现,这一万人的这么大动静,却是没有惊起密林之中的任何动物。

而于言则是对着那些士兵愤怒的喝道:

“都愣着干什么,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来觐见将军的铁骑,记住将礼物奉上。”

那些士兵仿佛没有什么组织纪律一般,乱哄哄的答是,随即忐忐忑忑的上前,一个人找到一个铁骑,将礼物奉上,都是金条。

那些铁骑军接过礼物,顿时更加轻蔑的猖狂大笑。

而就在一个士兵对上一个铁骑的当口,于言却是大吼一声:

“行动!”

顿时,两千羊一般的士兵瞬间化作狼,立即抽出背后的刀斧,身子一矮,对着马腿就看了下去。

哈尔墩这才知道上当了,但是于言早已经矮下身子,对着他的马腿砍了下去。

而哈尔墩也了得,顿时控制着子交叠马儿飞退,但是却是不理想,铁骑都挤在了一团,哈尔墩的铁骑也遭殃了。

而同一时间,树林两旁羽箭齐发,对准那八千士兵疯狂的房间,剑发三波,那些金国的步兵顿时人仰马翻,随即便是一阵阵整齐的喊杀声:

“杀!杀!杀!”

密林两旁顿时涌出八千士兵,立马分开,六千士兵冲向那些金国步兵,立马组成战阵,与那些金国的士兵短兵相接,不一会儿便将阵脚大乱的金兵分割开来。

而刘仁善飞速冲向哈尔墩,骑着黑色的马儿一路斩杀那些落马的骑兵,飞速向哈尔墩移去。

而哈尔墩则是在子交叠的爱马到底之前就飞身而起,狼牙棒一挥,顿时扫飞几位刀斧轻甲兵,不断怒吼着将自己的狼牙棒对着那些轻甲兵招呼。

而那些轻甲兵却是组成战阵,将哈尔墩团团围住,将兵器围在周身。

而哈尔墩虽然一击将那些士兵打飞,但是攻击全部都被那些刀斧当了下来。

人,倒是没砸倒,这也就代表着,那些士兵死不了。

而更让哈尔墩愤怒的是,这些士兵配合的如此紧密,并且源源不断。

一个缺口打开,顿时有人补上来,而自己的骑兵更是不好受,彼一摔倒在地上,少有人能够爬起来的。

那些刀斧兵太狠了,自己的骑兵一掉下来,就立马丢出长刀,抓住他们的长枪,然后用斧头对着脖子招呼。

自己这些人虽然是精兵。

但是,不带这么玩儿的啊,敢不敢不要这么狠的啊!

而刘仁善的这些兵,正是这么久的最大成果,训练残酷血腥不说,武器装备更是倾尽了刘仁善能做到的最大程度。

而随即哈尔墩却是感觉到不免了,因为一群装备比之自己铁骑士兵身上的盔甲还要严密的重甲兵来了,不多不少,正好两千。

他们一来,战局就开始发生大变化了,因为,他们的武器能够将自己士兵的铁甲破开,而且他们的力道那般大,一道就能将人削成两半。

而刘仁善却是飞马赶来,在哈尔墩回过神之际,闪电般跳下马儿,飞速对着哈尔墩刺了一剑。

哈尔墩顿时大急,运起护体真气抵挡,明显的,哈尔墩也是一位先天一层的高手,与新进阶的刘仁善不相上下。

但是,渐渐地,刘仁善和哈尔墩的高下就看出来了。

而其他的士兵们,则是主角的为他们两个人腾出空间,捉对厮杀。

打了一会儿,哈尔墩便发现这刘仁善难产了起来,剑法诡异刁钻,而且速度奇快,而且招招都对着自己的要害抵挡。

而哈尔墩也是不凡,愣是将硕大的狼牙棒舞得密不透风,像是在耍杂耍一般。

可是,只有哈尔墩知道自己是有苦难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