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

蒙古四大将速不台从辽东一直打到欧洲的名将

2019-06-30 13:10:41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兀良哈·速不台(1176-1248年)蒙古兀良哈部人,蒙元帝国开国名将,成吉思汗旗下“四獒”之一。早年辅佐成吉思汗统一诸部,常任先锋,以骁勇善战著称,享有“巴特尔”(勇士)称号。建大蒙古国时,封千户长,为十大功臣之一。曾参与第一、第二次西征,令大蒙

玛雅文明隐藏秘密曝光末日预言火箭设计

古国版图扩展至俄罗斯一带,其征战所及东至高丽,西达波兰、匈牙利,北到西伯利亚,南抵开封,是古代世界征战范围最广的将领之一。死后追封为河南王,予谥忠定。

初随铁木真

速不台以质子身份效力于铁木真,先为百户长。他勇猛善战,在铁木真统一蒙古高原各部的战争中已作为“朵儿边·那孩思”(四獒)之一而闻名漠北草原。在1208年大蒙古国建立时,他已是成吉思汗所封的95个千户长之一。

1211年至121

历史上的杨家将都怎么死的

5年间,他是伐金战将,1212年攻桓州,率先登城获捷,成吉思汗命赐金帛一车。

1216年或1217年,成吉思汗派他出征逃窜于畏兀儿以西的蔑儿乞残部。进军时,速不台令先行裨将阿里出带婴儿行进,夜宿后留下婴儿,就像是携家而逃的人。蔑儿乞部见后信以为真,不加防备。速不台大军进至垂河(今楚河),将蔑儿乞部击灭。此役,《圣武亲征录》系丁丑,即1217年,而王恽《兀良氏先庙碑铭》与《元史·速不台传》系于己卯,即1219年。

征战中亚

据《史集》所记,速不台战败蔑儿乞部霍都时,花剌子模苏丹摩诃末已率军进至锡尔河以东毡的一带。成吉思汗曾命速不台,若遇花剌子模军队,当避免交战,但摩诃末麾军进击,速不台被迫应战,几乎将摩诃末俘获。

从1219年起,速不台随成吉思汗西征。1220年春,蒙古大军进攻撒麻耳干(今乌兹别克撒马尔罕之东),摩诃末弃城而逃,速不台与哲别等奉命追击。在渡过阿姆河追到你沙不儿(今伊朗东北境的尼沙普尔)以后,速不台与哲别一度分道,率军攻掠亦思法来因、答木罕、西模娘、列夷等城。他与哲别在呼罗珊(今伊朗东北部的霍腊散)各地猛追穷赶,迫使摩诃末遁入宽田吉思海(今里海)的小岛,不久病死。在横扫呼罗珊各地后,速不台又随同哲别进军伊剌克阿只迷(或称波斯伊剌克)、阿哲尔拜占(今译阿塞拜疆)、谷儿只(今格鲁吉亚)、阿兰(即阿速)和钦察,大败钦察与斡罗思联军,攻打不里阿耳。

征夏灭金

1226年,速不台随从成吉思汗出征西夏,攻下撒里畏兀儿的斤、寺门等部以及德顺、戎、兰、会、洮、河诸州。第二年,他闻知成吉思汗死讯,遂还师。

1229年,窝阔台即汗位,以秃灭干公主下嫁速不台。不久,窝阔台决定南向伐金,速不台又是军中主将之一。

1230年,他参与攻潼关之役失利,窝阔台加以责备,但拖雷称“胜败是兵家常事,请允许让速不台戴罪立功。”从1231年春天起,他就在拖雷麾下效力,作为大军的右翼,先攻克陕西宝鸡,入大散关,而后绕道南宋境内的凤州(今陕西凤县东北)、洋州(今陕西洋县)、兴元(今陕西汉中)、金州(今陕西安康)、房州(今湖北房县),然后渡汉水向北,兵锋直指汴京(今河南开封)。

由拖雷、速不台等完成了右翼的战略迂回运动后,1232年正月,窝阔台率中军在白坡渡过黄河,东向攻下郑州,两军对汴京形成钳形攻势。驻守潼关的完颜合达统率金主力军南下堵截拖雷,未能得逞,又奉金哀宗之命转向东北援汴。当蒙古军队进至钧州(今河南禹县)西北的三峰山时,金兵围之数匝,适逢风雪大作,蒙古军队进击大胜,金军三十五万精锐部队几乎全军覆没。

关于如何对付完颜合达大军,拖雷曾向速不台问以方略,速不台说:“守城的人不耐劳苦,屡次挑战令其疲劳,之后交战就可以获胜了。”三峰山战役的胜利正是这个军事方略实施的结果。在三峰山战役以后,金军已无力抵御,蒙古军队很快攻占河南多数地方。三月,窝阔台与拖雷北返,命速不台率军三万,进围汴京,经略河南。速不台统诸道兵围攻汴京,要求金方投降。金哀宗送曹王讹可为质,并派使者议和,但不久金方将士杀死蒙古使者,和谈破裂。汴京一片混乱,十二月

水浒传中潘金莲出轨谁受到的刑罚最严厉0

时,金哀宗逃离京城,在1233年春渡黄河向北,后又折回河南,从长恒进至归德(今河南商丘县)。

不久,金汴京西面元帅崔立宣布投降,速不台在四月达青城,接受崔立献送的金后妃、宗室和宝器。速不台杀金荆王、益王等全部宗室近臣,遣人送金后妃与宝器给窝阔台,而后在四月二十日进入汴京。速不台曾企图屠城,被耶律楚材谏止。当时汴京已满城萧索,饥人相食,速不台下令听任城内居民北渡黄河以就食存活。后金帝从归德逃奔蔡州(今河南汝南)。

1234年正月,蒙古军与南宋军相配合攻破蔡州,金哀宗自缢而死,金朝灭亡。蔡州之役,速不台虽未亲临前线,但也是在他的统率下获胜的。

西征欧洲

1235年,窝阔台命诸王拔都、贵由、蒙哥等长子西征,因速不台识兵机,有胆略,选为先锋。钦察部大臣八赤蛮胆勇盖世,听到速不台率军前来,逃到宽田吉思海中去了。

1236年至1237年冬天,蒙古军诸王驻于哈班河谷,派速不台先进军不里阿耳和阿兰,不久诸王也纷纷出军。约在1237 年年底,蒙古军队出现在靠近不里阿耳的斡罗斯边境。拔都等率领的蒙古军队一度为斡罗思部主也烈班所败,围攻秃里思哥城也未能得逞,后由速不台督战,即掳获也烈班,激战三日攻下秃里思哥城。蒙古诸军进而尽取斡罗思人的梁赞公国、弗拉基米尔公国和基辅公国以及阿兰、钦察、不儿塔、莫尔多瓦诸部。

1241年,蒙古军队越哈咂里山,攻马扎儿部(今匈牙利)。速不台为先锋,与诸王拔都、呼里兀、昔班、哈丹五道分进。速不台出奇计,将马扎儿军队诱至淳宁河(今匈牙利东部的索约河)。速不台在下流水深,企图结筏潜渡,绕出敌后。诸王在上流水浅,又有桥,遂先乘马涉河作战,但因一些军队争桥,受到马扎儿军队攻击。渡河后,诸王因马扎儿军队尚众,主张止步。速不台说:“你们想回就自己回去,我不到秃纳河马茶城(今多河布达佩斯)是不回去的。”这样,速不台进军至马茶城,诸王也来了,于是拔城而还。事后拔都责备速不台迟渡淳宁河,速不台申明事由,使拔都明了原委。后来拔都论及征马扎儿部事,就说:“当时所获都是速不台的功劳。”

1242年,窝阔台死讯传到西征前线后,速不台返回蒙古。

1246年,他参加贵由汗登基大典后,即回驻秃剌河(今蒙古土拉河)自己的营地,直至1248年去世。入元后,他被追封河南王,谥忠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导读:最近,韩国《新东亚》月刊5月份一篇文章披露了朝鲜战争正式爆发前,韩国第一支渗透北方的部队从组建到灭亡的悲惨命运。韩国方面认为,虽然“虎林部队”未能完成炸毁平元线的最初任务,但引发了朝鲜当局的恐惧,鼓舞了反共人士的斗志。韩国方面数据显示,252名队员中只有35人返回。

今年是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多年以来,学术界一直在争论朝鲜战争是哪一方打的第一枪,虽然有解密文献显示可能是朝鲜方面率先发难,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就好比追查是谁先起了杀机一样困难。早在1949年,朝韩就开始大规模派遣骚扰部队进入对方领土,韩国方面资料显示,1949年1月至10月,朝鲜分563次向韩国派出了7万余名武装人员;而朝鲜则透露,同期韩国向朝鲜派出袭扰部队432次,共4.9万余人。当时几乎就是战争状态。最近,韩国《新东亚》月刊5月份一篇文章披露了朝鲜战争正式爆发前,韩国第一支渗透北方的部队从组建到灭亡的悲惨命运。

渗透北方———切断朝苏军需物资运输

通过韩国的影视作品和媒体报道,人们多认为朝鲜向韩国派遣特工,有道是有来有往,韩国也向朝鲜派遣过大量特工,韩媒称之为“北派工作队”。“北派工作队”历史悠久,最早的一支是1949年6月29日越过三八线的“虎林部队”。

“虎林部队”创建于1948年,以朝鲜平安道青年团体———西北青年团为主体,作为韩国国防部下属游击队而创建。由于韩国人用“猛虎出林”一词形容平安道人的性格,这支部队因此被命名为“虎林部队”。“虎林部队”的班底是1947年7月以西北青年团岭东地区本部为中心成立的“鸡林工作队”。韩国政府成立后,“鸡林工作队”被改编为国防部第4局下属的东海特别队,相当于从私人军事团体升格为得到军方资助的准军事团体。1949年2月25日,东海特别队从国防部划拨陆军管理,并改称“虎林部队”。虽然归陆军管理,但他们却没有正式编制,只有去朝鲜执行任务返回后才能成为正式军人,这使得后来返回韩国的幸存者无法得到补偿,在郁闷中度过了余生。

1949年2月28日,“虎林部队”来到大邱接受基础军事训练,之后在水原正式接受游击训练。游击训练结束后,“虎林部队”参与清剿游击队,积累了一些实战经验。6月底被派往朝鲜。

这支渗透北方的“虎林部队”共252人,由5大队和6大队两个大队组成。韩国学界认为,“虎林部队”的目标是切断连接元山和平壤的平元线,阻止军需物资运输。通过元山进入的苏联军需物资让朝鲜的军力大大超过了韩国,如果不能迅速加以阻止,双方实力的差距将会更大,实力膨胀的朝鲜甚至有可能发起战争。韩国军方认为,破坏平元线,朝鲜的南侵企图就会减弱。军方还计划由“虎林部队”在当地网罗反共人士进行持久战,根本就没有制订具体的返程计划。

朝鲜方面早已布下口袋阵

1949年6月29日,天还没亮,一队身穿朝鲜人民军军装、肩扛日本99式步枪的武装军人悄无声息地行进在山间。队伍很长,大约有250多人。不知不觉间,东方露出了鱼肚白,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谷山峰!”队伍中有人小声嘀咕着。谷山峰位于三八线北侧300米,这意味着,经过半夜行军,这些韩国军人已经进入了人民军控制范围。一行人的脸上顿时写满了紧张。

越过三八线后,5大队和6大队为自己做了埋有头发和手指甲的活人冢,表达了必死的决心。之后,5大队要沿着东海岸北上到达咸镜南道;6大队则要向内陆渗透到达平安南道。平元线从险峻的山地穿过,中间有多个隧道。5大队的任务是到咸镜南道的高原,6大队是到平安南道的阳德炸毁隧道。

同一时间,朝鲜麟济郡责任秘书接到人民军38警备旅打来的电话后,面色凝重地宣布:“全体人员紧急集合,搜索南朝鲜傀儡特别工作队。”紧急出动的麟济郡军民每隔500米一人对太白山进行拉网式搜索,38警备旅同时进入24小时待命。早在6月14日,朝鲜内务省就向麟济郡下达了加强警戒的指示,称“驻扎于春川的南朝鲜傀儡国防军192部队将派出一支130人的特别工作

队渗透到朝鲜”。这表明,“虎林部队”正在一步一步地走进人民军的包围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