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

京城遇鬼

2019-05-27 11:49:47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光绪二十三年,大清帝国已经像是垂暮的老人了。加上洋毛子折腾革命党闹,好不热闹的乱世。

但百姓还得活;生意还得做。尽管京城乱成了粥,太原府的郭山还是得来京办事。夜宿在了喜来客栈。

这家客栈是一对汉人夫妇所开,郭山每回进京都住这里,算是熟客了。客家招呼了郭山,道了安就回房去了。

郭山为东家办事,常年走南闯北,在外倒也如同在家一般。但是这夜却难以入睡。于是挑灯下炕,在八仙桌边坐定,拿起玉嘴烟袋吸起旱烟来。

时令已过秋风,客房后院的花园秋虫声声,凉风阵阵。喜来客栈地处城外,此时时近二更,夜里更是寂静,少有人声。

放下烟袋,听着秋风瑟瑟,想到不能在家照顾老母幼子,不由的唉声叹气乡愁袭来。趴在八仙桌边似睡非睡昏昏沉沉。

深夜房门忽地被风吹开,凉风扑面而来。风中带这凉气,还有着些声音,好像隐隐约约有人声在叫:郭山——郭山——,而且那声音竟然是地道的太原府口音。郭山惊醒,只见眼前烛光跳动,客房里还是自己孑然一身,哪有别人。郭山去关门,暗自笑话自己思乡太甚,以至错听到了乡音。

可就在关门的瞬间,看见黑洞洞的门口呆呆的站立着一人,郭山吓了一跳,以为是贼,就喝了一声。那知那人开口了:兄弟是太原府的人吧!

郭山大喜过望,从来人的口里听到地道的太原府乡音!原来是太原府的乡亲啊!他乡遇故人!

郭山上前牵手道:房外秋凉,快进来!快进来!就拉着那人手往房里走,牵手间觉得那人的手像冰一样冷,但郭山并没细想,只想是屋外呆久了,所以才凉。

遇到乡亲郭山满心欢喜,挑亮了烛灯,泡上好茶。才细看了看来人,那人稍胖,五十来岁,穿着丝质的白色马褂,瓜片小帽,脑后的小辩油光发亮,像是个富有的人。但是进来却呆呆坐着没有表情,郭山见他面色煞白以为是受了秋寒,递过热茶。

“大叔屋外受凉了,趁热喝口茶吧。”

“我就住你隔壁,夜里想抽袋烟,刚好烟叶用完,夜里又没处去买,所以打搅小兄弟讨口烟抽。”

“哪里是打搅,我也正思乡心切难以入睡啊,那知就遇到了同乡。咱们应该喝上一杯,只是夜深不想打扰店家了。”

“来日方长,我只是来吸袋烟就走,有空改日一定来打扰。”

郭山装了烟递过去,没见那人点烟,已经有烟从嘴里吐了出来。郭山很是惊奇,不知道这位同乡用了啥异术,想是大叔久居京城学了些洋人的异能。磕清了烟锅,放下烟杆道了谢,那人起身就走,走得很慢,细细观察原来他腿上可能有疾,走路腿不打弯,全靠脚尖点地。

郭山也没多想,只觉京城的客栈偶遇同乡,真是满心的欢喜。一觉就睡的天光大亮。

催钱结帐,票号汇兑,郭山忙到了天黑。当时天下已经大乱,掌柜生意难做,郭山十岁就跟上了掌柜,视掌柜如家父一般,那有不拼命干活的道理。回客栈时已是天上繁星点点,路上行人稀少。出门在外孤身一人,想起店里的同乡,就在众香斋买些酱肉小菜,路过酒铺又打了些汾酒。

回到客栈,本想邀请那位同乡,叙叙家乡的旧事,却见隔壁房门紧锁,不知去向。只好半开着门,等那位乡亲。

月上枝头,郭山早已饥肠漉漉,还不见同乡回来,于是就自己先吃喝起来。大概是孤独苦闷,没几杯下肚郭山就觉的昏昏沉沉,爬在八仙桌边睡着了。

半夜,一股凉风吹来,郭山醒来打了个寒战。才想晚上等同乡所以没有关门,就披了件单衣去插门。

街上的更夫“梆梆梆”敲了三下,拖着长音喊了些注意防火、防贼一类的话。郭山想起昨晚匆匆一面也没多聊,现在已是三更半夜了也不知同乡回来没有,反正也是隔壁过去看看也方便。

隔壁的客房依然挂着把铜锁,快到中秋了,客店里没多少客人,月光下小店一片死寂。

郭山叹口气转身回房,惊奇的看见八仙桌边坐着昨晚的那位同乡!在忽闪的烛光里,嘴里含着郭山的烟袋锅,青烟袅袅……

郭山虽然有点诧异,但还是斟满了一杯酒。

那位同乡贪婪地闻着,惨白的脸有了些红光。他感慨道:好久没喝到汾酒啦!郭山举起杯:那就干了吧!

同乡叹口气说:我说出来你也不要害怕,你我其实是人鬼殊途啊!不过你也没什么害怕的。鬼又能怎样!不是吗?你不见那官老爷、洋毛子想让谁变鬼谁就得变成鬼,我作了鬼了却不能让他们也变成鬼!……你不要怕,我听到你的乡音,不由的想到了家乡,才出来见你的,你不要见怪……

郭山没害怕,跟那为已经作了鬼的同乡聊了整晚,天快亮时同乡说要走了。

他还是脚尖点地,腿不打弯,慢慢的走了。只留下桌子上满满的一杯汾酒。

店主夫妇讲起了那位同乡:他是隆欣源票号的二当家的,姓冯。大家都叫他冯二爷,管京城的这家店。后来洋毛子开了什么银行,开始没生意,可洋鬼子鬼点子多,先买通了在隆欣源存着大量银子的朝官,然后又派人到处放风说隆欣源没银子啦,于是形成了一股挤兑风潮。硬是把隆欣源挤得关门了。二爷的失意的那些天就在我们的小店里,这里偏,二爷想静会儿,他要想办法再把隆欣源开起来,听说找了几个股东,二爷都准备从其他分号往这里运银子了。可有天晚上,二爷死了,就死在你的隔壁房里,是被洋枪打死的。

郭山替掌柜结完事,在店家的带领下,拜祭了冯二爷城郊土坡上的孤坟。在坟头洒了一坛没开封的汾酒。

北京专治白癜风哪家研究院好内蒙古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河北专治癫痫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