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

妈妈等我在高原再次相聚

2019-05-16 19:15:38 来源: 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英雄儿女品牌联盟掀起消费商革命
517电信日N多优惠活动火爆登场
马蔚华提案加快出台P2P行业监管政策

这几年,陪妈妈去了西安,兰州,在杭州工作的五弟想把妈妈接到他处,让老人家一睹南方之秀,考虑到年事已高,路途遥远,愿景迟迟未随。

我知道妈妈最想去西宁,那里有她从小宠大的六弟,他在部队岁月一闪,二十年过去,娶妻育子,一副扎根高原的架势。

“三哥,七月份是西宁最好的季节,我一时抽不出空儿,又担心妈妈有高原反应。”

“按妈妈身体状况,可以来西宁,只是‘八一’前你肯定你忙。”

“那好,就‘八一’后吧!”

我好忐忑,几次外出都是由妻陪着妈妈,这次她实在太忙,不能陪妈妈了。

我提醒自己,要像妻子那样,坐车,休息,喝水,吃饭都要周到仔细,体贴入微,让妈妈开心。

经过七个多小时,天擦黑时,到了西宁,和从兰州出发的姐姐,姐夫会面。

我的想象里,西宁周边可能是冰冷的雪山,抑或袒露山体,树木稀少,缺少花草。

翌日,妈妈提议,我们用散步式先去离住处最近的市中心广场,她常锻炼身体,爱去活动地儿。

广场是城市门面,天然客厅,一整座城市的文化底蕴,人文环境,文明程度,市人素质,在广场上是看得见,听得到,乃至是能触摸到的。

过几个岔路口,我打问一对并肩而行的老人,那条路离广场最近,老伯说得仔细,拿手指着, 身边老妈妈一脸阳光,帮腔指路,我心里好暖,实诚,有人情味,轧入了我记忆。

天,蓝得出奇,白色云团发着亮从头顶飘忽而过,感觉离太阳很近,热火火的,清风朗朗,好爽。

广场幽阔,利用率高。几个方阵,着装统一,划分区域,跳着扇舞,锅庄舞,广场舞,随着节奏,我按着点儿踏歌起舞。往前走了一段,穿过舞剑,打太极的老年人,左边,密匝匝人群水样悠摆,舒缓的乐曲下跳交谊舞。走了不多远,豪放的歌声伴着雄壮管乐声霍动了耳鼓,循声了望,“中心广场好心情大家唱”演出现场,在女指挥的执棒下,乐队和歌者正在合练。再往前走,人群聚集,“百姓大舞台”上灯光璀璨, 西宁市廉政文化艺术团正在准备首场专题演出。

绕过广场,沿七里湾上行,芳草遍地,水晏河清,石景休闲甬道,小憩木屋,亲水平台,白杨树阵,地域浮雕,特色植物园,自然生态林,拱型花架长廊,与飞峙于湟水河之上的双尾,双层大桥交相辉映,一派江南美景铺展开来。沿曲径幽静转折重檐长廊过厅,单檐六角亭台,拉京胡的,吹笛子的,吊嗓子的,喊花儿的,唱秦腔的,间隔排列,特别吸睛,不知不觉,时间过了十一点多。

踏上横跨湟水河的双曲拱桥,举目眺望,兀立尖顶大厦,鳞次栉比的浅色楼群与白体红顶的住宅区矗立树丛绿草之上,活似高原型男,昂首挺胸,显示着高大,阳刚,时尚。高架桥与立交桥交叠空间,笔挺的车道与优雅的圆弧像一架完善组合的大提琴,演奏着华丽的交响乐。南北两山 ,郁金飘香 ,逶迤含砺,翠色欲滴,观光园和生态植物园刚性白杨和柔美垂柳构成一道色彩斑斓,高原变得婉约,养眼。

青海是高大山脉的“大本营”, 西宁像偏斜的一杆秤,由东到西,就低往高,市区“秤砣”样挂在了中间,湟水河纵贯中轴,穿过市区,使这座城市灵动,优美 ,有了韵律。

漂亮,生态,干净,文明,和谐,我用这样词条去链接西宁,络走过每座城市,倘若让我来做个比较 ,可以直言不讳地说,有些城市该珍惜的不懂得珍惜,晓得珍惜已造成了损失,以致于舍本求末大,斥资扩充,负重喘息,浮光掠影,物欲横流,公德丧失,市侩味,金钱味,商业味盖过了城市内涵,冷漠 ,浑浊,浮躁丢失了城市灵魂。西宁不同,神定气足,活力潜藏,紫强光鲜,民风浑厚,恍如原生态状态下自然亓立的一副水墨长轴。其古朴与前卫,包容与深邃,朴拙与多变,冷峻与温情,给你带来自然风光的震撼和漫荡高原的神往。宅楼里呆久了,雾霾看烦了,心情郁闷了,去趟青海,蓝天,雪山,湖水,油菜花,会使你的身心别有一番旷味,言不由衷发出赞美。

“没想到西宁这么好!”

“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

“是,发展得确切不错。”我们边走边发感慨。

一连几天 ,我们去了藏医药博物馆,科技馆,沙滩,南山公园,大美生态园,悠久历史,多元文化,建设发展,民族和谐 ,交会在蓝天白云和碧波鸟群之间。

虽然,我们没去着名的青海湖,但高原一年四季变化的湖水像一面镜子,映衬出的雪白,淡蓝,深绿,金黄始终闪烁在我们心中

星期六下午,相聚蕴园,这是我们到了西宁后的一次大团圆,六弟,弟媳来了,六弟岳父岳母来了,六弟同事来了,侄子,侄女来了。

围坐圆桌,话语不断,笑声飞扬,唱歌舞蹈 ,好不热烈。

兴趣正酣时,6弟插话:“明天的活动这样安排 ,我驾私家车带你们去塔尔寺。”

“你上你的班,我们去。”妈妈说

“明天星期天!”六弟说

“哦,我都忘了”妈妈实验电泳仪常见问题及处理
说。

“那好,吃完早餐,就走。”

说话间,六弟响了。

现场静了下来,看到六弟一脸严肃,我心里一紧。

六弟站着,仿佛铸在哪儿,一动不动地答应;“……是,好的。”

放下。6弟翕动着嘴唇,控制了下情绪

缱绻中一声 :“对不住了,你们继续,我回去有点急事。”>

我的心悬了起来。

看着大家疑惑的眼神,六弟说;“噢,没什么,接到了命令,有任务,马上动身。”

“去哪儿、”

“北京。”

“几天?”

“两天。”

“咋去?”

“坐飞机。”

我看了下时间,刚好七点二十。

“再吃几口。你顾了招呼,还没吃哩。”

“今晚最后航班,九点整。”

说完,朝我们交代了几句,走过来,红着眼圈,拥抱了下妈妈:“您好不容易来一趟 ,想凑个星期天陪您转转……”说着,他平静顶回旋在眼眶的泪珠,神情凝重地看了一眼妈妈,匆匆离开。

第二天,我们照样去塔尔寺。

车窗外,青海的风光一路扑来 ,我在寻思,青海好在哪儿。

青海的美不是人工的,她呈现的是不加伪妄的本质和没有雕饰的健康肌质,是一种自然笔法书写的大美,是高原凄凉美之下的大意象,大意境,这类大美启开了一代代高原人大抱负,大作为的心智与胸怀,可以说,这里的每一株绿色都是一首高原赞歌。

天然的大高原,大湖泊,大沙漠,大盆地,大戈壁,大草原,造就了大美青海,诗意高原。

汽车奔驰,思绪滔滔,耳畔似有一串高亢音符跳荡 ,在合鸣,那是动感西宁,豪情西宁。

花儿的故乡,民歌的海洋,诗的土地,梦的地方。

青海,孕育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长江,黄河,孕育了远古文明圣山昆仑,孕育了源远流长的河湟文化,人类多种文明在这里交汇,形成丰富多彩民族文化,称其为“山之宗”,“水之源”绝非过誉。

汽车1颠簸,我倏然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6弟,热切期待着和他再次见面,再次重逢。

车内,暗响了声,急忙拿起,6弟的,我立

马接通,递给妈妈。

从听筒里传来声音:“妈妈,别担心,很快就会回

来,等着我。”

“娃,别记,我已适应了,我转的是闲事,部队的事是正事,你放心,你干好了,我心力就大了。”

妈妈响亮地说完,一转身,将递给了我。

这天,是二零一四年八月10八日。

这年,妈妈已八十五高龄。

小儿夜间咳嗽的原因及治疗
<携带方便操作简单的手持式气体检测仪
a href="https://wapask-mip.39.net/bdsshz/question/31964908.html" target="_blank">小儿夜间咳嗽的原因及治疗
小儿夜间咳嗽的原因及治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