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暧光昧影正文第一百五十七节暗流

2019-02-04 07:13: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五十七节暗流,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正在洗浴间逍遥快活的孙伴山,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想到死亡已经悄悄的接近。而这时候的朱永生与张子明,也正遭受着猛烈的袭击。

十六塔的宁波总部,设立在宁波与奉化之间的一处别墅中。当朱永生的车队,刚走出宁波市区没多远。路边的树林中,一枚火箭弹对着第一辆车就飞了过去。

“不好,有埋伏!”阳子一声大喊,一脚踹开了车门,就地一滚隐藏在路边的一处基石后面。‘哒哒哒’一梭子弹随着阳子的身形,在他身后溅起了一溜尘烟。

阳子与张子明同在一辆车中,张子明身边的那两名保镖行动也非常迅速。一个人手持双枪对着树林中不停的射击,另外一人抓着张子明就冲进了路边草丛中。

朱永生的人也开始反击,阳子看到一个硕大的肉球,左右一晃,‘轰’的一声砸进了路边草丛中。靠!这朱胖子竟然也是名高手?阳子看的也暗暗心惊。

这里地形一面是山,一面是平原,敌暗我明,这样的枪战只有挨打的份。要想脱离危险,看来只能往山上跑。阳子与张子明距离比较近,正琢磨着怎么逃出去,就看到一个肉球‘滚’了过来。

“妈的,这是哪里蹦出来的人?老子非灭了他的帮派不可。”朱永生一脸的泥土,但却是保护的很好,身上没受到一点伤害。

“老板,你们先走,我们在这里顶着。”朱永生那三名保镖,一边喊着一边奋力反击。

阳子分析了一下,这几个人最弱的就是张子明。朱永生那一身肥肉,就算中个三枪五枪,只要是不打中要害,估计也死不了。

“你们等着,我去杀开一条缺口。”阳子知道现在不是他单独跑路的时候,如果他自己逃了出去,估计这次的袭击,两大势力非赖到孙伴山身上不可。

阳子没带枪,只能靠自己的本事进到那片树林中,对袭击者进行斩杀。阳子把身法展开到最大的极限,躲避着子弹的袭击。朱永生和张子明看到阳子着鬼魅一般的身影,两个人表情有点发僵,脑子里不知道想着什么。

一进树林,近距离击杀可就是阳子的天下。手中残刃开始无情的收割着生命。

“快,跟着我走!”阳子露出身影,对着朱永生等人喊了一句。

经过刚才的搏杀,阳子终于在包围圈中杀开一道缺口。朱永生与张子明等四人,紧跟着阳子的身后,开始向山上跑去。

“八嘎!二组跟着我,其他人解决完这里的人,迅速撤离!”一个大汉说完,带着一队人开始向阳子等人追击。

阳子这几个人,吃亏在手中没有武器。张子明那两个保镖,也只是带着手枪,在刚才的枪战中,早就把子弹打光了。而追击的这些人,不但动做十分的迅速,关键他们手中,都拿着AK47。

“张子明,你他妈跑的这么慢,想把老子害死是不是。”朱永生这一身的肥肉,跑起来动做可一点不拖泥带水。几个人当中,只有文弱的张子明,累的气喘嘘嘘。阳子为了照顾众人,只能把速度压下来。

张子明的两个保镖,架着他拼命的往山上跑,好在张子明比较瘦小,到是提高了点速度。

阳子一边躲着子弹,一边随手拿起山石,向后面甩着,不时的听到身后的惨叫声。五个人来到山顶,张子明一看就傻了眼。这山的另外一面,是一个将近五十度的斜壁。这要是摔下去,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

哒哒哒,一排子弹扫了过来,五个人同时往地上一趴。张子明的一个保镖,立刻倒在了血泊里。这位忠心的保镖,再也没站起来。

“他奶奶的!兄弟们,各安天命吧!”朱永生说完,一抱头,一个硕大的肉球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靠!这是什么功夫,强悍!”阳子看的也是有点吃惊,没想到朱永生那一身肥肉,还有如此功能。

“我不会功夫,跳下去也是死!”张子明一脸的恐惧,浑身打着哆唆。

“二当家,跳吧,跳下去兴许还能有活路。”剩下的那名保镖,不容张子明分说,抱着他就滚了下去。他俩可不象朱永生滚的那么潇洒,在阳子眼中,整个就是跳崖自杀。

阳子向后面看了一眼,一纵身,斜着角度跑了下去。生死关头,才能看出水平的高低。阳子‘之’字行来回下滑,但总归还能控制住身体。

一群黑衣人也冲到了山顶,看着陡峭的山坡,领头的黑衣人气愤的骂了一句,对着山下扫了两排子弹,这些只能人无奈的撤了回去。

山脚下,阳子坐在草丛里喘息着,肩甲骨上的衣服,被鲜血染的一片殷红。在刚的树林的战斗中,阳子就中了一枪,一直坚持到现在。

四个人散落的距离都不是很远,受伤最重的,是张子明与他的保镖。两个人最少有七八处骨折,张子明已经处在半昏迷状态。

“朱老板,真是好工夫,你练的应该是‘金钟罩’之类的功夫吧?”阳子看到不远的朱永生,脸上竟然一点伤都没有。

“金个屁种罩,我全是靠这身肉硬挺的。如果没人帮我止血,恐怕老子这条命就要扔在这了。”

朱永生说完,艰难的翻了个身。阳子一看,朱永生的背上,衣服全部撕裂,大大小小二十几处口子往外冒着鲜血。

阳子苦笑了一下,看来,他是这里边受伤最轻的一个。在这荒山野领中,四下无人,也没有急救措施,不知道那个张子明,能不能挺过来。

次日上午,中国三大黑势力,同时收到了自己人报来的消息。十六塔的上层五将之一朱永生,与十二联盟刘蒙的结拜兄弟张子明遭到袭击,至今下落不明。而十四堂的新任大佬孙伴山,在宁波忽然消失,连他所带的人,也都不知道趋向。

在一家私人医院中,有一处不显眼的房间,房间的外面却是戒备森严。走道上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大汉,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充满着警戒。

病房中,孙伴山趴在床上,司徒雪吟一边给他剥着葡萄,一边关心的问这问那。孙伴山没有死,但却受了重伤。

当晚孙伴山正在兴头上,洗浴间的门被两名杀手一脚踹开。雾气朦胧中,其中一个对着孙伴山挥手就是一刀。

孙伴山正赤身裸体的趴在司徒雪吟的背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刀。司徒雪吟一声尖叫瘫软在地上,孙伴山知道不好,危难之时,再次使用出他那精神之力。

此时在两名杀手的眼中,都把对方看成了孙伴山。而真正的孙伴山,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一堆‘衣服’。

另外一名杀手,毫不留情的对着他的同伴,就是狠狠的一刀。而被砍之人,也没犹豫,对着他腹部,也狠狠的刺了下去。

身受重伤的杀手,看着死去的‘孙伴山’,忍着巨痛逃离了现场。被孙伴山保护在身下的司徒雪吟,看着身边的死尸,这才想起去叫人。

文风等人来到房间,孙伴山已经处与半昏迷状态。他那一刀在背部斜着砍出一条长长的刀口,文风赶紧叫人把孙伴山送进医院。

经验老道的文风,在大医院里给孙伴山做完手术,立刻偷偷转到了一家小型的私家诊所。酒店的那具尸体,文风也叫亮子找了个大箱子,悄悄的运出酒店。

孙伴山的伤只是流血过多,并没有生命危险。文风之所以这样做,因为他与阳子也失去了联系,文风是怕十六塔和十二联盟的人下的手。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躲藏起来为好。

一天之后,整个宁波还是没有朱永生他们的消息。宁波城里的这些帮派成员,都充满了火药味,十六塔与十二联盟的人,准备要进行一场大火拼,为他们的老大和二当家报仇。但这些人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找出另外一个‘罪魁祸首’孙伴山。

下午!孙伴山所藏身的那家诊所里,几个神秘人物被亮子接了进去。房门一开,几个神秘人物走进了孙伴山的病房。

“老七,我他妈被朱胖子他们耍了,这次老子一定要铲平这里。”孙伴山一看到进来的是陈七和他的保镖,仿佛见到了亲人一样。

“伴山兄弟,你放心,展大哥一听这事情,非常重视,老大立刻就叫我带人过来。不管是十六塔还是十二联盟,这一次咱们都会叫他们血债血还。”陈七走到病床边,安慰着孙伴山。

文风联系不上阳子,在他看来,阳子很可能出事情了。经过文风的推理,觉得这很可能是十六塔与十二联盟故意设下的圈套。朱胖子先说自己人被袭,然后趁孙伴山没防备,派人暗杀孙伴山。这样一来,谁也不会怀疑到他们头上。只是阳子的失踪,反到叫文风越想越怀疑是朱永生与张子明干的。

孙伴山叫文风给赵明打,本想叫家里派些人过来。但文风觉得,孙伴山现在是十四堂的大佬,家里也不能缺了人手,毕竟李枫现在虎视眈眈,阿彩几个还需要保护。所以,就把直接打给了展易。

作为十四堂的当家大佬,展易绝对不能坐视不管。但展易也没有大张旗鼓,只是暗中派陈七带人接应孙伴山。其他人,谁都没有通知。

“老七,如果阳子真是被他们害了,老子一定拿朱胖子和张子明的人头,为阳子祭奠。”孙伴山一想到阳子,趴在床上一阵痛哭流涕。那可是他身边第一大将,阳子要是损失了,对孙伴山的打击可不小。最重要一点,瑞木清是阳子的师叔,孙伴山在那边没法交代。那老家伙,可别一气之下,真把他发配到荒凉的大西北。

“伴山,你安心养伤,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了。兄弟们都在上海等待,只要我一声令下,三百名兄弟四个小时就能赶到。目前宁波的局势,有什么消息没有?”陈七问道。

“哼!那帮王八蛋,故意装出他们的老大也失踪的样子,现在正全市搜索我们老板的下落。”亮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趴在床上的孙伴山,抬起头看着司徒雪吟问道:“雪吟,你们家族的船什么时候能到?”

“明日下午,就能进驻宁波港。”

“好!那叫许德留下,等船到港后,把货物装上船。”孙伴山说完,对着陈七接着说道:“老七,叫你的兄弟马上赶过来。今晚,咱们就血洗宁波黑帮。”

一听孙伴山这话,房间内所有的人都群情激奋,连文风都想大拼一场。

陈七点了点头,冷笑了一下。

“伴山兄弟,咱们俩是今年新任的大佬,那就叫南方两大势力知道一下咱们兄弟俩,不再是以前那些软弱的家伙。挑战十四堂的人,一定要叫他血债血还!”

划得来代理
手持式rohs检测仪厂家
纹绣怎么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