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青帝第三百七十一章坞堡

2018-12-07 21:04: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青帝 第三百七十一章 坞堡

次日,豫西和河南尹的交界地。

莽莽群山间,晨曦初照,苍翠原始森林染上了金赤阳光,原始生态远未遭遇后来的破坏,珍禽异兽,万物萌动着生机。

但人类的厮杀打破这古老的平静。

相对平缓路上,近千追兵在后,重重堵截在前,百骑正在连续冲破,弩箭机栝声破空声不时响起,每“嗡”一下,就有箭穿过。

但攻击高速行进目标的命中率其实很低,百骑配备精良战甲、防箭毡,更让这杀伤力降到最低,得以全心全意冲阵。

赵云蹄声滚滚,奔腾而去,身侧的军官,还有骑兵,都义无反顾的跟上。

“杀”只是一声,骑兵就冲上了敌阵,赵云长枪所去,皮甲根本阻挡不了,长枪和扎纸一样,刺入人体,由于身体内的压力,鲜血顿时喷起,右前方几列外,一名鸟铳兵战士的半边身子都被打没了,韩铠徽只觉一团烟尘闪过,喷泉一样涌出。

“啊”巨大的痛苦,让他忍不住惨叫出声,这还同时发生在五六个人体之中,顿时就敞开一个破口。

队正这时大吼:“跟着将军,继续冲锋”

这时军官此起彼伏喝令声:“向前,跟着将军,继续冲锋”

杀声中,这上百骑破入军阵,瞬间继续穿过,所到之处血肉飞溅。

“真强啊,自清晨遭遇战已来,这是第七阵了吧?区区两百敌人把我们三千人带在山沟里绕来绕去,打到现在只杀掉对方一半不到?再拖下去……”徐荣藏在密林中,凝神眺望,见此皱眉说着。

敌军迎面冲来,这时在五里外一处山谷前又冲散一阵,当前一白马大将,银枪一抖就是十余点寒星,每一点枪花精准致命,把长枪灵活性的特点发挥到极致,简直是人形杀戮机器,所向披靡,根本无人敢当其锋锐,甚至连弩箭都能封挡……这还是他鞍后载一个女子累赘的情况。

见下属割草一样被横扫,徐荣有点牙疼:“谁知此将叫什么?哪里来?”

但大体上是轻松的语气,因绕了两圈,终让徐荣摸出了规律,此地要道早早埋伏下来,他深信此将只要一冲过来就死定了

二千骑军埋伏,此将就算能从第一波箭雨中活下来,还能杀个七进七出不成

有下属看出主帅心情不错,就凑趣地小声说:“赵云,赵子龙,常山真定人,听说是刘备新举荐到宫里,那夜宫禁混乱中就是此人单骑劫了太后到北军

“平时沉默寡言,没什么癖好,末将只偶一次见过他跟张辽演武,确实厉害的很……不过这赵云再勇猛只是百骑,想带个女人跑出来是绝不可能……呃,徐帅,情况有点不对……”

一眼看去,只见此人冲破这阵,敌将勒马不追了,众人面面相觑:“难不成感觉到这边埋伏?”

“不止骁勇,还有这种敏锐……”徐荣感觉牙齿更疼了。

山谷前,赵云扶鞍后女子下马,两手一触即收,恭谨问:“太后可安好?

“哀家无事。”何太后形容有些憔悴,尘土间不辨丽色,这时董黑已杀少帝,失去独子和权位对她的打击太大,这时怔忡下,才目光游离寻找幼女身影

只见一个小女孩正被一将背进了山谷,太后见着就微松了口气,又有些疑惑:“你们这是?”

“主公安排的备用据点,专门接应用,就在不远处,还请太后移驾。”

刘备……何太后目光稍亮了一丝,升起一点希望。

她是懂权力的女人,知道这时汉室已摇摇欲坠,要说还有什么支撑这身躯没有颓废软倒,就是报仇的念头了,那些谋害了她儿子的人,董卓、李儒、袁隗……一个个都要去死

深深的仇恨,让她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至于这刘备,虽很明显有着异心,可他还是老刘家的人,这就足够了

“要不是同姓不能结婚,哀家就把这公主嫁给他了,不过只要哀家抵达这刘备处,立刻就封此人为豫州牧,并且封王。”

“至于名分,相比董贼处控制的有名无实的朝廷,哀家是皇后,皇太后,先帝之母,也不差了”

这人咬牙切齿,赵云却视若不觉,专心于自己的任务,让人带何太后和小公主进去躲藏。

两女消失在视野里,一众将士都明这这意味,去掉累赘,更艰险大战就要来了。

赵云跟着一众换上了西凉军战马,抬起伤员,缓缓引兵退至谷中。

至此终于松了口气,他不由回首望着东面,这离送信求援已过了一天,按照时间,主公快要来了吧?

“或已潜伏在某处了?”赵云对这位主公有着莫名的信赖。

这支暗骑是在洛阳潜伏军的一部分,虽只带了二百,十几名基层士官一个个都是超常优秀,幽州跟出来的老兵更占据四成以上,又吸收京师被董卓清退汉家老骑,才有这精锐难匹。

可惜敌军势大,还是损失了这许多……

“这仇不能不报”

入谷前,赵云目光远远投向这面一眼,衬着血染的银甲白袍,既有英气,又有着年轻人中罕见的沉稳。

唯独杀机隐藏。

“该死他进山谷做什么?”徐荣已在林中改变阵势准备强袭,和赵云遥遥对视一眼,有种不妙的感觉。

这时迎战的几名偏将已率残部狼狈逃回,他们是假败退变成了真败,还没引敌成功,一个个心里嘀咕――这算什么?钓鱼让鱼把饵吃了去,把钩留下?

见徐荣脸色阴沉,这几人唯恐被军法处置,不由擦着冷汗:“徐帅,敌骑都是幽州精骑,儿郎疏于战阵着实抵不住,且这赵云枪法也太过凶残,这种破阵能力过去只在吕将军身上见过……”

一说到吕将军,队伍中人人都沉默下来,这该死的刘备

吕布的过早夭亡实是董军的隐痛,羌系、关中系、并州系、原洛阳南军系……种种复杂派系缺少一个标志性的强力武将镇压,军中各方整合、对外威慑等等都出现纰漏,又有诸侯探子在里面搅动,让董太师好一阵子焦头烂额。

这才容得张辽、刘表等逆心之辈在洛阳虚假逢迎、逍遥了两年……不过年初整军扩军完毕,终是对北军里面这一小撮杂草动手了,谁知宫里却骤出惊天大变故,董太师感觉局势不妙,有了退回长安的打算。

这敏感时候,绝不能容忍何太后逃脱出去,否则谁也不知道这死了儿子的女人在外面会疯狂到什么程度。

“这事能做,不能说。”董太师的告诫犹然在耳,太师带着大伙儿挣扎到现在,也一直是为大伙儿的利益。

徐荣回顾身后两千骑军,都是西凉和并州骑军出身,老家底,比打下手的杂牌可靠,那些蠢货打输了连马都能丢掉,让敌人从容换马……虽有山道难行的缘故,但敌人不也如此?

逃跑也尽找什么借口,弱鸡就是弱鸡

还是得自己硬上了……何太后绝不容走失

徐荣沉吟良久,又派人四处巡查,听得汇报,终确认敌方没有援兵,不是刘备设的圈套,遂眼神一冷,举手握拳:“这山谷退入其中虽可依着山势抵抗,但是死地,这正合我意。”

“当要趁着敌军还无援时,一举歼灭――众将士听令……随我上前”

锵锵锵的长刀出鞘声连片,统一制式,洛阳少府监作的环首长刀,一把把在晨曦下闪着寒光,马蹄声启动……

“射”在一处丘陵上,百骑都拿起了弓,对着下面射下,箭在空中划出长长弧线,砸向军中,血雾不时爆起,甚至看到几个军官跌下。

这些都根本无所谓,徐荣命令着:“直接冲上去,杀,杀光他们”

就算靠着人命填,又能填多少,正想着,突一阵心悸,这将多年争战下的生死直觉,马匹不由稍缓。

“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动一片,冲击波带着血肉横扫一片,蘑菇云升了起来。

这是什么法术?怎么没灵压预兆?

徐荣呆滞着,摸摸脸上溅到的血肉,滑腻腻的腥臭一片,回首看属下,也是一片混乱、挤做一团。

统帅的本能让徐荣顿时回醒过来:“快散开他们有贼道”

终是训练有素的老兵,而且不是没对阵过贼道(本世界的术师),战阵当即散开,一时却惊呼慌乱。

赵云看了看,冷笑:“可惜,只有一枚,全军转入坞堡”

“是”

虽已用掉了叶火雷,但山谷据点有防御坞堡,里面还有预备好的弓弩和食物,不过准备需要些时间,刚才就是拦截下争取时间,这时,自是徐徐退入。

“什么,这里为什么有坞堡?”

等着收拾了惊慌的军队,入眼就有一个黑黝黝的建筑。

这建筑不大,建在山坡上,大体圆形,并无死角,由石而建,厚三尺以上,中央周围都建着高塔,可容交叉射击。

这坞堡又称坞壁,形成王莽天凤年间,当时北方大饥,社会动荡不安,富豪士族之家为求自保,也纷纷构筑坞堡营壁,东汉建立后,汉光武帝下令摧毁坞堡,但禁之不能绝,由于西北边民常苦于羌患,百姓又自动组织自卫武力。

黄巾之乱后,坞堡驻有大批部曲和家兵,成为故吏宾客的避风港。

因此徐荣对此并不陌生,顿时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

有此坞壁,自己二千人,怕都要损失惨重,才能拿下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