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崇祯:重征天下 第六百三十章 长平公主

2018-11-09 18:30: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崇祯:重征天下 第六百三十章 长平公主

--章节内容开始--黑洞洞的镇守太监府大门,宛如一张血盆大口,要将从这道门进去的人永远吞噬.在那一刻,朱由检产生了片刻的犹豫,心想难道这里面真有重重埋伏,自己进去就出不来了?

但看到身边的燕凌和特战队员,朱由检豪气顿生.他的这些精锐手下,是绝对不会让自己那么轻易就死掉的.而且提前进城的解胜和刘全忠从昨夜就在严密监控这里,既然他们没有新的消息传来,説明府中的兵力不足以威胁自己.于是他潇洒地一抖袍子,在扮做仆役的燕凌保护下,大踏步进了镇守太监府.

里面果然是戒备森严,説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亦不为过.不过朱由检一看便知,这些人只是普通的官军,因为缺乏最基本的训练,连站都站不直溜,身上也只有佩刀,并无火器.

朱由检顿时放下心来,快步走进议事厅,见这里早有一大票身着官服的官员恭候了.三边总督洪承畴也赫然在列,不过也只是坐在侧座上.主位有两名官员长身而立,其中一人年近半百,瘦xiǎo枯干,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另一人不过三十岁左右,生得儒雅俊朗,却是满身傲气,对厅中诸官不屑一顾.

见朱由检来到,诸官皆起身肃立,那年长官员高声喝道:"秦王朱由检接旨!"

朱由检也只好双膝跪倒,对那人手上捧的圣旨行三跪九叩之礼,口中高呼道:"臣朱由检,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年长官员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徐徐展开圣旨,朗声读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五弟,你xiǎo子行呀!朕大婚这许多年,虽然也有几个子女,但不幸都早夭.这两年后宫再无生养,朕闲时也觉得凄凉.你成婚刚一年,就有了千金,可见你比朕有能耐!不过只有一个女儿还不够,你还得多多地生,再生上十几个儿女,朕才高兴!朕已给宗人府传旨,五弟的妃子,俸禄比照宫中皇妃发放;侧妃包玉怜特封为德妃,赏银一万两;朱媺娖封为长平公主,赏银五千两."

朱由检听到此处,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当然这道圣旨必是出自天启皇帝朱由校之口无疑,他一如既往地对自己关爱有加,这些都让朱由检十分感动.毕竟骨肉至亲,朱由校虽然是个昏君,但在兄弟情份上却真是没得説.估计魏忠贤和他的对食客氏没少在朱由校跟前进谗言,但朱由校到底不为所动,可见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

但末尾一句"封朱媺娖为长平公主",却让朱由检的心猛地一缩.看过金庸老先生的碧血剑和鹿鼎记的都知道,长平公主即是碧血剑的"阿九",也是鹿鼎记中的"独臂神尼".她自幼体弱多病,占卜的结果是不宜在深宫中养大,因此得以随意出入宫禁,品尝人间百味.

不过在李自成攻陷京师时,崇祯为了不让后宫受辱,强令包括周皇后在内的妃嫔自尽,又对长平公主惨呼一声:"汝何故生我家!"便挥剑斩向自己的亲生女儿.

也许是父女天性使然,崇祯难下毒手,这一剑只是斩断了长平公主的左臂.后来长平公主出家为尼,法号"九难".为报吴三桂的卖国之仇,她偷了吴三桂与陈圆圆的孩子阿珂,引出后面一系列曲折离奇的故事来.

当然后面这些,只是金庸老先生的演绎了.不过崇祯一剑斩断长平公主左臂,却是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人间惨剧.朱由检一直在刻意改变历史,连女儿的名字都是自己起的,没想到历史还是有强大的惯性,天启居然又把"长平公主"这个封号强加给了xiǎo媺娖!

朱由检深知,历史上的崇祯也一定是深爱着自己的皇后和女儿的.之所以要迫她们自杀,甚至是亲手将她们杀死,只是为了不让她们遭受更大的屈辱.这是怎样的哀痛?如果这一幕又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该如何抉择,能否忍心对自己最亲爱的人挥出那一剑?

正神思恍惚之际,又听那年长官员徐徐念道:"五弟的奏折朕看了.这些年虽然朕也赐给你不少东西,但还没有一样是五弟主动要的.既然五弟求朕一次,朕当然要诏准.着秦王朱由检奉旨与五军都督府左都督同知戚显宗之女戚美凤成婚,封戚美凤为令妃,赐白银一万两,织金二匹,妆缎二匹,闪缎二匹,云缎二匹,纱八匹,绫八匹,貂皮二十张,由戚显宗亲自护送至秦王府完婚.五弟还有什么心愿,也尽管奏来,朕一概诏准.钦此!"

朱由检这次是真真正正地感动了.有了天启的圣旨,戚美凤嫁入王府终于不存在任何障碍了,他们这对有情人马上就可以团聚在一起,今后永不分离,朱由检怎能不欣喜若狂?因此他结结实实地冲着圣旨猛磕了一顿响头,声音哽咽地高呼道:"臣朱由检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宣旨已毕,朱由检起身恭恭敬敬地接过圣旨.这时双方的身份马上就颠倒了,议事厅内的所有官员,包括传旨的年长者和那位年轻气盛的陌生官员,都给朱由检跪下行礼道:"秦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朱由检心中真有些好笑,暗想这传旨本来只是皇帝下达谕令,领旨者遵旨照办也就.[,!]是了,何必整出这一套繁文缛节,看着跟演戏似的.这就是典型的形式主义,与前世接到个红头文件,立刻组织深夜学习一样,其实都是表面文章而已.

见礼已毕,众人分宾主落座.朱由检自然坐了主位,旁边是镇守太监李钦,下垂首才是三边总督洪承畴.

这时洪承畴才有机会説话道:"殿下,臣来为你介绍.这位传旨的大人,乃是礼部右侍郎温体仁温大人;这位大人更是名满天下,乃是万历四十一年的殿试状元,周延儒周大人.他原以少詹事掌南京翰林院事,此行是奉旨出任延绥巡抚,接替孙传庭孙大人的缺的."

"王爷明鉴,"李钦皮笑肉不笑地插话道,"二位大人此来一为传旨,二也是另有公干.因为与王爷稍微有些关系,还是提前説明了好."

"哦?"朱由检一边心念电转,一边笑着应付道,"本王只是藩王,二位大人公干,与本王何干?"

李钦狞笑一声道:"温大人是奉了圣旨,专门来彻查秦兵谎报战功,以他人假冒贼酋高迎祥,并杀良冒功之大罪的!"

--章节内容结束--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