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a_父亲写的散文诗娓娓道来中催人泪下写者歌者互为知己

2018-11-08 12:16: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a_父亲写的散文诗娓娓道来中催人泪下写者歌者互为知己

a_父亲写的散文诗娓娓道来中催人泪下写者歌者互为知己

许飞好像焊工,把董玉方的诗焊在旋律上,让两者熔化在一起。

最新一期的《歌手》,音乐诗人李健继续走怀旧路线,自弹自唱《父亲写的散文诗》追寻父辈记忆。在李健恰到好处的演绎下,让这首歌有如催泪神曲,使人潸然泪下。《父亲写的散文诗》这首歌的原唱和作曲都是许飞,歌词则是青年诗人董玉方根据自己父亲的日记创作的,李健称自己曾在澳大利亚反反复复听了足足一个中午,听到热泪盈眶。李健唱完这首歌说了一句:原唱也很精彩。这让我忽然又想起了那个曾经安静地弹着吉他的女孩,在超女之后的这些年里,她偶尔出现,时常消失,她去哪了?去年的这首《父亲写的散文诗》是她的全面回归吗?而青年诗人董玉方又是何方人士?

许飞的这首《父亲写的散文诗》(时光版),在去年父亲节之前推出,连续三天霸屏热搜。这首歌更早亮相还是在去年1月2日的《诗歌之王》第四期。在那期的节目里,许飞为诗人董玉方的诗《父亲写的散文诗》谱上了曲并演绎,虽然没能在这期节目中晋级,但却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诗人董玉方将父亲日记中的片段采撷成词,用音符将字里行间深刻着的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以及子女在察觉岁月流逝父亲已老后的无奈诠释得丝丝入扣。关于这首歌,董玉方曾在微博中解读:“六年前,53岁的父亲脑梗。大脑的语言中枢严重受损,不会说话,不会写字,右侧肢体瘫痪。六年来,父亲每天跟着电脑读汉语拼音,再用左手练习写字,从声母韵母练起,从偏旁部首练起。他超乎想象的生命力,让我惊叹、敬佩、心疼。”

在歌曲中,没有华丽的辞藻修饰,只有朴实无华的文字和现实生活中场景描述。“今天的露天电影,没时间去看,妻子提醒我,修修缝纫机的踏板”、“明天我要去,邻居家再借点钱,孩子哭了一整天啊,闹着要吃饼干”。歌词真实诚恳,歌曲温暖动人。刚听这首歌时,有种穿越到上世纪80年代的时代感,许飞的嗓音没有太多修饰,也没有可以去煽情,而是用她最擅长的吉他和温暖干净的嗓音,创作出独特的“流逝感”曲风。但却有一种让你听完泪流满面的揪心。

随着《父亲写的散文诗》(时光版)的推出,一个歌手的许飞,终于回到了大众的视线。与诗人董玉方的合作,算是一个全新创作组合的契机,由这个诗与歌的结合,展开全新的创作基础,为未来定下一个真正人文流行乐的调子。说起来,许飞与董玉方的合作也有着貌似天定的机缘。许飞曾是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的一员,而青年诗人董玉方也是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创作室创作员。早年他在《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诗刊》等报刊发表各类作品1000余篇。

去年,许飞成为独立音乐人之后的首张原创大碟《少年去游荡》中,董玉方为其量身打造了五首歌:《慢慢的我》《少年去游荡》《我徒手从你的生活经过》《我是坏人》《请原谅我的孤独》。诗人独有的文艺情怀与许飞舒缓的曲调相得益彰。整个专辑,看似淡然之中却也有一层深情的含义,但这份深情没有咆哮,没有歇斯底里,只有“某年某月我已经老去,用深深的皱纹等某个人的吻”,而这正是一种许飞式的深情。许飞好像焊工,把诗焊在旋律上,让两者熔化在一起。

许飞曾在微博上称董玉方为“我的‘方文山’”,她“少年去游荡”全国巡演第二站成都站,没有请助唱嘉宾,而是请来了董玉方。董玉方现场诗朗诵配合许飞演唱,给歌迷呈现了一场另类“说唱”。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